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15|回复: 0

闫丽梦博士重磅报告:CNN混淆SARS-CoV-2的来源

[复制链接]

231

主题

1011

帖子

6817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817
发表于 2020-11-22 21: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天外 于 2020-11-22 21:19 编辑

闫丽梦博士重磅报告-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利用谎言和错误信息混淆SARS-CoV-2的来源

原作者:闫丽梦(医学博士)、康舒(博士)、关杰(博士)、胡善昌(博士)
原英文版报告下载地址:https://zenodo.org/record/4283480#.X7oZxWUzYdU
      最近,CNN攻击了我们发表的两篇科学报告(闫丽梦报告第一篇和第二篇)。第一次攻击是在CNN政论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两天后又在电视上发表了一个4分钟的节目,内容相同。CNN的目的很明确——毁掉闫博士的名誉,更重要的是否定SARS-CoV-2的实验室起源理论。作为闫丽梦报告的作者,我们认为CNN的攻击完全是毫无根据和充满谎言的。为了揭露CNN推行的否认SARS-CoV-2实验室起源的造谣运动,我们列出他们的谎言和错误,并作出相应的回应。我们认为这是必要的,因为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公众应该知道谁在说谎和故意误导,谁是诚实可信的。
1. 诬陷抄袭
      从CNN多次提到,闫博士的报道抄袭了一位网名为 “Nerd Has Power “的匿名博主的博客和GNews文章的内容。CNN表示,闫博士和合著者可能存在抄袭行为。
CNN在撒谎。
      这个匿名博主是康舒博士,他是两篇闫博士报告的共同作者。我们在第一篇闫丽梦的报道中已经说明了——我们引用了康博士的博客(附注23),并说明是我们中的一个人写的。在第一份闫博士报告出来的时候,康博士也表明自己是合著者(图1)。最近他在Twitter和自己的博客上回应CNN的文章时也再次澄清了这一点。
1.png

图1. 2020年9月14日康舒博士推文
      推文翻译:这篇科学报告时闫丽梦博士在访谈中提及的。不过要耐心访问下载,因为闫博士宣布后,网站就被黑客攻击了。重要的是,由康博士根据闫丽梦博士在1月18日所揭露的内容而撰写的博客和GNews文章(图2),并非官方科学出版物。 康博士通过他发表的博客或GNews文章,无论在学术上还是专业上都没有获取任何个人利益。因此,闫博士发布的正式预印本,康博士是合著作者,使用的(康博士)博客和GNews文章中的内容,不是剽窃,也不违反任何科学出版物规则。实际上,许多人之前曾在他的博客上发表评论,敦促康博士正式发表他的研究,因为博客文章不被视为官方科学出版物,并且对科学界影响不大(图3)。


2.png

图2.   2020年1月18日,闫博士(当时匿名)通过路德的推特帐户(路德@ding_gang,现已被Twitter关闭)揭示了SARS-CoV-2的实验室起源
3.png

图3.  从康博士的博客中挑选出的评论,鼓励(他)正式发表研究结果
2. 作者们在闫博士的报告中使用笔名
       除闫博士外,其余三位作者均使用笔名。CNN的文章利用这一事实攻击我们的报告,意图误导人们认为使用笔名是科学存疑的表现。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因发布报告而成为与中共政府对抗的人,我们实际上已经承担了爆料人的角色。中共如何对待爆料人和/或抗议者已不是什么秘密,在香港的抗议活动中可以找到很多例子。最近发生在闫博士母亲身上的事情是另一个例子,在这个案例中可能比其他例子更有暗示性(图4)。显然,使用笔名是一种机制,为三位合著者和他们回国的家人提供一层保护。CNN记者在这里缺乏同情心是可耻的,反映了共产党独裁者的心态,这在某种程度上道出了他们之间的潜在联系。

4.png

图4. 2020年10月6日,闫博士接受福克斯新闻塔克-卡尔森(TuckerCarlson)的采访
3. 一些引文是以非传统的形式出现
      CNN的文章还指责闫博士报告引用的参考文献是以同行评议或预印本以外的格式发表的。他们标记为未经同行评议,因此有问题的确切内容是我们第一份报告中的参考文献7、10、11、13和22。这5篇 “有问题 “的参考文献是在我们第一篇报告的引言中引用的,其目的是为了说明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正在受到广泛质疑,而且期刊会审查建议这种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意见。这五条引文在支持我们主要的科学分析或结论方面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我们在第一份报告中共有111条参考文献,第二份报告中共有123条参考文献。显然,这5条非传统格式的引文只是我们总体参考文献的一小部分。重要的是,我们所有的参考文献都是根据其科学价值和/或相关性精心挑选的。在我们报告的逻辑指导下,通过追踪这些参考文献,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功能增益研究在这一领域是如何成熟的,谁是专家,何种技术是某些专家在某些实验步骤中所倾向使用的,SARS-CoV-2基因组中存在的遗传操作标记如何与这些技术偏好相匹配。 谁拥有用于SARS-CoV-2实验室创建的主干/模板,谁一直在促进自然起源理论,同时与中共政府保持紧密联系等。
显然,CNN断章取义,并且完全忽视我们提供的有力证据。
4. 与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会的关联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还攻击我们与法治社会和法治基金的关联。CNN利用这两个姐妹组织是由史蒂夫·班农先生和郭文贵先生创立和支持的事实,暗示班农先生和郭先生参与了我们的报告。
然而,CNN的这一说法完全是错误的。
      闫博士的科学报告完全是四位科学家的科学成果,闫博士是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 没有其他任何一方(如这两个组织、班农先生或郭先生)为这项工作做出任何贡献或以任何方式更改了我们的报告。
重要的是,这两个孪生组织帮助闫博士逃离了香港。 如果不是他们的帮助,闫博士现在就已经消失了,因为她自1月以来对COVID-19真相的揭露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 闫博士选择这两个组织作为我们的隶属关系,只是为了感谢他们拯救她的生命,并给了她机会站在世界面前,公开谈论COVID-19的真相。
      此外,这两个姐妹组织是无数热爱自由,体面的中国人民的希望。这些人向这两个组织捐款和/或与他们一起工作,以揭露腐败,保护爆料人和将法治带到中国。 他们中一些人在与中共政权的斗争中光荣牺牲。 作为中国同胞,我们为能代表这两个组织以及支持这两个组织的谦虚得体的中国人发布(科学)报告而感到无上荣耀和骄傲。
5. CNN邀请的科学家未能指出闫丽梦报告中的任何科学问题

        CNN也邀请了科学家对我们的报告发表评论。但我们非常遗憾,这些科学家提出的批评都没有任何科学实质(内容)。尽管他们一再将我们的科学标记为不好或“劣质”,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挑战我们报告中的任何细节。
5.1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Nancy Connell博士和Gigi Gronvall博士

       虽然Connell和Gronvall两位博士与他们的两位同事合作,对我们的第一份论文发表了一份自称是同行评议的报告,但其评议的科学价值极少。在他们的报告里,他们进行了类似的虚假宣传活动:一再歪曲我们的原始陈述和/或将我们的描述从上下文中移出,从而通过虚假地将我们的分析或观点标记为错误,为其原本站不住脚的批评制造空间。
       从他们的评论意见来看,Connell,Gronvall及其同事在生物学研究的所有相关领域(病毒学,分子生物学,进化生物学,结构生物学和生物化学)的水平都很差,无法作为我们报告的审稿人。如我们第二份报告第28页所述,针对它们“审查”,我们正准备点对点的进行答复,并将很快发表。 我们希望我们的回应和他们所经历的,可以帮助他们了解到不合格的同行评议对科学界(或许还有评审人本身)的伤害大于帮助。
5.2 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的Angela Rasmussen博士
      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Dr. Angela Rasmussen)曾多次接受采访,反复攻击闫博士报告和闫博士本人。然而,拉斯穆森博士的所有批评都是非事实,几乎没有一个涉及我们报告中的科学。她(在她在《每日野兽》和《国家地理》的采访中,但在CNN这里没有提出)唯一能够提出的类似科学的问题是在弗林酶切位点上。她说 “作者声称SARS-CoV-2的裂解部位是’独特的’,在自然界其他地方看不到”。然而,我们的实际描述是 “在β冠状病毒的B系中,除了SARS-CoV-2外,没有任何病毒在S1/S2交界处含有弗林酶切位点”(我们第一篇报告的第12页)。她不仅在这里歪曲了我们的说法,而且还忽略了我们的另一个说法,即 “在这个位置的弗林酶切位点已经在其他组冠状病毒中被观察到”。拉斯穆森博士要么不理解我们报告中描述的科学细节,要么故意歪曲我们的声明,为她的批评制造空间。

       显然,拉斯穆森博士没有资格对我们的报告进行科学的评判,因为她要么是缺乏必要的知识来正确理解我们的报告,要么是无法以公正的方式来面对这个问题。
       那么,拉斯穆森博士的热情从何而来,让她到处抨击闫博士报告和闫博士呢?看了一下拉斯姆森博士的学术身份就会发现,她是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的副研究科学家。这个中心的主任是伊恩·利普金博士。利普金博士是《自然医学》中一篇颇具影响力的文章 “SARS-CoV-2的近端起源 “的合著者,该文章的误导性已在闫博士报道和其他报道中被揭露。

5.png

图5. 2020年2月2日,钟南山博士和利普金博士

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sp/sp/shipin/cns/2020/03-09/news9119257.shtml

      重要的是,我们在闫博士的报道中,也指出了利普金博士与中共政府的密切关系。利普金博士在2003年SARS疫情期间开始与中共政府合作。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大力与中共的实验室合作,其中包括钟南山博士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这次疫情初期,利普金博士应邀访问了中国。疫情的调查和处理建议,这也是中共政府唯一一次邀请西方病毒学家进行调查(图5)。利普金博士与中共政府的密切关系还体现在中共政府给予他的最权威的奖项上(图6)。
  2016年1月8日,利普金博士被授予 “中国国际科技合作奖“,以表彰他在2003年帮助中共政府控制SARS疫情中的贡献。按照利普金博士自己的说法,这个奖项是 “外国科学家所能获得的最高奖项”。2020年1月3日,也就是目前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利普金博士应邀访问中国驻纽约领事馆,参加中共政府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在这次会议上,利普金博士被授予奖章,这是对他在2003年非典期间做出的重大贡献的再次表彰。
6.png 6-2.png

图6. 中共政府在2016年(左上)和2020年(右上)分别给利普金博士颁发了最高奖项,利普金博士当时曾称赞中国对疫情的管理(下)。
      西方专家与中共政府之间如此高层次的接触并不常见,但也并非没有先例。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政府对外国专家的贿赂也是频频发生的,中共政府会提供金钱、名誉和其他各种利益,以换取该外国人士的专业知识和/或影响力。
  作为一名非独立的学术研究人员,拉斯姆森博士(Rasmussen)显然是在利普金博士的监督领导下工作。此外,拉斯姆森博士和利普金博士共享一笔研究经费(图7)。拉斯姆森博士在事业上对利普金博士的依赖是显而易见的。因此,非常有理由相信,拉斯姆森博士频繁出现在各种采访中,以及她对闫博士和我们的报告的疯狂攻击是受到利普金博士的影响。

8 (2).png
图7:利普金博士和拉斯姆森博士拥有共同的研究基金链接。

      利普金博士在这里使用的策略并不高明。作为世界冠状病毒专家,利普金博士在道义上有义务公开详细说明他对闫博士报告的真实看法。我们邀请利普金博士与闫丽梦博士就SARS-CoV-2的起源进行现场辩论。

5.3 密歇根大学生命科学研究所的安娜·梅普(Anna Mapp)博士和阿曼达·佩弗(AmandaPeiffer)女士

      正如美国CNN报道的那样,梅普博士和她的学生佩弗女士指出我们的五处引文的格式有 “问题”,并指责我们从博客上抄袭内容,正如我们在上面的章节中所解释的那样,这两处都是直截了当的虚假信息。我们感到非常遗憾的是,在参与讨论世界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时,梅普博士和佩弗女士表现出了作为科学家的极差素质。他们无法进行简单的事实核查,缺乏逻辑思维,喋喋不休地提出毫无科学依据的批评(“粗劣”),这一切都表明,梅普博士实验室的科学训练的某些方面的确令人严重关切。

5.4 乔治敦大学的丹尼尔·露西(Daniel Lucey) 博士

      在CNN的文章中,露西博士的观点似乎不那么偏颇。他理解三位合著者使用假名的必要性,我们对此表示赞赏。露西博士确实曾在9月份与闫博士会面。在那次会面中,露西博士被闫博士的报告内容所折服,这些内容属于他的专业领域。然而,正如露西博士自己所承认的,他不是分子病毒学家,因此无法理解或担保我们报告的其他部分。露西博士也无法理解政府设计的病毒是如何向本国民众释放的。他的这种看法是可以理解的。中共政府和中国人民是两回事,很多人,包括一些中国人都分不清。中国人民的牺牲,并没有真正让中共独裁者感到沮丧。相反,它常常被党的领导人用来推进自己的政治和个人议程。生活在民主制度下的人们往往太善良了,不会相信独裁者和/或极权政府的阴谋(图8)。

8 (1).png

图8.一个微博用户的帖子,说明了正常人和独裁者之间的认知差距。

6. 向中共的科学家和冠状病毒研究界发出呼吁

      CNN及其邀请的科学家虽然没有提出科学的反驳意见,但却把这个问题严重政治化。他们的做法混淆了问题,使世界远离了COVID-19大流行的真正原因。
      沿着这个思路,CNN还声称闫博士没有回应他们的采访要求。然而,事实是,闫博士确实回应了CNN的要求。在回应中,闫博士坚持只做现场采访,而CNN拒绝了她的要求(图9)。闫博士担心CNN会在播出前对她的采访进行剪辑。CNN的编辑会往哪个方向发展,现在已经再清楚不过了。

10 (2).png

图9. 闫博士于2020年10月22日发布的推特,澄清她只接受CNN现场采访的要求未被满足。

      我们真诚地希望大家能以公正的态度来分析闫博士报告中的科学问题。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不是一个政治问题。它关乎全球健康和人类(兴亡)。是科学证据和逻辑思维(推断),而不是政治,使我们发现中共(独裁)政府在这场全球瘟疫大流行中所扮演的(邪恶)角色。我们的结论可能看起来是政治性的,只是因为科学证据证明了这一点(虽然我们自己并不认为超限生物武器或超限生物战是政治问题)。

  就像治疗癌症一样,最重要的是正确的诊断,然后进行肿瘤定位和手术切除。如果没有这些,癌症复发就很难避免。
  与这一论点相一致,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共政府在这里似乎与我们的观点一致,他们一再表示SARS-CoV-2的起源是一个科学问题,只能由科学家来回答。不过与这种精神不一致的是,中共方面没有任何科学家对我们的科学报告作出回应,包括许多著名的病毒学家:马利克裴伟士、曹务春、杨瑞馥、石正丽、李放等博士。

10 (1).png

图10. 关于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 《自然医学》的一些通信作者继续宣传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A: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于2020年10月16日发出的推特。B:爱德华·霍姆斯博士于2020年10月21日 发布的推特,引用了CNN的文章。C:《自然科学》的通信作者名单。利普金博士也是共同作者。D: 爱德华·霍姆斯博士学术简历中的职业履历部分

      一些西方冠状病毒专家对SARS-CoV-2的自然起源理论表示赞同。 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博士一直非常积极地在推特上推广这一理论,尽管他在我们第二份报告发表后保持沉默了八天(图10A)。

      爱德华·霍姆斯博士,澳大利亚ARC获奖者,悉尼大学教授,是自然起源理论的另一位热情支持者(图10B)。这两位科学家与利普金博士是具有影响力的《自然医学》通讯的合著者(图10C)。 尽管他们在合著中的科学论点起初很薄弱,但他们目前的论点在科学上甚至变得更弱,弱到几乎没有。像利普金博士一样,霍姆斯博士也与中共实验室密切合作。他与张勇正博士合作出版了SARS-CoV-2的第一个基因组序列。 他还是两个出版物的合著者,在这两个出版物中,CCP控制下的实验室报告了伪造的冠状病毒(穿山甲冠状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状病毒)。毫不奇怪,霍姆斯博士在中国担任客座教授职位,一个在复旦大学,另一个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图10D)。 他还是利普金博士指导下的哥伦比亚大学感染与免疫中心的成员。

除了这些人以外,其他冠状病毒研究界在很大程度上保持沉默。

尽管冠状病毒领域之外的一些科学家,自告奋勇的提出了低质量的同行评议,但是任何冠状病毒专家都没有对闫博士的报告发表过这样的评论或任何其他形式的官方回应。

      然而,这是冠状病毒生物学领域的历史性时刻。 伪造的SARS-CoV-2样冠状病毒(RaTG13,RmYN02,一系列穿山甲冠状病毒)已经通过你们的同行评议并在顶级科学期刊上发表。满是疑点的冠状病毒正在引起全球健康危机,只有您完全可以理解其起源。世界在等待,在此问题上,任何迟疑拖延或分享您不诚实的专家意见的终将受到历史的严判。 现在,到了您应该对此问题进行详尽分析,并就此发表正式声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