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2|回复: 0

佳士工运再曝一批“认罪视频”传学生遭酷刑

[复制链接]

4053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9701
发表于 2019-3-10 06: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期,中共在高校内的舆论控制日趋严厉,高校内的“左圈”遭打压升级。中共公安系统刻意制作又一批佳士声援人员的“认罪视频”在高校园流传,分析认为中共对校园内的“左圈”也从有限容忍到公开镇压。





佳士工人声援团(简称声援团)消息,日前,各高校“左”圈社团的部分成员被北京公安约谈,被要求观看佳士声援人员,包括深圳青鹰社工中心创始人贺鹏超及王相宜、青鹰社区工作人员侯长珊、工友支持者郑时友、北大毕业生宗扬、北京语言大学毕业生郑依然等6人的所谓“认罪视频”。


据高校看过“认罪视频”的同学向大纪元介绍,贺鹏超在视频中承认自己一手导演了“佳士事件”,但与此前官方的报导并不相符。

目前网上仍可以查到去年党媒新华社报导《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的背后》,将事件定性为境外非政府组织煽动、背后有“推波助澜者”,包括深圳劳工NGO打工者中心,香港劳工NGO组织劳动力。

报导还将工人与警方的冲突归咎于“打工者中心”付某国的指点下发生,而“劳动力”背后支持者是西方非政府组织,其负责人及成员定期到“打工者中心”指导工作云云。

而香港劳动力、佳士声援团和自由派劳工学者当时都对当局的说法进行了反驳,认为付常国仅仅在微信群组中声援过佳士维权,并没有直接参与佳士声援团,而劳动力组织与打工者中心只有合作关系而无资金资助关系,当局纯属恶意栽赃。

该同学也气愤表示,“当时说策划工运的人是深圳劳工NGO打工者中心以及背后提供资金的香港劳工组织劳动力,而现在又说事件系一个社工组织创始人一手导演,这完全是自打耳光。”

网传当事警察披露北大学生展振振遭遇“上好佳”酷刑
网传涉事的警察在圈内称,“我也不想待在体制内了,这太黑暗了。我自己也是来自底层的一个公务员,但是真没想到这样的黑暗。”

该警察披露:“ 展振振被抓之前,我们就知道他的事情了。一个河南的农村孩子,为了底层工人的权利,四处奔波,最终被我们盯上。这次他们把展振振抓起来了,折磨的手段令人发指,我感到恶心。”

据其描述,展振振刚从湖南抓回来后就挨了两巴掌并被训斥道:“让你他妈到处乱跑!”展振振吐了一口血:“我跑哪里去,关你什么事情?…你凭什么打我…”,没等他说完,又被警方一脚踢到小腹上后就蜷缩在地上,眼镜也被甩到了一边。

这还没完,警察大队长扬言“两天之内,用‘上好佳’(酷刑的一种)招待”。

该警察介绍“上好佳”酷刑,“第一:连续不让人睡觉,通常对犯人进行一边恐吓和羞辱,不让犯人眼皮合一下,警方是三班倒,而犯人不能睡觉;第二个:两天两夜不给喝水和吃东西,同时不允许排便,如果犯人尿到裤裆里,那就更便于审问;第三个:用电伺候。”

该警察强调,对于那些放出去又会有很大麻烦的人,当然采取让其得一种慢性绝症的办法,达到杀人诛心的目的。

展还被警方要求老实交代,“你们去韶山干什么去了!谁让你们去的?都有谁参与组织。”“你们为什么要搞演讲搞串联。你知道这是犯政治错误的。”……

该警察无奈表示,这样的工作也就这样了,再干两年就辞职吧!不过这段内容目前尚未有佳士声援团方面的回应。

当局对毛左群体公开镇压
一名北京高校同情左派的匿名者向大纪元分析,从“8.24”党媒定调深圳佳士工运事件系“境外势力导演、工人学生被裹挟”,到第一次认罪视频岳昕等人“供认”加入某秘密组织,再到第二次认罪视频贺鹏超直接说此事完全系他一人“自导自演”可以看出一个大趋势,“那就是当局对毛左的态度已经从有限度的容忍和利用他们对付自由派转向公开镇压。”

他进一步分析说,“这是因为当局已经将毛左参与工人维权并质疑中共对马列原教旨解释权看作和自由派维权和民运群体一样的‘政治威胁’,而这也势必让许多老毛左对‘拥毛拥共’可获得政治正确保护的幻想破产,加剧毛左群体与中共的冲突。”

大陆民主人士薛平则向大纪元分析,“虽然目前这些学生并没有完全摆脱文革思维的阴影,但是已经开始要求法治、人权并关切其它自由派和维权者的权益,与过去部分类似乌有之乡这种经常被当局利用来对付自由派(比如他们就曾给709律师被打压造势)的老毛左有着很大区别,这是否预示著这些学生的思想正向西方民主宪政体制下主流的社会民主左派转化?目前还很难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中共当局对所有抗争活动的无差别打压及各维权反抗群体的联合正在互相促进中。”

“认罪视频”引毛左群体公开分裂
有知情学生还对大纪元记者透露,之前有国保就曾私下恐吓毛左学生说“岳昕和蔡英文有合影,是台湾间谍。”不过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另据佳士及高校左圈相关社交媒体的讨论来看,中共官方的“认罪视频”已引发毛左群体内部的公开分裂。有人指责贺鹏超“出卖”“叛变”以及“没有他的供词特色就没法牵连到那么多人”等等,也有声称“受到声援团牵连”,还有人在群内反驳,甚至采用限制发言措施来表达不满。

薛平认为,“老毛左和这些学生左派正在出现分化,年轻一代接受言论新闻自由和人权这些观念比较多,也不太相信境外势力、反中共就是汉奸这些说辞,因此他们更容易和自由派接触与合作,他们对当局的利用价值相比乌有之乡这些老毛左大大减弱。”

高校内的同情左派的武同学认为,“毛左群体内部出现这种争议很正常,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些人(尤其是老一辈)不太了解中共这些年电视认罪的本质是用酷刑和威胁家人强迫受害者说出当局想说的话,误认为口供就是当事人的意愿。还有一些人则受中共党文化毒害较深,相信中共夸大甚至捏造的很多高大全烈士事迹,习惯于搞道德绑架,把酷刑和压力下的被迫妥协也指责成是叛变的表现,而这正是中共放认罪视频所要达到的目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3-21 09:3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