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90|回复: 0

毛毛虫是怎么死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 02: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毛毛虫是怎么死的?

天狼孤星/文   2019/1/12

    有人做了一个实验:把很多肥肥大大的毛毛虫,后面一只的头部抵住前面一只的尾部,首尾相连,成一个圆形,让它们蠕动着爬行。可怜这些低智商的小动物,都以为是跟着“领头的”前进的,便不再停歇,一个劲儿地沿着这个环形的轨道爬呀爬,浑然不觉掉进了一个永远也走不出的怪圈!累到筋疲力尽仍然在坚持,直到器官功能衰竭而死!它们至死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要前进?前进的路线对不对?能不能停下来喘口气?甚至只要有一只坚持不下去了,离开这个队伍,整个死亡的链条立即散开,每只虫子便可以脱逃生天。可是它们没有时间,更没有那种思维来考虑这些高深的学问。——它们的可悲之处在于,每一只都是受害者,同时也是铰死其他虫子的死亡链条上的组成部分。

    同样的情景在动物界比比皆是:每年六月,广袤无边的非洲大草原上,数以百万计的角马开始了长途大迁徙,浩浩荡荡的队伍绵延几十公里,乌压压一片,在领头角马的带领下,它们遇水淌水,遇山越山,哪怕前面是地雷阵,是火焰山,也在所不顾,经过三千多公里的跋涉,在途中,他们不仅要穿越狮子、豹埋伏的草原,提防随时有可出没的豺狗以及在狭窄的马拉河两畔聚集的鳄鱼,无数的角马不幸沦为这些食肉动物的盛宴。没有一只角马会思考?去年这里的河流就抖涨得厉害,淹死了很多,那里埋伏的狮子甚至吃掉了几十头角马……有没有更好的路途可以避开这些灾害?

    遗憾的是,甚至肩负着整个族群生死存亡的头角马也不去考虑这个问题,对于余下的众多随从角马而言,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它们唯头马是瞻,上刀山下火海,哪怕到阴曹地府,天塌下来大家顶着,反正也不是自己一个!

    想到这里,你再看到某只角马被狮群撕咬,被鳄鱼吞噬,被激流冲走……便不会心生一丝一毫的怜悯,也许,这就是盲从,或者是愚昧所应该支付的代价吧!

    按理,作为这个星球上智商最高的人类就不应该再重蹈低等级动物覆辙,让人惊掉大牙的是,在某些方面,人类的愚蠢比这些动物丝毫不差半分!

    上个月有天天刚麻麻亮,我起来散步,发现某家新开张的商场前,排了一个长长的队伍,都是上了年纪的大妈大爷们,偶尔也有三十多岁的妇女,由于店前离马路比较近,排不下的人们就挤了个S弯,继续排队,我很好奇,就走过去问他们为什么排队,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答:“我路过这儿,一看别人排队,就也排上了,反正闲也是闲着,他们能不送点东西吗?”我摇摇头走了过去。

    ——不问为什么,看到别人这样做,生怕自个儿吃亏,就围上去,你知道在天朝永远不缺乏看热闹的人的原因了吧?

    所以,以他们的思维,但凡别人在做的,特别是许多人在做的,一定错不了,这也难怪传销兴起时,无数被“迅速发财”吹得晕头转向的人,一蜂窝地扎堆陷进去不可自拔的景象,当你试图唤醒他们时,非但收不到对方的理解与感激,倒象是惊扰了别人的美梦,谁让你多事?你嫉妒了是吧?

    那天,我问一个在北海搞传销的朋友:“你确信3800元,过几年就可赢得1040万?天上会掉馅饼?”

    他犹豫了一下:“你不懂,这叫资本动作,经过这样的操作,钱才会巨额增长!你以为那么多的人都是傻瓜?”

    他不知道,人在公众的场合,傻的机率会大许多。我就揶揄了他一把:“一笔钱在牌桌上转来转去,既没有生产出产品,也没有提供其他服务,打牌的都赢了,难道是桌子输的?再不然,是钱会下崽儿?”

    还有,中国式的过马路——一两个人遇到红灯可能会遵守规则,而一旦人数达到“比较多”的数量,只要有一个无视红灯直闯,余下的便面无愧色、心安理得地都过去,任你绿灯来的汽车把喇叭按得天响,甚至还忿忿不平:丫滴,有本事你来撞啊?

    高速公路上,某个拉水果的货车翻车了,象从平地里冒出来的无数观者,变戏法地拿出各种盛东西的器皿,不约而同地疯抢车上的货物,没有一个人,去抢救那个依旧困在驾驶室里呻吟的司机……

    是的,对于他们这些乌合之众而言,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就丧失了理性,失去了几乎所有的思考能力,他的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众人的选择是不会错的,难道大家都是瞎子?就你一个人精明?”,这样的观点绝对有市场,他们相信,只有在集体中才不会吃亏,即使吃亏也不是我一个!“天塌砸大家”“有祸大家担”“法不责众”……即便天塌下来砸中了自己,他还会在心里自我安慰:没事,大家都有份,谁也跑不了!

    ——几千年的历史中,我们的祖先就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在他们心中,数量即是正义,满满的都是利益,无利不起早,大家都这么做,你凭什么与众不同?只有在群体中,他们才有归属感与安全感,而沦为个体的他们,哪怕谨小惧微,行得端坐得正,也会充满孤独与恐惧。现实中的他们,与那些可怜的毛毛虫一样,本身是受害者,却又是加害程序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

    这些乌合之众,他们关心的只是眼前三尺远的东西,衣食住行,吃喝交配,从来不去、当然也不屑于去思考那些更高层次的内容,“操那么多的心干啥?有人替咱们想好了,跟着走就是!”

    “哎哟,掉沟里了!”

    ——瞧!毛毛虫就是这样给蠢死的!

    天狼孤星于2019.1.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2-23 20: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