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093|回复: 0

魏京生和南早:坦克人王维林遭中共杀害 江泽民狼狈回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5 18: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魏京生和南早:坦克人王维林遭中共杀害 江泽民狼狈回应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6-04 18:17 讯】




在北京“六四”28周年之际,全球发起了寻找只身挡坦克车的王维林的活动。六四亲历者、著名六四文史专家吴仁华经研究认为:王维林已经遇害。流亡美国的民主运动人士魏京生曾表示,坦克人王维林遭113师坦克碾压而死。早在17年前,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曾公开回应这个问题,其狼狈不堪、语无伦次。
六四事件中,〝坦克人〞阻挡一行在北京长安街上天安门附近东向行驶的坦克。(维基百科)
1989年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六四”血案,中共军队用坦克、冲锋枪在天安门广场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展开了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大屠杀。
“六四”血案后,全世界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都转载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上一个青年赤手空拳只身挡在行进的坦克前,这位青年叫王维林。
《时代》杂志指出:“‘坦克人’照片中的英雄有两个:未知人的身影冒着生命危险站在重型坦克面前,以及冒着道德挑战的驾驶员拒绝辗毙他的同胞。”这两个“坦克人”的命运至今无人得知,然而我们有责任寻找他们。
据自由亚洲2010年6月4日报道,纪念六四21周年研讨会上,六四亲历者、著名六四文史专家吴仁华经研究认为:王维林已经遇害。

吴仁华:只身挡坦克的王维林已遇害

吴仁华在2010年六四研讨会上讲述王维林今日何在(网络图片)
吴仁华在研讨会上表示,通过对录像经过反复研究得出结论,吴仁华说:“我的结论就是王维林落到了戒严部队的手里,那个结果可能是非常悲惨的。”
吴仁华原为北京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当年和学生一起参与89民运并经历了六四事件。流亡美国后,穷十年之力,广泛搜证,潜心研究,写出极有价值的《天安门广场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两本书,为著名的六四文史专家。
吴仁华说:经过研究,他纠正了自己过去的一个判断,就是原以为王维林挡坦克的地点是东长安街北京饭店附近,其实不对:“后来我发现是在东长安街靠近天安门广场南池子那个路口,就是六月四号凌晨,38集团军集体打靶式屠杀群众的那个地点。那里停着大量坦克,在那里的人行道上面,包括附近,没有任何一个群众。”
于是吴仁华得出第二个结论:王维林挡坦克的录像中,最后上前将王维林拉走的,不是群众,而是公安的便衣,这个结论与约瑟夫的看法也相同。吴仁华说:“我同意那位人类学教授的看法,当时出面,先推挡,后来用非常专业的手法,就是两手扭着胳膊,后面顶着穴位,王维林当时就被那两个人推走了。”
六四坦克碾压人的全景全过程的照片。(网路图片)
在2008年6月时,流亡美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主运动人士魏京生在剑桥大学的《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表示,坐在遭拦截的第一辆坦克车里的军人是自己以前的同学,他的同学看该名男子试图阻挡坦克后,立刻告诉军队侦查连要求把男子带走以保护他,避免后者因为这项举动而遭到坦克辗过。该名男子随后被带到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安置,但之后又趁乱逃离并且因为再度阻挡坦克行进而丧生。
2008年魏京生在英国出席《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

魏京生:坦克人王维林遭113师坦克碾压而死

2008年6月6日在伦敦的西敏斯大学和6月7日在剑桥大学召开的《勿忘六四:历史,现实与未来》讨论会上,魏京生作为主讲,与参加讨论会的人们一起回顾历史,讨论中国目前的热点话题,分析中国民主运动未来的走向,尤其是回答那些对六四一无所知的青年学生的置疑。
魏先生说,到底六四有多少人死了?1993年北京卫生医疗机构统计是死了6700多学生,不包括中央国家机关的,也不包括军队在广场上直接处理的。后来(军队)调来了直升飞机,开始是说运弹药,实际是运尸体。有空军人士说,直升机运了4天尸体,北京实际上死了有上万人。
大纪元记者唐英,蒋馨根据魏京生在两个讨论会的记录整理出一份报道来。其中解开了20年前孤身挡坦克的英雄王维林的生死悬念。
报道说,魏先生表示,很多的官兵们当时并不想杀自己的同胞。38军的徐军长公开抗命,结果被抓起来了。但是杀人的命令是从上面下达的。
他特别提到了他所知道的一名只身挡坦克的勇士的情况。他说,「其实木樨地的王维林,(人们)根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原来王维林并不是这位英雄的名字,不过那是不是他的真实名字已经不重要了,「王维林」这三个字已经见证了中共暴政的一段历史。
魏京生说:这事是我的老同学处理的。当时,38军从复兴门这条路开过来,最前面的那个师的师长就是我的老同学。他就坐在首辆坦克车里,「王维林」在那儿挡的就是他的车。
当时,驾驶员问魏京生的老同学怎么办,能不能绕过去。国内录像上可以看到,坦克绕了一下。那小伙子又跟着过去,横在坦克车前面。驾驶员着急的问:「师长怎么办?」整个坦克部队停下来了。
没过10分钟,盘旋在上空的直升飞机来电话了,问:「你们怎么回事?为何停止不前!」他们说,前面有老百姓挡着。直升飞机上的人说,「什么老百姓,是暴徒!」那位师长说,「我看了确实是老百姓,不能向前走。没有什么暴徒」。
1989年6月2日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百余万众抗议示威的人群(网络图片)
又过了5分钟,直升飞机里的人请示上级完毕。下令说:「首长命令了,你们马上进到军事博物馆院子里调整,让113师上!」──113师的师长刚刚升了官。
魏京生说,老同学知道这个挡他坦克的年轻人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于是告诉侦察连把这小子抓起来。实际就是把他保护起来,别让他被压死。于是「王维林」被带到军事博物馆。
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排的侦察兵居然没有看住他,让他趁乱溜出来了。他又去挡的时候,「113师的坦克连停都不停,哗一下就过去了,直接就把他碾成肉饼了」。
魏京生说,国外看到的摄影镜头和国内观众看到的不是一个镜头。国内殃视放的是复兴门坦克绕行的镜头,国外放的是北京饭店附近「王维林」和113师坦克对峙的瞬间。两个地点同一个人,做了同样的事,知道内情的人才会发现差别在哪里。
魏京生说,那时侯,人身上什么证件都不带,你也不知道这人是谁,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
2000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资深记者华莱士采访江泽民时,拿出王维林的照片问江泽民:“你是否佩服这名青年的勇气?”不料江泽民说:“他绝没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里。”这个答非所问的回答对老牌记者来说,等于是给了答案。
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的江泽民被认为是六四事件的协同者和最大获利者。(网络图片)
江泽民在训斥香港记者时,都不忘提到华莱士的大名(视频截图)

中共独裁者难以回答的坦克人问题

2000年8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主持人华莱士(Mike Wallace),在中国北戴河访问了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三个多小时,其中提到坦克人问题。录音摘录如下:
华莱士:你知道吗?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天安门广场拦住坦克车那张照片时,我就知道中国(共产党)的独裁是什么意思了。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象征,把中共的独裁打进我的心底。
江泽民首先说:我不需要翻译,我知道你说什么。我非常愿意回答这些问题。(但他并没有说具体的。)
于是华莱士追问:你做学生时曾经在上海示威?
江泽民来了精神,回答:不错。(独自唱起他在1943年反对日本军队占领中国时的抗议歌曲)同学们,站起来,保卫祖国!
华莱士毫不留情,指出:那是国民党时代,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你当时是这样吧。
江泽民:不错。
华莱士:天安门广场上的人说什么,也是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吧。
六四屠城目击者:“大约在午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走到距离路障约100米处,士兵正在胡乱开枪。死尸和伤员横在街上……”(网络图片)
江泽民开始狡辩:在1989年动乱中我们完全理解学生要求更大民主自由时的激情,事实上,我们总是一直在改进我们的民主制度。但是,我们不可能允许怀有不良动机的人利用学生,以民主和自由为藉口推翻政府。
华莱士拿出在天安门广场学生起事时,站在坦克前面的坦克人照片,问了一个江泽民难以直接回答的问题:你佩不佩服这名青年的勇气?
江泽民一时不知所措,语无伦次的回答:他决没有被捕。我不知道他目前在哪里。看这张图片,我知道他的确有他自己的想法。
华莱士毫不留情追问: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主席先生,你钦佩他的勇气吗?
江泽民仍旧不敢正面回答问题,仍旧是跑题回答: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要强调,我们完全尊重每一位公民自由表达个人希望和愿望的权利,但我不赞成在紧急状态时任何对政府行为的当场反对。坦克停住了,没有压过去。
华莱士再次追问:我不是在谈论坦克,我在谈那人的心,那人的勇气,那个人,那个孤零零的人,站在那里挡着坦克。
江泽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却始终没有正面回答。)
六四屠城(网络图片)

肉身阻挡坦克车举世公认的英雄,王维林恐已遭秘密处决

南华早报1989年6月20日报导,在中共部队血洗天安门广场期间,制止车队前进的大陆学生王维林(译音),恐怕已遭处决。
报道援引伦敦星期快报十八日报导指出,十九岁的王维林是北京一家工厂工人的儿子,他在阻挡车队之后遭中共祕密警察逮捕。
共军在天安门广场展开大屠杀的次日,全球无数观众经由电视看到手无寸铁的王维林站立在中共廿辆战车纵队之前大喝:“回去。转过头去。不要再杀害同胞。”顷刻之间,王维林在全球人们的心目中成为勇者的化身。
六四早晨的东长安街口。(网络图片)
星期快报指出,王维林是在距离他阻挡车队前进之处大约三公里的街上被捕。
中共当局指控王维林是“反革命分子”、“叛国贼”和“政治流氓”,“企图灭共军”。
中共最近在电视上大肆展开反民运宣传,特别播出一批“不满分子”的镜头示众,王维林的朋友发现他也在其中。
当时,王维林已被剃光了头。在中国大陆,罪犯通常是在罪名确定之后才剔光头。
王维林的朋友指出:“我们担忧他可能已经被害。他是中共当局无法交由人民法院审判的人物。王维林是英雄。如果公开处决,他立刻就会成为烈士,举世也会大哗。”
接受王维林的制止而下令车队停止前进的车队指挥员,据称已遭降级和申诫,理由是“他使共军蒙羞,并在全世界面前丢尽脸面”。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林亿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报道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5 20:1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