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247|回复: 2

全球性的人权法案,是人类文明的伟大进步

[复制链接]

20

主题

124

帖子

68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5
发表于 2019-12-11 18: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ula 于 2019-12-13 13:43 编辑


「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这样的普世人权价值观,在当今人类社会,已如公理一般深入人心,被广泛接受。随着各种《人权宣言》、乃至《人权法案》相继诞生,人类整体摆脱奴役、迈向自由,已不再是一种空想。

但这样的成就来之不易,中间颇多坎坷曲折。人们是长期饱受被奴役之苦,经过深刻反思,并接受了智慧的启示之后,才找到了结束奴役、通往自由之路。


【人奴役人的各种制度】

人对人的奴役,源于人的占有欲、控制欲。从「一个人占有另一个人」,到「一个人占有一群人」、「少数人占有大多数人」,奴役由此而生。

上述的「占有」,是指「占有者」对「从属者」的肉身、行为、乃至思想,都有完全的处置权、决定权。「占有者」可对「从属者」任意残害、任意处置,乃至夺去其生命,就像处置一件无生命的物品一样。在这种从属关系中,「从属者」完全被「物化」,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作为生命的尊严。

在极权专制社会中,独裁者对民众的「统治」、对国家财富的「管治」,其实就是「占有」。

历史上,允许「人对人的合法占有」的社会、政治制度,有奴隶制、家长制,君主制等。

一、奴隶制

奴隶制呈现出一种最简单、直接的 占有 / 从属 关系,因而被视为其它各种奴役制度的「原型」。奴隶制允许「主人」对「奴隶」任意处置,就像处置无生命的物品一样,而「主人」不会受到任何法律制裁,也不会受到道德谴责。

如今,世界各国法律已经不允许显式的奴隶制和公开的人口买卖,但人的占有欲、控制欲依然存在,因此各种变相的、异化的奴隶制仍继续存在。

二、家长制

在「家长制」家庭里,一家之长对其他家庭成员有完全的支配权。家长全面管制其他家庭成员的一切,包括他们的身体、言行,乃至思想;家长还能以「家法」名义,对其他家庭成员施加刑罚,甚至杀害。

但是,家长并非不受任何约束。

「家长制」里的家长,通常受传统文化熏陶至深,信奉天理、道德、良知;

而整个家庭的利益一致性、家人之间的亲缘关系、带领和维护家庭的责任感、家人的期望、社会的评价等,也都构成对家长的软约束。

多种软约束的存在,使「家长制」有别于「奴隶制」。虽然家长对家人偏心、残暴,也不会被现世法律所惩罚,但无疑会导致家庭的分裂崩解。因此,明智的家长会表现得公正、慈爱,这样才符合整个家庭的利益,并能获得社会认同。

当今人类社会,家长专制的家庭已日渐稀少,但一些「家长制」的「后遗症」仍时有显现,典型的如家暴。

家暴的实施者,通常是家庭里的强势一方,是「家长」角色的人物。他们常用的借口是:这是他们的「家事」,不容外人干涉。

但现代文明社会的法律,必须干涉这种「家事」,其中道理在于: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有独立、完整的人权,「家长」没有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占有权」和「处决权」,因此,家暴与陌生人之间施暴的性质一样,属于刑事罪行。「家事」并不能成为免罪的借口。

三、君主制

「国」是「家」的放大版,「君主制」是「家长制」的放大版。

但「国」的规模、复杂性远胜于「家」,一国之君与黎民百姓之间的亲缘关系很淡薄,不足以对其形成重大制约,所以在一国之中,社会民众对君主的制约,不能依靠血缘关系,而要靠制度的硬约束,和理论的软约束。

君权的合法性,本源自「君权神授」理论,因此传统君王一定要公开表态信奉天道、信仰上帝,否则其统治便没有合法性。

由于君权神授,君王自称「天子」,那么理所当然,君王应具备上天的美德,所作所为应符合天道、天理。

上天有好生之德、公平无私、慈爱万物,所以君王也应如此,才是合格的君王。天道、天理、良知,就是对传统君王的评判标准,和最大约束。

但这个最大约束,只是一种软约束,没有强制性。其对君主是否有效、效力多大,取决于君主对上天的信奉程度,和自律程度。如果君主对上天并不真正信奉、敬畏,或者对天道、天理的理解有所偏颇,那么就可能冒上天之名而行私欲,其施政成为祸国殃民的暴政。

一个对约束并不真正信奉、敬畏的君主,会对约束开战,以扩大君权。他会与天争权、与臣争权、与民争权,用尽方法,使君权至高无上和绝对化。如果一代又一代的君主都这样做,国政会变得越来越独裁专制,统治者的权力越来越无边无际、无法无天、为所欲为,民众越来越苦不堪言。

由于君权神授,天道、天理是对君主的最大约束,所以传统君主要扩大君权,最重要的一大举措便是「与天争权」,具体做法就是修改天道、天理的表述,歪曲古圣先贤的经论,使社会人文伦理倾向于支持独裁专制。这方面的例子,中外皆有不少。

中国方面,有秦朝的焚书坑儒,有蒙元满清的打压道教、歪曲儒家学说、大兴文字狱、删改古书,把中华文化篡改、扭曲成极权文化、犬儒文化、酱缸文化;

外国方面,则有君士坦丁大帝大兴基督教,自身也皈依了基督教,却又不改其残暴本色。君士坦丁奠定了基督教在罗马的主导地位,但也删改了《圣经》中的一些关键教义,以利于其专制统治。其中的逻辑是,他既要获得「君权神授」带来的统治合法性,又拒绝接受「君权神授」附带的天道、天理对他的约束。正因如此,君士坦丁大帝的「宗教政策」催生出被扭曲的、极端独裁专制的基督教,开启了黑暗的中世纪。

以上事例证明,单有理论方面的软约束,不足以制约君主的行为;况且君主还可以修改、歪曲理论,使软约束失效。

历经惨痛教训之后,民众终于认识到,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就需要用法律、制度方面的硬约束,去规限君主的行为。于是「君主立宪制」应运而生。

四、僭主制

共产党不信神、不敬天,其政权没有「君权神授」的合法性。

共产党坚持极权专制、拒绝民主选举,所以也没有民众授权的合法性。

共产党是依靠武力,强行绑架了国家和民众,强行实施极权暴政,因此共产党政权的确切性质,是「僭主制」。

共产党与民众的关系,并不是传统君主与黎民百姓的关系,也不是家长与子女的关系,而是绑匪与人质的关系。

绑匪与人质没有亲缘关系,两者利益是对立的。绑匪为了自己的利益,挟持了人质,并阻止外界救援人质。一旦感觉自己有危险,绑匪随时可能撕票、杀害人质。

了解上述要点,才算是对共产党政权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才不会被各种伪爱国主义、伪民族主义、「党妈」论、「子不嫌母丑」论、「内政」论、「主权」论、「反对外国势力干涉」论所迷惑,也不会再对共产党寄予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


【各种哲学流派、宗教信仰与人权观】

一、源自古希腊哲学的人权观

主流学界认为,天赋人权、自然权利、自然法等概念,最早出自古希腊哲学。

自然法,是指符合自然之理(天理、天道),无须政府立法,也自然存在的、普适性的法则。政府的立法可以与自然法抵触(违背天理),但这样做必然导致众叛亲离(失道寡助),导致政权被推翻。

自然权利,是指不依赖于民俗、文化、政权,所有人都自然认同的、普适性的权利。政府如果故意与自然权利作对,必然引致民怨四起,政权岌岌可危。

自然权利的一个典型例子,是生命权。所有物种,包括人类乃至各种动物,都天生会珍惜生命、懂得捍卫自己的生命权。如果政府的法令罔顾民众的生命权、任意剥夺民众的生命,则必定招来民众的愤恨,最终被民众推翻。

正是基于对自然法、自然权利的认知,哲学家们进一步提出了普世人权的概念。普世人权价值观认为,一个人,无论任何种族、文化背景、国籍,都天然享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即普适性的人权。人权是自然权利,符合自然的律法(天理)和人们的良知,所以具有普适性,不应该被任意剥夺。

二、共产党的人权观

共产党信奉唯物主义无神论,否定人的神性和生命的尊严,而认为人只不过是一堆物质而已。

在共产党眼中,有生命的人与无生命的物件一样,只是一堆物质,除了物质之外什么也没有(唯物),所以共产党对待有生命的人,可以像对待无生命的物品一样,任意拆卸、毁坏、消灭,而不会有任何罪疚感。

唯物主义无神论把人「物化」,而人一旦被「物化」,则必然产生奴役。但马克思还不满足于此,他还更进一步,把人「虚无化」。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集合。这种定义,达到了舍本逐末、本末倒置的极致 --- 人的本质竟然是社会关系,那如果一个人独居深山野岭、没有任何社会关系,他算不算一个人?他还有没有人的本质?

从理论上把人「物化」、「虚无化」之后,人的生命宝贵、人权尊严便无从谈起。所以从逻辑上看,珍视人的生命、维护人的尊严的价值观,即人权价值观,必定被马克思主义所反对。

果然,马克思在《犹太问题》中,将《人权宣言》斥责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

马克思又在《共产党宣言》中声称,法律、道德、宗教、永恒真理、传统文化和习俗、家庭、婚姻等等,都是「资产阶级」的东西,都应该被彻底消灭。

总之,马克思主义把人类社会的所有基石、支柱,都认定为「资产阶级」的东西,并宣称要全部消灭之。

在共产党的话语体系中,一件事物一旦被定性为「资产阶级」的东西,就等于「罪大恶极」、应该被消灭。

既然人权价值观已经被马克思定性为「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那谁敢再提人权价值观,谁就是「敌对势力」,要遭受「阶级专政的铁拳」了。

综上所述,共产党之所以漠视生命、践踏人权,是由于其信奉马克思主义。所以对共产党,再怎么反复呼吁他们尊重人权、善待民众,都没有用,除非他们放弃马克思主义,但那样他们就不再是共产党了。

三、宗教信仰与人权价值观

各大宗教经典里,并没有直接出现「人权」这一术语,但宗教的教义,对人权价值观的产生、充实、成型,有着关键性的影响。

当今世界各大宗教,包括基督系宗教、佛教、道教等,都普遍认为,人的物质身体只是一个外壳,在此躯壳之内,存在着「神性 / 佛性」。躯壳不等于人的全部,人最本质、最宝贵、最神圣的东西,不是躯壳,也不是任何外在的东西,而是其内在的「神性 / 佛性」。

这样的教义,对人权价值观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为人不是只有物质身体,除了物质身体,人还具有「神性 / 佛性」。父母只给了儿女物质身体,儿女的「神性 / 佛性」并非来自父母,所以儿女并非完全从属于父母,「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这类极端父权主张,不能成立。

由于儿女具有「神性 / 佛性」,这「神性 / 佛性」与最高的存在、宇宙的本源相连,是人最本质、最宝贵、最神圣的东西,所以儿女去追求「神性 / 佛性」的知识,是符合天道、天理的。父母如果阻挡儿女的这种追求,则父母是在犯罪(违反自然律法、天道、天理),儿女不应该听从父母。

因此,儿女应有自己的独立人格、独立判断,不能任何事都盲从父母。

再者,儿女具有「神性 / 佛性」,父母也具有「神性 / 佛性」。儿女与父母,虽然社会地位不同,但他们所具有的「神性 / 佛性」,本质上是平等的。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民众与君主。

君主与民众,虽然社会地位不平等,但他们所具有的「神性 / 佛性」,本质上是平等的。因此,君主对民众没有绝对的占有权,君主颁布的法令也不是最高原则,只有天道、天理、良知才是最高原则。当君王无道、失德、背离天理时,民众可以将其推翻。(行使自然法中,革命的自然权利)

具体来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公平无私、慈爱万物,这些就是天理,即自然法;若统治者违背天理,施行暴政,便是无道、失德,民众便可以行使自然法中革命的自然权利,将统治者推翻。

另一方面,君主与民众皆具有「神性 / 佛性」,所以君主与民众追求「神性 / 佛性」的知识,皆是符合天道、天理的。但如果统治者是唯物主义无神论者,又阻止民众追求神圣的知识,即侵犯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这样的统治者便是无道、失德、违背天理,民众应将其推翻。

人对人的奴役,需要一个前设:「占有」。如果「完全占有」被打破,彻底的奴役便不能发生。

宗教理论认为,众生在「神性 / 佛性」的层面上是平等的,一个生命不能对另一个生命「绝对占有」。 --- 从这样的理论中,衍生出人的「独立自主权、平等权」的概念。

宗教理论又指出,君主颁布的法令不是最高原则,只有天道、天理、良知才是最高原则。 --- 此即自然法、自然权利的理论基础。

正如罗马哲学家、神学家 Cicero 对「自然法」的描述:

「真正的法律,是合乎自然的正理;它普适、不变、永存。...... 若试图变更这样的法律,即是犯罪;废弃它的一部分,也是不允许的;要完全消灭它,那更是不可能的。我们天然要遵守它,即使议会和民众,也无法令我们免除这种义务;我们也无须向自身之外,去寻求它的解释、解读。无论是罗马的法律,还是雅典的法律,都认同它;无论是当今的法律,还是未来的法律,也都认同它。它是一种始终如一、永恒不变的法律,存在于所有国家、所有时代。只有一位主人 --- 神、造物主,是这种法律的创立者、颁布者、执行法官。」

「自然法」即宗教理论中「高于世俗的律法」(A higher law),亦即天理、天道、良知。

「高于世俗的律法」这一理念,最早由天主教经学家、法学家们引入欧洲。这一理念认为,在世俗国家的法律之上,存在一种更高的、符合终极正义(良知)的法律。政府的法律应当符合这种「高于世俗的律法」,符合公平、道德、正义等普遍性原则。--- 此即「高于世俗的律法原则」,或称「符合天理良知的法治」(Rule according to a higher law)。

法国哲学家 Jacques Maritain 说过:「人权的哲学基础是自然法」。人权的概念源于自然法,而自然法,即天理良知,高于世俗国家的法律,而且是国家法律应当遵循的原则。如果国家法律违背天理良知,就不应该颁布、实施,民众也没有义务去遵守。

人权属于自然法,自然法高于国家法律(即所谓「主权」),所以人权高于主权。


【世界人权事业的进展】

人类社会经历漫长的被奴役岁月之后,于近代出现了君主立宪制度。这是君权接受法律和制度的硬约束,民众的人权得到保障的开端,是人权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随后,又有 1789 年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1948 年的《世界人权宣言》、1966 年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等相继诞生,人权的观念,从单个国家,推广到全世界,成为普世价值观。

但是,世界性的人权公约,只是一种软约束,没有强制性。一些极权专制国家,例如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明明在 1998 年已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却一直不落实执行,仍然肆无忌惮践踏人权,而国际社会也长期对此束手无策。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地球上仍然存在肆意践踏人权的国家政权,奴役着十几亿民众,这是全人类的耻辱。有鉴于此,具有普世情怀的有识之士们行动起来,推出了一系列全球性的人权法案,如《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西藏人权法案》等。

共产党对此的反应十分激烈,气急败坏地斥责这是「干涉中国内政」、「干涉主权」等等。

极权统治者任意践踏民权,并将其暴政称为「内政」,以维护「主权」、「管辖权」为借口,反对「外国势力干涉」,犹如家暴的实施者,将其暴行称为「家事」,反对「外人干涉」。

所谓的「反对外国势力干涉」,说白了就是想关起门来任意施暴,阻止别人见义勇为出手相救。

难道一个人出生在家暴的家庭,就应该终生忍受家暴,不能接受外人的救助?

难道一个人出生在极权专制国家,就应该被统治者任意奴役、残杀,不能接受外国的救助?

显然这是不合理的。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对以「内政」、「家事」为借口而实施的暴行,已经不能再容忍,一定要干涉。

更何况,共产党与民众的关系,不是家长与子女的关系,也不是君主与黎民百姓的关系,而是绑匪与人质的关系。外国见义勇为、出手解救人质,完全是正义的、合理的。

目前的人权法案,仅在经济、入境许可方面制裁人权侵犯者,这还很不够,因为那些人权恶棍们,犯下的往往是群体残害、群体屠杀罪行,比普通的刑事罪行严重得多。

将来,应该有更加有力的全球性人权法律,对人权恶棍们全球通缉、终身追责,并实施刑事处罚,这样才能真正阻止人权犯罪、伸张正义。


【全球性人权法律的伟大意义】

那些推动《人权公约》、《人权法案》的有识之士,本身在自由民主的国度,自身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为何没事找事,去得罪残暴的极权国家统治者?得罪极权统治者,可能引发国与国之间的冷战甚至热战,显然不符合各方的短期利益。那他们这样做,又是何苦?

答案是:由于心怀普世的宗教情怀。

因为相信「善待他人,如同善待自己」,相信「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因为懂得换位思考、切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所以能体察他人的痛苦,不能坐视别国大规模的人道灾难;

因为相信人人皆有神性,我们在神性的层面上彼此相连,犹如兄弟手足,所以自由的人,有义务和责任,去解救被奴役的人,让他们也获得自由。

这种解救所带来的改变,不仅仅局限于物质层面,还关系到人类文明、人类灵性的整体进步和升华。

因此,全球性的人权法案、人权法律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标志着人类文明向前迈出重要的一步,走向没有奴役、全人类获得自由的新纪元。

20

主题

124

帖子

68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85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6 13: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儒家是信奉天道、敬畏上帝的

儒家是信奉天道、敬畏上帝的,只是后世儒家被扭曲越来越严重,以致常被误解为无神论。

请看儒家经典中提及「上帝」的文句:

《易经》云:先王以作乐崇德,殷荐之上帝,以配祖考。

《易经》云:圣人亨以享上帝,而大亨以养圣贤。

《孟子·离娄下》云: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

《中庸》: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

《礼记·礼器》:祀于郊,敬之至也。

《尚书·尧典》:舜让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

《礼记·礼运》:故祭于郊,所以定天位也。

《尚书·蔡仲之命》:皇天无亲,唯德是辅。

《易经》本是儒家的必修课。孔子晚年深研《易经》,以致 「韦编三绝」,且不再周游传教,而是密授几个弟子。可见,儒之真谛,儒之真指归,在于《易》也。

《易经》之中,充满对上帝、造物主、天道的敬畏和赞美,如:

《易经·系辞上传》云:子曰:「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

《易经·系辞上传》云:是以,明于天之道,而察于民之故,是与神物以前民用。圣人以此斋戒,以神明其德夫!

《易经·说卦传》云: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干,劳乎坎,成言乎艮。

《易经·系辞下传》云:古者包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20-1-5 07:18:24

【转载】犹太教、以色列与国际局势:川普过关通俄门调查之原因

关于以色列:应许之地

当今,犹太教存在多个派系。各派系的思想,有的较倾向于传统,有的较倾向于革新,所以一般可分为传统派、改革派两大类。

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犹太教可分为传统派、保守派、改革派三大类,保守派是传统派与改革派之间的折衷。

犹太教的传统派认为,《圣经》中上帝的应许之地:以色列,并不是指地球上的某一块土地。以色列的真实含义是极乐之国,真正的以色列是属灵的、精神上的、形而上的,并不存在于物质世界。

(犹太教传统派认为,《圣经》中的许多文字,实为谜语/密语,其所指并非物质世界之事物,而是属灵的、形而上的事物。能够如此理解的人,方能真正回归神之国。)

以色列是上帝的应许之地,意思是上帝的子民(信仰并实践上帝之道者),终将回归其本来的、形而上的、属灵的家园。《圣经》是教导人们如何实践上帝之道,从而回归灵性层面的极乐之国,而不是让人们在地球上到处开疆拓土、引发战争。

另一方面,犹太教的改革派则认为,以色列就是实指地球上的土地。既然是上帝的应许之地,那么占有那片土地,在那里立国、开疆拓土,都是天经地义的。

由于各种原因,当今以色列国的军政外交等,主要由改革派把持,但其实,传统派的观点才是对的。

为何要讲这个犹太教传统派与改革派不同观点的问题?因为这与当今国际时局有很大关系。

美国总统川普的信仰是假装的,这从他的言行:惯于撒谎、作伪证、大搞婚外情、见利忘义等等,都可以看出来。

此前,川普已深陷于通俄门调查,几乎穷途末路之际,川普使出大招:承认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于是化险为夷,被大佬保他过关了。

尤其是川普以美国名义承认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之后,可以明显看出,川普又变得神气了,又敢胡来了。

这是因为,川普已经把自己与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这件事捆绑起来了。如果川普被弹劾下台,那么一个通俄叛国的总统,所签署承认的事情,还有没有效力?

这是一个严重问题,所以,为保以色列拥有耶路撒冷和戈兰高地,川普无论如何不能被弹劾,也不能坐实通俄叛国的罪名。大佬无论如何要保他过关。

这就是为何,穆勒的调查报告,和国会作证,都没能给出川普通俄的实质证据。

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证明,当今国际局面非常严峻,华尔街大佬与俄罗斯、中共红色权贵的勾结,比人们所知的更加紧密和可怕。


【转帖】谢选骏指出:川普出卖耶路撒冷给以色列,结果自然会引爆了中东炸弹。耶路撒冷是三个宗教派别的首都,交给任何教派独占,势必触发血腥冲突!这么点常识都没有的人却在决定外交政策,引爆中东炸弹,是必然的了。这样的胡闹,不仅不利于伊斯兰教,也伤害了基督教,而且最终也将害死犹太教,目前美国掀起的反犹浪潮,正是川普的出卖耶路撒冷的后果之一。只是之一,还有多多!既然中东的炸弹已经再次反弹到了美国,大家小心为上!(2020/01/03 发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0-1-23 20:2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