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84|回复: 0
收起左侧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5 11: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驳《《时代之痒与民族之痛》——致杨澜女士》文


尊敬的“一个思考着的平民”先生您好!经单位同事特意提供,很有幸能读上您致杨澜女士文——《时代之痒与民族之痛》,反复研读了几遍,然愈读愈是觉得谬言万里,终于按纳不住,便随手打上几个字与您商榷一二。

首先是关于一些历史常识问题,中华儿女作为黄色人种,据有关地理知识及生物进化逻辑,是从非州而来,处于人类生物进化树的最高端,可以理解为在自然属性上是最优秀的人类种族之一,与其它种族相比这体现在如下方面:一是大脑最聪明;二是最强的生育繁殖能力;三是最高的自然寿命;四是最佳的灵活协调体质;五是汗腺身体的进化,等等,这些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是在而今世上社会现实体现很一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然而你们很多人却怪罪于“中国人素质差、种族差”,不知从何而谈起,是何用意?另外华夏九州是谓“神州”,曾经的山清水秀富饶博大实状毋庸赘述,所以,中华历史之发展,无论是思想文化,还是科学理论,直至战国都是异常迅猛的,这在整个世界史上相比古希腊文明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直至后来二千多年各朝专制统治社会,虽然每况愈下然横比欧美都有领先;最后直至清专制王朝彻底没落,而后民国中兴,而后是本朝“人民民主专制”。所以,中国人,不差!华夏神州,不差!
其次是关于中华才俊伟人,不说“三黄五帝”之类简直神话般的创世人物,单纯从秦汉三国两晋隋唐宋元明清,哪一代的开国君主,不是雄怀大略一统华夏江山?而且,江山一统后开国皇帝,不说那些“贞观、光武”之治,随便是谁,治国理政不是远远胜于“人民民主专政社会”么?竟然称:“毛泽东创造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千古神话。今天要和你思辨的是毛主席这尊神不同于任何宗教之神,他是民族历史五千年深厚沉淀而自然浓缩的民族精魂。”这种牛B的话也真敢吹!即使蒋毛相比,道德品性方面,中正先生无疑远胜于毛:个人生活胜于毛(千万别冒出不久前广东材料的话来,说:别人谈四个老婆是他的本事!)仁慈胸怀远胜于毛;在战略政治斗争上稍次于毛,政治管理上各有千秋,而经济治理上毛却远不及蒋,不过毛润之先生的文才超群,还可以让人敬服一下,但史上亦有大文才头儿,譬如“李煜”,在如此方面丝毫不亚于毛润之先生,另外康熙大帝自己也给自家的文才吹得上天入地,还有周文王,武曌,等等,可是你们却把毛捧成了神,真是有意思!从国家头领角度视之,凭他来傲视中华称五千年来的民族精魂?这大概只能说他是你们几大千万人里的神还差不多吧,要谈到整个中华五千年则谬言千里矣!当真你们是从苏俄泊来的货,不知自己姓啥名啥了,也忒地太小看我神州才俊了!
您竟然在文中还说:“他历来就反对个人崇拜,因为他不需要。是那些想得到崇拜而没有被崇拜的人在别有用心。一个超越历史和现实,洞察寰宇的领袖难道不知道那意味什么吗……”“文革”才过去几年,您(们)就如此之颠倒黑白,睁了眼睛说瞎话,实在无语了!您该不会说像如今北韩之“神威无敌大将军……”之类东东,不是个人崇拜,是“人民对领袖的‘尊敬’”吧?
再次是诸多政治经济概念,特别是关于“国家、阶级”,你们首先定义出:“所谓阶级,就是根据各自利益自然形成的集团阶层。”而后定义出“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再后推理出“工人阶级是最先进阶级”,再后推理出“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而由是最先进”,于是就推理出“共产党人所以要掌控国家政权”!这真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推理过程!
在中国一直的文字意义中,有关“阶级”的解释只是“利益团伙”,在一群利益团伙里,无论贵贱职业,都在一起(齐)为着一定的利益目标而做事,他们相对于别人,别的利益团体,因为社会、历史、市场实际的安排,所有的阶群都是平等的,所以也就会产生不同利益团伙之间正常的利益纷争、竞争,这些都是很正常合理的事情,可是,你们竟然推理出了“你们自己是最先进的人群”,真是让人殆笑大方!众所周知,首先作为工人,修养学识就绝定非常一般般;而后你们的教条唯己独尊,俨然一统神教模样;再次现实之中你们党派里尽多只是些地痞混混崽子作为所谓“先进分子”网罗入其中,这可是非常明确的社会现实哦亲们!亲眼所见知的事实之一就是你们的微观党会上,会还没开完就有着小头目在张罗着打牌赌局!还是个小头目,完完全全不学无术的二混子一个,就因为特权关系而在你们的系统中混得风生水起!这种情况在如今神州大地甚而都是如此。处处拉帮结派,一片乌烟瘴气!这样的结局也必定是唯己利是尊,由是而衍生的一伙人团体就必定会任由己欲已利而为所欲为!
国家是公共大社会的服务机构,而你们的逻辑是阶级统治工具,就是你们的“暴力统治工具”!这真是华夏民族的悲哀!帝王家天下时代里都不敢如此狂言妄行,都要安上若干“君权神授、替天行道”等逻辑,论证自家的统治也仅仅只是为神灵而干事!你们真是旗杆上绑鸡毛——好大的掸子!你们的那一套阶级逻辑,实在是谬误百出,只将会使人类社会始终是苦难重重。按如此逻辑,所有你们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封建阶级,甚而农民阶级都被你们整光光了,那么你们共产党人——先进工人阶级又会形成所谓的“压迫剥削阶级”,普通工人会沦为被压迫剥削阶级;就算普通工人全部被你们整光光了,那么党领导群体又会形成压迫剥削阶级……这是无穷尽的,因为这种政治结构的本质就是一个赤裸裸的物欲等级社会结构!恕我直言,你们的“共产主义社会”比“太平天国构想”都还不如。
第四,关于人,关于社会道德结构,你们尚未成得气候之时,各类关于“民主、自由、公正”之类的话题充盈社会,不绝于当时各类新闻媒体;到而今,你们却四处张扬着“丛林法则”,鼓吹着“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这又真是一个让人无语的号语,这话的核心意思,无非就是暗寓你们之能高高在上,是斗争、适应了争斗法则而应得之必然享益!持这种心思既反映出此类人之残暴狂妄,更反映出他们的自私和无知!于此,某人且与你们的“砖家”商確一下:有关人类社会,生灵世界,甚而齐寰宇空,都是在谐和宇空里相制相生地运动着,否则必归一灭于黑洞而消亡。所以地球生灵世界的生生杀杀只是按需进行的“丛林法则”,而绝非按欲望进行的“丛林占有”。百兽之王只是按体能所需吃食饱足即停止杀伐,稍多占获即累自身,绝非你们扣帽的特权争斗而生成的“丛林法则”;同时再微小的生物在他的领地里都能呼风唤雨,没有任何逻辑证明老虎就要比小白兔要高了等级!所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一物都是他领域里的“王”,每一物都只能安然于他自身的领地而快乐存在,多余非分的占有只会累身累心,祸延子孙,即使每一个具体的你你我我都不例外!
再后,联系鄙人一贯愚见(见有关拙文《》)认为,人,以及人类群休、社会,人性本善!因为任何群体若要图存发展,它都必要系统进化,作为大社会系统中的一分子而“随波逐流”。那么在此之中它都必须要顺应着众生才能一同进步。顺应社会潮流众生,即是要求他拥有善德而为了他人,而后才能发展自己。即使你们曾极度贬踩的“资主主义市场经济”,在那样的逻辑下都有着两大最基本的原则;一是客户是上帝;二是竞争对手间的利益公正均衡,这都是莫大善焉之天道,更莫说别人宗教信仰品性中的诸多善德!而中国普通百姓,譬如农民,从原生状态也皆是善莫大焉状态,于此就不再仔细论述,而你们却为了论证一些你们的“主义”,颠倒黑白惘顾是非,必遭天谴!
在论证你们的一些逻辑中你们最核心的一个理论好像是什么“所有制”,什么公有私有,再大的“公有”,把利益主体扩大,皆成“私有”,譬如现正闹的“朗洞疆地”,若说成“世界有”,中国人会高兴吗?那从一种角度理解不就是“私有”吗?同理,再小的“私有”,把利益主体缩小,皆成“公有”:您会把您的一切与您所心爱的人分享,这不就是“公有”吗?所以,无谓私公,问题的关键在于,是谁的便是谁的,不能像而今社会,假“国家、公有”之名,赚取个人、党团利益之实:亦不能像曾经社会,假“国家、公有”之行,害个人、团体之利。
其实,面对神灵宇空,往来时序,都是“大公境界”!面对神灵我我你你皆是区区微尘,实在不能算了老几,您(们)的嚣张狂妄只不过是缘由您们这类人的极度无知狂妄缺少修养,不知天高地厚罢了。人,还是要学好,归本,从善,所以,且回头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在先生文中,有诸多骂“贪官”言语,其实明言人一眼便知实为作秀之举,目的大概想为扭转视点,重拾民众信任罢了,但有意思吗?像那些你们团体内非常优秀出名的人,而今可以言谈出来了,如“王立军”等,不是勋章一重重吗?那个“种红署”的,不也是优异异常吗?而实质呢?那么,那些无功德建树的材料们,更该如何呢?
从您的结语也可以猜度得到,先生您绝不会是一个单纯的个人,共产党的个人不会有这种责任担当!而只会是所谓“组织授权”的代笔人,想搞些所谓“澄清是非引导舆论”的伎俩而已,此举在原来的帝王专制时代里也有,他们叫作“正是非”。然而,正是非不是颠倒是非!呵呵,瞎掰的话家天下时代好像还显得有条有理一些。
你们讽咒杨澜女士“打开国门……”等言语,这已使尔等原形毕见——仅仅只是想维系统治而已!其实即便不开国门,通过天数推演,亦可知尔等归亡何处(亲们莫又因在下玄妙言语而给扣上“邪幻”帽子哦)。很多事情,天知,地知,你我皆知,靠封锁舆论往往只会是适得其反的结局。古帝王曾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历史洪流滚滚汤汤,我们应该如何为之?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临末了,对先生您最开始的几句话撇清一下:您说“我今天的话,不是我个人观点,而是代表着当代中国社会的底层与你那个阶层的对话。”见先生此言不知有无必要再说“贻笑大方”一词了,因为你们此类言语实在太多太多,层出不穷!某人在正常中国社会里或能以“隐者儒士”定性,可在而今的中国社会,按你们的逻辑定性,最多只能算“农民阶级”,是最为标准典型的“社会底层”,不知怎么就被您给代表着说上那样的话了!借此文页面在下不妨随笔打下一些农民及普通市民的话:“现在社会是无官不贪,黑得很!”“睁起眼睛看,等他几爷崽玩个够……”“搞什么政策文件,都是那几爷崽在玩花招!”……这些,应该才是真正“底层心声”!呵呵,还玩“代表大会”!想逗着谁玩呢?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傻子,除了我们自己!总想欺骗玩弄别人的人,结局往往只会害了自己!



贵州铜仁孟之飞二〇一七年七月廿九日完稿于河上田


——————————————————————————————————
附:“一个思考着的平民”原文

《时代之痒与民族之痛》
——致杨澜女士  


杨澜女士,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你肯定为来自每一个角落的掌声而感动。然而今天,你不一定需要来自某个角落关注你的目光。即便如此,我还是要向你说,我今天的话,不是我个人观点,而是代表着当代中国社会的底层与你那个阶层的对话。你走过世界,你正阔步在中国的高层次舞台上。我一直用我的双脚丈量着山乡的土地。但行为的限制并不代表思维的拘禁,我认为今天的你需要听听舞台之外的声音。 

毛泽东创造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千古神话。今天要和你思辨的是毛主席这尊神不同于任何宗教之神,他是民族历史五千年深厚沉淀而自然浓缩的民族精魂。反动分子骂他,反华势力怕他,当代所谓的精英人士否定他,这一点都不奇怪,甚至你的否定也不新鲜。站在你当前的阶层利益上说,你也没有错,你错就错在你没有站在真正的大多数劳动大众的立场之上。什么阶级说什么话,现在看来毛主席的阶级斗争学说尤为正确。在阶级社会中,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

列宁说:所谓阶级,就是根据各自利益自然形成的集团阶层。不是谁宣布没有就没有的。当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阶级矛盾,而是一直都有,而且十分激烈。只是被强大的政府功能覆盖了,被经济生产掩盖了。政府尽力调和着阶级矛盾,努力寻找着不同阶级利益的制衡点。国家的长治久安要求必须这样做。现代科学可以防止地面塌方,但不能阻止地底深处的地震。捂得越紧,沉默得越久,爆发的能量就越大。
 
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的思想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要细心地区分。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如果泛泛而谈,就不得其深意。你一定读过不少书,是不是成功秘诀一类的读得多。作为当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即使读过全世界的经典,如没有读懂毛泽东思想,也不算民族精英。你的错误也是由于把毛泽东思想看成是毛泽东一个人的思想行为。

毛主席成为党的主席,一不是自封的,二不是世袭的,三不是禅让的,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逐步成就了他的领袖地位。他从不想自立为王,即使是在革命最艰苦的时候,他也始终和党在一起。他也崇拜过别人,甚至服从别人的错误领导。只是他后来发现许多王明、李立三的民族精英都无法承担民族大任时,他才明白必须由他自己去进行艰苦的探索。他用六年时间研读一部《论语》,然而,他没有看到封建王朝的治国经纶中有解救中华民族的有用韬略。这也只有他才具有否认这部经典的智慧。  

毛主席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你本应该比我更清楚。他的一家就有六人为革命献出了生命,他连杨开慧一并奉献给了人民。当时是四万万人口,全国有多少个家庭,这个比例你自己可以算。新中国成立后他本可以享一享太平,可朝鲜战争爆发,毛岸英就是他在错综复杂,危机四伏的国际国内大环境中,为全国人民压下的一个巨大的筹码,有多少人能做到这点?这一点你肯定不懂!邓大人说过一句扪心自问的良心话:没有毛泽东,中国革命尚在黑暗中摸索。

他老人家一生都在呕心沥血,最后的日子里,房间和床边摆满了十万本中华民族的史籍,他带着未尽的思索离开了他的人民。每当想到这就难免心寒,可有人就是要诋毁他。

毛主席去世时你看到房间了有什么?简单的书柜衣柜,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的福气,他一生不敛财,不为名,为的是全体百姓,所以中国的老百姓用至真至诚的朴素感情把他推到了声誉的巅峰。

各位再看现在各级官员衣食住行什么排场?

他历来就反对个人崇拜,因为他不需要。是那些想得到崇拜而没有被崇拜的人在别有用心。一个超越历史和现实,洞察寰宇的领袖难道不知道那意味什么吗!这方面你为什么显得那样幼稚呢?
国共的博弈,如果事前有一万个预言家,就会有一万零一个不看好共产党,国民党的失败,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其精英高层绝大多数人,利欲熏心,看不见全局。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道理谁都懂,不懂的是如何生长一只看到未来的战略的眼睛。
只看到自我利益的人必然地局限自己。
蒋介石个人算盘不可谓不精,只是他算理不明。而毛主席的英明是一片,是一系列。即使可以重来一次,蒋介石也不可能战胜毛泽东。

毛主席生前语重心长地说过,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真正的马列主义者首先应该是一个思想者,而不是只为潮流表面的浪花起哄。有的人现在看来压根儿就不是我党的范畴。不是共产党的共产党员多的是。哪一个贪官是民主党派的?假若没有权利在手,他们就是十足的盗贼。
我历来就不承认当代中国有真正的精英,一套光鲜的外衣内全没了心肝。他们即使有灵敏的大脑却也没有脊梁。他们只是潮流中的投机者。他们忘了潜行研究,却没忘标新立异。当别人有异议的时候他们说这很正常,当别人认为很正常的时候他们却说出不同见解。这样的精英不属于人民。

真正的精英应该对时代的动向有敏锐的洞察,与人民的心声息息相通,为民族的痛痒而痛痒,而不只是镜头前的伶牙俐齿。  

杨澜女士,你的海外风光解说词很漂亮,但你对这个民族的深重苦难思考的不多。你本可以选择沉默,但你偏要狂言。居高声自远。要么你是有目的,要么你是被受意,否则就是你无知。

你说“国门一开,神话不攻自破”,你耐心的看看网上,你看看毛主席纪念堂和全国各地毛主席生活和革命的地方,你就知道破还是没破?
你是不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你只是被你自己编写的童话中的肥皂泡,遮蔽了无数人善良的眼睛,原以为你是个精致的女人,没想到这样粗略的言论。

国门大开,妖魔鬼怪一同进来,旧社会沉渣泛起,黄赌毒遍地都是,封、资、修无处不在。潘多拉魔瓶倒空后,又装进了谁的利益?

你富了,只是杨澜富了,并不代表全国人民都富了。

富人的为富不仁,正是当下仇富现象的根本原因,
人民仇恨的不是富人的钱,而是富人对穷人的态度;
是他们得意洋洋,耀武扬威的做派;
没有哪个时代有如此多的贪官,
没有哪个时代有如此多的盗贼,
没有哪个时代有如此多的娼妓,
没有哪个时代有如此多的赌徒。 
毛主席的时代军人和领导犯了错误,老百姓都会跪下来求情;
可是现在大量人才和财富流往海外,为什么呢?
现在当官的犯了错误,就是犯法了,老百姓那是拍手称快!你知道为什么呢?
 
杨澜女士,你的所在可以让你置身事外,而底层的大众每天都被这些毒蛇缠绕着。巨大的传统断裂,急剧的道德崩溃,深重的精神颓废,极端的物质霉烂,极致的思想腐朽,罕见的行为猖獗。除了较为强大的政府功能外,我看不到这个民族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在哪里。 

人类社会与动物世界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人类有道德情怀,而动物只有单纯的物质需求。如果经济建设一定要以道德毁灭为代价,那么经济建设的意义何在?如果不是,那么当下的状况是谁的责任?是设计师还是施工员?是政府还是民众?是制策者还是建设者?

一个人不知道悔改就不能觉悟,一个家族不知道悔改就不能兴旺,一个民族不知道悔改就不能发达,一个政府不知道悔改就不能永久。治大国若烹小鲜,我们太举重若轻了吧。人众律应益精,国大策应益祥,略制高远,利益当前。如果我们事前有足够预见,有周密的策略部署,有完备的理论系统支撑,现在的一切肯定会好得多。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经济社会的增长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它的伴生物过多了丑陋。
当然,无论哪种社会形态,资本积累的过程都是血腥的,但作为共产党国家就应最大可能地去除它的血腥味,使其显得温馨。 

杨澜女士,我先不管你的“洗脑”、“催眠”学说,就“有多么强大就有多么脆弱”拷问你:
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白宫广场竖立毛主席的铜像?
法国人民为什么要在巴黎广场竖立没有去过他们国家的毛主席铜像?巴基斯坦前不久的军演为什么要打出毛泽东的巨幅画像?是巴基斯坦人民无知,不知道强大的毛泽东是“脆弱”的吗?如果巴基斯坦非要打中国人的画像,你认为打谁的合适?他们会接受吗?落后就要挨打,道理总不会错。我再问你,与抗美援朝时相比,现在是进步了还是落后了呢?为什么我们的大使馆被人炸了,中国军人只能在自己家门口捶胸顿足呢?我们到底要强大到什么程度才不会挨打呢?邓大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为什么到今天却圈不住南海呢?
我们有今天的国力,如果又能自始至终地突出毛泽东思想,现象绝不是这样。想不战而屈人之兵绝对需要那种恢弘的气度。世界上只有一种人别人不敢随便欺侮:身强体壮而又有骨气!钱的多少不是决定因素。  杨澜女士,你诋毁毛泽东不是个人问题,是民族感情问题。中央也曾说过毛主席的错误是伟大的革命领袖的错误。错误归他个人,功劳归大家,这不是逻辑分裂吗?我们现在迫切需要的是尽快重建那种坚强的民族精神,而不是去诋毁谁。怀念毛泽东不是利益驱使,不会有人发奖金,这是人民感情的必然倾向,这不是正好说明了我们国家的需要吗?正因为深爱着这个民族,所以痛恨丑恶。
如果我们现在不痛苦我们为什么要怀旧呢?  崇拜伟人的民族是智慧的民族,崇拜英雄的民族是勇敢的民族,崇拜明星的民族是失落的民族,崇拜金钱的民族是迷茫堕落的民族。这是前些年流行的一则短信。如今鲜花都献给了美女,我们拿什么去献给英勇?你说,我们这个时代到底是崇拜着什么?明星被崇拜了,所以他们高唱着“盛世太平”西湖歌舞几时休,错把杭州作汴州。国际形势如此危机四伏,国内天灾人祸频频发生,他们完全是在歌舞升平中粉饰太平。你看不到吗?“东亚病夫”不是病在身体,而是病症在脑子和思想,“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国歌让我们保持着危机意识,但仅有危机意识是不够的。必须切实的认识到,肥大真的不是强大,我们应立即进行全民健身运动,强健自己的肌肉,结实自己的筋骨,树立自己的信仰,建立自己的形象。杨澜女士,民族利益,不能据个人得失。有一次我问一个以前地主的儿子:你热不热爱毛泽东?他说:热爱呀。我继而问:毛泽东分了你家的田地,怎么还爱呢?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当地主阶级占有大量土地这种主要的生产资料的时候,就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就必须重新分配。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能用政治经济学理论来说明问题。接着他举了一连串47个事例来说明毛泽东的伟大。请你记住,他是一个小山沟里的普通农民,就在鄱阳湖北岸。
还有一次,我问一个做过右派的老师:你为什么崇拜毛泽东?他说:最高领袖,同古代帝王一般地位,但有谁不搞特殊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告诉我有过吗?毛泽东不穿军装不拿枪,却是独一无二的军事家,他的诗词他的书法,他对一些事物的经典表述,等等等等,无不从另一个侧面映衬着他的领袖特质。我们的精英看不见在中华大地上破草开荒建基立业人的丰功伟绩,只对豪华的室内装潢,赞不绝口,这未免本末倒置吧。 杨澜女士,历史要辩证地看,现实要批判地看。我们一定做错了什么,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不满。吴晓波在他的《财富与幸福》中说:“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像当下的中国,对财富有那样强烈的向往;也没有那个国家像当下的中国,财富与幸福之间存在着如此大的对立。”是呀,经济增长了,满意度反而下降了,物质发达了,幸福感反而削弱了。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奇痒症。它让人找不到身上的痒处,搔不住,挠不着。又不便大喊大叫,弄得呲牙咧嘴,一脸的尴尬;严重的信仰缺失,普遍的价值错位。疯狂的道德沦丧,中华民族坚强不屈的战斗精神没有得到传承。党和国家的凝聚力下降,在现象和本质之间,我们已经蒙蔽了那双辩证的眼睛。人民大众的道德情怀和思想感情受到伤害,等等这一切,就是我们的民族之痛,这种痛使我们内心流血。可悲的是精英们视而不见,更可悲的是有的人压根儿就是浑然不知。杨澜女士,人生要修炼的东西很多,你不要把心思都用在弄巧上。你是有光环的人,要有对应的政治素质。中华民族卧虎藏龙,不能轻率。我只是个普通百姓,无意去伤害你。因为仍爱着你,所以写了这些文字。不说心里不畅,写了又不知如何处置。寄给你很可能收不到,网上发了又怕有伤害。好啦,最后祝永远平安!一个思考着的平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