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楼主: 天理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复制链接]

132

主题

1380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894
 楼主| 发表于 2014-7-18 09: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高智晟律师刑满能否真自由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07,12)
*高智晟缓刑实刑共八年将满,家人要求届时去接,监狱称要与北京沟通*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06年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至今五年缓刑、三年实刑,共八年将满。
         7月3日,现在美国的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告诉我,高智晟在陕北的家乡亲人打通了新疆沙雅监狱的电话,得到一些消息。
耿和说:“我昨天晚上给大哥打通了电话。大哥说,他前两天给沙雅监狱终于打通了电话,意思说‘我们要看高智晟,你们什么时候让我们看?’监狱方说‘你们不要来看了,高智晟是8月7号就刑满释放了’。
大哥说‘那我们也要去接他哪’。监狱方说我们需要跟北京沟通,看看怎么办,你们先在家等通知’。就是这样情况。”

*耿和:高智晟出狱后去向他本人有权决定,如果警方跟北京再左右他,绝对不可以*
主持人:“你听到这个情况,心里怎么想?”
耿和:“我当然也非常高兴,起码我们得到的准确时间是8月7日,在这之前我们连哪一天是高智晟要回家的日子都不知道。
但是我非常纳闷,高智晟缓刑五年、实刑三年,共八年都坐完了,8月7日是高智晟真正的要自由要回家了,高智晟第一步想到哪里呢?我想高智晟和家里人有这个发言权来决定,不是由警察或监狱再来跟北京沟通,再去左右高智晟,我觉得这绝对不可以。”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0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蔡卓华案、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的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他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一直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去年1月12日,家人获准第二次探视。至今又有一年半,家人没有获准探视。

*耿和:近日家人已受到压力,大哥说“家里压力大得不行,我们也要活呀”*
       美东时间7月8日下午,耿和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谈她的心情和高智晟家乡亲人受到来自中共当局的压力.
耿和:“当然我就希望……家人也是愿意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家人也为高智晟准备好里里外外的衣服,安排好一切。我想高智晟这个时候也愿意第一时间见到家里亲人。但是最近这两天家人已经感觉到压力,像昨天,7月7日,我想跟他弟弟再核实一下有没有新的进展,他弟就不接我的电话。
我给大哥也打通了,他就说‘哎呀,家里压力大得不行,我们也要活呀。像润慧(高智晟乳名)那么坚强,还是进去,还是迫害。那我们这农民,一点儿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我们更没办法’。让我能理解他们的这个处境。”

*高智义:当局就说“等通知”。你们什么也不要问,我实在没办法说*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请问他前几天给沙雅监狱打通电话的情况。
高智义:“我打电话问了一下。”

主持人:“您打电话的时候离现在有一个礼拜了吗?”
高智义:“一个礼拜多一点。”

主持人:“他们怎么说的呢?”
高智义:“就是说,等通知,他们通知我们,就这么个话。你们什么也不要问。到时候我再问他们。”

主持人:“到什么时候您准备问他们?”
高智义:“再过半个月以后再说吧。我知道你们多少年一直在为这个事情担心操心,哎呀!我实在没办法说。”

以上是北京时间7月8日晚上与高智义先生的一段谈话。

*耿和:家人本应高高兴兴安排去接高智晟,但家人现在反应都极不正常*
耿和说:“我估计是最近几天我把这个消息搁到推特上,他肯定是受到当局的压力。要不然他弟弟从来不会不接我电话的。
今年2月份左右我给他姐姐打电话,当地公安局就找他姐姐,说‘你要再接耿和的电话,你两个女儿就面临要丢失工作’。他姐姐就换了新的电话号码,我不知道。因为我再也没给他大姐打电话。后来我给他弟弟打电话时他弟弟说‘姐姐换了电话号码’,把这个经过跟我讲了,说‘你别生姐姐的气’。
肯定他们受到了压力。要不然家里人怎么反馈出来这种截然不同的状态?我觉得家里人现在态度应该是高高兴兴的安排高智晟想吃点啥、想喝点啥,第一时间去见到他,给他带点什么,给他安排……起码是这种心情啊。
         搞得家人现在反应都极不正常。”

*耿和:如果因当局压力大哥去不了,我想让我父亲替我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想?”
耿和:“我还是希望家里人第一时间看到高智晟,不管当局通知不通知。你们跟我们讲了8月7日高智晟要自由,这一天我们家里人有权去接高智晟,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家人如果有压力,大哥去不了,我也要想办法让我爸爸去,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因为我没办法回去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我愿意让我家里人替我去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估计我父亲愿意,就害怕当局公安局不让他去。”

*耿和:孩子们与“魔术球”对话及其它——盼望父亲回家的心情*
主持人:“现在孩子们对父亲要出狱这个消息反应是怎么样的?”
耿和:“女儿非常高兴。上星期五‘美国独立日’的时候,女儿就说‘妈妈,咱们给爸爸买点什么衣服吧。然后我们就给高智晟买了几件衣服,给他买了些维生素、营养药之类的,准备过段时间有朋友回去给捎回去。

我家儿子特别兴奋。他上了个(课余的)学校,上课有积分,我家儿子好不容易攒了三百多个积分,他买了个‘魔术球8’。他说‘这个魔术球,你想知道什么只要跟它一说,它就能给你回答,它有百分之八的正确率,所以它叫魔术球8’。
我说‘那你有什么想要问的?’
他就拿起球来摇,说‘魔术球,魔术球,我有一个问题,我爸爸是不是8月7日就要回家?’然后那个魔术球用英语给他回答‘那有什么不可以呢?’是那种反问的回答,意思就是,那是肯定的。所以他非常高兴。

我们儿子当天晚上又跟他姐姐讲这个‘魔术球’,说‘姐姐你有啥问题要问‘魔术球’?咱们再试试‘魔术球’说得对不对’。
我正在做饭,我听到他姐姐的问题也是这样的,也是问‘爸爸是不是8月7日回家?’。魔术球说‘那肯定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我儿子放学我接他,儿子说‘妈妈,你知道姐姐的iPad下载了一个软件,软件每天都提醒我们,还有几天爸爸就该回家了。咱们iPad上是不是也需要下载?’我说‘行,那你下载吧,妈妈不会捣鼓’。
我就觉得,这两天从孩子的言谈举止中一直在侍弄着这件事。”

*耿和:儿子经常说“妈妈,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说话的那种声音、那种感觉了”*
耿和:“我没有敢跟我家儿子说‘你爸爸8月7日百分之百就要回家’,因为我担心万一有了什么我们不可抗拒的力量时,中共又想去作什么手脚时,孩子太受伤。
我只是暗示‘起码你们能跟爸爸通上话,生日的时候也许会收到你爸爸的礼物’,我就这么暗示。起码高智晟出来了能跟孩子通通话,或者能在视频上跟孩子讲讲话,应该让孩子能想起他父亲的声音,他的形象。不然孩子已经彻底忘了。
儿子就说过‘妈妈,我真想不起我爸爸说话的那种声音、那种感觉了,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天昱经常说这句话。”

主持人:“天昱和爸爸离开时实足是几岁?”
耿和:“5岁。

*耿和:如果当局彻底不让家人去接,希望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耿和:“我还想说,如果再往后发展,家人受到压力越来越大、彻底不让家人去接高智晟,我也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家人万一到那时压力大得不行了……如果我要在(国内),我冲破所有阻拦,都要第一时间见到高智晟(哽咽)。我真是觉得他自由的这一天,我真是要用那种非常喜悦的心情去迎接他回家,那种心情就是……甚至给他开个派对那种感觉。但是,我回不去,孩子哪能离得开?跟孩子到了这儿,怎么能把孩子放下?”

*耿和:格格当年因当局不让上学割腕自伤,孩子跟高智晟之间我无法权衡*
耿和:“我们家庭是非常幸福美满的,我们不愿意离开高智晟,任何时候不愿意离开他。
就是那时候(当局)没让格格去上学,格格在家里情绪低落。
有一次我就劝她‘格格你没事就到外面转一转’,格格说‘我转啥?转啥?现在就是上学的时间,我出去一转,人家问我,我怎么回答?’
有天晚上他父亲穿过她的房间取东西,格格拿了个像修眉毛的那种小刀,划她的胳膊,血都流出来了。格格眼睛直直地看着血,面无表情。
高智晟就给我讲了这件事。我们心里非常痛,什么样的痛都比不了不让孩子上学的痛。   
就因为这样子……我就想,为了孩子能上学,我一定要想办法。每个作父母的都会这么做的。

    你说高智晟受了这么大的苦和难,我觉得我唯一的支持就是永远跟他在一起,每天伴随他在一起。我就是没办法权衡孩子跟高智晟的问题,所以带着孩子过来了。我就没办法再去近距离的和高智晟在一起。
在2011年底的时候,中共对外媒体说‘高智晟的缓刑已经结束,未来三年要把高智晟收监三年’。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马就想。如果我没有孩子,我愿意在他监狱的那个小城镇里租个房子,每天去(要求)看他,一直等到他出狱,亲自把他接回家。”

*耿和:希望关注高智晟回家,感谢八年来朋友们对苦难中高智晟的关注*   
耿和:“8月7日马上就要到了,为了孩子我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接到高智晟。但是这两天大哥、弟弟、家人也受到很多压力不被允许去接高智晟、见高智晟,我心里非常难受。
我希望有可能……愿见高智晟或离新疆近些的朋友……愿意去接高智晟呢,希望他们8月7日那天到监狱欢迎高智晟回家。如果不可能,也希望那天能在网上或者推特上表达对高智晟的关注关切,欢迎他回家,我觉得能让高智晟心里感觉最起码还有点温暖吧。
我希望高智晟回家这种喜悦的消息我们也和大家分享,让我们拥抱着高智晟回家。

非常感谢在高智晟过去八年的苦难中,有这么多朋友关注着高智晟!感谢这些朋友对高智晟八年来的关注!”

*傅希秋:高律师蒙冤被判刑,期满如当局继续限制他的自由,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一直关注着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正在出差途中。
7月11日他就近日高智晟家人从沙雅监狱得到的消息,以及家人的处境和要求,接受采访,发表谈话。
傅希秋:“耿和女士给我打电话,把她大哥听到的这个消息和她的担忧跟我有交流意见。我觉得高律师经过五年缓刑、三年实刑,现在应该是完全期满了,按照中国自己法律,他也应该获得自由。
但是根据当局对高律师家人所透露的这种种迹象,看起来北京当局还可能会有一些别的动作,试图限制甚至还会有可能性使高律师失去更多时间的自由。这点是完全不能够接受的。

无论从法理上,还是高律师本身从前所给予他的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判决,本身就是个冤案。强迫他失踪、坐监,这么长时间在新疆沙雅监狱里他所受的待遇,里边的情况外界也无从可知。跟他的家人、跟他的太太、跟他多年未见的孩子们能够有一个家庭的团聚,我想这是个起码的请求。作为丈夫、作为爸爸的高律师本人也肯定期待有这一天的到来。”

*傅希秋:准备各种可能性,为高律师的自由和家庭团聚权利的实现而努力 *
傅希秋:“所以,我觉得如果当局再采取一些阴暗的做法,限制高律师的自由,限制他家庭的团聚,肯定会有比从前更大的反响。
我们对华援助协会已经在准备各种的可能性,为高律师的自由和他家庭团聚的权利与机会,我们也在努力。现在从外交层面、从媒体层面,从与其它非政府组织的联系层面,已经都开始展开。”

*傅希秋:高智晟狱中三年当局多处违反法律和人道,家人有权接他出狱自定去向*
傅希秋:“基于高律师在过去三年监狱期间,只被当局允许跟家人短短会见两次,并且每次都有监视者在场。甚至高律师申诉的律师黎雄兵、李苏滨律师去了之后,都被禁止会见。当局这些做法本身已经违反法律,违反基本的人道,也违反中国监狱相关管理规定。

如果到他五年缓刑、三年实刑已完全期满,获释后连自己的家人都被禁止去迎接一下,这种最基本的人伦要求和请求都不能得到满足,我想这是不可以接受的。
耿和女士这种讲法,作为一个妻子、一个妈妈能够在自己的丈夫过去经历这么多磨难,无论是酷刑,任意拘禁、任意失踪,到家人受到这么多年的折磨……现在这个最基本的人伦亲情、这小小的请求,完全应该得到满足。
家人去迎接一下,同时高律师在监狱身体有什么状况,家人能够想办法照顾,我觉得这是最基本的人伦请求。
这也是中国公民基本的权利。即使是所谓的‘刑满释放’,我觉得他自己选择去住哪里,在家乡,还是回北京,还是住在新疆,起码高律师本人和他家人商讨决定。只要是出于他自己自由的状况下所作的决定,我们大家都应该尊重。
如果像过去一样被强迫性让他在某个地方,只能更令人怀疑当局现在的这种所谓释放是不是又是新的变相囚禁措施,只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
所以,我觉得耿和这个请求非常合情合理。

国际社会确实应该关注,并且肯定会关注高律师出来之后他做什么样的决定,必须是在他完全自由的状况下所做的决定,无论是监狱还是中国其它部门,都没有权力为他做出这个决定。”

*傅希秋:中国法制状况阴暗性大倒退,如继续限制高智晟自由必激起全世界公愤*
傅希秋:“基于过去这几个月以来,中国整个法制状况的阴暗性的大倒退,我们也对高律师的处境感到非常非常担忧。我相信全球千千万万的人都在期盼他的自由,同时也会继续关注他。

到8月份如果当局还是准备继续采取强迫他失踪或限制他自由的做法,必然会激起全世界的公愤。
最近包括一些英国很大的非政府组织,以及一些国际媒体,主动开始跟我联络这个事情,他们也都非常关心高律师八月份即将被释放的消息。我也把高律师的家人所收到的沙雅监狱提出来的‘要听北京的’并且禁止家人前去迎接高律师回家这些事实,也都做了些通报。

世界各地关心高律师的人士非常非常多。我在美国今年到现在已经去了十几个地区的大大小小的会议,每一次我讲的时候,美国很多听众都会问‘Brother Gao高弟兄怎么样了?’‘高律师怎么样了?’都在期盼着高律师获得自由。”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1380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894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21: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坐满3年刑期今天出狱

作者: 小山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经历了3年监禁刑满之后,于今天被释放,高智晟家人向法新社证实了高智晟出狱的消息。高智晟因为为家庭教会成员,受害矿工,网络持不同政见者以及法轮功成员辩护而遭到逮捕。人们还不知道高智晟出狱后是否能够享有完全自由或处于被监视居住之中。

     根据法新社刚刚发自北京的消息说,高智晟家人正式高智晟已经出狱,但高智晟还没有回到家中。高智晟的家在陕西,但居住在乌鲁木齐的岳父家中。高智晟也是在新疆被监禁3年。

     高智晟因为为家庭教会成员,受害矿工,网络持不同政见者以及法轮功成员辩护而遭到逮捕。高智晟是在2009年再次被捕。2010年在短暂获释后很快再次遭逮捕。在此之前,高智晟于2006年因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被判刑3年但缓期执行。

     中国各地维权律师以及持不同政见者呼吁中国当局释放高智晟。国际社会均对中国当局逮捕高智晟提出批评,并呼吁释放高智晟。

     据中国知名维权人士胡佳透露,高智晟将在乌鲁木齐做一段时间的逗留,以治疗牙疼以及其他身体疾病。胡佳指控监禁高智晟的监狱条件恶劣。

     法新社说,人们还不知道高智晟出狱后是否能够享有完全自由或处于被监视居住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1380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894
 楼主| 发表于 2014-8-23 16:3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部分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责任单位和个人名单

1. 第一阶段,对高智晟律师实施迫害的主要执行单位:2004底至2005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2. 第二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等。3. 第三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11年12月至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师在新疆沙雅监狱时受到的迫害(详情稍后发表)。

2014年8月7日,被中共当局判3缓5的整整失去8年自由的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国内外高度关注下离开了新疆沙雅监狱。一方面,没有迹象表明高智晟律师离开监狱后恢复了自由,到期释放也不表示中国的人权和法治恶化的状态有所改变;另一方面,尽管当时主导迫害的周永康等已被中共当局立案审查,但迫害法轮功仍在继续,而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凶犯并未完全曝光,他们迫害人权破坏法制的罪行也没有得到清算。本报告收集了部分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责任单位和个人予以公布,并希望知情者揭露更多的相关个人和单位,最终将之绳之以法。

高智晟律师,出生于1966年4月20日,陕西省榆林市佳县人,1996年开始律师执业,长期替弱势群体维权打官司,控告地方政府的侵权行为。2004年12月,高律师不顾中共当局的禁令,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之后4次上书中共最高当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高律师与家人因此受到中共当局的骚扰与非法抓捕、判刑、关押。

一、高智晟律师和家人被迫害的情况概述

1.第一阶段,对高智晟律师实施迫害的主要执行单位:2004底至2005底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和判刑的同时,为掩盖迫害政策的非法性,禁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2004年12月,高智晟律师为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进行辩护。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师给时任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写公开信,呼吁中共当局改变司法现状,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2005年10月18日、11月22日、12月12日,高律师3次向胡锦涛、温家宝发公开信,要求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发出给胡锦涛、温家宝的第一封公开信后的第2天,高智晟律师家收到恐吓电话,第3天起,高智晟及家人被便衣24小时监视跟踪。

2005年11月4日,高智晟律师事务所被非法停业1年。

2.第二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06年至2011年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等。

2006年8月15日,在高智晟全家被中共便衣警察跟踪骚扰300多天后,高智晟在山东省东营市的姐姐家,被非法闯进的便衣绑架。同时,家人被监视、跟踪、殴打。

2006年9月21日,高律师被拘捕。2006年12月12日,在没有通知其家人、未通知其辩护律师的情况下,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开庭。2006年12月22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律师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缓刑期间,高智晟律师屡次被软禁、监控,并绑架。

2007年9月21日,高律师被戴上黑头套,劫持到一处黑监狱。在黑监狱中,受到多种酷刑折磨和性虐待。2009年2月初,高智晟撰文《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详细描述他在黑监狱所受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在海外发表后震惊国际社会。

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高智晟全家被逐出北京,致使高智晟女儿被迫失学。

2009年1月,高智晟的妻子带着孩子们摆脱便衣监视,辗转逃离中国,抵达美国。2009年2月,高智晟在陕北老家又被警方带走,此后中共当局拒绝透露高智晟的去向。直到2010年3月28日,失踪1年多的高智晟突然出现,期间接受了几家西方媒体的采访。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不顾当局的封口令,透露自己在失踪14个月期间遭公安人员反复施以酷刑。2010年4月20日,高智晟再次被失踪。

直至2011年12月16日,中共新华社报导撤销高智晟的缓刑,高智晟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刑3年。

3.第三阶段,对高智晟律师执行迫害的主要单位:2011年12月至2014年8月,高智晟律师在新疆沙雅监狱时受到的迫害(详情稍后发表)。

二、涉嫌犯罪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追查国际公布参与迫害高智晟律师的部分责任单位和个人。

中共中央政法委
罗干:书记(1998-2007)
周永康:书记(2007-2012)、副书记(2002-2007)
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
陈智敏:局长

北京市政法委
强卫:书记(2004.4-2007.3)
王安顺:书记(2007.3-2012.7)
吉林:副书记(2004.4-2007.5)

北京市公安局:
马振川:局长(2001.09-2010.02)
汤国威(-2006.06)、张明(2006.6-2011.04)、王益春(2011.04-现在):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包括高智晟律师被国保警察骚扰、威胁、迫害、拷打到最后被取消缓刑执行3年刑期期间的三任总队长)
孙荻: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九处处长(长期负责监视、骚扰、殴打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
项明:检察院检察长(2006年3月-2012年8月15日任职,现已退休)
张荣革: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一分院公诉一处副处长,高智晟案公诉人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池强:法院院长党组书记、院长(2003年-2008年2月任职)
王明达:法院院长党组书记、院长(2008年2月-2013年10月任职)
郑卫阳:审判长
贾连春:原主审法官
王贺:法官
柏军:撤销缓刑时任审判长

北京市司法局:
吴玉华:北京市司法局局长(2003.02-2010.03)
董春江: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处长(2003-2006.11)
柴磊:北京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处长(直接出面处理高智晟律师事务所的当事人)

戴杉: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局长、崇文区“610”负责人(2004年前后)
肖思宁:北京市崇文区司法局律管科科长

北京市律师协会
李大进:会长、王立华:副会长
新疆沙雅监狱(相关涉案责任人待查)

追查国际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恢复高智晟律师人身自由,赔偿一切损失,不得以任何形式再对高律师进行非法拘禁和骚扰。

我们也呼吁中国大陆各界正义人士和良知尚存的司法人员,继续收集迫害高律师和家人的嫌犯的证据,送交追查国际,为即将开始的正义审判提供证据。

我们的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根据这一原则,所有在组织、单位、系统名义下所犯的罪行最终将落实到个人承担。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将被彻底追查,并被绳之以法。

在此,我们告诫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成立于2003年1月20日,旨在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电话:347-448-5790; 传真:347-402-1444;
邮址:P.O. Box84,New York, NY,10116 USA
举报信箱: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3387
网址:http://www.upholdjustice.org/,http://www.zhuichaguoji.or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1380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894
 楼主| 发表于 2014-9-11 01:3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高智晟

作者:耿和

     女士们,先生们,早晨好!我的先生高智晟是一名中国律师。他始终为弱势群体维护权益,尽其所能地为穷人免费服务。高智晟不畏强权,依靠律师职业的方便之处向大众传播公义和 人权的理念。他以自己娴熟的法律知识和雄辩的口才为受害人讨回公道,因此而赢得很高的声望和民意.

     过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却不得不一次次在媒体前回忆和讲述他的遭遇。 对我先生的日夜忧心,已经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来美国五年多了,那种绝望无助的感觉仍时时涌上心头。我担心高智晟遭极端酷刑、甚至虐待致傻致残,更担心国际社会关注不够……

     但是,这些担心都变成可怕的事实。8月7号高智晟终于回到家,但这个家却变成了另外一个监狱。现在每天上、下午来两批公安“拜访”他,每次两、 三个小时都不走,家人都无法正常去工作。高智晟甚至对警察说:“你们天天拜访我成为你们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无法休息,你们还是把我送回监狱吧。

     现在我可以打通他的电话,他在学说话,声音断断续续,有些需家人帮助解释,还有杂音。我费劲周折了解到他过去和现在的情况,包括他进沙雅监狱前那失踪的20个月的情况,我觉得我别无 选择,只有把他的情况告知给各国政府、议会、媒体和关心高智晟的人,以请求你们的帮助。

     刚回到家的高智晟是这样的,他身高5 英尺10寸,他原本体重约175磅,但现体重只有137磅,走路深一脚、浅一脚,整个身体东摇西摆像是小儿麻痹病人;皮肤白的像鬼一样 没有一点血色;说话正口齿不清,反应迟钝.按儿子说法,爸爸应该向他学中文.他原本共有28颗牙(都是好牙)

     其中下牙12颗,上牙16颗。现下门牙6颗非常松 动,手可拔掉。上右侧最后两颗牙掉在监中,相邻一颗极度松动;左上侧5颗极度松动,手可拔掉。每当他躺下时,这12颗牙也躺在舌头上,一摇头牙齿也摇得叮当响。这些牙神经都暴露出来,牙疼天天手捂腮帮子,只能吃婴儿食物。

     在过去5年里,他一人关在黑暗封闭的房子里,每天一个馒头一碗菜(水煮白菜),吃馒头需用手掰碎送到嘴里。房子大小只有70平方尺,四周没有窗 户,没有任何通风及阳光,走两步脸就碰到墙,没有任何户外放风。

     现在高智晟严重缺乏营养,血糖低,胆上有小囊肿等,健康状况十分令人忧虑。特别是独处黑屋达五年之久,已经部分丧失了语言能力,我妹妹说:他身体需要2-3年的中药调理,语言能力也许1年才能恢复。

     尽管如此,他仍然对我们说:“我在里面的5年,家人为我的担惊受怕不次于我在里面,所以很内疚。”他说他很想陪陪家人,身体需要恢复,非常愿意 到美国来看牙医。但他同时说,在监狱时,警察曾对他说“想到美国是做梦,尤其美国政府让你去!”

     请让我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被关进沙雅监狱前的所谓“缓刑期间”,2006年12月22号----2011年12月22号,那五年,高智晟有6次以上的强制失踪,其中最长一次失踪达二十个月。现在我才 知道,这二十个月中,他是被关押在某军队地下室。

     他描述2007年7月遭受酷刑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让人读来触目惊心、肝胆俱裂,但失踪20个月期间所遭受的酷刑又超过2007年7月的那12冬天时,屋子里没有暖气,他却只能穿着夏季衣服,心里数着数字从白天熬到晚 上,日复一日。从没有恐惧过冬天的他,现在很惧怕冷。

     这是一个国家对一个个人的迫害,我个人根本无能为力,因此我只能继续请求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更需要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能发出正义的声音, 这样才能对我的丈夫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耿和女士9月8日记者发布会讲稿全文。多谢耿和女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1380

帖子

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8894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7 00: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智晟举菜刀逼退公安软禁

中国知名律师高智晟刑满出狱两个半多月,继续受到公安严密软禁。其妻子耿和透露,丈夫不堪精神折磨,不久前举菜刀吓退公安。高智晟的哥哥周五告诉本台,弟弟最近拔了牙齿,至于高智晟身在何处,也“不能说”。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今年8月7日从新疆沙雅监狱刑满出狱后,一直被软禁在乌鲁木齐,无法与外界接触。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星期五在社交网站推特留言称,前段时间,一批警察到家里,闹得全家不得安宁。高智晟举起菜刀抗议,称谁再敢踏入门就砍死谁,目前警察在家门外把守。耿和还写道,警察不让高智晟回北京家,也不让他去西安看牙,把他圈在小地方,连拔个牙都差点出人命。

高智晟在陕北老家的哥哥高智义星期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被问及高智晟是否已经回到陕北老家,他说:“你不要问这么多,反正他的事情很复杂,我没有办法跟你说”。
记者:您说“是”或“不是”就行了。
回答:不行啊,你不要问那么多,就那边多(事),他(高智晟)现在。。。。。怎跟你说,没法说,就那么回事,只知道他在监狱外面,有事说话,不是你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记者:他的健康情况可以讲吗?
回答:健康一般,反正就是一般。
记者:是不是拔了几颗牙齿?
回答:牙齿拔了,反正是不正常,牙齿也不正常。
记者:是三周前掉了两个门牙?
回答:嗯。你不要问那么多。
记者:他的体重增加一点吗?
回答:我不知道。

高智义不敢在电话中披露弟弟身在何处。人在美国的耿和说,三周前,高智晟的门牙掉两颗,一周前到医院拔掉两颗大牙,因疼痛难忍,拔完牙后大出血不止,睡觉时枕头湿一片,高不愿给家人添麻烦隐瞒着,到第七天时他也担心情况继续恶化,半夜由侄子送他到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53

帖子

4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77
发表于 2015-5-22 09:3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法西斯暴政,惨无人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158

帖子

86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63
发表于 2015-9-23 17: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智晟无罪,还我高智晟!万民请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6-6-3 17: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人,38歲,誠心找壹可靠男士共同生活,幫助我壹起打理公司。要求獨身,心態陽光,夠自信,會照顧人,請聯系1-(885)214-7745或1-(303)927-3275.非誠勿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

帖子

10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8
发表于 2018-11-25 19: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闹巿XX,这网名是推特号,请关注!回信!

看你最后发帖是2014年,前听说你在里边,不会还没出耒?

我算老网友了,我们在多个论坛相互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1

主题

356

帖子

260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09
发表于 2018-11-27 17: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人,我不说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

帖子

10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8
发表于 2018-11-29 06: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需警惕思维和思想的“被殖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18

帖子

10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08
发表于 2018-12-1 14: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顶天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1 21:5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