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28|回复: 0

台湾问题引发美国智库的内战

[复制链接]

4717

主题

2万

帖子

9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95544
发表于 2019-2-17 12: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博学



川普2月初发表国情咨文后,民调上升了10%左右,显然川普发动贸易战争抗击中国,获得民意普遍支持。隔天,五位友台的共和党参议员贾德纳、鲁比欧、克鲁兹、柯顿、柯宁,联合写信给众议院议长裴洛西,希望可以正式邀请蔡英文总统到国会演说,信中表示应该对美国坚实的盟友,给于鼓励激赏,没料到一个简单的建议案,却引发一场文字论战,小英总统尚未成行,国民党刚刚失去92骗票机制、惊魂未定,一看美台关系越来越好,竟然翻脸不认,抨击民进党企图利用拉抬美台关系,提升民调,却陷台湾于险境。这种说法,和中国国台办一模一样,没想到丑话刚出口,国民党一个太阳朱立伦,已经为了竞逐大位,赴美探路,意思就是国民党走亲美路线可以,民进党表现亲美,就会引起老共不高兴,这是国民党典型的双种标准,而华府智库的中国通,也为了这个议题,再度为台湾问题引发论战。

美国智库历史最早是1910年卡内基创办的和平基金会,已经过了百年。二战之后,越来越多美国企业家也加入出钱创办智库行列,如今智库不只是美国从政人员的训练场所,更能左右美国政府的政策走向。根据统计:全世界大约有6500个智库,60%集中在欧美国家,单单华府就有400个智库,但是每一个智库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不同,有些智库是私人经营,专门对国内法案游说建议,有些是国家智库,涉及国际外交,例如“兰德公司”是美国中情局外围,接受国家补助,超过90%的智库,必须靠着募款才能存活下去。通常智库会打着中立旗号,但是难免会受到捐赠者金钱左右,这也是近年来,美国智库出现被红色中国势力渗透的原因。

这次事件中,首先发难的卜睿哲,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东亚所,目前是布鲁金斯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布鲁金斯研究中心、东北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卜睿哲,有关中国政策的主导者,他比较有名的著作《未知的海峡:两岸关系的未来》。另一位研究员李成的专门项目在日本经济政策。布鲁金斯工作人员270位、研究员100多位,人力精简影响却很大。

卜睿哲曾经在1993年被延揽进入美国国家情报局,1997年出任在台协会理事长,算是一位“知台派”,曾经促成李登辉到康乃尔大学演说,卜睿哲的公开信坦言:他不乐意见到裴洛西发出邀请函给台湾,认为此举爱台湾,反而害了台湾,而且对喜乐岛的主张松绑公投法,也批评很多。卜睿哲认为,台湾现行更严格的公投门槛,对公投法设限,关系国家安危,反而是一件好事,意思就是反对台湾公投独立,即便是防御性公投也不接受,措辞相当激烈。但是,随后美国在台协会根据此事件,发表谈话说“美国不支持台湾独立”,反对和不支持,两种用词显然不同。

华府2月13日另外一个知名智库“亚洲协会”也刚刚对华府提出“修正路线:迈向永续有效的对华政策”,“亚洲智库”是洛克菲勒于1956年建立,目前负责中国政策的执行者是夏伟,夏伟认为邀访蔡英文赴美演说具有很高的象征性意义,但是可能会给台湾带来更大压力。夏伟的说词比较含蓄,也不去干涉或批判美国民意代表的职权,对裴洛西而言,众议院是否发出邀请函?小英是否会接受?仍然是未定之天。

布鲁金斯学会被视为对华府政策影响最大的智库,根据统计,战后美国外交政策拟定和执行,已经回到白宫手上,国务院很少插手,在这种情况下,布鲁金斯的研究建议,历年来能被白宫接受者高达50%,其中最有名的就是1948年主导战后欧洲复原的“马歇尔计划”。布鲁金斯学会成立和卡内基基金会有关,1910年卡内基基金会成立,1916年圣路易斯企业家布鲁金斯创办政治研究中心,1922年卡内基成立经济研究中心,1927年这两个研究中心合并后,变成“布鲁金斯学会”。2006年布鲁金斯学会和中国清华大学合作,成立中国政策中心,当时在清大教书的约翰桑顿,加入中国政策中心,所以就用约翰桑顿的名称为中国中心命名。约翰桑顿曾经担任高盛集团总执行长,2003年离职后进入中国清华大学担任教职,桑顿舍去千万美金的高年薪,宁愿到中国教书,曾经引起很多人好奇,甚至有人称他是吕不韦。

倒是学界和前政府官员,对这件美国众议院邀请蔡总统事情却表达支持,例如前国防部中国事务局的包士可,维吉尼亚大学的台湾历史教授韦杰理,他们认为中国已经不遵守美中外交关系三个公报,正在用各种手段武力恫吓,或者利用代理机构媒体渗透,或第五纵队潜伏,正在改变台海现状,直接威胁台湾社会安定,并引起周边国家紧张,所以美国应该有所作为,吓阻中国的盲目激进战略,邀访蔡英文总统的时机已经来到。

布鲁金斯研究中心长期接受华为补助

美国智库为了台湾问题引发争论,这一次并非首次,2011年“外交政策”杂志一篇“弃台论”的文章,引发一场大辩论,这场大辩论的现场在华府“威尔逊中心”,所有大咖的华府智库全部到场,主题就是“美国是否应该抛弃台湾?”,为期三天大辩论下来,双方各有立场,最后也是没有定论,但是,从智库发言内容可以看出智库所占据的政治光谱所在。

多数研究美国智库的学者,把美国智库分成保守派和自由派,如果以创办者的最早原始动机来看,保守派支持的智库,占了市场3分之2,另外有3分之1是自由派,而保守派又被称为拥护共和党居多,自由派是拥护民主党居多,例如金融巨子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理念上反共,却长期支持民主党,而布鲁金斯也自称属于保守派阵营。1970年代,“纽约时报”和“布鲁金斯”的立场,也曾经被质疑不够中立,立场有偏见,因此刻意聘请共和党的政治人物加入领导行列,藉以平衡外界观感。

2012年,华盛顿邮报曾经以民意调查方法,对所有智库打分数,如果以光谱最远的保守派1分计算,到自由派的100分来看,民调显示:布鲁金斯学会的评价落在53.3分,所谓中立50分来看,布鲁金斯落在中间,但是却偏向自由派,也因此欧巴马执政时代从布鲁金斯延揽了30位政务官,从该智库的文章中,可以嗅出一股亲中的味道。去年12月美国政府对中国华为痛下杀手的时候,“华盛顿邮报”曾经揭露,布鲁金斯研究中心长期接受华为的补助,此事也令布鲁金斯中立立场,备受政治圈质疑。

另外一个有点染红的学院,是甘乃迪学院,这个学院被讽刺属于中共中央第二党校,很多想要在外交上,政治上更上高楼的中国党国党官,必定要到甘乃迪学院受训一番,该校是理解美国政治和普世价值的场所,但是到目前为止,经过美国民主海浪洗礼的共党干部或留学生,却很少羡慕并学习民主,实在奇怪。

2月14日,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嘉保分校举办学生会会长选举,一位主张西藏独立的拉莫当选会长,另一位台湾籍学生当选副会长,许多中国学生当场崩溃,还联署要罢免这两位学生,这种中国留学西方国家学生,既不尊重民主体制的选举,却还要到民主国家读书,也难怪川普总统会说:“这些中国学生基本上都是间谍”,我却想说,花了钱不读书,根本是出来乱的。

美中贸易战争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台湾脚色当然更尴尬,所谓危机却是转机,好机会也可能变成危机,假设:美国国会如果敢打出这张邀请牌,那么蔡总统应该如何接招?去或不去?这件事正在考验民进党政府的智慧,这张国会邀请函,虽然不是鸿门宴,却是一张民主自由加盟卡,如果小英选错了,势必对2020年大选,带来深刻的冲击和影响。想想看:目前跑美国还在探路的太阳,如何和已经站在美国国会殿堂演说的候选人竞争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3-21 07:3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