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60|回复: 0

朱军性侵案开庭在即 当事人好友曝收诸多匿名短信(图)

[复制链接]

164

主题

176

帖子

179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794
发表于 2018-10-19 04: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围绕中国央视主持人朱军性侵一案,当事双方经过几个月的博弈后决定对簿公堂。近日,当事女生及其好友主动爆料此案最新进展情况。




北京时间10月18日,指控朱军性侵一案当事人好友,微博“@麦烧同学”在其个人微博发布消息称,其与当事人微博“@弦子与她的朋友们”陆续收到了诸多匿名短信。

“@麦烧同学”称,短信内容多为鼓励与提供线索。如“有人提示,中国央视举行台庆,朱军缺席”;“有人转告称,有关领导明确了,只有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才能代表央视”;“有人追忆现在的央视台长慎海雄曾经面对极大的危险与压力的情况下,坚持斗争最后取得胜利”,言外之意是鼓励其与朱军斗争到底。

“@麦烧同学”还称他们并不知道这些短信来自何方,但仍然感谢“大家心里都尚存的良知、正义和勇气”。

据悉,朱军性侵一案将在10月25日在北京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当事女生要求朱军本人出庭对质。

公开报道显示,中国互联网爆出朱军性侵事件,源于7月26日一匿名女生发微博爆料。后经网络“大V”罗昌平发布后引起广泛关注。

从2014年到2018年,朱军被举报对女实习生性骚扰一事,发生了什么和正在发生什么(10月18日更新)

2014年6月10日,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实习的弦子被主持人朱军在化妆间猥亵,因为阎维文等人进入化妆间,朱军停止猥亵,在5分钟的过程里弦子表示了拒绝。

2014年6月10日,弦子与同学、亲属沟通询问应该怎样处理,得到的回复是不要声张。

2014年6月11日,弦子与Z老师沟通,Z老师建议弦子报警,在Z老师、Z老师的朋友(身份为律师)和同学的陪同下,弦子前往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羊坊店派出所报警。警方对弦子和Z老师分别作了笔录,在完成1个小时的笔录后,警方前往央视,在出事的化妆间进行 现场调查并调取了监控视频,稍晚,警方在弦子的贴身衣物上进行DNA提取,并向弦子等人播放了监控视频。

在视频回放过程中,警方指着弦子擦嘴的画面说,“这个视频可以作为你被朱军强迫的证据”。

2014年6月X日,羊坊店派出所的值班警官告诉弦子,现在由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负责处理此案。当天晚些时候,两名警官告诉弦子,“朱军是正能量,要考虑这件事的影晌”。 (具体日期记不清楚了)

2014年6月X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在没有告知弦子的情况下来到位于武汉的弦子父母家中,向其父母施压,并要求弦子父母写下保证书,承诺不再提及弦子曾经被朱军猥亵一事。(具体日期记不清楚了)

2018年7月26日早5:17,弦子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第一篇锤子便签长文,讲述了四年前的事情经过和过往四年的反思,她的朋友在朋友圈看到长文后发表在自己的朋友圈,这个朋友同时也是麦烧同学的朋友。

2018年7月26日早6:42,麦烧同学在微博上发表了从朋友的朋友圈看到的弦子的长文,并注明:朋友的朋友曝了央视主持人@朱军99。 2018年7月26日8:50,麦烧同学在微博上发表的弦子的长文被屏蔽。

2018年7月26日22:46,弦子的同学阿桑发布锤子便签长文,讲述了事发当天弦子向他 助,以及在央视《艺术人生》栏目组工作的M老师向他和弦子施压的经历。稍晚,微博被屏蔽。

2018年7月27日15:22,财新网发布了报道《女实习生指控主持人性骚扰》,在这篇当天被转发11,000次的报道中,记者采访了弦子、Z老师、曾陪同弦子报案的Z老师的律师朋友、阿桑、羊坊店派出所和朱军,其中,羊坊店派出所和朱军拒绝作出回应。

这篇报道是国内媒体关于此事的第一篇较为全面的报道。当天还有其他媒体做了采访,但由于众所周知 原因,均未能发表。在发布5小时后,财新网的报道被删除。

2018年7月28日凌展,清华大学副教授、公共知识分子刘瑜发表《关于me too》一文,她认为诸多性骚扰案例诉诸网络有大字报之嫌,她建议将寻求司法途径以解决问题作为首选。当天,这篇文章引发了公共知识分子的热议。

2018年7月30日,在律师的陪同下,弦子于下午两点半到达羊坊店派出所,索取四年前的调查结果,被告知案件已由北京海淀分局负责。弦子和律师在羊坊店派出所等到晚上7点,北京海淀分局的一位警官来到派出所,让弦子就当年猥亵事件与锤子便签传播过程重新做了笔录并签字。

羊坊店派出所承诺第二天会通知弦子并给她四年前的立案回执,但弦子至今未接到派出所电话。 2018年8月14日晚,麦烧同学被施压,“如果不删掉和朱军有关的微博就要退掉目前所租的房子"。这一问题在第二天媒体报道后得到解决。  

2018年8月15日中午,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律师声明,针对7月以来网上流传的”朱军性骚扰(猥亵> 实习生”的信息为不实信息,并强调该所对此进行了长达20天的调查、取证。该所已经代理此案,并于8月15日将本事件的新浪微博原发者和转发用户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2018年8月15日晚,《新京报》发布了对麦烧同学的采访:《朱军发声后,爆料人和当事人希望对簿公堂丨独家》报道,这篇发表在公众号的文章于第二天被删除。  

2018年8月16日,麦烧同学发布微博寻求更多的被朱军性骚扰的受害者站出来与她和弦子取得联系,并将该微博置顶。  

2018年8月16日晚,弦子以“弦子与她的朋友们”为名开通微博并回应朱军的律师声明,称“麦烧同学不是造谣,所有传播那篇文章的朋友也不是造谣,因为那是真相,是我的真实经历,我万分期待朱军的律师函能给我一个契机,让真相能够被证明是真相。

当晚,《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发布《专访朱军性骚扰爆料人:若上法庭,不会退缩》,该篇报道至今未被删除。  

2018年8月17日,弦子发布《关于北京星权 律师事务所“律师声明”的声明》,称希望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能够严肃认真对待事实和法律,而非继续破坏法律和律师声明的严肃性。如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继续传播“朱军性骚扰 (猥亵)实习生(我本人)为不实信息”的谣言,本人将依法对星权律师事务所及相关代理律师进行追责。  

2018年8月18日,弦子的微博被限制转发,只能发布微博,其他人不能转发其微博内容。  

2018年8月20日,多家媒体发布报道《性骚扰当事人视频自述:朱军给我看手相,手伸进裙底未遂后强吻》,弦子第一次在镜头前讲述了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并希望更多受害人能够站出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2018年8月22日,《人物》杂志发布了对弦子的报道:《举报性骚扰之后这篇以自述 为切入的报道在微博上已被转发12,000多次。 2018年8月23日,国家宗教事务局发布对北京龙泉寺学诚性侵等问题的核实结果,7天后,学诚被免去北京龙泉寺住持(方丈)职务。  

2018年8月22日至23日晚,弦子不断接到异地恐吓电话,电话中以弦子母亲的安全来威胁;23日晚,恐吓电话和录音在微博上得到披露。  

2018年8月24日下午,在等待9天仍未收到朱军起诉书副本的前提下,麦烧同学在微博发布《针对“朱军律师声明”的回应》,呼吁朱军的律师和其律师取得联系,以便尽快推进司法进程。她在回应中表示,“这一案件不仅关乎我本人和受害人的自身利益,也将作为一个标尺来判断中国司法是否能够保障女性的合法权益”。  

2018年8月27日,麦烧同学和律师前往公证处,对证据进行了公证。当天,正在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宣布,针对社会各界普遍关注的性骚扰问题,民典法将对性骚扰作出规定。

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行动或者利用从属关系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受害人可以依法请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用人单位应当在工作场所采取合理的预防、投诉、处置等措施,预防和制止性骚扰行为。  

2018年8月28日,麦烧同学发布微博称,“新浪把我微博上已被屏蔽的关于朱军的微博都解禁了”,她认为事情可能出现了变化。

2018年8月29日,更多消息称,朱军性骚扰 (猥亵)女实习生一事可能受到了内部处理, 弦子和麦烧同学表示,“我们想要的是法律上的交代和进步,同时要求央视作为工作场所的负责人公开调查结果”。  

2018年9月3日,由朱军主持的《中国民歌大会》节目(重播)出现在央视三套,并将连续播出8天。当天,麦烧同学和弦子对此发布微博表示不满。该条微博被转发10,000次。  

2018年9月4日,央视三套停播了原计划播出的《中国民歌大会》节目,在未来一周的节目预告中,该节目消失。  

2018年9月5日,弦子的微博可以转发。当天,美国媒体和中国媒体相继报道“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在美涉嫌涉强暴女大学生被捕”,美国警方接受了中美两国媒体的采访,并公布了涉案报告全文。

根据《洛杉矶世界日報》的报道,这分报告显示,45岁的刘强东是以“强 暴”重罪遭逮捕,从警方到达现场到完成报告, 当地负责该案的警察都挂着随身摄影机全程纪录。

对比朱军和刘强东的遭遇,武汉大学哲学院周玄毅副教授发布微博称:有生之年我们终于意识到,被性侵者根本不用站出来,是被控诉者要站出来。有些常识,是只有在被意识到之后才成为常识的。  

也是在9月5日,为了回应质疑、避免事实被混淆,麦烧同学整理了朱军事件的时间线:“从 2014年到2018年,朱军被举报对女实习生性骚扰一事,发生了什么和正在发生什么”,即本锤子便签长文,在微博上发布。发布半小时后,微博被屏蔽。  

2018年9月6日,尽管麦烧同学发布的微博被屏蔽,但是时间线长文仍然得到了广泛传播。截止到目前,北京市警方、朱军本人、朱军的代理律师,仍未回应任何媒体的采访要求。麦烧同学仍没有收到法院的起诉书副本。  

2018年9月25日,麦烧同学和弦子接到北京海淀法院电话,通知已被朱军起诉。在起诉书中,朱军及其代理律师称麦烧同学、弦子发布的内容“无中生有、严重失实”,以名誉权纠纷为由,要求麦烧同学和弦子赔偿其经济损失和精神抚慰金共65.5万元。

当天,弦子以朱军“性骚扰侵犯其人格权”为由,向北京海淀法院递交。 弦子在接受视频采访时说,“你站出来以后,大家会更清楚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麦烧同学说,“我们将积极应诉,让司法来决定吧”。  

2018年9月26日,《财经》杂志和《Vista看天下》杂志发布了对弦子和麦烧同学的采访,对于可能的结果和调解,她们表示,“没有见到判决结果之前,我们不想去认输,也不准备去认输。”当天,Sixthtone发布了国内媒体的第一篇英文报道。香港媒体《南华早报》也发布了报道。  

2018年9月27日,在进行了一个月的采访和信息搜集后,国际三大新闻通讯社之一的路透社发布了相关报道,报道提到,“虽然工作场合的性骚扰非常普遍,但自2010年来,被正式记录在法院资料库里的性骚扰案例只有34例,其中一些还是受害者被起诉的案例”。

第二天,BBC、BBC中文网发布了中英文报道,报道对性骚扰产生的社会背景和目前司法审理性骚扰的不足进行了分析。此前,《纽约时报》已在第一时间跟进,日本媒体和法语媒体也发布了报道。  

2018年9月29日晚,弦子和麦烧同学参加了matters的线上讨论:Me too应诉记,在时长两个多小时的讨论里,她们分享了关于对诉 胜负、metoo运动等议题的看法。  

2018年9月30日,澎湃新闻发表评论文章称,“今年以来,我们身边也发生了一些有关女性尊严的个案,不该只留下一地鸡毛,以满足围观的窥私欲,更不该让种种低劣的阴谋论横行,而是应该重新建构有关立法和话语权,让每一宗性侵、性骚扰指控得到严肃对待,跳出绯闻的泥坑、庸俗化的戏谑,使个案成为中国法治文明、妇女权益进步的阶梯。”  

2018年10月1日,在央视60周年台庆百位主持人合唱的演唱视频中,朱军没有出现。  

2018年10月15日下午至16日,朱军、弦子、麦烧出现在微博热搜。  

2018年10月15日,弦子及其好友向北京法院提交两份申请,一份是申请朱军本人出庭接受质询,一份是申请法院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收集2014年6月朱军性骚扰案的全部案件材料及证据。

2018年10月18日,弦子好友微博“@麦烧同学”发微博称收到诸多匿名短信。

2018年10月25日,原告朱军方与被告弦子和麦烧将在北京海淀法院进行证据交换,第一次开庭时间待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1-17 21:5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