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36|回复: 4

法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武汉病毒来自中国实验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8 07: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egent 于 2020-4-18 07:33 编辑

来源: RFI


新冠病毒来源问题继续引发争议,法国著名病毒学专家因发现艾滋病毒而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的. 吕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周四在接受法国的一个医学专业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用数学模式对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结果,确认了之前印度学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带有艾滋病基因的发现。

以下是吕克·蒙塔尼耶相关访谈的文字记录:

记者:吕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编译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编译迅速得多,但是,您认为这一编译工作还不够全面?

吕克·蒙塔尼耶:武汉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已经多年,是这方面的专家。这就促使我对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进行了更加深入的研究,不仅由我个人,还有我的同事数学家Jean Claude Perrez共同进行,他将 数学运用于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对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进行了研究,我们并不是最早发现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学者 也发现新冠病毒的基因组中含有别的病毒的序列,对我来说,这别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们的文章在正式发表之前被迫撤回,因为他们受到太大的压力。但是,科学的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记 者:我们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发现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会使您很吃惊,但是,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变的结果,比如说,一个艾滋病患者感染上了新冠病毒之后所产生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不,人体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响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须通过实验室,这在几年前还比较困难,但是今天已经十分容易。

记者:对您来说自然病毒的说法是不可信的,一定是人为操作的结果?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个病毒是根据一个来自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制作的,之后,可能是无意中泄漏到实验室外。所谓来自海鲜市场的说法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记者:制造这一人为病毒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制造一个生化武器还是研制预防艾滋病毒的疫苗呢?

吕克·蒙塔尼耶:我认为研制疫苗是最理性的解释,使用一个不会至病的冠状病毒作为载体来承载抗基因的艾滋病毒的分子以此培植预防艾滋病的疫苗。

记者:这是一个悲惨的浇花的人自己被水浇湿了的故事。

吕克·蒙塔尼耶:对,这是一个学巫术的学徒所犯的错误,分子生物学可以作许多实验,但是,我们忘记了自然并不能够接受所有的实验,有一些必须遵守的规则,如果自然难以接受的话,就会对我们做出回应,这就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人体正在自然地抛弃一些病毒中人为的部分,这一点我们从病毒的基因的演变过程中可以看出,最后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也就是今天美国西海岸病人身体中的病毒基因含这些插入的部分越来越少。

记者:这或许是希望?

吕克·蒙塔尼耶:或许是,或许我们什么都不用做,疫情就会出现专机。但是,已经死去了这么多人。我有一些建议可以加速事态的改善,比如说,我们可以使用干扰波等等,但是,这就需要资金与投入。

记者:您所介绍的非常清楚又十分恐怖,您是一位闻名全球的学者,又是诺贝尔奖得主,但是,尽管如此,或许您还是有可能被批评是阴谋论者?

吕克·蒙塔尼耶:那些掩盖真相的人才是阴谋论者,我有许多中国朋友,疫情爆发之前几周我就在中国,我认为中国政府如果从一开始就把真相告诉大家那就会容易的多, 中国政府应该承任病毒从实验室泄漏的真相,因为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的,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仅有艾滋病毒的序列还有别的病毒的序列。我并不是要追究某些人的责任,但是确实有人在作各种各样的基因实验,中国政府必须为此承担责任。尤其不应该禁止发表有关研究病毒来源的文章。这是十分荒谬的。而且这还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好像今天的科学并不在于真相而是在于某些人的个人意志,这对科学研究来说是灾难性的打击,因为没有人会继续相信科学了。所以,我希望中国政府能够继续承任,他们已经开始承任实验室存在问题,但是必须进一步努力。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实验室受到来自美国的重大的资金甚至可能是技术援助,所以病毒的来源并不仅仅是中国。我的目的并不是做一个警方的调查,并不是要谴责某些人,谁都可能犯错,伊朗政府之前就错误地击落了一架飞机,造成一百多人死亡,我期待中国政府能够有足够的成熟度能够自己承任自己的失误。

https://www.pourquoidocteur.fr/Articles/Question-d-actu/32184-EXCLUSIF-Pour-Pr-Montagnier-SARS-CoV-2-serait-virus-manipule-Chinois-l-ADN-de-VIH-podcast

不过,吕克·蒙塔尼耶的上述说法受到他的同行的驳斥,巴黎巴士德学院的Simon Wain Hobson 教授就此接受了法广的专访,Hobson 教授当初与吕克·蒙塔尼耶教授一同参与了艾滋病毒的基因的编译工作。

他认为蒙塔尼耶教授的说法毫无根据。他在访谈中对武汉P4实验室石正丽团队进行的一些有关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了批评。
发表于 2020-4-18 07: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Hobson认为蒙塔尼耶的说法毫无根据。却在访谈中对武汉P4实验室石正丽团队进行的一些有关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了批评?

即否定又肯定,是是而非,那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4-18 07: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64

主题

2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99215
发表于 2020-4-18 15:4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RANKSTON 于 2020-4-18 15:52 编辑

华盛顿邮报 专栏作家罗金4月14日撰文指出,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从2018年1月开始,多次罕见派科学外交人员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美方人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诸多令人担心的问题,随后在传回华盛顿的两则外交电报中,不只对研究所的安全、管理弱点提出警告,更建议美国政府给予研究所更多关注与协助,主要原因是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虽然重要,但同时充满危险性。

其中一则于2018年1月19日发出的外交电报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人员曾提及,他们严重缺乏适当训练的技术及调查人员。电报同时指出,研究人员发现,不同类型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与人体第2型血管收缩素转化酶(ACE2)受体产生相互作用。电报强调,“这强烈意味着,来自蝙蝠体内的类SARS冠状病毒能传染给人类,造成类SARS疾病”。

  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研究冠状病毒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避免一个类SARS大流行疾病的发生,但2015年曾有科学家指出,研究计划主任石正丽团队是在冒不必要的风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19 07: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曾经发生过病毒泄漏事故。2004年春天中国北京疾控中心的一座P3病毒实验室发生SARS病毒泄漏事件,调查显示,一名实验室人员将P3实验室中的非典病毒毒株带到腹泻病毒实验室进行研究,由于预先对毒株所作的灭活处理没有得到验证,导致实验室工作人员感染。事件发生不久260人被分散隔离,最后,死亡一人,7人确诊为非典患者,另有几百人接受隔离观察。非典病毒被传染给第二代、第三代病人。世卫组织亚洲负责人当时以“错误及缺失”来形容那次事件。北京研究所的五名负责人后来受到惩罚。

  武汉疫情公诸于世后,在激烈的争议声中,率领团队在云南山洞蝙蝠身上提取冠状病毒的科学家石正丽公开表示,她以她的生命保证,新冠病毒绝不可能是从她的实验室泄漏的。石正丽是一个卓有成就的科学家,也有人怀疑她是一位“科学狂人”。

有些分析者认为可能的情形是这样的,在石正丽的职权和视野之内没有发生泄漏,但是,正如美国大使所发出的警讯,以及法国方面表示的担忧,该实验室的管理混乱,最后无意间发生了一场事故,病毒就这样泄漏出去了。

还有的分析认为,泄漏是由于实验室的废弃物的处理出现了漏洞,如防护服,手套和其他东西。因为生化废品的处理者未能长期维持足够的危险意识,生化废弃物本应被焚毁,但由于某种原因,流落到了社会,例如手套。这些一次性实验室塑胶手套质量很好,比市场上卖的厨房手套好用多了,焚烧掉实在可惜。也许有人在焚毁前,把它们收集起,低价卖给社会上需要的人,包括华南海鲜市场的需要大量一次性手套的从业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0-5-29 21: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