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6|回复: 0

18世纪的伦敦:充满哨声鼓声和狗吠的街头

[复制链接]

8439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管理员

热心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9756
发表于 2019-6-11 23: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來源:澎湃新闻
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是英国画家、版画家、社论漫画家,擅长描绘18世纪巨大的社会经济差距背景下的城市生活。
目前,展览“荷加斯和噪音艺术(Hogarth & The Art of Noise)”正在伦敦育婴堂博物馆(Foundling Museum)展出。在《卫报》艺术评论员乔纳森·琼斯看来,展览展示了荷加斯对生活的观察,让你看到伦敦街头的气息如何从画布中迸发出来,你可以看到,听到和闻到他所感受的时光。

1.jpeg

伦敦育婴堂博物馆


伦敦育婴堂博物馆是英国历史上慈善与艺术佳话的发源之地,1739年,商人水手托马斯·考勒姆(Thomas Coram),联合当时著名的艺术家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作曲家乔治·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经历16年重重困苦争取,建立起这个救助了无数弃儿和单亲母亲的教育院。如今,它是英国第一家公共艺术画廊,也是第一家儿童慈善机构。而此次展览则以其杰作《向芬奇利的进军》为重点,并配合了音乐家和制作人Martyn Ware制作的沉浸式音景,描绘荷加斯笔下的伦敦景象与声音,捕捉18世纪生活的活力和复杂性。

2.jpeg

威廉·荷加斯


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是英国画家、版画家、社论漫画家,擅长描绘18世纪巨大的社会经济差距背景下的城市生活。他创新了油画、版画和素描的表达方式与类型,形成以嘲讽当时的政治与风俗为特征的“荷加斯风格”。
他的作品揭示了现代都市生活的病症和不公平现象,探索暴力、犯罪、酒精滥用、虐待动物等社会议题之间的关联,通常以一种娱乐大众的方式进行表达,有时也令人震惊,或引人深思。
上一次英国像现在这样分裂成两派可以追溯到何时?威廉·贺加斯有答案。 他的杰作《 向芬奇利的进军( 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描绘了最后一场在英国大陆上进行的战争,1745年的雅各布派叛乱。事实上,这是一幅充满欢乐,描绘着人性混乱的画作。(他将一位街头馅饼摊贩置于画面中央)这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希望。即使在家门口发生内战,荷加斯也会对生活中的肮脏细节感兴趣。

3.jpeg

《 向芬奇利的进军( 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荷加斯


如果他是苏格兰人,他可能不会觉得这么有趣。 1745年8月,邦妮王子查理(Bonnie Prince Charlie)登陆苏格兰,试图将流亡的天主教斯图亚特王朝恢复。 他的军队迅速抵达德比,一个距离伦敦只有100多英里的地方。那是他们的高潮点。后来,他们被迫退回了苏格兰。1746年4月16日,最后一名铁杆高地人被卡洛登的坎伯兰公爵军队灾难性地击败了。
坎伯兰虽然仍然是苏格兰民族主义者眼中的“卡洛登的屠夫”,但是在荷加斯的历史绘画中,他正在庆祝,民谣歌曲回荡在那。随着中部地区的叛乱分子,精锐的格林纳迪尔团队穿戴着尖尖的帽子前往芬奇利。在1745年,芬奇利仍然是伦敦以北的一个村庄 ,正在为激战做准备。当他们出发时,泪流满面的女人们从托特纳姆法院路(今天的大学学院医院所在地)顶层的一幢高楼的窗户上挥舞着手帕。 这是一个妓院,这些人则是18世纪伦敦的性工作者。一名士兵在刺刀上给他的情妇发了一封情书。 在最右边的窗口的大红色人物是“妈妈”道格拉斯,是乔治时期伦敦最臭名昭著的女士之一。

4.jpeg
《 向芬奇利的进军( 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局部,荷加斯
5.jpeg

《 向芬奇利的进军( 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局部,荷加斯


展览规模虽小,但却显得精力充沛,当你注意那些细节时,你就能开辟出荷加斯旺盛的精神世界。当然,展览并没有完全兑现它所承诺的东西。荷加斯和噪音艺术起始于你所看到和听到的命题,但是这个论点仍悬而未决。
这位讽刺画家和版画家,是第一位受到国际钦佩的英国艺术家,也是一位真正的声音和视觉艺术家。早在20世纪早期未来主义运动发明“噪音艺术”之前,荷加斯就如此生动地描绘了这座城市的声音。在他的作品《愤怒的音乐家(The Enraged Musician)》中,一位戴着豪华假发的古典小提琴手正在他的家中排练,却因为穷人正在窗外打球而被打扰。这些噪音污染都回荡在伦敦街头:一个女孩摇着她的拨浪鼓,一个男孩鼓捣着叮当声;一个婴儿在哭泣,而母亲则为她的民谣宣传;一个挤奶女歌手对着街头呐喊;一个孩子正敲打着鼓 ;有人正在磨刀石上磨刀,一只狗吠;在屋顶上,两只猫尖叫着。

6.jpeg

《愤怒的音乐家(The Enraged Musician)》,荷加斯


展览中,也许是碍于管理阶层的情面,博物馆没有明确指出荷加斯对同时代的巴洛克作曲家乔治·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e Frideric Handel)的反感。这个可爱的博物馆保留了孤儿院的历史。1739年,由荷加斯(Hogarth)和亨德尔(Handel)密切参与建立了伦敦被遗弃儿童的慈善基金会。但当时最成功的艺术家和作曲家是文化战争的对立面。 歌剧在18世纪的伦敦非常受欢迎,但民族创造力的真正核心到底是在于采用如此高级的欧洲艺术形式,还是在于描绘街头那些衣衫褴褛的人?
《愤怒的音乐家(The Enraged Musician)》只是荷加斯将古典音乐与失败者的粗犷音乐进行对比而已。在他的系列的绘画作品《流行婚姻(Marriage A-la-Mode)》中,描绘了一位黑人奴隶嘲笑一位丰满的歌剧演员。他的第一幅成功的画作是约翰·盖伊编写的“乞丐的歌剧”中的场景,取代了大歌剧的崇高主题,描述了一个劫匪的故事,挑战意大利歌剧在伦敦剧院的主宰地位,并对这一类型的歌剧加以讽刺。

7.jpeg

《流行婚姻·早餐(Marriage A-la-Mode)》,荷加斯


音乐家马丁·魏尔(Martin Ware),人类联盟(The Human League)和Heaven17的创始员之一,创造了一个音乐风景,可以创造出《向芬奇利的进军》里隐藏的声音。这是荷加斯给予弃儿医院的利润的一部分,现在是博物馆的艺术珍品之一。当你看到荷加斯的作品里,一个有着梅毒的苏格兰人被法国间谍追捕时,你可以听到他们低声的煽动性谈话。在他们旁边,是一名远离家人的军队鼓手,随后是一名士兵男孩在吹笛子。 你会听到英国掷弹兵的横行和鼓声。

8.jpeg

《Gin Lane》,荷加斯


这些东西起作用是因为荷加斯是一位艺术家,他对生活的渴望从画布上迸发出来,让你看到,听到并嗅到他所历经的时光。当然,不要错过士兵在墙上撒尿,或是捏一个芳香馅饼的画面。对于霍加斯来说,对《向芬奇利的进军( The March of the Guards to Finchley)》的混乱描绘,并非是针对弱点,而是对力量的启示。面对如此凶猛的士兵,雅各布派人怎么有可能将他们击败?他们都无法对泪流满面的爱人们说一声再见。但是荷加斯描绘的英雄是人群,而不是国王。他描绘着英国街头的狂野音乐,就像如今一样无法控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8-25 15: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