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298|回复: 4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部分史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14 13: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博讯螺杆 于 2015-9-14 14:03 编辑

毛泽东在19378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
"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
"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嘛!"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7年版。
80569060.jpg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率八路军总部抵达山西太原。毛泽东生怕朱、彭求战心切,报国心切,从延安发去一封「从远处大处着想」的反复告诫的电报: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这种拿手好戏中一定能起作用,这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不是运动战)。要以创造根据地发动群众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兵力打仗为主,……集中打仗在目前是毫无结果可言的。
千叮咛,万嘱咐彭德怀等人不要打日军,尤其不要打正面战,而应以创立根据地、发动群众壮大自己为第一要务。
一九三八年五月,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演讲《论持久战》:“……抗日战争拖得越久,拖个十年八年,对共产党越有利。若实现了对日作战的速战速决,国民党掉过枪口就又消灭共产党。同志们决不应当忘记,日军作为我们的敌人是暂时的,国军作为我们的敌人是长久的。正是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大规模入侵,爆发全民抗战,我党我军才获得新生的机会,才有了再次发展壮大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要感谢日本军国主义。是日本军国主义加上张学良、杨虎城,救了我党我军的命。什么叫爱国?爱国必须先爱党。共产党都不存在了,你还爱什么国?爱那个围剿我们、屠杀我们的中华民国?现在总的形势,是三个国家,日、蒋、我,新三国。同志们要多长个心眼,明白一个道理,让日本人占领的土地越多、越广,于我越有利,就是最爱国。因为日本占领的地方,我们可以等他撤退时去接管、去抢占!相反地,蒋介石占领的土地越多,国统区越大,我党我军就越被动,你去夺它,就叫打内仗……。”(以上内容在后来公开发行的各种版本的《论持久战》中被删除)
“只有在遭遇日寇、并且是不得不打时才可以打,而且主要是打伪军,打后就宣传别党不抗日,共产党才是抗日的……”(──19378月中共中央对南方游击区的秘密指示)。  
605353.jpg
一九三六年底,当毛泽东率领红军将领致蒋介石书,表示愿意归顺,请求不要再攻打红军时,中共红军仅存不足二万人马,其势力亦不足三县之地。全面抗战开始后至一九三七年底,中共因靠抗日招兵卖马和向国民党索要军费,已经拥有十万军队,占地三万五千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五十万。至一九四三年,在敌后共一亿八千三百万的总人口中,中共已经能够控制拥有五千四百万人口的根据地。至一九四五年,中共已经在全国建立了十六个根据地,其中五个有各级政权,八个有行政委员会,三个为军事区域,中共党员既已达一百二十万人,其军队也已达一百二十万之数,人口已达一亿以上。与一九三六年的中共相比,仅在军力上便是八年前的六十倍;与在八年全面抗战中伤亡了数百万官兵、阵亡了二百余位将官的国民党军队相比,其反差之大,足以令人触目而惊心。难怪中共党史学家们要说,中共正是在“八年抗战”之中,才“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揭露:毛假言抗日,暗通日本共同对付蒋介石
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揭露了比毛种植和贩卖鸦片更要严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毛曾长期暗通日本。而这个惊人的事实,亦在中国大陆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一书中得到了证明。彼得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毛等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 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叶剑英告诉了毛,我已经知道了新四军发来的电报内容。主席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领导人中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然而,“领导人却要做出打日本的样子欺骗莫斯科。”
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了一则被封存了近半个世纪的丑闻。毛当年竟然背着国民政府,背着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私下里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这篇史料一见光,史学界为之哗然。
该书揭露:一九四五年六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卫兵们大惊失色,紧急通报上去,军部的长官连忙出迎,殷勤接待,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事情是这样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使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中国战场上,国军仍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这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信息……新四军接报,因事关重大,即由华东局请示中央。延安方面反应奇快,密电答复: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触。
六月初,日军派出了以日本天皇的干儿子、日军总司令部参谋部对共工作组组长为首的使团,向毛共提出了局部和平的方案,并建议毛共方面派出负责官员前往南京与日军总部首脑直接谈判。经毛共中央驰电批覆,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便起程赴南京。
抵宁次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扬帆开始正式谈判,并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以外,日方还答应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这化敌为友的第一次正式谈判自然未获实质性成果,但已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工作。这一系列卖国勾当便是弗拉基米若夫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发现的秘密。
在中国大陆,几乎人人皆知,毛曾指骂蒋介石在抗战刚刚胜利之时,便立即从峨嵋山上赶下来“摘桃子”了,意即下山“抢夺”抗战的胜利果实了。然而,姑且不说蒋介石曾多少次亲自下山指挥抗战,也不说蒋介石在山上曾遭遇过日本飞机的多少次狂轰滥炸,单就整个的抗战历史而言,亦正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才真正领导并坚持了抗战,是国民党军队才为保卫中华民族的血脉而浴血苦战、壮烈牺牲。因此,抗战胜利后,即便是蒋介石要走下山来“摘桃子”,也是理所当然。
相反,恰恰是毛,才在八年抗战中执行了一条假抗日和真扩张路线。而毛既从来没有走下黄土高原,更没有命令和指挥过一次抗战,更不用说上过一次前线。相反,他所有的电报指示,不是制止毛共军队抗日,就是教导他们如何“专打友军,不打敌军”,直至命令他们“长期隐蔽、积蓄力量”,从而为战后立即发动那一场残酷的内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终于夺取了中国大陆的政权。如是,毛的江山“非得自于国民党,而是得自于日本”的历史事实,才真正揭穿了“摘了抗战胜利这个大桃子的”,不是别人,恰恰是毛泽东。
难怪共产国际的特派员气愤地指责说:“毛在侵略者面前向后退缩,却乘中央政府和日军冲突之际为自己渔利。在民族遭受灾难、人民备尝艰辛并作出了不可估价牺牲的时刻,在国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时刻,采取这种策略,岂止是背信弃义而已......什么国际主义政策,跟毛哪能谈得通,连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过是他在权力斗争中的工具罢了!千百万人的流血和痛苦,灾难和忧伤,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抽像的概念。啊,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啊!我们往往是过分地把它简单化了!”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三十六周年
柏新2008.9.27
三十六年前的今天,即1972927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KakueiTanaka)访华,就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略中国道歉,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竟感谢日本侵华!古今中外大部份国家都曾遭受过外敌入侵,但从来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会感谢敌人来侵略残害自己同胞,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可耻的一刻,凡我中华儿女都不该忘记,中共当然不想人民记得这一段丑史,今天许多中国人都不晓得有这件事。
自甲午战争至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侵略中国多年,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虽然几十年过去,但每当中国人民想起日本侵略的历史,依然义愤填膺,中共多年来都宣传自己抗日,故不少人可能会怀疑,毛泽东真有说过感谢日本侵华吗?
答案肯定有,而且不仅一次,起码说过七次,这一点不容否认,因为连中共官方刊物都有记载,请哪些无知者多读历史,多研究一下中共的官方文件,以下是笔者整理出来,有关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的材料,如有其它补充,敬请各位朋友电邮指正:
)早在1956年,毛泽东与访华的前日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便说过:「你们(日本皇军)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侵华),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以上是根据内地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由王俊彦着的《大外交家周恩来》上,第210页所披露。)
)1960621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与左派文学家野间宏等人时就说过:
「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指中共在抗日时期的历史),其中一部份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
(以上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年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第438页中提到)
)1961124日,毛泽东与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黑田寿男的谈话:
当时黑田寿男及浅沼稻次郎作为日本社会党代表团访华,与毛泽东谈到美帝国主义是中日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毛泽东谈及1956年时,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理事长南乡三郎时的谈话内容:
「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中国人民不会觉悟,不会团结,那末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就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别无出路,才觉悟起来,才武装起来进行斗争,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日本军阀、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
(以上据《毛泽东文集第八卷》「日本人民斗争的影响是很深远的」一文(现时内地人民网尚有该文,
大家可以点击超级链接细阅该文)
)196479日,毛泽东与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亚洲、非洲、大洋洲访华代表谈话,又再谈及南乡三郎:
「我们解放后,有一位日本资本家叫南乡三郎,和我谈过一次话,他说:『很对不起你们,日本侵略了你们。』我说:『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个忙不是日本共产党帮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帮的。因为日本共产党没有侵略我们,而是日本垄断资本和它的军国主义政府侵略我们。」
(以上内容来自《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一文,根据中央文献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刊印。)(现时内地人民网尚有该文,大家可以点击超级链接细阅该文)(http://www.people.com.cn/BIG5/sh ... /30452/2195479.html)
)差不多同一段时间,在1964710日,毛泽东接见再度访华的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寿男、细迫兼光等的谈话:(文中有三个部份提到感谢日本侵华,以下用abc列出)
.....
141587005.jpg
a)主席:「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你们,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教员,也是你们的教员。......
b)佐佐木:「今天听到了毛主席非常宽宏大量的讲话。过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给你们带来了很大的损害,我们大家感到非常抱歉。」
主席:「没有什么抱歉。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带来很大的利益,使中国人民夺取了政权,没有你们的皇军,我们不可能夺取政权。这一点,我和你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两个人有矛盾。」(众笑,会场活跃)
佐佐木:「谢谢。」
c)主席:「......。蒋介石是第一位教会我打仗的人,就是指这一次。一打就打了十年。我们从没有军队,发展到三十万人的军队,结果我自己犯错,这不能怪蒋介石。把南方根据地统统失掉,只好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座的,有我,还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军队有多少呢?从三十万减至二万五千人。我们为甚么要感谢日本皇军呢?就是日本皇军来了,我们和日本皇军打,才又和蒋介石合作。二万五千军队,打了八年,我们又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有一亿人口的根据地。你们说要不要感谢啊?」
(以上内容来自《毛泽东思想万岁》原文复刻,1969(716页版本)p.532 -545
,值得一提,中国大陆当年出版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一书有多个版本,但只有716页的详尽版本才有披露上述言论,估计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不同派别的中共官僚互斗,对消息发放的标准不一所致。))
(有关的图书可在香港中央图书馆参考图书室查阅得到)
)19701218日,毛泽东与老朋友《西行慢记》作者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Snow)的谈话
.....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
(以上内容,请参阅中国近代名家著作选粹《毛泽东卷》中,第六篇:与著名美国记者,《西行慢记》作者埃德加‧斯诺的谈话,该书编者:姜义华,出版者:香港商务印书馆,19942月第一次出版内容)
)至于1972927日晚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时,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这是最严重最恶劣的一次,因为这是两国最高领导人会面,堂堂中国国家主席竟向日本首相说出,这些出卖国家民族的话,令中国人民无地自容。
不过,据笔者研究,中共官方文件迄今未有披露,这次毛泽东与田中角荣会谈的详细内容,网上传闻《毛泽东外交文选》有刊登,但笔者查阅过《毛泽东外交文选》,并未发现有关内容,事实上,这类《毛泽东外交文选》属官方文献,只偶一失手才会泄露中共的卖国机密,而且该书是文选,太敏感的内容都不会刊登。
笔者也翻查过,当时香港主要几份报章,发现当时的新闻,只有报导毛泽东与田中角荣会面,并无披露会谈详情。但据一些前辈谈及,在文革时期,毛泽东感谢日本皇军的消息,从当时专供干部阅读的报章《参考消息》、《大参考》中有披露出来,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或者会有些印象。
今天互联网上,也能搜寻到一些,毛泽东与田中会面的材料,据现时内地网站「北方网」记录,当时毛泽东接见田中角荣的时代背景与过程大致如下:
(1972927日晚,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会见了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外相大平正芳和内阁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在一个小时的会见中,话题涉及政治、历史、文化、哲学、生活,气氛友好。会见结束时,毛泽东主席将一部《楚辞集注》作为礼物,赠送给田中角荣。)
除此以外,内地电视台凤凰卫视节目《周末大放送》,曾推出一个叫「中日建交秘闻」的特辑,也从侧面,提供了这段历史的背景材料:
(田中与毛会谈,即毛泽东的接见为927日晚上8时至9时半,为时1小时左右。这次日本方面被接见的只有田中、大平、二阶堂三位,没有翻译员和书记员。日本方面没有详细的记录。
会谈后的927日晚上10点多钟,二阶堂召开了记者招待会。会谈从830分开始举行,地点在中南海毛主席的住处。当田中首相抵达中南海时,在门口,总理周恩来、外交部长姬鹏飞和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廖承志满面笑容地出来迎接。会见在毛主席的书房进行约一个小时。此间,田中首相毫不拘谨,也丝毫没有感到紧张,他与毛主席谈话就好像是在与一位早已熟知的前辈进行谈话。)
当然上述内地网站内容,并提及没有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有的话早就会被网警删掉!
在一些海外英文网站,也有记载毛泽东接见田中首相时,感谢日本侵华的内容。例如
"Mirrorsof History " On a Sino-Japanese Moment and Some Antecedents
byGeremie R.Barmé
该文章提及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的内容如下;
(1972927日,毛泽东主席会见田中角荣等来访日本客人时的谈话摘要:
毛主席说:……我们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共合作,我们就不能得到发展,最后取得政权。……我们是有你们的帮助,今天才能在北京见你们。
当田中角荣就"日本侵华给中国人们添了很大麻烦"的说法进行解释的时候,毛主席说:那就好了,你们那个增添麻烦的说法就这样解决了?田中角荣说:我们打算按照中国的(语言)习惯改(通过姬鹏飞外长和大平正芳外相的进一步会谈,在最后的公报中改成"痛感日本过去由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严重损害的责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毛主席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嘛")
SeeDangdai Zhongguo waijiao ziliaozu, ed., Xin Zhongguo waijiaoyu
lingshi gongzuo, ziliao juan san (Beijing: Dangdai Zhongguochubanshe,
1987), pp.127-8; and Mao Zedongde guoji jiaowang(Beijing: Zhonggong
dangshi chubanshe, 1995),p.41.
该文作者引述毛感谢日本侵华的消息来源,在注释(7)部份,但由于该注释用汉语拼音表达,笔者一时间也搞不清是来自哪一本中文刊物,敬请知道的读者告之。
笔者手头上最肯定毛泽东向田中首相表示感谢日本侵华,乃根据1994年,台湾时报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The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作者李志绥,该书是研究毛泽东权威作品,该书第三篇
(1965~1976)543页及544页的内容提及,毛泽东在1972年二月与美国总统尼克松会面,其后同年9月接见田中角荣。
以下摘录《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书中543页的内容:
(毛还多次谈到日本。他说,我们(中共)要感谢日本;没有日本侵略中国,我们就不可能取得国共合作,我们就不能发展,最后取得政权。好多日本人见到我们,都要赔礼、请罪。毛说:「我们是有你们的帮助,今天才能在北京见你们。」这就是坏事变成好事。)
以下摘录《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书中544页的内容:
(日本内阁首相田中角荣和外务大臣大平正芳,在九月二十五至三十日访问中国,发表了联合声明,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毛接待田中首相的礼遇,一如接待尼克松。毛并认为,他与田中的交谈,较之尼克松更为融洽。当田中为日本大战期间的侵华罪行道歉时,毛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
中共自知无法否定毛泽东说过感谢日本侵华,中共的御用文人唯有改变策略,为毛狡辩说,感谢日本侵华,并非毛的真正意思,而是毛泽东的幽默,这是毛说反话的风格等等。
毛泽东性格无赖,向来放言无忌,公然说自己「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全中国只有毛泽东有言论自由,可以畅所欲言,为所欲为,凡研究过抗日历史的人都会明白,毛泽东所说感谢日本侵华,绝对是真心话。
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奋勇抗敌,厥功至伟,中共却趁国难当前,「一分抗日、两分妥协、七分扩张」。据台湾国防部史政局编印,在1985年由何应钦着,在台湾出版的《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第455页,抗日时期为国捐躯的国军将领有206位,而按1994年内地出版《共产党抗战英杰》一书,真正抗战前线打日军牺牲的团级以上干部,只有5位英烈,包括左权、谢家庆、叶成焕、丁思林、郭征及卢海涛,若计入东北抗联的杨靖宇和赵尚志,最多只不过7位。此外,1994年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血祭太阳旗》一书,该书375-378页,附录二有中「华毙命日军将领录」统计,死在中国的日本将领有129名,死在与中共战斗的只有3名。以上数字告诉大家,究竟谁在抗日。
国军在前线牺牲保卫国家,中共却坐收渔人之利,擅于宣传蛊惑人心的中共,抗战时期间,宣传自己在抗日,还信誓旦旦向人民许下众多民主承诺,不少爱国青年被骗了加入中共,结果为虎作伥,加上中共又得到苏联大力支持。正如毛泽东所说,「由二万五千军队,打了八年,我们又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因此抗战结束后,中共打败国民政府,成为抗战的最大赢家。
中共上台后大肆窜改历史,说中共自己领导抗日,在长年来党化教育,对历史缺乏认识的民众都备受蒙蔽,还以毛为民族救星,抗战领袖,还好无耻的毛泽东亲口感谢日本侵华,教中共宣传机器难以辨驳。
中国人在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侥幸逃过亡国灾难,却陷入另一场大劫灾中,毛泽东统治中国期间,害死的中国人比死在抗日战争的中国人还要多。据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在《毛泽东专政始末》一书,台湾远流出版,第131页所说,单是在大跃进饿死那么多人,约4,000万至6,000万之间。饿死这么多人(在中华五千年通史中,所有暴君所杀的人,加在一起的总和,恐怕也达不到这一数目呢?)
古今中外恐怕都找不到比毛泽东更邪恶的人,今天仍崇拜毛泽东的,不是无知便是无耻。虽然今天中共专制政权仍在,但中国人早晚会清算这个祸国殃民的大魔头,总有一天,九月二十七日会定为中国的国耻日,十月一日会定为暴政殉难同胞悼念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13: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陆媒曝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助中共壮大

毛泽东感谢日本侵华

【新唐人2011年3月20日讯】(新唐人综合报导)中共前党魁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的说法一直在社会上流传颇广,在学术界也颇多议论,但罕见媒体公开报导。近日,上海媒体《文汇读书周报》披露,日军入侵帮助中共壮大、扩充自己,最终推翻国民党,毛泽东因此感谢日本。

《文汇读书周报》上月底发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陈铁健的书评《〈“中间地带”的革命〉告诉你:中共何以必胜?》说,该书作者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杨奎松自云:“中共革命的成功和新中国的由来,其实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整个世界大环境……特别是对于正在崛起中的毛泽东来说,还离不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日本入侵的影响。否则的话,接连遭遇了1927年和1934年惨重失败的中共,何以能由极度弱小而一步步壮大?原本足够强大并且统一了中国的国民党,何以会一步步削弱、瓦解,以至于无法适应战后的新形势、新条件,最终竟被中共所推翻?”

从陈铁健的话中,结论已然呼之欲出。

陈铁健引用中共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说,毛泽东在1950年代接见来华访问的日本客人时说:“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30万,由于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120万。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2008年,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曾刊文《正确理解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一语》称,“感谢”敌人、“感谢”对手及其类似的用词,是毛泽东的一个语言特点和表述习惯,不过,陈铁健对此并不认同。他引用抗战史专家张振鹍《“感谢”就是感谢》一文解析,日军在国民党正面战场一次次发起进攻,一次次打败当时的民国政府军,一次次扩大占领地,也就一次次“削弱了蒋介石”。  

陈铁健认为,日军占领中国广大地区往往占领而不稳,不能完全占领,甚至完全不能占领。这就给共产党领导的军队提供了有利的活动空间,壮大自己,扩充自己,把游击区变为抗战根据地。这就“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这样的根据地由原来的一个陕甘宁边区,变成了抗战胜利时的19个,皆由原国民政府统辖地转变而来,日军占领成为这种转变的桥梁、枢纽。所以,毛泽东充分肯定日本“帮了我们的大忙”。这是他真情的流露,不是一时的即兴之言,也不是表演幽默。

杨奎松指出,“毛泽东所信奉的意识形态完全是从苏联来的”。

中苏之间即使存在分歧,“他也仍旧会把两者间的关系看成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甚至看成是父亲与儿子的关系”。1960年代,中苏两党关系恶化后,中苏两国冲突不断,从打口水战到刀兵相见,即使如此,毛泽东治国治党治民理念中的“革命”、“消灭”观丝毫未减,依然是列宁主义的忠实信徒。

另外,《“中间地带”的革命》还披露,苏联给中共提供了巨大的武器和资金援助。例如,1945年10月,东北局电告中共中央:苏军允许在一个月内向中共军队提供步枪30万支、机枪100挺、大炮15门。这仅仅是个前头。1947年苏联向东北、华北中共军队提供15,100万卢布的援助,1948年增至33,540万卢布,1949年更增至42,060万卢布,各类武器装备源源不断地交付中共东北、华北部队,足以装备几十万大军。这哪里是“小米加步枪”,而是“大炮加机枪”了。

陈铁健没有具体指明毛泽东哪一年对谁说过“感谢日本侵略”。据《正确理解毛泽东“感谢日本侵略”一语》作者、中共中央党校党史部教授李东朗说,1956年,毛泽东在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

不过,据记载,毛泽东在不同的场合都说过类似的话。

另外,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向毛道歉.毛:“不要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翻译摘自《田中角荣传》日语原版)

毛:“日本皇军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毛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的谈话1961年1月24日)

同年,在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时,也说了类似的话

对此,网友非常愤怒,有网友说,毛一辈子就做了两件好事:1.送儿子去朝鲜前线,被美军烤了火鸡:2.他死了。

还有人披露,毛泽东提供给日本战犯超一流的医疗和药品之外(配备24名医生和护士,提供当时根本不能买到的,贵得惊人的青霉素),给日本战犯也是一流的伙食标准,还分出大灶、中灶、小灶:官越大,杀中国人越多就吃得越好!即使在中国农民活活被饿死的三年灾难时期,这些日本战犯的伙食供应标准始终不变!并将1017名日本战犯分三批作出免予起诉全部释放,没有一个日本战犯死于意外!

但是,毛泽东却是如此的对待自己的战友:中共前国家主席刘少奇身上插着三根管子还要被批斗,死了连条短裤也没得穿;北京副市长刘仁镣铐双加,冬天穿不上衣服,活活在秦城狱中冻馁而亡;明史专家吴晗,头发被薅光,肋骨被打碎,而死在何日何时,尸骨在哪里,至今无人知晓;彭德怀一次被打断三根肋骨,也不准呻吟一声;没有伙食贺龙被迫舔那倒在地板上的稀粥!

网友认为,祸国殃民的毛泽东就是无知、无耻。中国人应该将他鞭尸。

不过,也有网友调侃道:“毛泽东比现在这些中国人更坦率更真诚,谁是应该感谢的人,他心里最清楚,而且毫不掩饰。没有日本人的入侵,别说1个延安,100个延安也早就被打平了,共匪连三个月也坚持不下去。日本人挽救了中共的命,这是个历史的事实,谁能否认呢?

所以毛泽东感谢日本人,都是发自肺腑的真心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4 13: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博讯螺杆 于 2015-9-14 14:04 编辑

附: 官方证实抗战时曾庆红父曾山奉毛泽东命勾结日军

作者:孙宇亭,男,1930年7月出生于河南省荣阳县。1949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1953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南公安部办公室研究科干事、科员,公安部办公厅研究室科员、副科长、副处长,调研室主任,办公厅副主任。1992年初离休。  

  1967年,上海“一月风暴”之后,中央各机关紧张的政治气氛又陡然升级。人们以革命的名义拉帮结派,组建各色各样的“战斗队”,向所谓的“走资派”夺权。各“战斗队”之间,争权夺利,水火不容,致使人心大乱,机构瘫痪。这时,周恩来总理要求国务院内务办公室向中央各政法机关和联系的部委派驻联络员,掌握动态,遇有紧急情况,可以直接向他报告。

 国务院内务办公室,是直属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一个办事机构,负责联系和协调公安部、内务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统战部、民族事务委员会、华侨事务委员会的工作。中共中央政法工作小组办公室也设在这里,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主任谢富治,副主任甘重斗。严佑民在“文革”前不久由公安部副部长调任国务院内务办公室副主任,我被从公安部办公厅借调到内务办公室,正好在他手下工作。

  “一月风暴”之后,严佑民派我为内务部(现改称民政部)联络员。那时,内务部部长是曾山,副部长王一夫、黄庆熙。一个402人的部有七个造反组织。若以对待部领导的态度来划分,可分为两大派,一派称“革命造反派联合总部”(简称“革联”),要打倒曾山,保王一夫;另一派称“红色革命者联合总部”(简称“红联”),要打倒王一夫,保曾山。两派各视对方为寇雠,誓不两立。

 9月间的一天,“革联”为显示自己的革命性,对曾山采取了“革命行动”。他们瞒过家属,避开“红联”,联络驻内务部机关内的学生“红卫兵”,秘密把曾山劫持到劳动人民文化宫,轮番批斗,并进行肉体折磨(低头、弯腰、“喷气式”)。家属不见曾山的踪影,着急打电话向内务办求助。我立即询问“革联”,他们推说不知道。我又通知“红联”帮助寻找,得悉被“革联”揪往劳动人民文化宫批斗的情况。当家属赶到的时候,批斗会已散场,曾山身倚金水桥栏杆,两眼发直,似有轻生念头。我把所获情况当即报告严佑民,他又电话报告谢富治、周恩来。周总理就这一事件,要求内务办公室立即以中共中央的名义起草一份文件,并口述了文件的内容。严佑民把起草中央文件的任务交给了我,并要求以最快速度完成。我把起草的文稿,冠以“中共中央关于曾山同志问题的指示”的标题,送严佑民、谢富治审阅后,报送周恩来总理签发。9月27日一早,严佑民和我就向内务部造反组织的头头传达了这个指示。全文为下:

 中共中央关于曾山同志问题的指示

 一、曾山同志的错误,可以批判,但性质应由中央来定。

 二、曾山同志的活动,听命于中央,造反组织不能干涉。

 三、外来学生不能干预内务部事务,要立即撤出。

 四、开批判会搞“喷气式”、大弯腰是错误的,是违反中央规定的,今后不准再搞体罚和变相体罚。

  传达中共中央的指示后,内务部平静下来了。但好景不长。10月,内务部造反派“革联”根据抗战时期我方情报工作人员提供的曾山曾经和日本人有过接触的情况,武断地认为,曾山是日本特务、汉奸,必须打倒。曾山解释说,他在新四军军部当组织部长的时候,按照延安党中央的指示,确实和日本方面的人员有过接触,但这是抗日活动的组成部分,整个活动安排都及时用电报向中共中央作了请示,并得到批准。“革联”有“中央文革小组”的支持,不相信曾山的辩解。“红联”站在曾山一边,对着干。两派互不相让,即将酿成一场武斗。

 我向严佑民、谢富治报告了这一紧急情况,并参与了他们解决问题的决策会议。

 谢富治说:“那时,我在八路军,在太岳,新四军的情况不清楚。”

 严佑民说:“那时,我在新四军,在前线作战,对军部的情况不清楚。”

 我说:“这事倒也好办,既然曾山说一切活动都得到了党中央的批准,我们派人去中央档案馆查阅一下历史档案,问题就可以澄清了。”

谢、严都表示同意,并决定查阅档案的事由我来办。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到中央档案馆查阅档案必须履行严格的审批手续。我写了报告,严佑民、谢富治分别签署同意。我拿着他们的批件,同内务办公室的赵雪瀛同志,驱车到了位于北京西郊温泉的中央档案馆。档案馆的军代表看了批件说,查中央历史档案,必须经中央办公厅主任批准,否则,不予接待。我向严佑民报告后,他找×××补了一个手续。第二次到中央档案馆,军代表仔细检视了批件,没有犹豫,即指示工作人员照办。共找到有关此项活动的四份电报,有曾山报告的情况,也有中共中央的正式批文,更难得的是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康生的签名真迹。那时陈毅在延安参加整风,有的电报他也看了。

来自:公安部时间:2006-12-09

0891051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8

主题

5110

回帖

2万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24065
发表于 2015-9-14 17: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78

回帖

534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534
发表于 2015-9-14 23: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日本人改历史,改历史最历害的是中共。本月9.3纪念日,抗战老兵还没死光,我所在的县党校门口敢打起“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的无耻之条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4 12:5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