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064|回复: 1

跟美女互粉

[复制链接]

14

主题

6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5-3-13 00:5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开通微博,就会去关注别人,别人也会关注自己,成为自己的粉丝。关注又叫着粉,博主之间互相关注,彼此成为对方的粉丝,叫着互粉。年轻漂亮的女博主往往在微博封面贴上自己的头像。这些貌美如花的头像看着养眼,招人喜欢。跟这些微博上的美女互粉互动,对了解各行各业,不同文化和身份地位的女性气质性格,尤其了解那些追求自由民主的美女独特思维方式、心态特征和行事风格,她们对民主宪政、社会公平的向往和不懈追求,以及身上不同程度存在的偏执狭隘、多疑好猜、暴躁易怒,缺乏对人的宽容和信任的缺陷,探索如何克服她们乃至中国民主派普遍存在的文革遗风和性格缺陷,以及推动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路径选择都具有重大意义。

开通微博之前,我以为那些年轻漂亮的美女多半戒备心很强,往往拒人于千里之外。上微博跟一些美女互粉之后,感觉不少美女知书达理,平易近人,热情奔放,对互粉的博友高度信任。比如有个互粉的美女参加网络征文比赛,她的征文写的很好,我投她的票,然后私信告知:得奖别忘请我吃糖。征文成绩公布,美女名列前茅。我私信她讨糖吃,她索要我的住址,准备千里迢迢寄糖给我。我连忙回复:这样不方便,不如以后有机会我从福州到北京时去找你,你请我吃一顿大餐,美女欣然答应,我满心欢喜。

其实我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下岗失业工人,已经一把年纪了,文化程度也不高,才高中毕业。正因为从相貌身高到身份特长没有任何一点突出或值得炫耀的地方,所以我没有在微博上贴上本人头像,也不作任何自我介绍。这个参加征文的美女与跟我互粉的几乎所有美女一样,从来没有见过我,对我个人的基本情况一无所知也不过问。她本人还是未婚待嫁的美女,就这样不假思索一口应允请我吃饭,一点都不提防我,不相信我会是欺骗女孩子的坏人,她对我的高度信任使我深受感动。

跟美女互粉,有的是自己先粉人家,对方回粉,有的是美女先粉,然后我回粉她们。考虑到有些开博的美女可能比较矜持,有时我还会私信向美女求粉。比如我省电视台有两位漂亮的女主播,平时很喜欢看她们主持的节目。开博后很快找到她们的微博私信求粉,这两个女主播很快回粉。有一次本地晚报举办有奖猜谜,但必须寄信对谜底。我一时找不到信封邮票,就把猜出的谜底私信告知其中一位美女主播,让她替我写信参加谜赛,她欣然照办。后来我的微博被删号重新开博,又私信她要求重新回粉,她二话不说立马又粉了我。

一次微博在线时,看到被称为“国师”的吴稼祥在微博上推荐一位女博主,该女是云南某县的宣传部长,其认证微博封面上的照片显得十分年轻漂亮。我立马粉了这位美女,还没等我私信求粉,对方就已经回粉。那时我微博上充斥维权抗争、倡导宪政民主的内容,她就不担心我是五毛称之为的“带路党”“美分党”之类人物?还有一次,无意中看到台北某美女议员实名认证微博,也是之前没有任何互动立即私信求粉。她有好几千粉丝,才关注百多人,而我那时被新浪第二次封号刚重新开博不久,粉丝少的可怜。本不指望她回粉,没想到她很快回粉。之后我通过私信向她提出一系列疑难问题,她一一给予满意的答复,感觉她把我当成台北选民了。至于我是否有可能是大陆五毛或对台统战人士,这样的问题恐怕她想都没想过。

跟我互粉的美女包括海内外女作家、女律师、女教师、女记者、公司部门女主管、女白领、高校女毕业生等。她们大多热情开朗、平易近人、没有疑神疑鬼,尊重信任互粉的博友,通常都能跟我建立比较稳定的互粉关系。她们在微博上发表或转发的帖子内容五花八门,除了涉及时事新闻或本职工作以外,还包括生活常识、家庭育儿、心灵鸡汤、成功励志、娱乐八卦、心理咨询,奇闻趣事等等。跟这些美女在微博上公开或私下交流互动,对认识人生和社会百态,消除无聊和疲乏,提神醒脑以及愉悦身心都大有好处。

除了以上这些最常见的美女博主以外,微博上还活跃一群基本上只对有关政治议题感兴趣的美女。她们经常转发针砭时弊、批判公权、维权抗拆、倡导宪政民主的帖子,跟社会政治批判无关的内容极少转发。而普通的美女博主虽然有时也会转发一些跟政治有关的帖子,但不一定成为微博的主要内容。对这些民主派美女来说,微博就是反抗极权专制的武器,上微博就是为了战斗。由于转发(以下不妨作为转帖、评论或发帖的统称)的内容比较敏感,这些美女的微博往往都经历多次封杀。民主派美女对社会公平、民主宪政的追求可歌可泣,令人肃然起敬。

相对上述普通的美女博主,民主派美女革命警惕性高,敌情观念比较强,她们更像松散的战斗队。民主派美女多半仅仅战斗在微博,只能算微博民主控或键盘党。但也有少数不仅属于键盘党,而且还不时参加民运或维权人士的聚会活动。我曾经向两三个奔波各地维权的美女博主求粉,她们都不搭理。这当然是她们的自由权利,我无条件尊重。后来听说民运或维权组织内部也不时闹矛盾,甚至搞揪“内鬼”那一套,他们自己人之间尚且互相提防,其中的美女成员又怎么会相信求粉的外人并回粉?一位影响力较大的(微博)美女民主控曾经发帖说:在眼下这段时间内粉她的人,她都会回粉。我在规定的时间内粉了她,尽管她关注的限额还没满,但却没有回粉。我想她出尔反尔除了缺乏诚信规则意识之外,大概还跟她警惕性较高,不轻易相信陌生人有关。

微博上的美女民主控比较激进,有时甚至表现出狂热的一面,身上戾气也会重一些,多少给人留下一种苦大仇深、愤世嫉俗的印象。她们战斗性、攻击性相对较强,这种攻击性当然是针对极权专制及其维护者或五毛,但有时也会延伸到跟她们不同观念的人或内部人士身上。跟她们互粉,一旦发现你的某些看法跟她不同,就可能悄悄取关(取消对你的关注)。微博线上交流,一言不合,可能立马取关,甚至反目成仇。我刚上微博时,跟这些美女民主控一样,也是表现得比较激进狂热,那时我对美女民主控情有独钟,而对普通美女博主不是很在意。经过一段时间对某些问题(如民主化的路径选择)有新的认识,人也变得相对冷静和理性。一些原先跟我互粉的美女民主控大概察觉到这种变化,就悄悄取关我,有的甚至刚跟我互粉没两天,就悄悄取关。

一个本来跟我互粉学画画的美女民主控,直率热情、嫉恶如仇,富有正义感,喜欢打抱不平,经常转发针砭时弊,维权抗拆的帖子。我曾经跟她私信多次,探讨各种社会现象,痛陈社会不公。一次她转发陈宝成维权抗拆的帖子,由于之前我已经看过网络媒体对陈抗拆的正反两方面详细报道,就跟帖说陈宝成的房子并没有被强拆,暗示陈扣人(被扣民工基本上是无辜的)抗拆太过火一些。没想到她一看评语气不打一处,批驳两句还没等我回应就取关我。还有一个美女民主控,也是曾经跟我在微博上多次交流互动。一次她转发大骂司马南的帖子。我也跟帖评论,大意是说对坏人也不要一味辱骂,对他们搞文革那种人格羞辱也是不妥的。其实我也很讨厌司马南,但对口口声声骂他夹头也不待见,鲁迅不是说过:辱骂和恐吓绝不是战斗。没想到她回复骂我左派,我刚想辩解,她已经取关并发帖叫我滚。

网络上的美女民主控实际上是中国民主派的缩影,她们身上存在的问题和性格缺陷在中国民主派中也广泛存在,甚至表现得更突出。比如美女民主控会根据三言两语断定五毛,类似做法在公知大V、海内外异议或民运人士、以及男女民主键盘党中很常见。一次山东某地发生跟征地有关的纵火案,某著名律师在第一时间发布火力全开,言辞激烈的微博。我跟帖评论,大意是说现在真相扑朔迷离,作为律师此刻过度煽情似乎不妥。我觉得律师遇事保持冷静很重要,如果博主不是律师,也许我不会发表这样的评论。托克维尔老早就指出:冷静理性、尽量避免冲动、以及高度尊重程序规则和基本事实是法律工作者(他称之为法学家)的职业精神。该律师批驳并转发我的评论,紧接着我遭到他的键盘党粉丝围攻,他们大骂我五毛,所用的语言之恶毒肮脏下流在骂我的话中前所未见。我一向不会骂人,只是回复:你们的嘴巴比茅坑还臭!当时没有注意到这些骂我的人是男还是女的,会骂那样的话估计多半是男的。

抓住别人两三句保守或左倾言论就能推断五毛,这实际上是文革遗风和思维方式的重要体现。在文革中,人们往往依据私下不经意的一两句话推断一个人的思想,然后以人的思想划线和定罪。按照思想观念的不同把人分成正确与错误,先进与倒退,进步与反动,好人与坏人,革命与反革命,具有“反动思想”成为最常见的滔天大罪。按思想把人分类、给人定罪是粗暴践踏个体人格的表现,区分人的好坏只能依据行为而不是思想。五毛拿钱发帖、误导舆论是一种邪恶行为而不是思想,推断五毛必须有一定的事实依据,不能仅仅根据网络上的只言片语。比如那次吴法天跟女记者(也是民主控)约架,现场有人用专业摄像机摄影,不止一个人临时自愿充当吴的保镖。事后有人据此推断吴法天是受有关部门保护的五毛,这样的推断就有一定说服力。现在五毛名声臭不可闻,就像文革时期五类分子一样,凭两三句网络言论推断五毛就是一种变相的以思想划线定罪。就算某些美女民主控具有女性特有的识别人的高度直觉能力,以几句极左言论断定五毛也容易出现纰漏,就算她们如此推断五毛百分之百准确(这不可能),也很容易形成和强化以言论和思想给人分类和定罪的文革思维习惯,这样的思维习惯一旦形成就会贻害无穷!如今中国民主派(包括追求民主的公知大V、自由派学者、海内外异议、民运和维权人士、网络民主键盘党、美女民主控等等)内部阴谋论、抓共谍、揪内奸盛行,很大程度上都是以言论思想区分人的好坏、甚至给人定罪的变种和延伸。

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一书中比较美国和欧洲政治社团的不同,指出当时欧洲多数政治社团就像战斗队,这样是社团好战心理和攻击性很强,内部没有和平氛围,对外采取战斗和攻击的方式使人屈服,对内强制执行统一的习惯和标准,剥夺个人意志,抛弃自由思想。而美国的政治社团是和平的,对外采取游说和说服的温和方式扩大影响力,总是试图把大多数拉进自己的队伍,对内虽然也有任何社团都必备的共同目标,但却承认个人独立,甚至没有强制要求遵循同一路线,没有人将自己的意志和理想抛弃。虽然中国的民主派多半还不是有组织的正式社团,而只是十分松散的社会群体,但却具有托克维尔时代某些欧洲政治社团战斗队的特征,这些特征包括对外滥用攻击性,对内缺乏对个人意志的尊重和不同意见的理解包容。无论是正式社团还是具有共同诉求的社会群体,战斗队的特征往往都不利于社团或群体的发展或目标的达成,甚至可能还会造成巨大的社会灾难。比如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雅各宾派,就是典型的战斗队社团,其盲目和致命的攻击性对造成大恐怖时期成千上万的人被押上断头台起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美国政治社团温和的一面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形成和发展以及社会稳定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国的民主派当然必须具备针对极权专制的战斗性和攻击性,但决不能滥用这种攻击性,要学习借鉴美国社团温和的一面。由于中共长期的洗脑灌输,中国已经形成数量极为庞大的毛左队伍,其中绝大部分并非拿钱发帖的五毛,也没有在网络叫嚣谩骂,并非“思想反动”的坏人,不应当成为民主派攻击排斥和嘲笑谩骂的对象,而应当成为争取和团结的对象。对网络发表极左言论的,民主派人士看不顺眼当然可以批驳、不理或拉黑,但没有一定的证据尽量不要乱扣帽子,也不要随便用“傻逼”“脑残”“奴才”这样的词汇羞辱他们。而对于像吴法天这样的真正大五毛,当然应当揭露他们的邪恶行径,但也无需一味谩骂和人格羞辱。另一方面,民主派内部需要多一点相互间理解、信任和宽容,减少和消除无谓的猜忌、苛责、互斗、彻底扭转阴谋论和种种诛心之论盛行的局面。对内部存在的公德失范、诚信欠缺的现象当然可以也应当批评,但这种批评必须立足于事实,不必上纲上线。应尽量避免以言论思想主观分析和动机揣测的方式,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就给人扣上“维稳五毛”或“中共卧底”之类帽子。民主派只有淡化战斗队色彩,别把战斗性和攻击性用在不该用的地方,同时以温和的方式不断扩大对外影响力和内部凝聚力,才能把中国民主事业做大做强,从而早日实现中国的宪政民主。这就是跟美女博主互粉带给我的最重要启示。











14

主题

63

帖子

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5-3-21 20: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一下,这里以思想给人分类,类是等级的意思,也就是按思想把人分成好坏优劣,三五九等,各等级之间是不平等的。如果按思想把人分成平等的种类,似乎多少还有一点道理。但按思想(在没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把人分成“汉奸”“美分党”“带路党”,或“五毛”“自干五”“奴才”“傻逼”就是对人格尊严的不尊重甚至侵犯。公知和五毛在对人的分类上高度一致,区别只在于名称或叫法不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0-1-29 03:0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