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26|回复: 0

VOA:全面控制媒体 习当局窒息所有声音?(图)

[复制链接]

4161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9477
发表于 2018-10-20 06:5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习近平上任五年来,对于媒体的控制一步步收紧。先是敏感政治议题全面封杀,随后探讨社会热点问题的报道被限制,接着娱乐八卦新闻也被套上种种紧箍咒,最近政府更下令限制几大类经济选题。总部设在香港的“端传媒”最近采访了中国多位新闻工作者,以他们的亲身经历和观察,揭示中国媒体已经进入全面审查时代。中国全方位的媒体审查,标准到底是谁制定的?这种严密控制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对中国社会带来什么深远的影响?




参加讨论的三位嘉宾是:著名中国学者,“战略分析”智库分析员邓聿文先生 ;旅居德国的资深媒体人长平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邓聿文:当局限制选题,但留有突破空间
  “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邓聿文表示,自己从1998年到2013年一直都从事新闻工作。但可能是他所处的胡锦涛时代相比现在更宽松,加之他主要在经济媒体工作,所以这方面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但记者选题确实是受控制的。每周开会布置一周任务时会传达上面的指示,哪个选题能做,哪个选题不能做。对于能做的选题,也有对报道深入程度的规定,某些角度不能做。但那个年代的媒体报道,尤其是在经济媒体,相对比较自由些,发挥的空间相对较大,有时候甚至可以突破一些限制。比如有时不能做的选题也会去做。因为中宣部的选题限制是后知后觉的,也就是等报道做出来后,它发现有不好的影响,才来命令不许做。如果报道的负面影响很大,中宣部也会有滞后的处罚措施。但除以上之外,邓聿文并没有感觉到有太大限制。
  邓聿文:媒体人不得不以自我审查来自我保护
  邓聿文表示,他对媒体的自我审查确实有非常大的感受。在写评论文章时,考虑评论怎么写,问题怎么表述,表述到什么程度的过程中,都有自我审查的因素在里面。因为在这样的严控下,若不自我审查,不仅文章根本发不出去,可能文章发出去后还对作者本人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现在自媒体也受到严控,一些微信微博公号动不动就给封了,毫不讲理,简直令人难以理解。另一方面,虽然自我审查对媒体人来说是一种自我保护,但对读者来说并不好。因为自我审查下曲折的表达方式可能会让读者误解或没法理解你的意思。而且,对作者本人来说,由于自我审查让他不能直抒胸臆,所以他也没法很好得把自己的意见表达出来。因此,自我审查对传媒两头的作者和读者来说都不利。但在目前的环境下,也不得不接受,否则连文章都根本发不出来。
  长平:当局的媒体管控越来越有技巧
  旅德资深媒体评论人长平的感受跟邓聿文的不太一样。通过三十多年的时评写作经历和时政报道经历,以及他自己对中共媒体控制比较深入和全面的研究,长平的结论是,中共自建政以来,甚至是自延安时期以来,就对媒体有着自觉、深入和富有技巧的控制。而且这种控制是全方位的,从人事到出版的每个环节再到最后的市场,都受控制。或许大家都看到习近平视察中央电视台,宣誓媒体姓党,但其实“媒体姓党”从一开始就是如此。这个大方针从未变过,变的是管控的技术。进入21世纪以来,互联网技术日益成熟,中共有一阵子确实有些乱套。长平距离说,自己在《南方周末》或《南方都市报》工作时曾接到宣传禁令,不让报道网络内容或提醒谨慎报道网络内容。但不到五年,这个禁令就没有了,反过开始严控网络,而且控制程度甚于传统媒体。中共在全球化时代的受益之一就是全世界的网络巨头都为它服务。另外,中共不只是控制信息,还有舆论引导。按照西方媒体理论,叫“议程设置”。它在这方面有全面的安排和深入的渗透。
  长平:恐怖政策导致自我审查
  长平表示,任何恐怖政策必然导致自我审查。哈维尔的一个著名例子就是,一个蔬果店老板要在店门上贴“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标语。因为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对他来说没什么关系,但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表明,我已经自我审查了。现在中国的果贩也开始在摊位上插上国旗和党旗。至于对知识界的影响,媒体界少一点自我审查,知识界就多一点言论空间;而知识界多一点自我审查,那媒体界可能就不只是少一点言论空间,可能连文章都没有。可以很肯定地说,现在的态势已经发展到很差劲的地步了。


陈破空:习近平全面升级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手段
  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表示,习近平走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没有周永康的“周永康路线”。如果薄熙来的“唱红打黑”祸害的只是重庆三千万民众,那习近平的全面左转路线祸害的是13亿人。如果周永康的高压维稳主要针对法轮功和民运人士,那习近平就走得更远,他的“周永康路线2.0”版甚至还扩散到维权律师、微博大V,并深入各类媒体。而且他对新疆维吾尔人的迫害已不只是文化灭绝了,而是到了种族隔离的地步。把几百万维吾尔人关押起来,设置了21世纪的集中营,简直是德国纳粹的翻版。他对宗教的迫害也是到了令人发指、登峰造极的地步。而在媒体上,习近平却一人占据道德高地。习近平现在甚至对娱乐八卦和花边新闻也要管,这让人想起毛泽东时代拍样板戏,里面不准有爱情情节,人与人之间不能说“我爱你”,但毛泽东本人却在中南海的深宫中淫乱。那时民众的爱只能用在热爱毛主席上面。今天习近平搞这套,不是为民主、为人民,而是为自己。一方面给政治老人看,他更左,更维护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自己的权力欲。他没有站在道德的高地上,而是站在了道德的对立面。
  陈破空:中国新闻自由度殿后是国耻
  陈破空表示,这种倒数的排名是中国的国耻,这与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很不相称。文明社会是多元社会,这意味着权力也是多元的。不仅有政界的权力,比如政府和国会,民间各界也有其权力,比如商界和工会也都有各自的权力。特朗普政府之所以需要在贸易政策上举行听证会听取各界意见,就是因为商界和工会也有权力,他们也需要发表意见。最后特朗普会根据这些意见对贸易战政策作出调整。另外,美国的媒体也有权力,被称作“无冕之王”,权力非常大。比如现在的主流媒体就与特朗普政府形成了对峙。一方面,特朗普政府继续施政,没有受到根本性的妨碍;另一方面,特朗普以强人姿态执政,并没能止住媒体对他的批评。媒体的批评和特朗普的执政形成了某种平衡。而且,美国的演艺界也有权利,比如好莱坞。好莱坞是民主党的传统票仓,关键时候能发挥作用。他们是自由派的象征,从来不会因谁当政而害怕,反而进行各种讥讽。再看中国,几千来来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切都在皇权掌控下。今天的中国,一党专政,依旧如此。中国的商界没什么权力,让你退位你就退位,让你交出股权就交出股权,让你进监狱你就得进监狱。媒体界更没有权利,习近平用新世纪的高科技遏制媒体。同样,演艺界也受到整肃。所以,习近平思维对中国多元社会的形成是一种全面的封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1-13 08: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