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63|回复: 1

澳籍华裔时评家杨恒均在华失踪

[复制链接]

190

主题

207

帖子

209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90
发表于 2019-1-24 04:5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9-1-24 16:48 编辑

文章来源: BBC




中国知名时政评论人,现已加入澳洲国籍的杨恒均近日在中国再次失踪,其朋友怀疑杨恒均的失踪与华为孟晚舟被捕事件的外交角力有关。澳大利亚政府证实其正在调查一名澳洲公民在中国的下落。

据其在澳友人报称,杨恒均上星期六(1月19日)自美国纽约飞往中国广州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其博士导师,悉尼科技大学中国研究中心副教授冯崇义称,杨恒均有可能被中国国家安全人员拘押。

冯崇义向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报告杨恒均失踪,外交贸易部星期三(23日)称,“正就一名据报在中国失踪的澳大利亚公民寻求信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不了解情况,将向相关部门了解。

杨恒均曾任职中国外交部,并在1997年香港政权移交前派驻香港工作,继而赴美,2000年代成为针砭中国时弊的评论人士与作家,自称“民主小贩”。这是继2011年以来,杨恒均再次在中国境内与外界失去联系。而此时正值中加华为风波引发西方担心外国护照持有人在中国遭随意抓捕之际。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克里斯托弗·派恩(Christopher Pyne)也将在本周访问中国。

杨恒均失去联系“与中加华为风波有关”?

冯崇义透露,杨恒均在上星期六从与妻子袁瑞娟和继子从纽约飞往广州,但之后只有妻女登上了联程航班到上海。

澳大利亚媒体指出,袁瑞娟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显示她曾在北京出现。BBC驻北京记者麦笛文(Stephen McDonell)指出,袁瑞娟据信先把孩子送到上海交予亲戚照顾,再到北京接受中方调查人员问话。

冯崇义教授对BBC记者称,他最近曾劝告杨恒均不要前往中国,但杨恒均认为自己安全。

冯崇义说:“他的朋友、家人、我本人……我们过去四天都在试着联系他。”

从杨恒均的Twitter所见,他最后一次发帖是在17日,评论美国联邦政府停摆之影响。1月14日,杨恒均曾发帖祝贺北京经济学者和公共知识分子茅于轼90岁寿辰,但帖中所附照片摄于何时无法核实。

杨恒均另一位友人,澳大利亚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对《悉尼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说:“但愿他今天再次出现,那我们都能说这只是一场误会。”

加诺特与冯崇义均表示,加拿大与中国因华为高管孟晚舟爆发外交争端,继而发生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被抓事件,让他们担心杨恒均的安全。

此外,冯崇义2017年4月也曾在广州遭扣查。

澳大利亚此前曾对中国抓捕两名加拿大人表达关注。全球143名前驻华外国使节与学者星期二(22日)发表联名信,促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放人,联署者也包括澳大利亚前外交官。杨恒均是什么背景?

杨恒均1965年出生,1987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随即进入中国外交部工作,也曾在海南省政府任职。1992年被调职香港一家中国国有企业,直到1997年香港政权移交为止,同年转到美国加入大西洋理事会从事研究工作。

杨恒均2000年在澳大利亚取得博士学位,并取得澳大利亚公民身份。同期开始从事创作,曾在互联网发表三部曲间谍小说《致命弱点》、《致命武器》和《致命追杀》。

2008年,杨恒均发表公开信,呼吁澳洲华人警惕北京奥运火炬传递活动所带来的中国民族主义宣传,使其成为澳洲华人社群之间广为人知的人物。

2011年3月,杨恒均在广州失踪,当时中国正严防““茉莉花革命”浪潮波及,杨恒均的朋友一直坚称他是相关打击异见人士行动的受害者。但杨恒均其后表示自己只是病倒住院,期间因“手机没电”无法与外界联系,造成“误会”。

2015年,杨恒均与茅于轼等人曾到加拿大温哥华出席一家华人财团组织的论坛,继而传出“杨恒均恢复中国国籍”的传言,并引发“杨恒均投共”的网络骂战。

2014至2016年期间,杨恒均曾定期为美国《外交家》杂志撰文。他此后继续在其个人网站与Twitter上发表时政评论,同时经营网络商店。2018年初,杨恒均转到纽约定居。

杨恒均 | “国宴”为啥一年比一年差?


受中央某部门邀请,我向正在海南同我一起度假的儿子请假,暂时飞来北京两天参加共和国成立六十五周年招待会,以及随后的《美丽中国,光荣梦想》音乐会。儿子有些不解,说既然不是去讲课赚钱(儿子知道我有时靠给政府官员上课赚点小钱),为啥飞四个小时去吃一顿饭、听一场音乐会呢?我打开电视对他们说,我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所有每天都会出现在电视上管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都看一遍,为啥不去呢?

来后发现果然如此,由于晚宴我的位置几乎安排到最靠近主席台,音乐会的座位也紧紧围绕着习中心,还真可以一次看了个够。国庆晚宴由政协主席俞正声主持,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几乎都到齐了。音乐会就更多人了,从习近平等七常委到江泽民还有王沪宁,几乎所有我能想得起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到齐了。

回来后看报道才发现,晚宴招待的对象是海内外、社会各界人士,听音乐会的则是“中央党政军群各部门和北京市主要负责同志,在京中央管理的企业、金融企业主要负责同志,各民族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在京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政协常委,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台湾地区及海外华侨代表,先进人物代表,出席第六次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代表,驻京部队和武警官兵代表,各国驻华使节,首都各界代表”——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我属于哪一个群体,最后只好自我安慰说,我来自网络或者博客哦。还别说,竟然在这种场合还有“读者”认出我来,他看到我后立即喊出了我的名字,满脸惊讶的样子,说读过也转过我的博文,很喜欢,要求和我合影。合影时他问,你不是被限制了?

参加晚宴的人比较复杂,大多属于“统战”对象,很多来自国外与港澳台,我同桌的就有从俄罗斯与巴西飞过来的,他们应该是自掏飞机票。要是我,如果不报销机票,我都舍不得从海南飞过来呢。但大多参加者乐此不彼,竟然有一位连续16年来每年都来吃这顿“国宴”的名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穿得整整齐齐来吃饭,菜还不怎么样,为啥每年都来?

对了,说是最高规格的“国宴”,但除了这盘牛肉和这盘西兰花带子外,还真没有什么合我胃口的。我现场采访了几位多次来吃喝过的:这些年,你觉得菜有什么变化?几位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回答说:一年差过一年,尤其是今年,明显比去年和前年差一些。

我一听就高兴了,嘿嘿,这就对了,能吃饱就可以了,今年的菜数量比去年增多,但“质量”和价格明显降下来,说明习总主导的节约社会、限制公费开支起了作用。再说,到这里来的,谁是为了吃这顿饭?不少宾客上窜下跳,到处用手机拍照——规定不能带照相机进场,但却可以带手机。难道他们不知道手机就是照相机?哈哈,结果一群一群的“吃客”都涌到前面用手机拍摄那些政治局委员们吃饭的样子,好玩死了。

领导人中,俞正声是我一直想见的,源于我以前读过一本写他的书,他的很多思想与想法都比较先进,我很认同。政协副主席中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杜青林与令计划,两人一个来自东北一个来自西北,都属于性格比较敦厚、低调的干部。杜青林是我的“老领导”,早在我当年还在海南省政府工作时,他就是省委书记,还主管过我们单位,一直有不错的名声。王岐山看上去有点瘦,但目泛精光,一看就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哦——众贪官们,看你们怕还是不怕?退休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中,江泽民、李鹏年岁比较大,得仔细多盯两眼哦,这算是难得的机会嘛。

中国不停有新的事情发生,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关注与写作,但难得真正放下一切陪儿子旅游一次,从张家界到凤凰再到海南,玩得很开心,中途抽出两天到北京参加这样的活动(参加活动是早就定下来的),也是有一定收获的。

看到习近平走路沉稳得像一座山,我还是对这届领导人有一定信心的,希望在改革、经济建设,在反贪污腐败,在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在新疆、西藏与香港问题上,在践行法治、自由与民主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能够走出更大的步伐,有所突破,取得更大的成绩。

作为一名普通的网民与博客作者,我几乎不停地写了十年,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看进去,受到了影响。无论如何,一个人的力量和生命都是有限的,该休息时我也会退下去的,不过,我想对自己的读者与网友们说,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我永远同各位站在一起,希望民众生活更好、社会更公平、国家更强大是我不变的“中国梦”——但这一切缺少了各位的努力,单单依靠领导人或者他人,显然都是白日做梦,永难实现的!

如果说春节是民间老百姓的节日,五一节是国际性的节日,那么,十一就是国家尤其是执政者的节日,这三个兼顾了民间、国家与国际的节日分别是中国放假最长的三个假期。十一长假就要开始了,我提醒大家出门要小心,当然,如果不愿意出门,那就呆在家里,读读我的博客,看看我的书吧。我的博文与书,也不是永远都有滴……

杨恒均 2014年9月29 北京

发表于 2019-1-24 16:5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9-1-24 16:56 编辑

此人及其妻染香2014年后开始担任博讯论坛网管,从此博讯即沦为反法轮功的亲共网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2-23 21:0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