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61|回复: 0

中国烟草系统腐败频出,一根烟背后的肮脏利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5 08: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烟草系统腐败频出,一根烟背后有多少肮脏的利益?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9月3日,甘肃纪检监察网通报了一起领导干部利用名贵特产类特殊资源谋取私利问题。通报披露了金昌市烟草专卖局局长任志刚违反规定倒卖卷烟,涉案金额409余万元。

    通报称,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金昌市烟草专卖局局长任志刚安排多名本单位工作人员,违反烟草专卖相关规定,通过金昌市卷烟零售户多次套购卷烟,原价转卖给外地亲友,涉案金额409.86万元。此外,通报指出,任志刚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受到了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的处分。

    尽管这起案件涉案官员级别不高,但是,其地方烟草专卖局局长的身份,却无疑是值得关注的。烟草局长涉腐,早已不是什么新闻,烟草行业的特殊属性,使得这一行业一直以来都容易滋生问题,而对于国家委任的烟草管理官员而言,要抵制的诱惑、要回避的陷阱也十分之多。不久之前,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便说明了国家对烟草领域腐败问题的关注与整顿决心。

    在我国,烟草是一种国家专卖的特殊商品。所有卷烟都必须通过中国烟草总公司这个唯一合法的渠道批发给零售商。中国烟草总公司和国家烟草专卖局,在办公机制上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而地方层级的烟草公司与烟草专卖局也是同样的办公机制。在一定程度上,烟草系统的腐败案件存在一定共性,即权力近亲繁殖导致监管失灵。因此,要在烟草领域反腐,进行制度性的清理,可谓十分必要。

    前文提到的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便是典型的“系统性腐败之源”。作为迄今为止,烟草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赵洪顺从1989年11月开始就在烟草系统任职,直到今年初接受审查调查,他一共在烟草系统工作了29年。赵洪顺的双开通报中提到,他严重破坏了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

    一直以来,各地烟草系统“一把手”落马的不少,相关通报中都提到他们对当地烟草系统政治生态的破坏。今年比较受到关注的是在烟草行业中有“烟草王国”的之称的云南省。今年1月,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原党组书记、局长、总经理余云东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230万元。

    其实,烟草系统“一把手”落马的情况,又何止发生在云南一省呢?2016年12月,辽宁省烟草专卖局原党组书记、局长王志富被双开;2014年3月31日,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局长郑建民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3年底,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原总经理周昌贡被查……这些例子,无一不说明烟草系统腐败问题之顽固与复杂。

    必须指出,烟草系统的“近亲繁殖”问题十分突出。所谓的“近亲繁殖”,既指权力关系上靠近的官员之间互相结成腐败团伙,打掩护、搞提携,也指一些官员将与烟草相关的特权与利益交给自己字面意义上的近亲。2016年8月底,中央第二巡视组就指出,国家烟草局存在“家族式腐败突出”的问题。

    其中,前文提到的湖南中烟工业公司原总经理周昌贡一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案中,周昌贡的女婿秦亮,利用其岳父的职务便利,伙同岳父周昌贡、妻子周烨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上千万元。2016年4月6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秦亮受贿案作出二审判决,秦亮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60万元。同时,追缴被告人秦亮的受贿赃款1055万元。

    烟草系统被曝“家族式”腐败,湖南中烟公司也不是第一家,此前,这类案件已屡见报端。2011年2月,就有媒体披露,广东省汕尾市烟草专卖局原局长陈文铸是汕尾市成立以来的第三任局长,而首任局长是他亲舅舅。

    据相关部门调查,汕尾烟草系统与陈文铸有亲戚关系的职工至少有22名,主要集中分布在汕尾市陆丰烟草局和汕尾市烟草局。这些亲戚中,有胞弟、堂弟、表弟、妻弟,还有弟媳的亲叔叔等,不少人还担任着领导职务。当地群众称汕尾烟草系统为陈文铸的“亲友就业基地”。最终,陈文铸被“双开”。

    小小一支卷烟,看似普通,但其背后牵涉的利益却实在太过复杂。要在反腐倡廉工作中治好“烟患”,需要有关部门理清烟草系统中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更需要“苍蝇老虎一起打”,彻底消灭牵涉到腐败问题中的所有大小官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10-18 06:2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