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4|回复: 0

我们都是刘呐鸥

[复制链接]

4729

主题

2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95671
发表于 2019-3-14 05:3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博学





陆委会最近公布了一个资料,有66位台湾人在中国担任社区主任助理,8位台湾里长担任中国村委主任,这是10年来“两岸海峡论坛”的统战成果。名称是“结村交流”,有点像是新疆的汉族到维族家里作客,还有不少人早就担任中国的政协委员。一位台商说,“人在屋檐下,只能加入政治,求自保而已”。

陆委会有点紧张,担心台湾人被老共洗脑,其实这些担心太慢了,中台开启“不对等的交流”开始,等于是替老共搭建免费的统战台湾桥梁,从一开始,这种不对等开放就错了,现在政府后知后觉作为也只是亡羊补牢而已,到底有没有效果还不知道,说敌人早已经在国内,台湾已经是红色入侵重灾区,一点也不夸张。

美国“兰德智库”曾经分析,“台湾因为有长达40年的威权时代统治,奠基下来的反共历史,深入人心,所以老共要渗透台湾并不容易”。这句话在美中贸易战争开打后已经修正,美国经过40年对华政策调整,企图扶植中国经济发展,把老共带到自由民主道路上,这个策略已经证明失败,而且美国民主还险些不保,所以川普才选择开打,而台湾和中国交往30年下来,又证明一件事,“自由无法影响独裁,民主已被专政侵蚀”,眼下就是台湾的危机所在。

今年刚好是老共发动清除法轮功信仰的20年纪念,3月2日美国国会的人权委员会举办记者会,要求老共停止迫害宗教信仰,并有一位被中共劳教所关押11年的于溟先生现身控诉,细数中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同样这一天,河北石家庄的平山县,皇安寺山壁上的摩厓观音石雕立像被政府派人炸毁,原因是信徒太多,引起老共恐慌,“不信共产党,却相信宗教”,在中国是一种大罪,或者说老共担心信众太多的宗教将会推倒专制政权。

中国历史上许多宗教起义故事,多到无法细数,白莲教或太平天国,都是以宗教为名,号召人民起义,所以1999年江泽民下令消灭法轮功,以及习近平对新疆穆斯林集中营教育,以及西藏佛教的迫害,行动完全如出一辙,至于西方的天主教或基督教信仰更是老共的仇敌,焚烧教堂的事件无处不发生。

去年,老共整顿河南少林寺,因为香火太盛惹来麻烦,后山新塑造弥勒佛像先被铲除,并且强迫在少林寺修行的武僧,即日起不可穿僧服,少林寺学武部门改成武术学校,由政府管理。

宫庙神坛沦为第五纵队选举桩脚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共产党治理下,是一个没有宗教自由的国家,刚刚在台湾访问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uel Brownback)痛骂中共迫害宗教和人权,而且没有一个宗教可以逃过迫害,但是另一方面,老共也是假借宗教交流、欺世盗名高手,老共用左手迫害基督教,却以右手扶植控制“三自爱国教会”,欺骗西方国家,这种骗子国家横行世界,干尽一切坏事,却偏偏有傻瓜台湾人相信中国有宗教自由,于是打着宗教交流幌子的共党特务,已经登岛入室,遍布全台,所有宫庙神坛,几乎沦为第五纵队选举桩脚,以及红色资金入台管道。

去年选前彰化一家寺庙,还变成共党在台基地,才是绝顶荒唐,中台开放不对等交流以来,刚好30年。这30年下来,宗教交流人口数不尽,台湾地方信仰,已经变成红色势力渗透的重灾区,老共抓住台湾人喜欢拜拜的习性,开始包装所谓“祖庭文化”,打造台湾宗教源头是中国,开始对台湾傻瓜洗脑,宗教交流洗脑工作于焉展开。

1988年小蒋临终前,基于一个善念,决定开放台湾到中国探亲,这个善念也开启中国对台湾的统战,1989年曾经在文革中被烧毁浦田湄洲妈祖庙,开始赶工重建,工程用了3000万人民币,其中有2000万来自台湾信徒捐献。台湾的妈祖信徒大约1000万人,正好是统战最好基地,而许多信徒更相信台湾的妈祖庙“祖庭”在湄州,用“宗教祖庭”文化抓住台湾人心,就如同今年中国的两会政协报告说,“我们要从民间信仰、农渔会、老人会、妇女会打入台湾人的内心里面,让台湾人爱上祖国”,老共洗脑是否有效,只要从红色势力所支持的蓝营政客,一夕间越来越受欢迎就可以知道了,台湾人只看到眼前政客抛出的人情利益,却忘了后面的红色魔手,以及即将到来的台湾落入中国的危机,有人认为是绿营执政太烂,真的这样吗?

我认为真正问题在于国家认同出问题,以及逃避认同压力的结果,看看民调中增加的所谓超越蓝绿选民就知道了,这些人自以为没有偏见,对政治不感兴趣,最后政治却管定你了,刘呐鸥就是这样的人。

1905年,出生于日治时代的台南柳营,家中富裕,刘呐鸥在良好家教中成长,1925年刘呐鸥来到上海,为了完成他对文化艺术的梦想,他是诗人、文学青年,也是台湾首位制片导演。刘呐鸥会说流利的英文、日语、法文、中文、客家话,唯一不喜欢的就是政治,在风云变动的年代,左右派思想的斗争仿佛和他绝缘,刘呐鸥自认自己是可以超越政治,以及国族认同对立的世界公民。在那个时代,有钱的台湾家庭,会把孩子送到中国或日本游学,刘呐鸥却选了中国上海,并且把家小妻子也接到上海居住,这样一个不问政治的人,最后还是逃不过政治的毒手,在他死后唯一留下的手稿“1927年日记”上面写着,“此心安处,便是吾乡”。

刘呐鸥居然天真的以为,一个在日本殖民下的优秀台湾人,只要不去卷入外部世界的政治纷乱斗争就可以安稳生活,最后证明,刘呐鸥认知错了。

1939年,南京政府的“中华电影制片公司”看见刘呐鸥的才华,聘请刘呐鸥担任制片部主管,并且兼任“国民新闻社”社长,1940年9月3日刘呐鸥来到上海,住进京华酒店,中午在咖啡厅和满州电影公司的人讨论合作拍片,刚刚谈好,立即被人从背后枪杀。同样这一年12月,国民党文工会在重庆召开工作会议,会中有一位史东山发言说,“那位汉奸导演刘呐鸥,已经被我们杀了”,国民党特务杀人,还把一位拥有日本国籍者视为汉奸,这是那个时代台湾人的悲哀,你用着日本护照,不愿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照样逃不过汉奸大帽子,你就算不管政治,希望成为世界公民的刘呐鸥,仍然逃不过这样的宿命。

有时候认真想起来,经历威权统治的台湾人很多人不愿意谈政治,甚至远离政治,还自以为这样子最聪明、最安全,有人甚至不去投票,或者就是顺着人情利益去投票,你或许不管政治,即便选出一大堆准备要把台湾,带到中国并吞路上的政客,你也不很在乎,就像那些在中国担任政协委员,社区助理、村里长的台湾人,台湾尚未沦陷在中共手上,已经抢先去中国卡位,这些人还拥有台湾护照,其实已经没有意义。

很多时候,我们是逃避的刘呐鸥,但是我们也很希望自己不是刘呐鸥,在混乱的世间可以不问政治,只管清风明月。问题是,台湾人没有那样的命,至少现在还没有,当中国不断用中国统一的帽子,压在台湾人头上,你不愿意自己也变成另一个冤枉丧命的刘呐鸥,或者在新疆集中营度过余生,那么请你更用心、关心审查生活在我们周边的“红色同路人政客”,分析他们的言论,拆穿他们的作为,3月16日立委补选时候,用自己的理智判断,投下保护台湾的一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3-23 22:4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