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因监督习近平 国安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虐杀网络作家吕千荣 ... ... ... ...

已有 88 次阅读2023-1-14 10:27

因监督习近平 国安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虐杀网络作家吕千荣


一:因反映农民负担案件,我被中共国安国保邪恶恐怖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了27年

我是吕千荣,男,汉族,肢残贰级,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颗竹子),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1995年-97年因上访反映家乡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关人等暴力手段收取加码加重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而受打报复, 因上访坚持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结果,1997年6月-2000年8月,被地方公安机关非法劳教关押了3年2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合并叫机运中队)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受尽迫害…...

2000年8月释放后3个月左右,又被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下通知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 两劳重点人员监控是公安机关的秘密监控迫害政策,尽管释放后,我深知中共体制性的问题含冤息诉罢访只想安心生活,但是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 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


上面图片是我右手残疾的照片、残疾证、劳动教养决定书

2010-2014年我先后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凯迪论坛、网易论坛等和网名屠夫、秀才江湖等都是知名ID,2014年被全面封杀。

例如:在2018年1月4日上午11:48分左右我电话采访崔斌时,崔斌最后在电话中告诉我:”在你2016年你声援帮助我时,重庆市公安局万州分局双河口派出所当时的钱所长到我家里问我告诉我: ‘你怎麽认识吕千荣的?’ 我说:’吕千荣从网上微信看到我的情况就电话联系上我帮助我的’。钱所长就和我说:’那个吕千荣就是政治犯,你不要和他接触,你是维权的,你维你的权不要和吕千荣接触,你和吕千荣接触他会把你拉进沟里的。你再和吕千荣接触,我们就拘留你!……’ “
(见下面我发在了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视频《吕千荣2018年1月4日电话采访崔斌被重庆公安软禁一年多,警告崔斌不要接触政治犯吕千荣,否则拘留》)
《吕千荣2018年1月4日电话采访崔斌被重庆公安软禁一年多,警告崔斌不要接触政治犯吕千荣,否则拘留》
https://youtu.be/spvtDca1hEQ

例如:我一家从2006年开始至今在江苏无锡、常州两地租房暂住期间,公安机关和地方政府都让房东对我进行监控迫害并让房东赶我走,造成我经常租房暂住。
我2014年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薛墅巷村陈庄54号张建红家租房住后,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监控迫害我,多次强迫房东让房东违约不再租房给我住,由于房东违约我要到法院起诉房东,在2014年10月1日上午房东张建红父子两人向我说出了地方公安机关和地方政府对我进行监控迫害并强迫让房东违约赶我走的实情

下面两个视频第一个视频中正在洗捡田螺的男青年就是张建红,张建红告诉我: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村里(薛墅巷村委)都找他(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住,仅派出所(遥观派出所)就找他六次了。最后我继续追问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村里(薛墅巷村委)让监控迫害我的内情,张建红的妻子回来了不让张建红再告诉我有关部门公开监控迫害我的内情。之后我又找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询问有关部门对我的监控迫害,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告诉我:“派出所(遥观派出所)、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来人多次到他家并把他找到镇里(遥观镇党委政府)让监控迫害我不要租房给我住,并告诉我让我好自为之(指有关部门对我迫害的厉害)、他也没有办法….“第二个视频中说话的老人就是张建红六十多岁的老父亲。

看中共国安国保是怎么邪恶恐怖公开监控迫害我一个中国爱国残疾农民的,我在2014年10月1日之前在张建红家住了五个月了,在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下,当时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遥观派出所、武进区遥观镇党委政府和薛墅巷村委的警察和村镇干部强迫张建红监控迫害我违约不让再租房给我住(下面这两个视频是我用特殊手段在2014年10月1日上午秘密拍摄后我发在国际网站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
视频一:
《张建红父子告诉我中共国安国保(常州市地方政府、公安)安排其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一家住 视频1(2014年10月1日拍摄)》
 https://youtu.be/3BDI_OQdrIU
视频二:
《张建红父子告诉我中共国安国保(常州市地方政府、公安)安排其公开监控迫害我不让租房给我一家住 视频2(2014年10月1日拍摄)》
https://youtu.be/oN1l5JUPtdE

例如:在国安国保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2015年10月7日下午,我和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出租房屋的房东李国芳李玉秀夫妇签定了租房合同后,地方政府让李国芳李玉秀夫妇参与迫害我,违约不再把房子租给我。

就在我被迫害的准备向武进区法院起诉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违约不再租房给我住的2016年1月26日下午,我又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找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询问关于他(她)们违反租房合同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的其它附加证据时,李国芳李玉秀夫妇都和我说都是遥观派出所的警察(所长)和通济村委的村干部以政府的名义说你是政治犯让我们不要把房屋租给你和你违约的。为这我(李玉秀)还到通济村委和村干部吵起来并质问村干部:“你们让我们监控迫害一个政治犯让我们违约不要把房子租给他,现在让我们打官司。。。。。”我们把你给我们的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给你,我们两家不要打官司,不要让他们政府官员一边让我们群众内斗,一边看我们的笑话了!我听了李国芳李玉秀夫妇两人的肺腑之言,我决定不再起诉李国芳李玉秀夫妇了,把我们签订的租房协议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的收据,都给了李国芳,李国芳把我给他的一千元押金(两百元租房违约押金、捌佰元预付房租)也还给了我。我让李国芳当着我的面把我们签订的租房协议和收据全部撕了。至此我和李国芳的租房纷争全部结束。

下面我发在国际网站youtube网站上的视频是我用录音笔秘密拍摄的我在2016年1月26日下午,我到遥观镇通济村委西小李11号找李国芳李玉秀夫妇询问关于他(她)们违反租房合同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的其它附加证据时,李国芳李玉秀夫妇都和我说都是遥观派出所的警察(所长)和通济村委的村干部以政府的名义说你是政治犯让我们不要把房屋租给你和你违约的视频
《江苏常州市武进区遥观镇通济村民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让违反租房合同不让租房给你住的”》
https://youtu.be/91zabvbWSho

例如:我在2018年2月14日上午,我到天安门广场游玩,我才知道了我仅仅因为在95年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暴力手段随意强行收取摊派加码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造成我多年来先是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之后在97年又被江泽民批示把我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三年两个多月,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解除劳动教养关押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又被中共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而且,中共已经把我内控,可能也包括边控了我二十多年了,连我进天安门广场身份证都过不了安检自动现红灯,然后警察告诉我:”不准你进天安门广场玩:1是你马上离开天安门广场的安检口;2是你如果不同意离开,带回派出所审查。是你地方公安机关把你身份证系统列入了几个监控限制信息包括内控(可能也有边控)等”。我说:“我地方镇村干部在97年在村民大会上就公开说‘吕千荣是江泽民批示劳教的,吕千荣是政治犯了‘。我在常州暂住期间长期被迫害谋杀,我多次报警,有的接警警察告诉我:’我非常同情你。都是上面弄的(迫害)你,我们也没有办法。’ ”

我要求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给我答复,被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带回派出所与访民一起留置。因为我已买有当天下午7:31分北京至南京的T109次火车票,过有一个小时,北京天安门公安分局警察让我填写了是到北京天安门旅游的证明后,释放了我。

见下面我发在国际YouTube视频网站上的我用数码相机拍摄的现场视频《2018年2月14日我想到天安门广场游玩被天安门警察审查告知我我被内控多年(视频2)》
2018年2月14日我想到天安门广场游玩被天安门警察审查告知我我被内控多年(视频2)》
https://youtu.be/DfWHRQp8diI

我是网络异议作家诗人时评人,我从2014年开始在国内的所有微博博客论坛被控的都是不能发言都是“秒杀”的,国外的我的吕千荣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博客、博讯博客等都被我暂住地常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和常州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网监大队的警察在我被常州市公安局遥观派出所在2018年8月1日至10月16日以精神病名义控制关押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75天期间,三个单位的警察一起几次到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强行要走我的密码控制住了我的id,并把我的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谷歌博客ID帐号全部删除以及把我的点击率近千万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中的几百篇博客都删除了只留了一篇(直到2019年6月初我才发现我的博讯博客才被博讯新闻网全部恢复了。可能是因为国外多家媒体报道了我被精神病迫害的这些情况后,博讯新闻网编辑把恢复的。)我发在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的大量文章包括大量长期对我的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的控诉、证据,都被他们删除包括我被迫害的写给祖国的五篇首遗书诗歌,我的代表作《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祖国你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写给祖国的遗书: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把我的骨灰撒在淮河里》等五首诗歌,我现在不能发敏感言论。

我2018年8月1日至10月16日被我暂住地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开区分局遥观派出所副所长沈斌和主任王震两警察以寻衅滋事罪传唤并持搜查证搜家当场扣押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和我家监控录相机,并把我带到分局留置到晚上八九点就把我送到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病的名义关押迫害了我75天,每天强迫我吃对人体有很大副作用的抗精神病药物,在此期间,常州市公安局网监支队、常州经开区分局网监大队和遥观派出所三个单位的警察一块几次到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找到我强迫要走了我的吕千荣实名推特、脸书、谷歌邮箱和博客、博讯博客等ID密码,说是要删除我所有的言论和文章,并直接告诉我这次逮我把我关进精神病院是因为我在国际网站发批习言论了(指我在推特、脸书和谷歌博客等转发或发表了批评习.近.平的视频或文章了)。遥观派出所警察董兴华并让我写下了保证书:“1,以前的事不再说了(指对我的迫害);2,不在网上发敏感言论了;3,出去后一个月左右离开常州 ” 后,才释放我。(这次把我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名义关押迫害了75天国保警察和我家人说的以及给常州德安医院以精神名义关押迫害我的文书里说我在外网发表对国家不利的言论、说我骂习近平,当时常州德安医院医护人员当着我面说的。我其实当时及之前我只是在外网推特脸书发了善意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呼吁他改革的言论)。

就这样,我一个正常人就被常州国保非法关押进精神病院关押和药物迫害了75天.

由于我从网上知道大量的中国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上访冤民都被公安机关国保关进精神病院迫害,有的被关押精神病院迫害十几年了都不释放!例如上海的中国著名民运人士乔忠令,被上海公安国保关进上海几家精神病院一二十年了,至今都不释放;例如 八九六四兰州大学学生、甘肃庆城中学教师赵文娣,因为给国家领导人写信要求平反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结果也被她当地公安国保关进天水精神病院十几年了至今都不释放;例如重庆市一个叫邓光英的女访民,也被她当地公安国保关进精神病院至今几年了也不释放;例如,泼墨女孩董瑶琼也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所以在我被常州公安机关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迫害一两个月后,我只有妥协才能走出精神病院。 直到现在,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遥观派出所扣押我的笔记本电脑和监控录像机还没有还给我….

回来后,我因我的妻子儿子都在常州打工,我告诉警察我无法离开常州。我从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释放后的三个月,遥观派出所警察或辅警每到敏感日子有时都要一天两次到我暂住屋看我在不在家,例如当时联合国在审查中国人权的那段时间,都是如此监控我的。 因我在2019年1月左右,在微信发还原历史事实真相帖和发声援维权帖以及签声援张扣扣的联名,2019年1月10日上午遥观派出所副所长沈斌和警长董兴华等人又找到我暂住屋告诉我说:“你怎么又在微信发签声援张扣扣的联名和发评论了,上面让(派出所)我们找你。如果你以后再在微信签联名或发评论,上面再让我们找你我们就直接把你拘留或者再送精神病院关起来了,到时再把你关进精神病院就不放你了。上面让我们让厂里把你老婆辞退了,让你老婆也找不到工作,我们都顶着压力没有办….”

我为了再免遭把我关入精神病院迫害,所以我在微信也不敢发评论和联名了。 在2019年3月23日上午,我暂住地常州的国保警察又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在微信群发声援邵明亮的帖子以及转发(社会阴暗面)微信了(我在其它网站被控发不了言),要求我闭嘴。

2019年3月24日,我老婆要重新租房住(我住在我打工的单位)公安国保又监控迫害不让房东租房给我老婆住(说我老婆家里有我是政治犯),我们把东西都搬进租住屋了,房东又说不让住,说派出所警察给他打电话说:“这家人不能让住.….”我当时打常州110报警并且拍摄有现场处警视频。 我为了自保,我不再在网上发或转发维权帖了,以免国保又拘留迫害我,或又把我关进精神病院迫害了。

2019年5月,我在常州被迫害的逼出常州(因为当时常州国保连我妻子在常州租房也公开监控迫害的不让我妻子住,我妻子两次租房都是在搬家当天国保通知房东不让我妻子住,说我是政治犯,第二次国保和房东让我妻子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让我到她租住屋如果我去了我妻子的租住屋就把我妻子赶走不让住后,才让我妻子租住。),我被逼流浪到了浙江舟山市岱山县暂住谋生。

我因2019年6月4日写了诗歌《今夜,我为你们守灵》在6月4日上午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发了后,被自由亚洲电台普通话、维权网、博讯新闻网、中国禁闻网、阿波罗新闻网等转发后,北京通知我新暂住地的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在6月5日上午在大街上把我抓到高亭派出所审查关押留置了一天,因找不到我此诗歌是纪念六四的证据,在晚上八点多才释放了我,警察并扣押了我手机审查,把我的微信群全删除了,国保并删除了我的手机通讯录和微信好友中的部分好友。

浙江省舟山市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并且当面明确告诉我:“吕千荣,你走在大街上,走到哪我们都知道都能看到,都在我们的监控摄像头的监控下……”

从2018年10月16日至2019年5月江苏常州国保和浙江舟山市岱山县国保多次当面警告我,不准我在网上发敏感言论和发对我迫害控诉,否则就再把我逮起来关押判刑或在把我关进精神病院(迫害)不放我出来了。并明确告诉我:“迫害你的也不能说”。而国安国保却还是继续每天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动用脑控武器再以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

之后2019年6月10日后开始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大队长在6月份多次警告我不能在网上说出对我的迫害,并当面告诉我:“吕千荣,你走到哪,我们都知道都能看到你,都在我们的监控摄像头的监控画面下”(他不说我也知道我二十多年来都在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手机电脑数码设备以及网络的远程监控控制之下等高科技手段在内的公开监控迫害下),岱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大队长等国保并赶我走不准我在岱山县和舟山市暂住谋生,李大队长等国保并几次找到当时也在岱山县一工地干钢筋工的我弟弟骚扰他,让他劝我离开岱山或问他你哥吕千荣在哪?并不准我弟弟和我接触。2019年7月23日左右我到舟山市普陀区公安分局平阳浦派出所辖区租到房屋,国保却安排房东暴力威胁骚扰我违约解除租房协议赶我走,我报警后有派出所调解房东情愿赔偿我一千元违约金赶我走,第二天我再租房,被便以跟踪骚扰(可能是派出所安排的辅警),我再次报警后警号为067122的平阳浦派出所副所长黄历铭既不告诉我跟踪我的男青年的姓名,只告诉我他不跟踪你了。平阳浦派出所副所长黄历铭直接告诉我你不能在舟山暂住谋生,否则我不弄你别的警察也是弄你,因为你身份敏感你可以到宁波去宁波是国家计划单列市是经济特区,政治环境宽松些,你不能去杭州。。。。

之后,甚至后来我弟弟离开岱山回安徽后,岱山县国保还打我弟弟电话问他你哥哥在哪里,以及江苏常州的国保还找我妻子问我在哪,公开监控迫害我骚扰威胁我弟弟和我的妻子不让他(她)们和我联系,这些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

之后7月底我从舟山又流浪到了宁波市江北区甬江街道路林村租了房屋几个月,在宁波市赶集赶会卖老花眼镜,期间宁波国保领导有派出所片警两次找到我的租住屋找我看我,虽然在宁波国安国保也是公开监控迫害我,但是没有赶我不准我在宁波住。

之后2019年11月我到宁波市象山县城象山汽车东站附近租了一间房屋在象山卖老花镜,虽然在象山国安国保也是公开监控迫害我,但是没有国保找过我。

2019年12月由于象山天气多日阴雨寒冷,我又流浪到福建漳州、泉州的安溪赶集赶会卖老花镜,后又流浪到龙岩赶集赶会卖老花眼镜,直到2020年春节除夕前一晚我才回到常州遥观镇我妻子的租住屋

由于2020年春节疫情全国封闭了几个月,我被困在了常州不能外出回象山赶集赶卖东西,我就从2020年2月18日到常州市武进区鸣凰我租的一小旅馆的一间屋里住准备卖口罩,2020年2月21日中午,我在常州市武进区长虹路与花园路刚从大润发超市买了生活食品出来就被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警察王震等人不通知我所在辖区常州市公安局武进分局湖塘派出所,非法绑架到了遥观遥观派出所。当时王震告诉我是常州国保支队要弄你……

到了遥观派出所后,常州国保支队的两名便衣在审讯室做笔录,他们抓我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原因,只告诉我:“第一,你把手机密码告诉我,检查手机后,派出所到你租住的旅馆房间把你的物品都弄来,你不能在常州暂住,我们把你送上离开常州的车上,你是回安徽老家还是到哪?第二,马上把你关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

我回答:“我手机密码不能给你,你要查看我手机,必须依法拿出搜查证,我回宁波象山。。。。”

当天晚上常州国保支队的便衣和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用警车把我拉到了常州德安医院,有常州国保支队的便衣办好手续后,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才把我又非法投入到了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关押和药物迫害了四个多月,我一个正常人每天都被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对我进行药物迫害。

在我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关押和药物迫害了四个多月期间,我知道和我关在一起的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是因为和邻居吵架,不明不白的就被处警警察也关进了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以精神病的名义关押和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另有云南安徽河南三个省的三个青年老年男子因没路费回家,打110求助也被常州警察送到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和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每天也是被强迫吃抗精神病药物三个月左右,才由常州市救助站遣送回老家(因为当时是疫情期间),现在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其实就是以前的收容遣送站的功能,常州政府公安机关可以肆意将民主异见人士、维权冤民、信教群众、民间治安纠纷当事人以及没钱回家向政府求助的人,都以精神病的名义在这里和精神病人关押在一起并强迫其每天两次吃抗精神病药物。。。。。

直到2020年6月24日上午端午节的前一天,遥观派出所的警察辅警王震等人才把我从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接出用警车拉回遥观派出所,然后通知正在上班的我的妻子来接我,并让我又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不在网上发表敏感言论、保证不再常州暂住离开常州,保证如有事回常州要提前通知遥观派出所王震等”,并再次告诉我妻子如果让我住在我妻子暂住屋就赶我妻子也离开常州

遥观派出所的警察王震和副所长沈斌告诉我:“如果你不离开常州,就再把你关进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这次再关进去要关半年至一年才放你,给你三天时间收拾东西离开常州,在你没有离开常州期间有专人24小时陪同你,对你的迫害你不能在网上说。。。。”

于是我和我妻子回到我妻子的暂住屋,遥观派出所的辅警24小时换班监控陪同我,我走到哪他们跟到哪,我晚上睡觉,他们在屋外值班。第二天2020年6月25日下午四点左右,我被遥观派出所安排的辅警用私家车送到了无锡市惠山区钱桥街道历村我姐家的租住屋,我才获得了自由。

我在2020年11月,我又流浪到了福建龙岩市新罗区开始在龙岩租房暂住赶集赶会谋生,2021年3月—6月我流浪到安徽阜阳赶集赶会摆摊谋生,6月回到福建龙岩后才两个月8月8号就在北市场农贸市场被城管用铁马扎打伤头部,致使我因此案本来9月份—12月三个月要到宁波或山东赶会摆摊也去不了了。。。。

从2018年我被常州国保第一次非法关押进常州德安医院精神病院区迫害75天后至今常州市公安局常州经济开发区分局遥观派出所的警察王震等人多次告诉我对我的迫害不能在网上说出来,并每年都让我妻子写保证书,保证不让我回我妻子的租住屋,否则也连我妻子赶出常州(见下面2021年1月29日和30日我和我妻子的对话微信截图)


我在2009年学会上网后,发表的第一篇帖子就是发在天涯论坛天涯杂谈上的《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该文发表后曾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之后我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的每篇帖子如《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祖国你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等文,都是文章发表后就会有多家网站转载。由于我在国内微博论坛博客遭封杀,从2014年更是被全面禁言,所以我发在国内如天涯论坛等网站上的一些文章很多都被隐藏屏蔽。 我有丰富的社会阅历、有较高的情商和敏锐的洞察力、创造力以及办事能力,我对食品、饮料、保健品、保健食品饮料等和广告策划,都有超越市场经济多年的头脑。

2011年3月13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一诗,2012年3月1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一诗,都是在凤凰论坛和天涯来吧部落等网站发表的(在天涯论坛主要版块发表不出来),都被多家网站转载,点击率都是几万十几万;2014年10月8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 , 我的灵魂也会永远亲吻着生我养我的祖国的每一寸土地》一诗;2016年2月8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2018年7月11日,我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遗书:如果我被迫害死了,就把我的骨灰和灵魂撒在淮河里>>一诗,2022年7月17日我又被迫害的写了《写给祖国的第六封遗书:如果我被迫害死了 请为我点燃蜡烛》一诗。

这些诗歌我2014年在国内被全面封杀后,都发表在博讯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和阿波罗论坛吕千荣的日志、墙内反匪作家的日志等,在十一年内我被中国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的一连给我的祖国写下了六篇(首)遗书文、诗!而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被当时的政权迫害的给自己的祖国写下过诗歌遗书的。

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至今,中共国保迫害强行拆散我们一家三口,逼迫我们夫妻分居四年了,现在我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无论是我在家乡安徽省霍邱县生活,还是我到江苏省无锡、常州暂住谋生,还是我到广东省、上海市、浙江省、福建省等地谋生,在我所到之地都受到了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煽动、唆使、安排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警察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废品收购人员、工地工人、工厂、城管、公安警察辅警等迫害我找我事;我被迫害的用三轮车拉客谋生,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流氓地痞抢劫我、砸我车,安排交警砸我车扣我车;我被迫害的流浪全国赶集赶会摆摊卖东西,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市场管理人员、环卫工人、党员干部、网格员、摆摊群众、警察等迫害我找我事打伤我虐杀我,二十多年来国安国保大量对我的邪恶恐怖公开监控迫害,我都会继续整理陆续不断控诉出来……

从2021年开始至今我赶集卖我的全国独家的能砍断钢管的不绣钢菜刀和什么都能粘的通用万能胶,无论是我在安徽阜阳市、亳州市、六安市还是我在福建龙岩市、三明市还是我在山东省的济南市、聊城市、淄博市、潍坊市、烟台市还是我到江西的赣州市、抚州市,我每天到任何地方赶集赶会摆摊,从我到了菜市场、街道、乡镇赶集赶会摆摊后,我就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元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这个政治犯卖的能砍断钢管的不锈钢菜刀,他是全国独家的不错,但是批发价才十元一把他卖一百元两把,他以前卖五十元两把被共产党公开监控迫害的都没有人买,他现在卖一百元两把,都不要买,谁买就迫害谁…”

被中共国安国保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27年最近4年多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流浪全国每天赶集摆摊谋生的网络作家吕千荣卖菜刀和万能胶的视频
残疾人用不锈钢菜刀砍断钢管---吕千荣在福建龙岩龙潭镇赶集卖菜刀的视频
https://youtu.be/vLlkAMYZzn4
吕千荣在淄博市付家镇赶集卖万能神胶的视频
https://youtu.be/Uchi2c5OXSI

我如果是卖吃的,同样的产品,别人一天能卖上千元甚至几千元上万元,我有时一天连一元钱都没有卖,例如2022年春节前,我在福建龙岩批发了一百多斤东北黑木耳赶集卖或到菜场卖;同样的产品别人一天至少卖一千元左右,而我有时一天连一分钱也卖不掉,因为我一到哪个地方赶集卖或到菜场卖,我就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东北黑木耳,批发价是十元一斤,他卖二十五元一斤太贵了,都不要买,这种黑木耳都是被人参假处理过的,垃圾食品不能吃,他自己都不吃…”

所以,我卖吃的被迫害的都卖不掉,我卖什么日用产品都要卖全国最好的日用产品,并现场演示该产品的功能最好,价格也是比同类普通产品还要便宜,才能卖掉点,例如我卖的产品如果是别人卖,别人正常能卖一千多元,我只能卖二三百元。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的中共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的视频证据: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一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二 
https://youtu.be/CNQx3XeiHVc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三
 https://youtu.be/vhyj5-OZPh0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四 
https://youtu.be/v9MrP6lQoZQ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五 
https://youtu.be/bYUC5RG9O68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六
 https://youtu.be/81ZfOZPdNOA
中共国安国保用脑控武器脑控群众每天对网络作家吕千荣公开监控迫害证据七

我赶集赶会摆摊每天都会安排党员干部网格员多人迫害我搅局找事—2022年月25日我在清流第一菜场摆摊一个中共女党员干部对我迫害找事的铁证
https://youtu.be/1J_EvJaqHGQ
我赶集赶会摆摊每天都会安排党员干部网格员多人迫害我搅局找事—2022年3月1日我在清流县嵩口镇赶集摆摊一个中共党员男退休干部对我迫害找事的铁证
 https://youtu.be/fTccM5vBuYE

就连我在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长期的恐惧中我从2009年10月底就被吓成了心理障碍,双腿伸全骑行自行车自如,能推行四百多斤重的三轮车推行十多里路,却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越是有关部门迫害我,我心里越不想走路,要依靠双拐走路。因为在我的心里有一个思绪想法:“我不能走路了,我就不会受到迫害了吧?有关部门就不会谋杀我了吧?”正是因为心里有这个阴影,造成了我的心理障碍,没有拐杖就不能走路的心理依赖疾病)。这样我就只能买一辆客运电动三轮车拉客谋生,象全国很多残疾人一样,但是有关部门仍然长期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谋杀,逼的我和家人在中国自己的国家,在自己伟大母亲的怀抱里却活不下去…..

看是不是都是安排好的对我的迫害?福建龙岩城管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 公安机关至今不依法处理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id=36392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quickforward=1&id=36717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迫害我的视频证据: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
https://youtu.be/r8Lqz_bODEE
江西赣州于都城管抢劫不成还打倒网络作家残疾人吕千荣后报警处警的现场视频
https://youtu.be/5ialL6iZnJA

直到2018年7月3日早上开始,我才努力克服中共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恐惧的非要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心理障碍疾病,我才丢掉拐杖,重新正常行走。

下面是发在YouTube网站上迫害我的视频证据: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公开迫害(1)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VVttYFOvZYY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迫害(2)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q0fsnb43B98
龙岩老汽车站参与对我乘车的迫害(3)2022年2月24日
https://youtu.be/1369uj_QlVw
网络作家吕千荣写给祖国的第六封遗书:如果我被迫害死了 请为我点燃蜡烛(附组诗六首)
二:习共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我,又安排江西抚州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我

1:因监督习近平,习共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我,又安排江西抚州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我,我2022年12月15日上午在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国保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找我事砸我摊打伤我,我报警后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又迫害辱骂和跪杀我

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无论是我在家乡安徽省霍邱县生活,还是我到江苏省无锡、常州暂住谋生,还是我到广东省、上海市、浙江省、福建省、山东省、江西省等地谋生,在我所到之地都受到了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煽动、唆使、安排流氓地痞、公务员、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群众、公务员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废品收购人员、工地工人、工厂、城管、公安警察辅警等迫害我找我事;我被迫害的用三轮车拉客谋生,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流氓地痞抢劫我、砸我车,安排交警砸我车扣我车;我被迫害的流浪全国赶集赶会摆摊卖东西,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安排市场管理人员、环卫工人、党员干部、网格员、摆摊群众、警察等迫害我、找我事、打伤我、虐杀我,二十多年来国安国保大量对我的邪恶恐怖公开监控迫害,我都会继续整理陆续控诉出来……

从2021年开始至今我赶集赶会卖我的全国独家的能砍断钢管的不绣钢菜刀和什么都能粘的通用万能胶,无论是我在安徽阜阳市、亳州市、六安市还是我在福建龙岩市、三明市还是我在山东省的济南市、聊城市、淄博市、潍坊市、烟台市还是我到江西的赣州市、抚州市,我每天到任何地方赶集赶会摆摊,从我到了菜市场、街道乡镇赶集赶会摆摊后,我就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元钱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这个政治犯卖的能砍断钢管的不锈钢菜刀,他是全国独家的不错,但是批发价才十元一把他卖一百元两把,他以前卖五十元两把被共产党公开监控迫害的都没有人买,他现在卖一百元两把,都不要买,谁买就迫害谁…”

我如果是卖吃的,同样的产品,别人一天能卖上千元甚至几千元上万元,我有时一天连一元钱都没有卖,例如2022年春节前,我在福建龙岩批发了一百多斤东北黑木耳赶集卖或到菜场卖;同样的产品别人一天至少卖一千元左右,而我有时一天连一分钱也卖不掉,因为我一到哪个地方赶集卖或到菜场卖,我就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东北黑木耳,批发价是十元一斤,他卖二十五元一斤太贵了,都不要买,这种黑木耳都是被人参假处理过的,垃圾食品不能吃,他自己都不吃…”

所以,我卖吃的被迫害的都卖不掉,我卖什么日用产品都要卖全国最好的日用产品,并现场演示该产品的功能最好,价格也是比同类普通产品还要便宜,才能卖掉点,例如我卖的产品如果是别人卖,别人正常能卖一千多元,我只能卖二三百元。

我2022年7月10日在国外网络媒体发表了<<吕千荣:济南国保以习近平王小洪的名义用文革手段要虐杀死我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的声明>>和2022年11月4日我在国外网络媒体发表了<<因我知道习近平家乡人都恨习家等 习共更加残酷迫害我>>后,2022年10月10日至2022年12月14日我又从山东流浪到了福建三明和江西抚州赶集赶会摆摊卖万能胶,虽然习共国安国保仍然是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但是我在福建三明和江西抚州多个地方赶集赶会摆摊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块钱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这个政治犯在国际网上控诉国安国保都是以习近平的名义公开监控迫害他虐杀他,弄的习近平都过不掉,他被迫害的证据太多了,上面不让再找他事虐杀他了,不迫害他这么厉害了。。。。。

吕千荣:济南国保以习近平王小洪的名义用文革手段要虐杀死我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的声明
https://bbs.aboluowang.com/thread-1127669-1-1.html
因我知道习近平家乡人都恨习家等 习共更加残酷迫害我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quickforward=1&id=37163

2022年12月14日上午,我到抚州市东乡区占圩镇赶集摆摊,我就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个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元钱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这个政治犯在国际网上弄习近平,弄的习近平过不掉,上面还让迫害他……”

下午回到我住在抚州市临川区荆公路街道五皇殿社区环城南路抚州市五皇殿汽车站旁的新站旅馆后,我所到之处也都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在国际网上弄习近平,弄的习近平过不掉,上面还让迫害他……”

阿波罗论坛:中国网络作家吕千荣因发推文反对习近平非法连任政变监督习近平 习共国安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我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id=37201
https://bbs.aboluowang.com/thread-1135137-1-1.html

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关押迫害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在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每次我听到有中共党员干部或群众说又要迫害我后,很快基本都会发生。。。。

就象今年我被公开监控迫害的2022年5月31日,我流浪到山东省济南市暂住赶集赶会摆摊谋生后,山东国保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更加残酷 ,从我在去济南的路上以及到济南后,我都多次听到群众和同行的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被中共迫害的又要流浪到济南暂住谋生了,济南国保把孙文广都搞死了,这个政治犯也会被济南国保搞死,反正济南国保搞死孙文广全世界都知道了……”

我2022年6月12日、13日、29日在济南住几天,3个集市摆摊3天,被市场管理、摆摊商贩、村干部辅警、便衣警察三天三次迫害殴打两次打伤等的控诉见博讯新闻网和阿波罗论坛《济南国保非要把网络作家吕千荣虐杀死》的报道:

博讯新闻网:济南国保非要把网络作家吕千荣虐杀死
https://boxun.com/archives/152590
阿波罗论坛:济南国保非要把网络作家吕千荣虐杀死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quickforward=1&id=36920

2022年7月6日至10日,我听到多个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对习近平不满,习近平的亲信公安部长王小洪让把这个政治犯害死,这个政治犯只要赶集摆摊济南国保就会安排人迫害他找他事打他,打死他没有事,就是不让他挣钱!就是习近平要害死他.....”

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除关押迫害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在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只要我听到群众说又要安排人找这个政治犯的事打这个政治犯虐杀他后,我都会在推特上提前揭露控诉后,结果都还会被国安国保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人找我事、虐杀我、打伤我,我报警控告后案件至今都是不依法处理不处理,我都听到中共党员干部说都是习近平让迫害这个政治犯的,只要习近平在掌权对这个政治犯的迫害都不会依法处理都不会处理,事实也是在2012年十八大习近平接任中共最高领导人后的十年多来,在国安公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并煽动、唆使、安排流氓地痞、公务员、党员干部、辅警、警察、交警、城管、网格员、市场管理员、环卫工人、群众等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造成我多年来被流氓地痞、党员干部、警察、城管、市场管理、群众一次次抢劫打伤、寻衅滋事打伤打残;我被迫害的捡收废品,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安排废品收购人员、工地工人、工厂、城管、公安警察辅警等迫害我、找我事;我被迫害的用三轮车拉客谋生,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安排流氓地痞抢劫打伤我、砸我车,安排交警砸我车扣我车等;我被迫害的流浪全国赶集赶会摆摊卖东西,国安国保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安排市场管理人员、环卫工人、党员干部、网格员、摆摊群众、警察、城管等迫害我、找我事、殴打打伤我、虐杀我的所有案件,我报警控告后至今没有一件被依法处理过,所有的案件都没有处理。。。。。

结果第二天2022年12月15日上午,我在抚州十字街卖万能胶水就发生了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砸我摊、打伤我,我报警后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又迫害辱骂我和跪杀我的案件。

2022年12月15日上午我在十字街卖万能胶水,因为我卖的万能胶是全国最好的胶水,除了泥土不能粘,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能粘并且是什么东西和什么东西都能粘住,你都撕不开扯不开用锤子都砸不开,所以我当时在十字街卖万能胶时围了人在看在卖,大概上午9点多,在群众都在买我万能胶时,过来一个大概有80多岁的大爷说:“这胶水有水粘不住,不要买。”说完他就走了。我知道是国安国保安排人对我的迫害他年纪又大了,我就没有理他。

因为我的胶水是全国最好的胶水什么都能粘住都搞不开,每天中共国安国保在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在抚州各地卖万能胶摆摊,我都会听到所有只要同行的有两个人和两个人以上的群众看到我后,其中就会有一个群众和身边人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元钱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

再加上我在十字街一个多月卖了8天的万能胶水了,群众都知道我的胶水好,都知道是中共安排人对我的政治迫害,群众还是在围观买我的万能胶,过了大概又有二十分钟,又过来了一个有七八十岁的大爷和围观的群众说:“我买他的万能胶粘不住,都不要买。”

我当时就说:“我的万能胶什么都能粘住,你说你买我的万能胶粘不住,你把买我的胶水拿来,我现场粘给你看,如果粘不住我赔你一万元,让大家现场作证。。。。”

这个找我事的大爷被我说的灰溜溜的跑了。

群众都知道我的胶水好知道是中共安排人对我的政治迫害,群众还是在围观买我的万能胶,过了大概又有二十分钟,又过来了一个有六七十岁的大爷和围观的群众说:“我买他的万能胶粘不住,都不要买。”我当时就说:“我的万能胶什么都能粘住,你说你买我的万能胶粘不住,你把买我的胶水拿来,我现场粘给你看,如果粘不住我赔你一万元,让大家现场作证。。。。”

但是这个参与中共国安国保迫害我找我事的大爷不听我有理有据的说话,仍然胡搅蛮缠寻衅滋事说他买我的万能胶粘不住不让群众买我的万能胶,又拿不出他说的他买我的万能胶的胶瓶证据,我卖我的万能胶时都是现场会多次实验从我卖的万能胶中随便拿出一瓶万能胶或群众在买我的万能胶时随便拿出一瓶其要买的万能胶现场让我粘一样或几样东西试试都能粘住,过几分钟等胶水干了后都是撕不开扯不开用锤子都砸不开。。。。。

我看这个大爷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故意找我事参与迫害我,我就依法维权拿手机打110报警,这个大爷看我打110报警后要走,我就抓住他的衣服不让他走等110警察来处理,他就打我砸我的摊。。。

我报警后大概三十分钟左右,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和另一个我没有记下警号的警察两人来处警,当时警察到了后我就用手机在拍我被那个老人砸了的摊子视频,那个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就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后说:“你拍我干什么?不能拍。”我就说我拍他砸我摊的证据,这个警察说:“我们的执法仪在拍,你拍干什麽?”我说:“你拍的视频证据又不给我(因为所有群众被警察打死了的社会公众案件警方都是以各种理由说没有视频证据不公开视频证据),天安门广场的警察处警我都能拍视频证据,你处警我为什麽不能拍?

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说:“你报警我就不能弄你了是吧?说完拧着我的一个胳膊往后背另一个警察拧着我的另一个胳膊往后背把我按在地上,当时我右手畸形短小肢残二级的残疾胳膊被警察拧的如断裂般的疼痛,我疼的大喊你把我的胳膊拧断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畸形短小被定为二级肢残,属于重残),两警察还是违法拧着我的两个胳膊往后背推我到了警车把我推进警车在警车里我坐好后警车开走后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几次无故骂我:“你妈的”!

我就说“你披着警服不能以公权力迫害人骂人,你骂你自己的。“

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说:“你妈里逼,我就是骂你了,把我蹲在座位下,在小汽车警车的后座两个警察把我按在座位下把我的头按朝下后,然后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就用腿跪在我的脖子上说:“你妈里逼,我今天就跪死你。。。。”

我看他在跪杀我马上就要把我的脖子跪断了,我就说:“我什么都不说了。”

过一会警车开到了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后,两个警察又拧着我的两个胳膊向后背,把我推到了审讯室让我坐在老虎凳上固定住我的身体和双脚,在我进入审讯室后警号为110478的警察说:“你想袭警”。我说:“都是你在骂我,袭击我。”

这个警察没有吭声。

到了审训室,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一直都在迫害我找我事说:“你在那摆摊有合法手续吗?城管给你手续了吗?(那是允许自由摆摊的地方),你的胶水有合格证吗?(我是贴牌产品都是正规厂生产的)。”这些都和本案无关,都不是他管的事。

我说:“这个老人没有买我胶水他是来寻衅滋事的,他也没有买我的胶水证据胶水瓶子。”

他说:“没有证据胶水瓶子就是没有买你胶水吗?”

我说:“他是迫害我寻衅滋事的,他说他买我的胶水粘不住鞋子,让他把鞋子拿来现场从我卖的胶水中随便拿出一瓶来,看看是不是粘不住鞋子,我保证能粘住,我的胶水是全国最好的胶水这个世界上除了泥土什么都能粘住并且什么东西和什么东西都能粘住,你都撕不开扯不开用锤子砸不开,比新的结实,你可以现场让我粘东西实验给你看。”

他不去和我现场验证我的万能胶的质量。

我说出了当天包括这个老人在内三个老人来寻衅滋事找我事是国安国保安排的对我的迫害,我简述了1995年-97年我因上访反映家乡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关人等暴力手段收取加码加重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而受打击报复, 因上访坚持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结果,1997年6月-2000年8月,被地方公安机关非法劳教关押了3年2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合并叫机运中队)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受尽迫害,2000年8月释放后3个月左右,又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下通知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 两劳重点人员监控是公安机关的秘密监控迫害政策,尽管释放后,我深知中共体制性的问题含冤息诉罢访只想安心生活,但是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国安和公安国保却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再以我肢残的残疾特征,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常州国保和舟山国保都公开说我是政治犯重点监控的敏感人物,让我写保证或当面告诉我不准我在常州和舟山暂住,并因此连带迫害我的妻子和我的弟弟...

他说:“那我也不让你在抚州,你给我说出这些对你没有好处。” 然后他出去请示上面领导了。

过一会他回来后他说我打那个老人了,那个老人的一个大拇指肿了,我说我没有打哪个老人,都是他打的我,他的手指肿了是他用拳头打伤我的额头打了一块大包他用力过大造成的,我有我用手机拍摄的两段现场视频证据证明都是他寻衅滋事并打我砸我摊的。。。。。。

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看了我拍摄的现场视频后,然后出去请示上面领导后回来后说:“你两都伤了,你说他是党员他不是党员,你向他道歉,你们互不追究。。。”

然后他打好了处理文件让我签字,文件上写的:“两人因买万能胶发生冲突,两人都有伤,双方互不追究,吕千荣向万雪昌道歉。。。”

这个警察说万雪昌是开药店的不是中共党员,他是不是党员我不知道,说明这警察和这个老人认识。

我让该警察在文件上手写添上了一段话,“因他不是党员因此向他道歉”后,我和这个老人签了字,这个警察才把我从老虎登上放下来,让我走后,这个警察和那个叫万雪昌的老人说:“本来拘留他的,他有证据,上面让依法处理调解,你去上医院治疗,如果构成轻伤,他不去医院治,还是逮他。把他给抓来的,看谁以后还敢对他好……

我从派出所出来后,2022年12月15日当天下午我就到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我被打伤的额头,当时我告诉医生我的脖子颈椎也被警察跪伤疼痛和残疾右手也被警察拧伤疼痛,医生说脖子和胳膊没事,可能是肌肉造成了损伤,如果是骨折了那就厉害了你动都不能动。

当时医生给我做了脑CT并给我开了十二天的接骨片药两瓶,花了三百多元人民币。

2022年12月15日当天下午我在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我被打伤的额头期间,我就在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给抚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抚州市公安局12389打电话控诉2022年12月15日上午我在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打伤我砸我摊,我报警后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又迫害辱骂我和跪杀我的经过,并告诉抚州市公安局12389接听投诉的工作人员:“这个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处警时抢去我的手机不准我拍摄现场证据和处警视频,说他们全程在用执法仪拍摄,他又迫害辱骂我和跪杀我,在荆公路派出所审讯室对我的迫害也都有监控,您们可以调执法仪的现场处警视频和派出所审讯室的监控证据,如果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销毁了这些视频证据,就构成销毁证据犯罪......’(见下面我用手机拍摄的现场视频证据)

见下面视频:
安排群众找事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报警后处警警察又辱骂及跪杀他——-被迫害流浪的吕千荣2022年12月15日在江西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砸我摊的证据视频一
https://youtu.be/fsPAmiG6CoY来自 @YouTube
安排群众找事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报警后处警警察又辱骂及跪杀他——-被迫害流浪的吕千荣2022年12月15日在江西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砸我摊的证据视频二
https://youtube.com/shorts/hqtzwA79IPw?feature=share 来自 @YouTube
安排群众找事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报警后警察又辱骂及跪杀他——-被迫害流浪的吕千荣向抚州市公安局12389控诉2022年12月15日在十字街卖万能胶被公开监控迫害警号110478警察辱骂和跪杀他证据视频三
https://youtu.be/SOBAPOJQGbY
安排群众找事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报警后警察又辱骂及跪杀他——-被迫害流浪的吕千荣向抚州市市长热线12345控诉2022年12月15日在十字街卖万能胶被公开监控迫害警号110478警察辱骂和跪杀他证据视频四
https://youtu.be/S7PqbKOYGe8 来自 @YouTube

22年12月19日在抚州市十字街拐子五金电器店主张学东(一级肢残)告诉我:“22年12月15日你在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打伤砸摊和处警警察又辱骂跪杀你,群众都说是公开政治迫害你的证据一
https://youtu.be/sHw_81J4i_I 来自 @YouTube
22年12月19日在抚州市十字街拐子五金电器店主张学东(一级肢残)告诉我:“22年12月15日你在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打伤砸摊和处警警察又辱骂跪杀你,群众都说是公开政治迫害你的证据二
https://youtu.be/TMkCrx-w5-4 来自 @YouTube

2022年12月16日我被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跪伤脖子的颈椎疼痛厉害并伴有头疼头晕呕吐等症状,我被处警警察拧伤的残疾右手也疼痛不能负重不能动,2022年12月16日下午我又到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治疗我被处警警察跪伤的脖子颈椎和被处警警察拧伤我的残疾右手,医生把我的颈椎和残疾右手都检查拍了片,诊断为被人打伤,多处肌肉损伤,头痛头晕呕吐、胳膊疼痛、脑震荡,额头颈椎右胳膊没有明显骨折,开了三天病假条。。。。

见下面病历




从2022年12月15日,在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2022年12月15日上午在十字街卖卖万能胶水被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安排多名老人等寻衅滋事迫害我找我事砸我摊打伤我,我报警后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又迫害辱骂我和跪杀我跪伤我后,至2023年1月2日多天,在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到处听到警察、党员干部、群众看到我后和身边一块的人说:“安排多名老人寻衅滋事迫害这个政治犯找他事砸他摊打伤他,他报警后警察又迫害辱骂他和跪杀他跪伤他,都是习近平要害死他,是习明泽下的令,他把习近平弄的过不掉(指我最近几个月在推特发推文批评监督习近平),本来是要害死他的,那个警察跪他脖子他没有事,只是跪伤了,害死他也没有事,中共也不承认。还要迫害害死他,不然他把控诉写出来习近平过不掉。。。。”

习近平上台十年多,我已多次听到警察、党员干部、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就是习近平要迫害他,是习明泽下的令。。。。"我都不愿在控诉中公开。

所以在此期间,我多次在推特发文:
习共国安国保对我公开监控迫害又安排江西抚州国保以习近平的名义要虐杀死我,包括22年12月15日我在抚州市十字街被警察跪杀的详细控诉我最近几天就会写好公开,呼吁关注我生命安全。
阿波罗论坛:中国网络作家吕千荣因发推文反对习近平非法连任政变监督习近平 习共国安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我
https://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286391&do=blog&id=37201
https://bbs.aboluowang.com/thread-1135137-1-1.html

2022年12月19日15点多,我刚从抚州十字街买锁回到我的租住屋换锁,一个中年男子(很可能是国安特工)跟踪我到我租住屋看我换锁,我换好锁后就有一辆小汽车过来接他,他在上车时我就听到他和车里的人说:“这个政治犯,他对习近平不满,要害死他了。。。。。”


2: 习共国安国保公开监控迫害我,又安排江西抚州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我,我2023年1月2日下午在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水被国保又安排一个50多岁的男子寻衅滋事迫害我找我事要砸我摊骂我推我要打我我报警后又是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处警又迫害我

2023年1月2日下午,我又在抚州十字街卖万能胶,过来一个50多岁的男子,拿了我的一瓶万能胶在手里说:“我买一瓶万能胶粘汽车尾部大灯”。

说完他要走,我说你手里拿我胶水你没有给我钱呢?他就把我的胶水放下后到我面前用手捏住我的鼻子说:“你他妈把我老实点,不老实我把你的摊掀了(砸了)…”

之后,他又说:“我把车开来,我买你一瓶胶,你把我的后车灯粘上….”

我看他喝的有酒,就没有理他。

我说:“你喝的有酒,你不能开车,喝酒开车会被警察抓的,你开来我也不给你粘….”

他就在哪里骂我寻衅滋事说;“你的胶水有合格证吗,质量不好,我买过,我马上把你摊掀了…..”

我看他还在找我事,我就打开手机拍摄他寻衅滋事的过程,我说:“你没有买过我胶,你不要在这找我事(买过我胶就把胶瓶拿来),刚才你说要买我胶你把车开来让我把你粘汽车尾部的大灯,我说你喝醉酒了不能开车,开来了我也不给你粘,你骂我要砸我摊……”

他知道我在用手机拍摄他寻衅寻衅滋事的证据,他就老实多了。我就当时和在买我胶补鞋的一个老人小声说;“他今天要是砸了我摊子,要判三年以下,他还不知道呢?”

我说了这句话不久,在围观的十来个人中,有两个二三十岁的青年男子就走了,其中一个男子边走边和另一个男子说:“他都先拍有证据,不能弄他。他把控诉写出来了习近平过不掉。。。。”

之后,骂我要砸我摊的寻衅滋事的男子也走了。

过了大概有二十分钟,刚才那个骂我要砸我摊的男子又来了拿了我一瓶胶水说:“我买瓶胶水。”

我说:“你找我事,我的胶水不卖给你…”

我知道又都是国保安排的来迫害我找我事的,我就用手机拍摄取证。

这个男子又第二次拿我一瓶胶水说要买,我又把胶水拿过来说:“你找我事,我的胶水不卖给你。”

这个男的就在我摊前继续寻衅滋事骂我说:“你他妈你胶水粘不住东西,为啥不敢卖给我…..”

我就说:“你再寻衅滋事再不走我就报警”。

这个男子说:“你不报警还不行…..”

我就打抚州市公安局110报警(下面是我打110报警的通话截图)。




过了一会,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荆公路派出所来了两个处警警察,又是那个我正在控诉的2022年12月15日迫害打伤我的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和另外一个警察来处的警,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到了后先违法把我放在内衣上面口袋里的手机抢走打开看有没有拍摄,然后第一句话就说:“你他妈怎么尽找麻烦?”

我就把这个男子迫害我寻衅滋事找我事骂我要砸我摊的经过说了一遍后我说:“他是寻衅滋事找我事迫害我的。”

这个110478的处警警察说:“是不是寻衅滋事不是你说了算。群众买你胶说你胶不好,你就说人寻衅寻衅滋事找事。”

我说:“他没有买我胶。要以事实为依据,我用手机拍摄有两段他寻衅滋事找我事的现场视频证据,你自己看看。”

这个警号为110478的处警警察没有吭声。

过一会,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又找我事吼叫说:“你不要和我大声说话,上次你进派出所忘了吗?”。

我说:“我没有和你大声说话,我说话就是这样正常的在说话。”

我看他还是不依法处理在迫害我,我就说:“2022年12月15号,你打伤我跪伤我脖子扭伤我残疾右手,我当天下午在抚州市第一医院检查治疗伤情等拿检查报告单时,我就打抚州市12345市长热线和抚州市公安局12389控诉了,现在病历都出来了,我把证据视频都发在YouTube网站上,并把链接发在推特上向国际社会在控诉……”

这个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在登记了我和寻衅滋事找我事迫害我的那个男子的身份证后,把抢我的手机还给了我,然后说是纠纷后, 和那个寻衅滋事找我事、辱骂我、推搡我、要砸我摊的那个男子笑着走了。。。。

过了一会,那个寻衅滋事找我事的男子又到我摊位旁边一个卖猪肉的摊位旁和卖肉的说了有半个小时的话后,没有再找我事走了。

除了福建三明清流和江西抚州临川(三明宁化国保后来非法入侵我住处)都是对我的公开监控迫害,其它地方我在福建龙岩、安徽亳州、阜阳、六安、江西赣州、山东济南、聊城、潍坊、淄博、烟台等多地卖了两年多这种胶水,从没有一个地方一个人说我胶水不好的找我事的,因为在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都听到有不少群众说:“这个政治犯卖的万能胶好是好,什么都能粘,厂里批发才几毛钱一瓶两元钱一瓶,他贴牌后对外批发三块多一瓶,他卖十元一瓶,价格太贵了,上面让都不要买他的,谁买就迫害谁;上面不要让安排人找他事说他胶水质量不好粘不住,在三明清流几次安排人都是党员干部找他事说他胶水质量不好,他都拍摄有现场证据向国际社会控诉对他的政治迫害安排人找他事。。。。。”

抚州警察是匪帮?2023年1月2日14点多至15点多,网络作家吕千荣在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又被一中年男子两次寻衅滋事迫害找事,吕报警后又是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参与迫害吕的视频证据一
https://youtu.be/4I5i-nHsnL8 来自 @YouTube
抚州警察是匪帮?2023年1月2日14点多至15点多,网络作家吕千荣在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又被一中年男子两次寻衅滋事迫害找事,吕报警后又是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参与迫害吕的视频证据二
https://youtu.be/iLpBEunBCx4 来自 @YouTube
网络作家吕千荣2023年1月3日15点多打抚州市12345控诉2023年1月2日下午自己又在抚州市十字街卖万能胶又被一中年男子两次寻衅滋事迫害找事,报警后又是警号为110478的警察参与迫害吕的视频
https://youtu.be/r2xv1WrNVcQ 来自 @YouTube

2023年1月10日,我在抚州市临川区桐源乡赶集卖万能胶,有两个穿制服的不知是警察辅警还是城管,从我前面经过时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说:“这个政治犯这次就要公开控诉是习近平要虐杀死他,习明泽下的令。就是习明泽让弄他的。。。。”

此后至今我也到处听到群众都是这麽说。

因我2022年12月12日,我在抚州市临川区荆公路街道租了房子,在中共国安国保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用脑控武器、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都到处听到群众说:“这个政治犯房子租好了,上面还会安排房东找他事,然后派出所警察还会虐杀他。。。。。。。”

2023年1月13日下午,我在江西抚州市临川区听到几个交警和警察看到我后和身边一块的同事说:“这个政治犯正在国际社会国际媒体控诉他因监督习近平 ,国安国保以习近平习明泽的名义要虐杀死他,他把习近平弄的过不掉了,抚州公安国保正在作假材料上报习近平,习近平要是批示了最近几天就会把他逮起来了,这次逮起来了就要把他害死在里面了。。。。。”

吕千荣电话:+86 15312586362

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吕千荣2023年1月13日于江西抚州


作者简介:吕千荣,男,汉族,肢残贰级,网名中国安徽人说,笔名荒竹(荒山荒野上的一颗竹子),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策划师、商人,1970年3月出生于皖西北淮河岸边的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1995年-97年因上访反映家乡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关人等暴力手段收取加码加重的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而受打击报复, 因上访坚持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结果,1997年6月-2000年8月,被地方公安机关非法劳教关押迫害了3年2个多月,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合并叫机运中队)被强迫从事煤矿井下作业每天工作12小时,并受尽迫害。。。

2000年8月释放后3个月左右,又被安徽省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下通知到临水派出所填写了《两劳重点人员监控表》, 两劳重点人员监控是公安机关的秘密监控迫害政策,尽管释放后,我深知中共体制性的问题含冤息诉罢访只想安心生活,但是从2000年8月我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释放后至今二十多年来,国安和公安国保却长期以党和政府的名义、以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武器、再以我肢残的残疾特征,长期每天脑控迫害我再同步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甚至谋杀……

2010-2014年我先后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凯迪论坛、网易论坛等和网名屠夫、秀才江湖等都是知名ID,2014年被全面封杀。

代表作:诗歌《是谁一次次让中华民族蒙羞》(这篇短评+主题诗,是我学会上网后2010年10月25日我坐在电脑前直接写直接发表的第一篇作品,在天涯论坛发表后被全国成千上万家网站转载并转载多年,之后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上发表的任何一篇文章都会被多家网站转载)、《 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祖国您不要流泪》、《写给祖国的遗书》、《如果有一天我被迫害死了,就把我的骨灰撒在淮河里》、《写给祖国的第六封遗书:如果我被迫害死了 请为我点燃蜡烛》《今夜,我为你们守灵》、《呂千榮:中秋節,我只能送給你們祝福和思念》、《拷問春節的思念》、《吕千荣:我们都是“铁链女”》、《等风来等雨下都在等你下》,时评《如果枪毙了夏俊锋就是枪杀了中国弱势群体对社会正义的期盼》等。

策划案例:
求职维权广告策划:在2010年10月6日国庆长假,我策划了一个把(0.8米X0.4米的泡沫彩印版)求职维权广告牌安装在头顶上(固定在安全帽上戴在头上)求职的广告:《给我一次机会 为世界创造一个奇迹 —— 一个中国残疾青年农民面向世界的求职》在南京玄武湖景区求职几小时,我当时发在天涯论坛、凤凰论坛用网名“中国安徽人说”发的《看一个残疾人把求职广告安装在头顶上在南京求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3-9-26 22:5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