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39|回复: 0

北漂女青年笔记:白天白领,晚上“鼠族”

[复制链接]

4190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7541
发表于 2019-1-13 07: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概十年前,在北京,我临近毕业,接下来住在哪里是个一定要解决的问题。正式找房之前,我做了很多功课,在网上搜,找同学打听,不过功课做得越多,反而越心慌。看着网上吐槽在北京各类租房陷阱与奇葩经历,我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怎样的情形。

我认真地找了两个星期的房子。

那时,在三环以内,一个人能租得起的地方,要么是屋子里塞满了上下铺的那种床位,要么是把大房子隔断成七八个小屋中的一间。但这类今天我来明天你走,有的还要男女混住的地方,本人果断排除。

有一次,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看到一些精装的单间:崭新的家具,刚粉刷过的墙壁,房租也勉强能承受。我正兴奋,带我看房的保安好心提醒我说:‌‌“你一个正经女孩子还是不要住这里的好,都是那些拉客的女人住这……‌‌”

也有那些正规些的公寓,但即便和人合租一个单间,凭我那点仅够生存的工资,还是很吃力。对比那些学金融外贸的同学,一个月的着装费补助都可以秒杀我这个理科生半个月工资。看着她们刚毕业就可以轻松租一个带阳台,带厕所的主卧大单间,我突然感到原来自己所学的专业在市场中是如此的不值钱,对于自己的‌‌“卖价‌‌”如此之低也真是羞愧。

专业是自己选的,工作是自己找的,本人是独立自主的女青年……我用这些想法来安慰自己作为一个‌‌“伪白领‌‌”被贱卖的伤感。

一个女生找房,最大的问题还不是能否找到合适的房子,而是安全。记不清是在哪,看房的时候遇到一个大我几岁有点混混样的男人,他很热情,主动带我去找他的房东问,但没有合适的房间,他问了我的电话,说是会帮忙继续留意,下楼的时候一只手却搂住了我的胳膊。这种陌生人间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让我心里一阵哆嗦——原来他的‌‌“好意‌‌”后面还有其他想法,我赶紧走掉了。后来他又打电话要约吃饭,还好,被拒绝之后也没再纠缠了。

曲曲折折,就是没找到合适的房子。最后,一个已经在北京工作了几年的同学‌‌“收留‌‌”了我,她的室友正好要搬走,我就幸运地住了进去。5个女生住在大学校园里面的家属楼里,虽然上班有些远,但还算安静安全。

后来同学辞了工作要回家,一时找不到合租,我也想离上班的地方近一些,便又一次开始寻房之旅。

上班的地方是市中心商务区,找来找去,我能租得起的单间只有地下室,为了尽量有个自己的私人空间,我又堕落成了‌‌“鼠族‌‌”。即便这样的单间也是隔断出来的,我和邻居只靠一个板子隔开,而且板子传音的效果非常好。

尽管那两个月我和隔壁在餐馆打工的小两口极少碰面,但他俩每天做什么我却听的一清二楚。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脱鞋,什么时候拿杯子喝水,我都知道。安静的时候,呼吸声重一些,我都能听得到,更不要说他们频繁的床上运动了,我不太明白邻居小两口是怎样在他们繁重的工作之余保持旺盛的精力和体力的。我完全没感到这个隔挡起了什么作用,反而极大地锻炼了我的想象力。

晚上我睡在潮湿阴冷的地下室,白天却要衣着光鲜地出现在办公室。时不时我还要和老板、领导们出个差住个五星酒店,和他们一起吃着顶我一个月工资的大餐。上学的时候,我还有事没事批判两句社会,现在终于生活在这社会里,感到无比讽刺。

因为常常看不到太阳,想想自己身体,我觉得还是不能在这地下室久住啊。依靠一贯的耐心和不懈的坚持,我大概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在网上找到了一条转租信息:阳光温馨小屋。

多么动人的字眼,我迅速去看了房间。嗯,二楼,朝南,有太阳!家具齐全,还有空调!上班车程半个小时,房租不贵,除了要和对门的邻居共用一个关不上窗户的厕所和一个又黑又油的厨房,堪称完美!网上一查,那里还是很多年轻艺术家们租住的片区。想着这样的背景,看到楼道墙壁上随处凸出的残旧砖头和厚厚的积土,我也觉得分外有艺术感。这可是个比我岁数大一倍的筒子楼,破点很正常。

我住进去马上就到冬天了,接着就理解了这个缺乏修缮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的工人宿舍楼,为何价格可以这样便宜。阳光不仅可以从窗户里透过来,也可以从墙壁的缝隙里透过来。如果暖水壶忘记盖外面的盖子,第二天一早就可以看到四五只德国小蠊爬在温暖湿润的壶塞周围取暖。有一次,我狠心撒了蟑螂药,早上起床时,只能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满地的尸体去拿扫帚清理。

因为厕所通风条件太好,冬天只能到外面澡堂去洗。一进澡堂门,我就看到巨幅色情图片挂在大厅前,都怀疑来错了地方——小时候跟着妈妈去公共大澡堂没这些玩意啊。时代变了,澡堂的功能也多样化了……

邻居是退休的老两口,说老也不算太老,都五十多岁,没儿没女,靠一点退休金生活。大叔的眼睛不太好,提早退休,整天窝在家里休息,很少言语。大妈倒是面色红润,两只眼睛经常瞪得溜圆,闪着光,早出晚归地捡废品。公用的通道里摆满了大妈捡来的破烂。租房的时候,房东提醒过,大妈事比较多,思维有点毛病,不要理睬就好了。果然大妈时不时找我问东问西,打听情况,东家长西家短地嚼舌头,特别喜欢攀比各类生活用品,刷牙缸、洗脸盆,都要一比高下。我当她是排遣寂寞,她说我就听着,她问我就答应声。

有一次,她骄傲地告诉我,通过捡废品,两年的时间已经攒了五千多块,给她老头在一个山头买了一块墓地,接下来的目标是给自己也买一块墓地。老先生听见却气不打一出来,闭着眼睛冲她嚷着:‌‌“你安的什么心!给我买墓地!咒我早死啊!要死你先死!‌‌”可在我看来,大妈的思维不止正常,简直超前——既然没人养老送终,早为身后事打算也很对路啊。如果大妈真的先走了,大叔的生存倒是个大问题。

除了老两口,我也没怎么和其他邻居接触过。我也看不出来小区里哪个人是传说中的艺术家。在阳光温馨小屋住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纳闷,为什么这一大片破旧的危楼,还能这样存在于北京的中心区?上网搜了一下这个片区的历史,原来这里几年前因为拆迁补偿问题发生过集体事件,几方利益无法达成一致,于是危改拆迁全都搁置了,直到现在那些楼还在那里,无人管理。

回到50年前,这里是制造新中国第一颗卫星和原子弹的科技人员和工人们的居住区。成片的苏式建筑,象征着那个年代的政治格局。当年能住在这里一定是很自豪很风光的事啊!而现在,像一个废弃的巢穴般,被我们这些新一代打工者和老一代的穷工人占据着。

后来,又有一个同学找我合租,房子是一个部队的家属单元楼,环境比这里舒服多了。因为租期未满,本来担心筒子楼的房东不愿意我再转租,结果一打电话,房东连连同意,并且要求我转租的时候把租金再提高两百,说是附近的房子已经都涨价了,正犹豫什么时候问我涨房租。我刚把房子挂到网上,很快就有接二连三的电话,却几乎全是中介。后来有两个男孩子通过中介介绍上门,看中了这里,尽管房租涨了,两个人合租平摊下来的费用还是远低于一个人去承担。他们爽快地定下了房间,白白给了一个月房租的中介费。

当着中介的面,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把上一个房客留下的锅碗瓢盆又悉数留给他们。我感受着两位年轻人租到这个温馨小屋的兴奋,中介的得意,还有房东的满意,不由得感慨:北京,这片神奇的热土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3-22 17:5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