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3|回复: 0

不为人知的马克思:出生富裕犹太家庭,从基督徒转变为...

[复制链接]

4604

主题

2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95782
发表于 2019-7-23 13:3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为人知的马克思:出生富裕犹太家庭,从基督徒转变为撒旦教徒,歌颂魔鬼仇恨人类

不为人知的马克思:出生富裕犹太家庭,从基督徒转变为撒旦教徒,歌颂魔鬼仇恨人类

不为人知的马克思信仰邪教
中国人最熟悉的西方人中马克思当然要算一个
不过我们对马克思本人到底了解多少呢?
其实很少
马克思出生于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
在他6岁那年,他父亲放弃了犹太教而转信基督教
马克思也在同一个教堂受洗成为基督徒
他曾在作文里热情洋溢地赞美上帝,但是后来神秘的事情发生了。
马克思突然对上帝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仇恨,一个完全不同的马克思出现了。
西方的马克思研究者发现,马克思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
他的转变是因为受到撒旦信徒的影响,也成了撒旦崇拜者。
撒旦就是魔鬼,这一点会让很多中国人感到震惊。
我们不妨从马克思自己的作品来一探他的魔变过程及充满暴力和仇恨的内心世界。
马克思18岁时写了一个叫“Oulanem”的剧本,其中写道:
“毁灭,毁灭……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马克思心里那种莫名的仇恨,莫名的狂暴让人不寒而栗
在另一首诗“演奏者”(The Fiddler)中,马克思写道:
“啊!我将黑血之剑,准确无误地插入你的灵魂……我从撒旦手中将它换来……我奏响浑厚,美妙的死亡进行曲。”
在“苍白少女”(The Pale Maiden)中,马克思写道:
“我已失去天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诗中,马克思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世界,而是要灭灭世界,并以此为荣。
“带着轻蔑,我向世界挑战,在世界的脸上,到处投掷我的臂铠,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倒下,抽泣,倾没,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喜悦那时我。将如神一般,穿越已成废墟的王国,凯旋而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我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对世界的仇恨来自哪里?
马克思在“绝望者的魔咒”(绝望中的一个人)中道出了一些端倪。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我将在上苍建起我的王座,寒冷与恐惧是其顶端,迷信的战栗是其基座,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极度痛苦“。
马克思给他父亲的信中写道:
“一个时代已然落幕,我的众圣之圣四分五裂,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种真正的不安占据了我,我无法让这躁动的鬼魂平静下来”
马克思内心的变化当然引起了他父亲的焦虑。
他在信中嘱咐儿子:
“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的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
在很多历史资料显示,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他想把全人类扔到地狱里
马克思在一首狂暴及诽谤神的诗里曾宣称
我要复仇上帝
这就是撒旦最高的教义
马克思就是撒旦在这个世间的发言人
马克思的好友普鲁东(蒲鲁东,社会主义思想家),同样崇拜撒旦。他曾写过诽谤神灵的作品,呼唤撒旦。
撒旦教徒完全不像无神论学说者
除了欺骗人们的时间,他们自知神是存在的,这是想诽谤神而已
巴枯宁,马克思和普鲁东留同一种发型和胡子
也是乔安纳•萨斯卡特19世纪撒旦教会成员的典型特征
德国著名诗人海因(Heinrich Heine)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并且在诗中公开赞美撒旦,说撒旦“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不仅这样,马克思的亲爱的女婿,爱德华·艾威林(Edward Aveling)也是撒旦信徒
回向撒旦以下的诗语就能表达他的心事:
啊撒旦快坐在大会上的王主之位!啊牧师,我避免你的圣水和那些胡说因为,牧师,撒旦永远不在你后边
1854年3月,马克思的儿子埃德加(埃德加)
在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的开头,竟然这样称呼自己的父亲:
“我亲爱的魔鬼”(亲爱的恶魔)。
而撒旦教徒正是这样称呼其所爱之人的。
还有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在1844年年8月马克思的老婆给他的信写道
高级牧师是掌握灵魂者,请求给你可怜的羊群和平
在“共产主义宣言”
马克思已经很明显地指出他想毁灭全部宗教
可是他的老婆在寄给他的信里叫他为“高级牧师”
究竟马克思是牧师还是哪个宗教的教主呢?
其实他就是共产邪教的教主,是撒旦在世间建立的有形组织
而“马克思教主”的“可怜羊群”就是曾经主动或被动加入过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
马克思成魔之路现在也并非什么秘密
马克思的这些作品,通信和西方学者提供的大量考证都是公开的,只是共产党国家故意忽视罢了
据“马克思与撒旦”(马克思与撒旦)一书的作者理查德•沃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说,
他曾联系过莫斯科马克思学院,被告知马克思的作品共有100卷之多,其中只有13卷被公开印发。
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一小部分,却让中国人惊心动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8-25 10: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