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87|回复: 0

李念:不认识我没关系 趁年轻想再拍几部好戏(图)

[复制链接]

7229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管理员

热心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6894
发表于 2018-10-23 09: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來源:新京报


1.jpg

李念在《我就是演员》上表演《我的前半生》片段。
2.jpg

3.jpg
一部《蜗居》让原本已经放弃演戏的李念再次有了自信。图/视觉中国


  新京报10月22日报道 不久前,曾因出演电视剧《蜗居》中海藻一角的李念站在了《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当年,她在剧中饰演的“第三者”甚至引发了全社会的讨论。在事业刚刚有了起色后,她却选择结婚生子,隐退舞台。
  节目播出后,李念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长文,“虽然没能晋级,但我没有遗憾。胜负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观众在这个舞台上看到了更好的更成熟的李念,我想我已经完成了我的目标。”李念称,生活中她想做一杯白开水,平和、清澈、温柔的刚刚好,“但我从未放下过对演艺事业执着的爱。就像我在节目中说的,不管我嫁了什么人,生了几个小孩,我都会回到这个舞台上。不是大家所认识的海藻、也不是有些人口中所谓的阔太,我就是演员,我想做我自己。”
  当年那个闻“海藻”色变的李念,如今早已学会享受表演带来的乐趣,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她说,如今更希望观众在意的不是她,而是她饰演的角色。
   1意外“触电”结果中了暑
  李念出生在武汉的一个小县城里,五年级时,有个剧组到她家乡拍戏。当时需要一个小姑娘出演女主角的女儿,在那个年代,选演员没有那么多途径,剧组就想通过当地文化馆招募。李念的妈妈正好是文化馆的工作人员,近水楼台先得月,文化馆的叔叔阿姨们一直都觉得李念从小长得漂亮、可爱,大家都推荐她去试试,一见面导演就说:“这个好!”李念也没多想,就去了。
  “可能是因为剧中的那个小孩是个特单纯的孩子,就像当时的我。所以我的表演也都是最自然的感情流露,现在想想,那就是最高级的表演。导演告诉我,这是我妈妈,那是我爸爸,搭戏的又都是老演员,马上就入戏了。”
  那部戏拍了什么李念已经不记得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拍一场站在麦田里等爸爸妈妈的戏,因为拍到了中暑,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还一直在问妈妈“这是哪,在拍哪场戏”。听妈妈说,她睡了一天半。“后来剧组给我送了好多玩具,还有好吃的。就觉得拍戏太好了,一生病有这么多人关心。”
  因为从小就是个挺内向的小孩,不太爱说话,这次经历让李念发现,自己可以在镜头前完全放松。“我从小受的教育都是很传统的,父母老师说什么,都会照着做。但在镜头前,导演说要这样做,我给了他一些新的东西,会得到表扬,就会觉得内心的小宇宙要爆发出来了,有种成就感。”
   2倒数第一考进舞蹈学校
  李念从小看了很多章子怡的电影,“妈妈经常和我说,很多演员都是学舞蹈出身的,因为你首先得有个好的形体基础。”彼时,立志要当演员的李念,便决定先从学舞蹈开始。
  试想,一个舞蹈零基础的孩子想要报考舞蹈职高,难度是怎样的。
  考试前李念特意找了老师培训,结果对方说:“以你现在的条件和基础,根本不可能考上我们学校,来这里的孩子都是从小学就开始练的。”听完,李念哇的就哭了,把老师吓坏了,赶紧安慰她:“那你就好好练吧,还有两个礼拜的时间。”
  两周后,李念以倒数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当地的舞蹈职业高中。“当时真的拼命了,为了能学表演拼了。然后就是生扳,感觉腿和腰都要折了,到现在都觉得自己还有腰伤。”
  之后的三年,她一直在“追赶”,“别人基础好,早功、晚课练一下就可以回寝室了,只有我早上也去练,晚上也去练,每天的生活就是练功房、教室、寝室三点一线。因为练得太狠了,我的膝盖完全没好过。每天上课,如果做得不好,芭蕾舞老师还会直接用指甲掐你。”李念也后悔过,自己为什么要经历这些,“我就想,我跟你们的目标不一样,我的目标就是考进表演学校,我必须要在这三年里学会掌控我的形体。”
  临毕业时,李念已经练到了班上的前几名。当她说要去学表演时,班主任老师坚决反对,“她说你好不容易熬了三年,很有希望能考上舞蹈专业的大学本科,为什么要放弃,你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从没学过表演,却要跑到上海、北京,跟全国的女孩子去竞争,普通话也讲不好,什么优势都没有。你以为人家巩俐、章子怡,都是这么容易就成功的吗?”老师越这么说,李念越想证明自己。
   3 进上戏就是灾难和折磨
  李念如今回想自己考入上戏的经历,觉得简直是场灾难。进入三试时,老师出了一个即兴表演的题目,在一个风沙很大的夜晚,地上全是水,根本无法前行。考生一个接一个从左边走到右边,要表演出在那个环境下行走的状态。
  前面的学生都是那种艰难地挪步,或是风沙吹到眼睛里的状态。“到我这,就想干脆来个特别的吧!于是大喊了一声:好大的风沙呀!完全是舞蹈式的表演,我记得当时全场爆笑。有个老师说我的表演就是个笑话,不过也因此,让人印象深刻。他们觉得这女孩就是一张白纸,先天条件不错,性格也有意思,可能会有很多导演喜欢。”
  艺考艰难地过了三试,接下来的文化课考试对读了三年舞蹈职高的李念也是一大考验。
  “我家条件一般,但我爸还是给我在武汉请了一个家教,那个老师特厉害,一个人可以教数学、语文、物理、化学四门功课。我在他家旁边租了个一居室,奶奶和我妈轮流去照顾我。”基本每天睁开眼就学习,晚上困到不行了才回家。突击了一个半月,又是卡着分数线,李念考进了上戏。
  但此时,她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大一一年,我整个人都是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每天都在担心自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收拾铺盖回家了。”到了大二,多了台词课,更不行了,“我跟雷佳音还有班上两个女孩一组做台词表演,雷佳音就是台词王,背词快,说得又很有画面感。我就不行,看到课程表上有台词课,就感觉天都黑了。”那几年李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我都想过,要不回家算了,我可能真的是来错了,不适合当演员。”
   4 第一次拍戏遇到陈道明
  大三实习期,老师推荐李念去剧组面试,结果被选中出演电视剧《茉莉花》,饰演陈道明的女儿。“我就是通过这部戏开的窍。”
  那也是李念第一次见到所谓的老艺术是如何拍戏的,原来陈道明在进组前就做好了所有功课,包括在镜头面前如何把握表演分寸、眼神。
  “他说,他在这儿演的时候,其实灵魂是出窍的,正在监视器前看着自己呢。我当时觉得这种表演方式好恐怖,但现在我理解了,一个好演员真的是可以灵魂出窍站在摄像机面前,站在导演和编剧的角度审视自己表演的角色的。”
  那个时候,李念完全没有镜头感,经常是没有拍到她,就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等机器对着她的时候,又哭不出来。“这些经验和镜头感绝对不是一两天可以练出来的,演员多年的经验和生活中的阅历会带给你心理上的成熟,以及镜头前的成熟。”
  而这第一次的表演,陈道明把李念保护得很好,“他尽量不跟我聊戏,都是聊生活中的事儿。拍摄时,哪怕我挡了他的位置、他的镜头,他都会很合理地、流畅地转到他的机位。我会觉得很内疚,但陈老师从来没有因此责怪过我,所以陈老师真的不是外界传的那样,什么大牌啊之类的。”
  《茉莉花》后,李念签了经纪公司,但后面接拍的几部戏,反响都不太好,且总给她安排杂志拍摄的工作。不久后,她选择了解约,开始自己跑组面试。
    5 《蜗居》改变人生
  跑组那段时间,李念遭遇了潜规则。当时,她通过面试得到了一部戏女一号的角色,但开机后一直没拍她的戏,得到的答案是,“制片方的老板说,要不就以便宜的价格接这个戏,要不就做他女朋友。”她当下就决定不干了,“大不了回学校被同学们笑死”。
  李念想着以后不演戏了,学好英语,去美国学设计,做服装设计师。就在这时,她遇到了《蜗居》的导演滕华涛。“当时一个经纪人姐姐约我出来喝茶,没想到她把滕华涛导演也约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所以也没跟他说话。滕导突然问我,你既然不想演戏,为什么今天来跟我见面,浪费我的时间。我说我没来面试,今天就是姐姐叫我出来喝个茶。他问我为什么不想演戏,我说受太多打击了,碰到潜规则,也不会处理,做演员需要的情商、智商我都没有。也许,他从我身上看到了海藻的那种简单和直接,刚刚步入社会,又被社会欺负的那种柔柔弱弱的感觉。”滕华涛就说:“你不是要去国外上学吗?也不能啃老啊,不如自己赚点学费再出去上学。”李念心想,这倒是个好主意。
  去《蜗居》剧组面试时,有六个女孩,三家投资方都有自己签约的演员。几位主演海清、文章、张嘉译和导演滕华涛也在场。“记得我当时一共演6场戏,演完后也没多待,就走了,心想这下可死心了吧,没想到导演打电话说定了我。”李念当时真的很意外,“因为其他几个演员都有代表作,有一个算是一线艺人,特想演这个角色,甚至打了五折价。我问导演为什么不选那个有名的女演员,导演说他就是不想让观众有代入感。所以我真的挺感谢他的,改变了我的人生。”
    6 趁年轻想再拍几部好戏
  《蜗居》后,李念火了。“我很清楚这部戏给了我多大的帮助,因为出门就会被认出来,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拍,还有韩国、美国、澳大利亚的粉丝。就觉得完全没有自由了,上学的事更是泡汤了,不如继续当演员。”
  李念重新签了一家公司,以前根本够不着的剧本开始来找她。当各种类型的剧本拿过来后,她慌了,“我的阅历不够,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有时看到一个好剧本、一个好角色,但觉得自己演不了,没这个自信。我说完蛋了,我的演艺生涯又要断了。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跟陈道明老师合作,现在来了这么多剧本让我选,这是第二次机会,不会再有第三次了,我不能重蹈覆辙,这一次我选择暂退,我要回到生活里面踏踏实实地去学习。”
  正在这个时候,李念遇到了她的老公,“他是一个在生活节奏上和我一致的人。”李念的理想生活中,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一个陪伴,想说话的时候就说,不想说话的时候安静地看着对方就足以了。“每天在剧组,不是哭啊就是笑啊闹啊,觉得自己像个疯子,回到家就不想说话。我老公可以接受一个这样的我,所以我也想和他好好过日子。”
  前不久,李念站上了《我就是演员》的舞台,她说她不是来比赛的,就是想通过这个圈内人都会关注的节目,告诉大家她回来了。和很多因为婚变而复出的女演员不同,李念如今过得很幸福。“我也算对得起我老公了,一儿一女凑成个好字,对这个家没有任何愧疚了。”这些年的阅历,也让李念对角色有了不一样的认识。“我在心里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是我最好的状态,趁年轻想再创作几个好的角色和作品,哪怕是像《远大前程》里露伶春那样的小角色,我也满足了。”
    [新鲜问答]
  新京报:拍完《蜗居》后,很多人会不自觉地把你和海藻联系到一起,你当时的心理强大到承受这个角色带来的荣誉或谩骂吗?
  李念:我当时特排斥,因为有些人看到直接叫我海藻,甚至是小三儿,可是我只是个演员,我有我自己的名字。往好的方面想,是那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了。当时滕华涛导演说,你难过什么,你现在这么红,这么多原来你根本够不着的戏,现在来找你了,你的学费也挣到了。
  新京报:演艺圈的新人更迭速度很快,许多年轻观众对你、对海藻并不是那么熟悉,你会在意这些吗?
  李念:可能以前我会在意,但现在真的没了。为什么我说现在是我最好的状态,因为经过几年的沉淀,我反而又找回了那个最初的、没有杂念的我。我可以一心一意地去研究表演、研究一部戏。
  原来我会认为,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成为一线的人,肯定不是好演员。但现在我看到了很多不是一线的老演员、老艺术家,他们就是我心中最好的演员,他们塑造了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小人物,在我心里的位置比那些一线演员还要高。
  我曾发过一个朋友圈,日子是日子,工作是工作,演员是演员,明星是明星。我现在只想做一个演员,在表演上找到自己,不在乎有多少人认识我。我甚至希望在生活里大家不要在意我,关注我的角色,更喜欢他们叫我海藻、叫我露伶春,叫我演的每一个角色的名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4 04:5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