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97|回复: 0

马克思思想上的病灶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3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4
发表于 2019-3-18 12: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浦汉昕 于 2019-3-18 12:07 编辑

马克思思想上的病灶
           一百三十六年前历史上的今天

一百三十六年前的今天,公元1883年的三月十七日,春寒料峭,天气阴沉,在伦敦海格特墓园一个偏僻角落,一群身着黑色服装,站立在一个墓穴两侧的人们,正注视着缓缓沉入墓穴的黑棺。随后一位长着大胡须的绅士,向前跨了一步,开始致辞。他就是恩格斯,在此他向自己的挚友,三天前辞世的马克思沉痛告别,另外也庄重地向世人宣告这位伟大思想家的杰出贡献:他发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由于他的理论发现人们不再“在黑暗中摸索”,一切“豁然开朗了”。
他说道:“正像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为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
这是一段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经典论述。
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这似乎是不证自明的常识。马克思有几十年贫穷困顿的学术生涯,对此体验至深,可见他发现这样的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绝非偶然。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从历史的角度讲述了这一观点: “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但是为了生活,首先就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因此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
俗话说吃饱肚子是第一要义,谁能说不是呢。然而常识往往只反映了事物的表象,并没有揭示本质。试想古代一位秀才向一群农夫说:“太阳天天从东方升起,西边降落,说明日月星辰是在天上转动,我们脚下的大地平展稳固,根本不动。西方的地球说、日心说,都是骗人的鬼话,千万不要相信。”农夫们自然点头称是,谁能反驳他们每天都体验到的常识呢?
然而人类社会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大系统。简单地说它可分三个层次,最外层是人的活动,第二层是物质,能量的流通转化,第三层最深的内核是信息的流通转化。中国古代人只看到了社会的最外层人的活动,心目中的历史就是朝代兴亡更迭,没有方向性,社会变化的动力是人的欲望、劳作和相互砍杀。马克思对社会发展认识深了一层,揭示了系统中第二层次物质能量生产的作用,并试图指出社会的演化方向。这些自然是了不起的创见,马克思的唯物史观在十九世纪确实有很大进步意义。然而这百多年来,人类进入了信息时代,毕竟对社会的认识更深了一层,深入到了它的内核----信息层次。这正像当代对生物和细胞的研究,深入到基因层次一样。信息是新的科学概念,马克思认识不到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比马克思更早的黑格尔,同样没有信息概念,却创建精神哲学,直接切入社会系统的信息内核,提出社会发展是主观精神发展到客观精神,最后到绝对精神的自我辨证运动过程。黑格尔虽然超越时代,达到了人类思维新的高峰,但曲高和寡,而且还成为马克思、恩格斯嘲笑的对象。
物质生产,社会经济是社会存在的基础,它也确实影响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但是不能忽略的是物质生产、社会经济不是自然所赐,是人类思想和知识生产实践的产物。也就是说马克思认定的社会物质基础,无非是人的意识、思想的物化。因此,仅仅由于将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看作是建立在社会经济基础之上,称之为上层建筑,就认定它们是由物质决定的,显然是错误的。
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人类历史的起点并非在于人类具有思想,而是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 “我们首先应当确定一切人类生存的第一个前提,也就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是:人们为了能够‘创造历史’必须能够生活。”没有思想和意识,是人吗,创造的是人的历史吗?在草原上的羊群是能吃饱肚子的,林子里的狗熊也不乏食物,他们能够生活,满足了“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但它们创造历史了吗?谁听说过羊史或狗熊史?人所以从动物界中脱颖而出,是因为人有意识,能思维。人要吃饱肚子,能够生活必需要有生存的技能,获取知识。具有自我意识使人成为人,这才是人类历史真正的起点。
其实马克思自己也知道什么叫生产劳动:“蜜蜂建筑蜂房的本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之前,已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存在着。他不仅使自然物发生形式变化,同时他还在自然物中实现自己的目的”(《资本论》)马克思有力地驳倒了马克思。
人类社会系统是从天然生态系统演化而来的,虽然都是生物和环境结合的系统,但它和天然生态系统有很大的不同。天然生态系统的发展动力和组织力量是通过食物链流通转化的能量流。人类社会系统虽然也是能量在社会的生产消费活动中流通转化,并形成耗散结构,但是人类社会系统还有一股强劲的信息流,它的源头是人的大脑。人通过认识活动接受外部环境信息,转化为人类共创共享的符号信息,形成概念,一种高质量的信息。人类的精神、思想、知识都就是这种符号信息。人就是用知识启动、控制和管理人类社会系统,调控生产消费活动能量的流通转化。人类社会系统是人有意识的创造物,不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而是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没有意识的能量、物质流通转化只能建造动植物生态系统。人类社会是有意识的存在。历史唯物主义断定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那么请问这种无意识的社会存在来自何方?一群无意识的白痴能建造纯物质的社会并使自己生存下来吗?地球上有这群白痴遗留的历史古迹吗?
恩格斯说“一切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不应当到人们的头脑中,到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而应当到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更中去寻找;不应当到有关时代的哲学中去寻找,而应当到有关时代的经济中去寻找。”(《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17页。)我们并不完全否认恩格斯的这一看法,然而反对将“人们的头脑”和“时代的经济”对立起来。还应该补充的是社会变迁和政治变革的终极原因既要在经济基础的变动中去找,也不排除到人们的头脑中,在人们对永恒的真理和正义的日益增进的认识中去寻找。人的思想意识在社会系统中形成信息流,它从主观到客观,又再从客观到主观,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运动,也正是黑格尔所论述的精神的自我辨证运动。

马克思、恩格斯不能理解思想意识作为信息流在社会系统的运动,看不到它是“活的”,是辨证的,既在人们的头脑中,也在经济基础和社会关系中流通转化,循环往复。在马克思看来“信息流意识”是“死的”,无活力的,只不过“在全部意识形态中人们和他们的关系就象在照像机中一样是倒现着的……正如物象在眼网膜上的倒影是直接从人们生活的物理过程中产生的一样。”(《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第475页。)马克思成了光学家,再一次将人类社会降低到动物世界,甚至降到物理系统。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的下面一段,也是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推动社会发展的经典论述。 “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其实是系统功能与结构的矛盾。系统功能与结构确实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和相互适应的;因此系统功能与结构一旦失衡,两相作用是可以推动系统发展或退化。但是这种作用是有限度的,也可说受制约的。系统功能与结构的矛盾运动永远不可能是系统发展的根本动力。有谁认为一粒种子发育生长成大树是系统功能与结构的矛盾所致。马克思会认为他的女儿长大成人是她们身体的功能与结构不断调整的结果吗?这不能不让我想起克雷洛夫的一个寓言,大体是这样的。一天猴子、狗熊、狐狸和狼在林中找到了四件乐器,一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一只小号和一只黑管。他们各自拿了一件,咿咿呀呀吹拉起来。猴子有了灵感,突然说:“兄弟们,这样是不成调的。要演奏乐曲,大家要排成一排,像人们在舞台上演奏那样。”于是他们排成了一排。但是仍然不成调子。猴子又叫停,并说:“狗熊你要站在这儿,狐狸你在狼的左边”。这样他们不断排序,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马克思墓地的石碑和安放其上的硕大青铜头像十分引人注目,它告诉我们这里埋葬的是一位大思想家;人虽然死了,但他的思想依然磅礴天地。人类历史上,恐怕还没有一位哲人的思想,像马克思一样如此广泛地影响和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换句话说,也没有一位哲人的思想像马克思一样受到了人们如此广泛和长久的社会实践的检验。遗憾的是,这一百多年的检验结果是负面的,他的思想给世界制造了无数的麻烦和可怕的灾难。当然,这不会是马克思的初衷,这些恐怖的场景看来从未进入过他那硕大的头脑。然而一切都发生了,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马克思的思想虽然精深博大,但它的思想病灶也是致命的。恩格斯说马克思发现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即历史唯物主义,上文已经分析了它的各种错误。现再概括如下:其一,马克思口口声声说要从活生生的人出发,但他只强调了人的生产劳动和人的社会关系,他不认为人所以为人,是由于人有自我意识,能思维,具有思想和精神。他没有抓到人的这一本质,不是从人的这一本质出发,研究社会的发展规律。其二,对人类社会的认识只深入到物质层次,认识不到信息、思想和精神的关键作用,以至于自己在物质层面上被许多似是而非的假像所迷惑。本文不讲述马克思的这些理论对世界文明的影响和制造的种种灾难,只想提出三点中国人切身感受的历史和现实,看一看马克思思想上的病灶是如何酿成人间灾难的。1,    建国之后,文教受到多次摧残,全国大学竟然一度停办。知识分子、民族精英不断遭受迫害,制造了无数人间惨剧。这种反智主义是和马克思只强调劳动轻贱知识的思想分不开的。2,    屡屡侵犯人权,剥夺公民的信仰自由,钳制言论,禁固思想,这是马克思人的理论抽掉了自由精神的恶果。3,    几十年不断折腾,所谓调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搞得国困民穷。这是马克思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的理论的伟大实践。时代在前进,人民在觉醒。如果至今仍然不能清除马克思思想上的病灶,中国人民就仍然会深受其害,中华文化也难以幸免,中国的兴盛就越发艰难。愿马克思安息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8-25 10:2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