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90|回复: 0

人不是猴子变的 千名科学家公开质疑进化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9 09: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9-3-29 09:23 编辑

人不是猴子变的 千名科学家公开质疑进化论


    每年212日是《物种起源》作者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忌日。今年比较特别的是,在他210年忌日时,有超过1,000名科学家公开质疑其“进化论”的科学性。  “我们质疑达尔文宣称的生物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论来解释复杂的生命,我们鼓励谨慎检验达尔文理论存在的证据。”美国智库发现研究所(Discovery Institute)于2001年在发起的“对达尔文主义进化论的科学质疑”宣言中写道。

   2001年,有约100名科学家签署该宣言。但到今年2月,对达尔文进化论持质疑态度的科学家名单已达到1,043人。

    实际上,从1859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问世以来,不断受到宇宙学、物理学、生物学等多学科、新发现的挑战。但进入20世纪,“进化论”却逐步占领学术和教育领域,尤其将神创论排斥出学校教育后,“进化论”进而垄断了西方乃至全球的教育领域,堂而皇之变身为科学界不允许被质疑的威权理论,以及攻击宗教、维护“无神论”的盾牌。

    千名科学家联合上书 质疑进化论

    1,000多名科学家多为美国各大学的生物学、化学和其它自然科学的教授和科研人员,包括曾得到诺贝尔奖提名的科学家。 比如:进化生物学家士丹利·萨尓斯(Stanley Salthe)、佐治亚大学的量子化学家亨利·舍费尔(Henry Schaefer)、俄罗斯自然科学院胚胎学家利瓦伊·比洛斯夫(Lev Beloussov)和美国科学促进会研究员赖尓·詹森(Lyle Jensen,已去世)。 此外,还有来自多所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学者,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的教授或研究员。

    根据宣言的要求,凡获得自然科学、生物学、数学、计算机科学、工程学或医学方面的博士学位的人士都可以签名,公开质疑“进化论”。

    发起宣言的发现研究所强调,“对达尔文主义确实存在科学的异议,而这种异议的声音应该被听到。”

    “这是科学家关于他们——对与新达尔文主义有关的科学证据的评估以及对现代达尔文理论证据有仔细审查的必要性——给予肯定的专业声明,”发现研究所的网站上写道。

    签署这份宣言的科学家也表示,发表这一声明是必要的,因为达尔文理论的一些支持者在试图压制反对进化论的声音。   “近年来,现代达尔文理论的部分支持者否认新达尔文主义的科学批评,并阻止公开讨论支持和反对新达尔文主义的科学证据”,对达尔文的异议(DissentFromDarwin.org)网站上写道。

    “达尔文主义的科学异议声明是为了纠正公共记录,表明有科学家支持公开审查与现代达尔文理论有关的证据,并质疑新达尔文主义能否解释自然世界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敢于质疑进化论

    几乎每位签署声明的科学家都需要勇气、承受异样的眼神,甚至被怀疑是否有什么不光彩的动机。爱达荷大学微生物学副教授斯科特·明尼希(Scott Minnich)因公开签署这一声明,而被他人扣上“反科学”的帽子。  “名单首次出来时,我就签署了。因为我对进化论持怀疑态度——大自然的随机非智能力量怎会产生超出我们自身智能的体系,”他告诉The Fix

    明尼希引用英国作家克利夫·斯特普尔斯·路易斯(C.S. Lewis)的话说:“人变得科学,是因为他们尊崇自然法则;他们遵从自然法则,是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是神造的。”   其实,许多科学家不敢公开反对“进化论”,或是因为自身没有仔细验查揣摩,或是安于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而非科学正确(scientifically correct)的基点,避免公开质疑后受排斥、损失个人利益。    自由大学生物学和化学系主任达维德·德威特(David Dewitt)也签署了这份名单。他说,他并不孤单,“我认为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正在认识到达尔文理论的局限性,特别是关于生命的起源和细胞的复杂性。”

    “细胞的实际工作原理揭示了生命是不可能由突变和自然选择引起的。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地了解分子和细胞生物学,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怀疑达尔文理论,尽管他们因为害怕威权而不敢承认它,”德威特在回复The Fix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他表示,他“不相信达尔文理论可以解释所有生物来源。自然选择不可能,也不会产生新的信息”。

    埃默里大学计算机科学副教授钟春(Shun Cheung)也是签署人之一。他表示,“当达尔文在推论他的进化论时,(他可能)没有好的显微镜,细胞对他来说就似一块没有任何结构的斑点。达尔文认为细胞很简单,没有结构。”
    “(而)我们现在知道一个细胞就像一座复杂的工厂,由许多不同的组件组成——每个组件都有不同的功能,而每部分/组件在整个细胞运动中都是必需的。”钟春在他的网站上写道。

    遭质疑的进化论被堂而皇之引入学校课堂

    其实,对达尔文进化论的质疑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为何这样一个理论却能堂而皇之地进入教育系统?因为在进化论存在的大部分时间里,不少生物学家都对这一理论持全盘或部分反对态度。 新西兰医学博士和遗传学家米歇尔·旦顿(Michael Denton)在1985年出版的《出现危机的理论:进化论》(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一书中曾发出严厉质疑,称达尔文的进化论是“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旦顿指出,在高等生命形式中所见到的高度复杂的水平,不可能像达尔文所说的是来自“自然选择”突变的偶然性,而生命的复杂性更表明自然界中存在着智慧,物种的进化是由这种智慧设计的。

    利哈伊大学生物科学教授迈克尔·贝赫(Michael Behe)在1996年出版的《达尔文的黑匣子:生化理论对进化论的挑战》(Darwins Black Box:The Biochemical Challenge to Evolution)中也提出,达尔文理论无法解释高度复杂构建的生命材料的起源,细胞生命高度复杂的水平绝不是进化演变来的。

    “面对现代生化学所揭示出来的极为复杂的细胞结构,科学界似乎完全瘫痪了,无人能详细说明:如此复杂精密的生化系统是如何以达尔文的进化方式演变而来的。”他说。

    贝赫近日接受The College Fix新闻网站采访时表示,达尔文的理论声称其解释了生命的所有主要特征,这是不太可能的。  “但越来越多的生物学家认为,达尔文的理论存在很多缺漏,且对生物学界的很多东西都无法给予合理的解释。”他表示,一份科学家联合签署的质疑名单可以说明,有人不相信进化论,这也有利于开放人们的一些思维。

    同时,他对科学界以及教育界把进化论摆到如此“威权”的地步甚感不解。“科学界不经思考地接受它,还不假思索地把它教给孩子们。”贝赫说。

    以美国为例,自20世纪以来,美国公立教育系统一方面以“政教分离”的名义把对神的信仰从学校里剔除出去,另一方面以“科学”的名义,把毫无科学根据、漏洞百出的“进化论”当成不证自明的“真理”灌输给没有思想准备和抵御能力的孩子。 在进化论被威权化之后,连科学家要公开质疑都需要十足的勇气,对判断能力不强的孩子更是先入为主、毒害巨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8-25 11:0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