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64|回复: 1

中国巧取波音公司绝密卫星技术

[复制链接]

3880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4151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防范中国掌握敏感技术之际,华尔街日报5日披露,中国政府通过金援控制一家美国初创公司,向美国波音公司订购一颗旨在改善非洲网络访问的卫星,意图取得波音公司的卫星绝密技术。



该报道说,波音公司位于洛杉矶的工厂内即将完成制造一款使用美国军方依赖的限制级技术的卫星。这个卫星的订购方,是寻求改善非洲网络访问的美国本地初创公司Global IP。但是这个初创公的其两名创始人Emil Youssefzadeh 和Umar Javed声称,他们两年以来一直告诉波音公司,中国政府的资金正在支持他们订购这个卫星的项目。

华尔街日报说,事实上,根据公司记录、法庭文件以及该项目知情人士,这颗卫星得到了中国政府大约2亿美元的资金。这些资金从一家中国国有金融公司流入该卫星项目,这笔复杂交易通过数家离岸公司将中国资金引入了波音。据该初创公司的创始人称,过程涉及与中国国家主席一位多年好友的一次磋商。

中国正试图获得可与美国比肩的超级大国地位,而上述技术能帮助中国填补一项空白。获得此类技术将为中国蓬勃发展的太空计划,以及主导尖端产业和扩大在发展中国家影响力的举措提供支持。

波音公司则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他们为符合美国的出口和保护国家利益的法规,已经采取了严格的措施。波音公司表示,他们制造这枚卫星是获得了美国商务部出口批准的。但是波音拒绝说明他们在申请批准时,是否告诉美国商务部负责人有关这个项目的资金来源。

Global IP公司委托波音打造的卫星位于洛杉矶的工厂内,即将展开测试,最快明年春季将由美国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发射升空。掌握相关计划的人士担心,卫星进入轨道后,中国将试图变更用途。

据中央社介绍,初创公司Global IP的创始人尤塞夫萨德与贾韦德去年和提供资金的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简称中国东方)闹翻,这笔卫星交易详情随后浮上台面。中国东方是中国4个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上级机构为中国财政部,公司高层几乎都是中共资深干部。

2008年前后,尤塞夫萨德与贾韦德有了以卫星改善非洲网路服务的构想,但把卫星送上轨道需要超过4亿美元,而美国投资人担心风险,造成卫星计划的募资缓慢。2015年7月,中国东方高层主动联系贾韦德,表达了投资意愿。

数天后,贾韦德飞往北京,在紫禁城附近戒备森严的场所,会见了中国东方高层及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之子耿志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年轻时曾任耿飚的秘书,与同样被视为“太子党”的耿志远有多年交情。贾韦德回忆,耿志远对美制卫星很有兴趣,中国东方最后同意资助Global IP。

中国东方旗下子公司后来通过其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境外公司投资,规避了美方限制,Global IP取得资金后委托波音公司打造卫星。2016年8月签约前夕,Global IP中方董事无预警地造访洛杉矶,反复要求检视合约中的卫星设计,遭到尤塞夫萨德与贾韦德拒绝。

2017年6月,合作关系崩解,尤塞夫萨德与贾韦德决定辞职,控告并向中国东方旗下子公司要求补偿,指控中方夺取卫星计划,违反美国法律。华尔街日报/法广

1万

主题

3万

帖子

23万

积分

管理员

热心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30128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尔街日报》12月4日重磅爆料,中共通过一家美国初创企业Global IP投资2亿美元,委托波音制造一颗新卫星。此过程中,中方反复要求看波音合同中的卫星技术原理,引发Global IP质疑,最终双方走上法庭。该卫星目前即将完成,引发美方关注。

《华尔街日报》发表的这篇调查性报导,详细披露了中共如何从2015年给Global IP发送的一封“好得难以置信”的电邮开始,一步步设下陷阱,通过离岸公司,规避美国对向中国出口卫星技术的限制,并最终促成Global IP向波音下了卫星制造订单。

在这过程中,中共成功地在Global IP公司植入了他们指定的董事。接下来一系列可疑的动作,使得Global IP两位创始人意识到中共的企图,于是与中方闹翻,并将之告上法庭。两位创始人也宣布辞职,称中方违反了美国法律。

美国官员称,华盛顿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就是中共国有企业获得关键技术的企图,这些企业有时会使用非法手段。

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出口管控的美国商务部副部长Eric Hirschhorn对中共的行为这样总结说:“这是一种多管齐下、多方位的攻击。它们(中共)的手伸进了能找到的每一个口袋,鼻子探入每一条裂缝,眼睛窥视着每一个钥匙孔。”
中共设下圈套试图拿下卫星技术

《华日》报导说,根据公司记录、法庭文件及项目知情人士,这颗卫星得到中共政府资金支持。

去年,Global IP的创始人和为卫星项目提供融资的中共国企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简称:中国东方)之间爆发矛盾之后,卫星交易的细节开始浮出水面。

报导表示,中国东方归中共财政部所有,该公司的最高管理层都是老资格的共产党员。在中共官媒新华社今年发布的一篇文章中,中国东方的董事长强调了该公司做为中共军事技术供应商融资的角色。

2008年前后,Global IP的美国创始人Emil Youssefzadeh和Umar Javed有了用卫星在非洲提供更好互联网服务的想法。但眼前的困境是,他们需要有巨额资金才能与卫星制造商签约。

2015年7月,Javed从中共收到一封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电邮。中方表示愿意考虑提供资金支持,并邀请他来北京面商。Javed在故宫的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会见了多位中共高管,其中包括中国东方总裁和前中共国务院副总理耿飚之子耿志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年轻时曾任耿飚秘书,与耿志远有多年交情。

这次会谈中,中国东方同意为Global IP提供资金,并决定通过一个中间人来接收公司提供的资金。

商人Charles Yiu Hoi Ying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了一家名为Bronzelink Holdings Ltd.的公司。Yiu可将中国资金投入这个卫星项目,因为他持香港护照。美国出口管制规定将香港区别于中国大陆。

中国东方子公司透过设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境外公司将资金转给Bronzelink。通过这个办法中共规避了美方的技术限制。Global IP取得资金后委托波音打造卫星。

Global IP创始人说,Bronzelink作为中间人应独立于中共政府,这一点对交易的合法性至关重要。但他们对此逐渐怀疑起来。Bronzelink与中国东方子公司东银有着同样的办公地址。中国东方享有批准至少4名Global IP董事会成员的权力。

2016年8月Global IP与波音签卫星合约前夕,Global IP中方董事意外造访洛杉矶,并反复要求检视合约中的卫星设计,遭Global IP两位创始人的拒绝。因为合同中有数百页的附件,详细介绍了波音的技术原理,其中大部分为出口管制法限制内容。

中间公司Bronzelink否认中方企图获取受出口管制的卫星技术。2017年6月,Global IP的总法律顾问判定该公司无法证明其独立于北京,理由是由中方批准的董事通过恐吓等手段进行控制。

Global IP的两位创始人和总法律顾问最终选择了辞职。Youssefzadeh和Javed在起诉书中称,中共国有实体以欺诈手段接管了卫星项目,使创始人面临违反美国法律的风险。
这一卫星项目引发美国关注

《华日》认为,获得卫星技术将为中共的太空计划,以及主导尖端产业和扩大在发展中国家影响力的野心提供支持。

美国政府多次警告中共的太空野心。副总统彭斯在8月9日正式宣布组建太空军时,表示中共等外国势力在太空领域已经严重威胁美国。

美国的一系列法律实际上禁止对中共出口卫星技术,同时中国制造的卫星远不如美国产卫星。一些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以及与Global IP关系密切的人士担心,卫星一旦进入太空,最终可能被中共政府或军方利用,或是对技术进行逆向工程研究。

波音是“高通量”通信卫星领域的领头羊,这种卫星能向偏远地区提供较好的网络覆盖,美国军方以相关技术为军队和无人机提供支持。

Global IP创始人说,两年前,他们从一开始就告诉波音,他们的卫星订单是由中共政府资助的。后来,他们提醒波音,中资方正在积极插手该项目。

曾任美国国家情报工作主管的布莱尔(Dennis Blair)表示,让他困惑的是,波音在知道中共政府参与其中的情况下继续推进该项目。“他们经常处理此类项目,他们知道美国这方面法律的内容和用意。”

波音不愿透露在申请许可证时向美国商务部说明了该交易或其融资的哪些情况,也不愿回答《华日》提出的多数具体问题。

针对卫星事件,美国官员已经向负责审查外国投资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通报了这笔交易。领导CFIUS的美国财政部没有就此事做出置评。

中共在Global IP与波音签合同前夕企图获得卫星设计机密的手段,令人想起了其在以色列通过假投资,企图获取商业机密的种种手段。
中共如何以假投资为名窃取以色列商业机密

近年来,欧美国家提高了对中共通过投资等渠道不正当获取关键技术的防范意识,加强了对中企投资的审查,迫使中共另寻出路,转而加大对“世界第二硅谷”以色列的投资。

以色列知名媒体Ynetnews在7月底发表长篇调查报导,披露了中共获得以色列公司商业秘密的一些手段,包括通过假投资获取商业秘密,以及执行间谍任务。

报导称,在谈判过程中,中方代表们会了解很多有关以色列公司的产品、人员及其销售系统。很多时候,双方开始制定合同,中方提供的价格往往要比以色列公司过去从非中企那里收到的价格要高得多。奇怪的是,就在签合同之前,中方就会宣布买卖告吹。

“有时候他们就消失了”,一家和中国人洽谈过的以色列网络公司的市场经理说。

有一次,一家中国公司支付了数百万美元的预付款。因为一些以色列公司已经听说过一些中国客户拿到信息就走人的事情,因此要求这家公司支付违约后不能退回的预付款,以显示他们的诚意。这家中国公司付了款。但当谈判进展到一定程度时,他们还是决定放弃这笔交易。

报导说,很多以色列公司以前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最终,事实证明,在所有这些交易的背后,中国(客户)并不想真的进行购买,相反,他们希望研究你(的公司),窥探你。”一家网络公司的CEO说,在谈判期间,中国客户获得以色列公司的商业模式、所用的技术类型、客户以及公司的商业秘密等,然后他们就消失了。

国家情报局摩萨德(Mossad)前局长哈利(Ephraim Halevy)认为,如不加以控制,中共在以色列日益增强的影响力会对该国构成明显的安全威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2 14:2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