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84|回复: 0

我所了解的马克思和他的主义

[复制链接]

524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01217
发表于 2019-6-26 06: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readers.Net)读者李果来稿:去年的5月5号,中国隆重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并向马克思的故乡送了一尊5米高的马克思铜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那是十九大以后,中国共产党最得意的时刻,中国的GDP在全世界居二望一,美中贸易战还没有开打。

马克思是我第一个知道的老外。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在偏隅西南的重庆根本看不到外国人。1971年美国记者谢伟思不知怎么跑到了重庆,他抗战期间在重庆做过记者。这让重庆人民大开眼界,世界上真有这种高鼻子、深眼眶的洋人。重庆人民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的围观谢伟思,在他下榻的的宾馆门前簇拥着成千上万的人,交通完全瘫痪。虽然没见过洋人,但是洋人的像却挂在每一个公共会场和我们中小学的教室里。当时的排序是马恩列斯毛。粉粹四人帮以后,英明领袖华主席也挤了进去,成了马恩列斯毛华。当时的我不由得感慨:共产主义运动越发展,领导人的头像就越多,恐怕有一天会议大厅的正面都不够挂了。还好邓小平、胡耀邦明白,历史上凡是搞个人崇拜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头像才逐渐被取消。这不,华没两年就下了台。斯大林作为历史上数得上的暴君,在前苏联时代就被唾弃。列宁今天被俄国人定性为勾结德国的俄奸,那提倡无产阶级暴力革命的列宁主义也少有人再提。他的著名论断,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 不但没有对现,反倒是他所创立的社会主义,在全世界遭到灭顶之灾,仅剩几个国家,但已完全变了种。

跟革命家的列宁斯大林不一样,马恩主要是以学者的身份探讨共产主义。恩格斯出过一本有名的小册子讲家庭起源,认为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家庭是生产力发展的结果,  原始社会人类生产力低下, 大家只能在一起抱团取暖,守猎猛兽需要集体的努力。进入农业社会以后,分散型劳动成为了可能,这为家庭的诞生奠定了基础。他另外写过一个自然辩证法手稿,但没有发表。后来伯恩斯坦将其交给爱因斯坦,征求其意见,爱因斯坦认为这部手稿没有价值,不值得出版。文化革命中这部手稿在中国出版,在当时的学术界引起一股学习辩证法的热潮, 以为学了辩证法就可以在科学研究中找到捷径。根据艾思奇等人从前苏联的教科书抄来的东西,所谓的辩证法包含三个基本内容:对立统一,量变到质变,和否定之否定。恩格斯在这本书里,讲了一些最基础的自然科学知识,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独到的妙用辩证法之处。那时候学了自然辩证法的中国科学家并没有在科学中做出任何成绩。在今天的中国学术界,知道这本书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我小时候有一位老师,给我们讲过许多马克思的故事。她总是用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的故事来鼓励学生要持之以恒,说马克思在伦敦大英帝国图书馆写资本论几十年如一日,他的脚把座位下的地面刨了两道坑。我第一次去伦敦,就直奔大英图书馆,想看看马克思的座位下的两道坑。图书馆门前的一个牌子上写着哪些名人在此做过学问,马克思的名字赫然在列,不由得一阵兴奋。大英图书馆呈椭圆状,雄伟大气,沿墙是一排排高高的书架直逼天花板。我向图书管理员讯问马克思的座位,但被告知马克思并没有固定的座位,这也太让人失望了,那烙在心里的故事再也没法得以证实。想来也是,一个公共图书馆不可能为谁留座位。很多人在办公室或者家中的写字台前面坐了几十年,也没听说谁把地板刨出两个坑。大英图书馆可是大理石地面,不知道要穿的是什么钢靴铁鞋,可以在上面刨出两个坑。一双脚要是整天稀里哗啦的刨来刨去,不会影响周围的读者吗?

马克思和燕妮算是青梅竹马,燕妮大马克思4岁。据说马克思是这样向燕妮求爱的。有一天,马克思捧着一个盒子,来到燕妮面前说,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她的照片就在这盒子里面。燕妮十分惊讶,忙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面镜子,映照着俏丽的自己。伟人啊,求爱的方式都跟一般人不一样。

老师还告诉我们,当马克思写资本论累了,就去推演微积分而让头脑得到休息。这让我佩服得不得了,马克思那个年代的微积分属于非常高深的学问,一个研究人文科学的人能有这样的本领,实属了不起。进大学以后,我在图书馆找到马克思的数学手稿,看后大为失望,马克思的数学水平不咋样,他的推演都是简单的导数。导数的分子分母上的微量应同时催近于无穷小,但马克思坚持说,他们就直接等于0,这肯定不对,完全没理解导数的极限理论。我这里没有褒贬的意思,马克思做数学,也就弄着玩的,我只是想说,名人的事迹很大程度上是被夸张了。我还看见复旦大学物理系一位老师写的一篇文章,大谈怎么运用马克思的数学手稿,通篇牵强附会,尽阿谀奉承之能事。中国的知识分子什么时候能有一点脊梁。

我读过好几篇关于马克思生活的文章,其真伪没法考证,权且写下。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深恶痛绝,但对资本主义的享受,却从不拒绝的。马克思靠恩格斯当资本家赚来的钱,住在伦敦高档的社区里面,他也向往体面的生活,他说,人所具有的我都有。马克思老婆燕妮非常漂亮,但他竟然和女佣人生下一私生子,为了掩盖丑闻,他把这小孩给了恩格斯做儿子。恩格斯真是够朋友,为马克思提供生活来源,帮助马克思写作资本论,还为马克思顶雷,认下这个叫弗雷德雷克的儿子。

中国人有名人崇拜的结情,最喜欢去顶礼膜拜名人的故居。在19世纪的马克思眼里,有没有中国的概念都是问题。高傲的欧洲人认为欧洲是世界的中心,而不太关心欧洲以外的事物。马克思本人与中国人跟本就不搭界,只是他的学说为统治者所用。今天许多中国人涌到德国马克思故乡,成为那里的一道风景。听说一个故事,一个当地的德国人告诉在那儿瞻仰马克思故乡的中国人:马克思当年没有正经的工作,整天在书斋里面异想天开,你们到这儿看什么?马克思的墓就在伦敦的海德公园旁边,好像没听说谁到那里去祭拜。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毛主席说: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千头万绪,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如果马克思知道有人把他的主义归结为造反有理,一定气得从坟墓里面跳出来。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说,跟达尔文发现进化论一样伟大,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上层建筑。这个观点好像没有被后来的学者所追随,至少我没有在西方政治学著作中读到这方面的论述。连小学生都懂,没有吃饱饭,哪有精力做作业?

中国对马克思的主义的定义是从前俄共(布)党史教材抄来的,并没有多少自己的发挥,尽管社科院里有一个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有意思的是,马所的前所长,苏某某,被共产党定性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物,连他都不信奉由俄国人搞出来的马克思主义。此马克思主义包含三部分,其一是辩证唯物主义,所谓把黑格尔的辩证法和唯物主义相结合。黑格尔的辩证法,比前面说的三点更系统。他在逻辑学里从 "有" 和 "无" 开始论述,然后这俩者又构成了一个"实有"。这样套用正、反、合的关系一步一步的递推上去。表述晦涩难懂,请看看杨一之翻译的他的逻辑学第一句:“有,不是的走向而是走向,而是的走向不是的走向,无中之有,有中之无"。黑格尔的这种颠三倒四的表述,跟德文的混乱不堪语法有关系,用其他的语言是难以翻译的。没听说哪个学者提到他在黑格尔的逻辑学里得到启迪,包括同为德国人的爱因斯坦。钱钟书曾经论述到,黑格尔创立了一个大体系,但有什么用处呢? 马克思读大学的时候,是一个黑格尔迷,参加了青年黑格尔学会,但他的哲学博士论文与之不相干,讨论的是希腊哲学中的原子论。今天,西方哲学史一般会提到马克思,但更多的认为他是一个政治理论家,他的学说影响了西方的哲学家,而他本人并没有哲学上的建树。唯物主义(materialism)应该翻译为物质主义,是一种哲学中最庸俗的世界观,且也不是马克思发明的。把这两个加在一起怎么就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组成部分。

共产党什么时候遵循过辩证法的对立统一,做事都走极端。文革中,只讲阶级斗争而不讲生产,把国民经济搞到崩溃的边缘。近几十年又只讲GDP,置环境于不顾,置道德沦丧于不顾。现在甚至还有一种声音,认为独裁政府好,领导人脑瓜一拍就可以形成决议,比婆婆妈妈的民主政府高效多了。

另一个是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就是他的资本论,这是他毕生的主要成就和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内容。这个大部头的著作我没读过,但在我们上大学那个年代,所有的大学生都要上一门政治经济学。空泛无物,学期结束后,感觉什么都没学到,现在只记得马克思的那个著名论断: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沾满了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与技术是推动当今社会科技进步的两大因素,不理解为什么资本如此的万恶。今天的公司,都是通过一轮一轮的融资使公司壮大。既然是通过社会融资而获得资本,资本家的概念跟马克思时代已完全不同。在西方,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公司站起来,也有成千上万的公司倒下去。你今天是老板,明天就可能是员工,他们间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

最后一个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本人没有经历过社会主义实践,且马恩都没有系统的论述过社会主义,不知俄国人怎么把科学二字冠于其上?那个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就是列宁等人以马克思的名义编造出来的,其核心就是用公有制和意识形态上的严格管控,彻底扼杀个人在经济上和思想上的自由。上个世纪,没有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是搞好的。有人说,贫穷不属于社会主义,至少在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实践中,贫穷就等于社会主义。经济上的贫困和政治上的独裁,促使了这些社会主义国家的完蛋。曾经有多个西方政要说过,既然你们社会主义制度优越,那就把柏林墙推倒,看人民是往西跑还是往东跑?  今天也一样,既然社会主义制度伟大、正确,充分代表了人民的利益,那就把你们互联网上的防火墙拿掉,让人民能听到不同的声音。西方国家的互联网可是没有防火墙,他们的领导人为什么不怕言论自由?

以上三部分,是马克思所认可的他的主义吗?

马克思有个著名的异化学说,他认为人类可以在协同的劳动中,充分实现自我,这是他共产主义构想的理论基础。在资本主义的情况下,无产阶级由于不能参与社会的财富分配,而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所以无产阶级在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自由的发挥自己的体能和智能,而是让自己的肉体受到折磨,精神受到摧残,因此无产阶级的劳动不是自觉的劳动,他们是被异化了。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公有制情况下,劳动者参与了社会财富的分配,这种情况才能得到改变。70年代我在农村看见,农民就是穷死、饿死也不会好好干活,只要看不到眼前最直接的经济利益,就不会出力,尽管在公有制下,他们已经参与了分配。农民在协同劳动中一点都没能展示自我。我个人认为马克思把人性描述得太好,完全高估了劳动者的觉悟。

在马克思生活的年代,资本主义处于原始积累阶段,对于当时无产者的悲惨生活,马克思抱有极大的同情。怎么改变这个状况,是通过无产阶级暴力革命还是社会的逐渐变革?今天的欧美发达国家都很关注社会底层人民的福利,当年那种资本家残酷剥削、欺诈工人的状况已不存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也都承认马克思以人为本的观念,西方的左翼政党,多少都有一点社会主义的色彩,这不能不说是对马克思的最大慰藉。反倒是那些号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却莫视底层人民的疾苦。在前苏联,领导阶层有着巨大的特权,他们可以在黑海拥有别墅,而老百姓吃饱饭都是问题。这40年中国的财富,多为是农民工所创造,但他们又得到了多少?据瑞士银行的资料,中国最顶端的10%的人控制了70%以上的财富,与富有的西方国家差不多。西方国家富人家庭的财富往往是通过多代人的积累,而中国靠权力和腐败只需半代人就够了,这竟然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子下做到的。

作为一普通人,我没有能力和意愿去评判马克思主义,只是从我能理解的角度,谈一谈我所了解的马克思和他的主义。马克思作为人类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他的学说在历史上有着深刻的意义,没有谁能够贬低它。但是既然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中国发展的理论基础,我们就应该了解,这个近150年前提出的理论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今天的国情,另外我们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是马克思原本的东西。当年马克思,在欧洲鼓吹共产主义,遭到许多国家的驱逐,包括他的祖国德国,只有英国接纳他。英国政府说,言论是自由的,只要不付出行动他就可以呆在英国。那时的英国是世界第一帝国,有着与之相符的宽阔胸襟。今天的德国也变得很宽宏, 德国人民以高票选举马克思为德国历史上十个最伟大人物。我在柏林的勃兰登堡门旁边,看见一条马克思大道,那是柏林的主要街道,这个命名应该是前东德的产物,在两德统一以后,街名并没有改。在西方的政治教科书中,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派,同样得到讲述,尽管这一学说在一定程度上与现今西方的政治理念不一至,但在教科书的描述中我没有看见任何刻意的贬毁。为什么我们不允许讨论这个被奉为国教的东西呢?是没有自信,还是当权者自己就没想搞懂马克思主义,而把利于统治的那套东西说成是马克思主义。在文革中,有人口口声声要 ”认真读书,搞懂马克思主义”,背地里却只看有关帝王术的线装书。他如果懂一点马克思以人为本的观念,就不会说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种不珍惜人生命的话。执政者如果在乎民众,就不会发生饿死数千万人的悲剧。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总是说死后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会愿意看到这些糟蹋他的理论和名誉的所谓追随者吗?

共产党宣言中有一著名论断:无产者在斗争中失去的只是锁链,得到的是全世界。这曾经鼓励了多少革命者,至少在前苏联的社会主义革命中不是这样,无产者不但没有失去身上穷困的锁链,反而套上了嘴上的锁链 ------- 失去了讲话的自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8-25 15: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