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51|回复: 0

中国的变天不能没有加速师的得力助推

[复制链接]

8527

主题

1万

回帖

1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34282
发表于 2021-8-7 11: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杰评论分析文章:2012年11月,胡锦涛和温家宝完成了他们的十年任期,将权力交给了习近平和李克强。在胡温时代,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有人称胡温时代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黄金十年。但胡温奇迹离不开江泽民和朱镕基奠定的基础,那就是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但今天时间仅仅过去了九年,中国就已经物是人非了。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国际形势,中国正在快速地衰败。除了粉红和爱国者声嘶力竭的口号声,整个中国就像关闭了动力系统的火车,有气无力地在惯性中滚动着。中国已经失去了方向感和信心。新冠疫情的突如其来或许是要告诉中国人,闷声发大财和不折腾的好日子结束了。正如中共领导人常说的一句话,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毛泽东的使命是斗争,只把中国人斗得天翻地覆,九死一生;邓小平的使命是拨乱反正,让中国在三十年后,又回到了三十年前;江泽民、胡锦涛的使命是发展,中共经济崛起;习近平的使命是毁灭,通过毁灭自己和中共,让中华民族在苦难中开启一个新的时代,走进世界文明。但五代中国领导人在位时,并不知道他们的使命,就如同习近平本已是末代之君,但他却鸡血盎然,自以为自己在开创新局。
  一朝忽觉春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现在让我们穿越历史,把时光拉回到1908年,也就是大清王朝崩溃的前三年,我们看看当时的光景和那些“加速”与“助推”事件。
  有学者指出,在晚清最后十年的改革进程中,没有哪一年比1908年更为关键,呼唤真改革的民意,在这一年第一次以运动的方式爆发出来。朝廷如何应对这汹涌澎湃的民意,直接决定着人心的向背与改革的成败。但很遗憾,大清王朝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假改革、反改革的道路。革命,也终于无法遏制地爆发了。近日网络上流传一篇匿名文章《1908:大清崩溃前三年的“加速器”》,历数了大清王朝的最后三年灭国的四大加速举措。
  第一:严禁妄议朝政
  1907年12月,清廷下达谕旨,明令禁止“各省绅商士庶”干预朝政。谕旨说:近年以来,各省绅商士庶,遇有内外政事,动辄拿立宪说事,“相率干预,一唱百和,肆意簧鼓”,以此干预朝廷决策,着实可恶。谕旨明确强调,立宪法开议院这种国家大政,决不是人人都可以妄议的。
  这个谕旨的颁布,与1907年大量的“绅商士庶”和“大学堂”学子积极参与收回苏杭甬铁路修筑权的运动,有直接关系。运动的起因,是朝廷在铁路修筑权问题上出尔反尔。本来,江、浙两省绅商所成立的商办铁路公司,早在1906年前后就已上奏获准修筑此条铁路,而且部分路段业已开工;英国却横插一杠,以1898年曾与清廷订立过一条借款代筑此路的草约为由,要求清廷禁止江、浙绅商自办。英方的要求获得了袁世凯的支持,1907年10月,朝廷颁布谕旨,将筑路权拱手送给了英国。
  江、浙士绅们在这场保护苏杭甬铁路修筑权的运动中,提出“欲收对外争权利之效,请先从事于对内争权利可也。……对外争权利者,治标之法也;对内争权利者,治本之法也”
  朝廷虽然宣布预备立宪,但士绅们立宪维权的意识越高,朝廷却越是忌讳;加以此次运动江浙学生非常活跃,北京9所“大学堂”的学生也积极声援,联名要求拒债筑路。朝廷自觉尊严受到了挑战,利益受到了伤害,于是颁布了上述禁止绅商和学生“干预国家政治”的谕旨。
  如此倒行逆施,引致舆论一片谴责之声。《申报》刊文《论政府欺罔朝廷》,文章讽刺道:朝廷已经宣布预备立宪,政府非但不引导人民皆有政治思想,反而不准民众干预政治;这岂非欲实行专制?若政府真想要搞专制,何妨明说,又“何必用其专制之手段,以肮脏此立宪之美名也哉!”
  第二:钳制自由言论
  1908年初,朝廷颁布《大清报律》。《报律》共45款,其主要规定大致有:报刊创办前须向有关机关办理登记手续,并交纳保证金;每期出版前须送交地方行政机关或警察机关审查;禁止刊载“诋毁宫庭”、“淆乱政体”、“扰乱公安”的言论,违者“永远禁止发行”;禁止刊载“未经官报、阁钞发布的谕旨章奏”,违者处两年以下徒刑及二百元以下罚款;国外出版的报刊,违反上述规定者禁止入境,出海关没收后入官销毁。
  上述规定中,最核心的地方,是对报纸内容实行事先检查制度。这一制度的具体规定是:每日发行的报纸,应于发行前一日晚十二点钟以前,其月报、旬报、星期报等类均应于发行前一日午十二点钟以前,送由政府相关部门审核。倘若这个恶法被严格执行,就意味着报纸上再无可能出现任何批判朝廷的声音了。
  1908年的《大清报律》,通篇只讲言论控制,丝毫不提言论保护。朝廷的一意孤行最终促成了报界的联合抵制。最坚决的是北京报界,其联合宣言书称:如果朝廷固执己见,坚持执行“内容事前检查”,则北京报界将采取一致行动,同时停版,并将呼吁全国报界与政府进行交涉或将所有报馆的发行所移到租界。
  第三:打压请愿运动
  1908年前后,朝野士绅已经比较充分地联合了起来,成立了许多以研究宪政、呼吁宪政、开启民众宪政智识为宗旨的社团组织,譬如政闻社、宪政讲习会、预备立宪公会、国会期成会……等等,并掀起了一场请求开设国会的大请愿运动。
  运动由宪政讲习会发起。1907年9月,由宪政讲习会会长熊范舆等人领衔,向清廷呈递了全国第一份要求从速召开国会的请愿书。请愿书中说:中国之所以长期解决不了“外忧”,是因为长期以来没有解决“内患”。这个“内患”,就是中国数千年传承下来的专制政体,“人民无参政之权,国家对于人民,既以干预政务为越权,人民对于国家,亦以不闻国事为本分。是故政府孤立于上,人民漠视于下”,这样的国家,用来镇压国内民众绰绰有余的,但要用来抵御外辱,就远远不足了。因此,“民选议院不立”,不但内患化解不了,外忧也同样无法消除。
  但朝廷不但不听取民意,相反颁布恶法禁止请愿运动。1908年3月,朝廷颁布了一份《集会结社律》,该律规定,一切“宗旨不正,违犯规则,滋生事端,防害风俗”的社团组织,均在取缔之列。这一条文的伸缩性巨大,意味着政府可以随心所欲地取缔任何自己想要取缔的社团组织。
  《集会结社律》没有任何对结社、集会自由的保护条款,通篇都是镇压之词。朝廷自以为,此法出台之后,那些宪政社团均将战战兢兢而迅速解散,请开国会的请愿运动也将迅速落潮。但自由从来都是压制不住的,至清廷灭亡之日,全国大大小小的公开半公开和秘密的社团,已有数万之众。
  第四:打着改革的旗帜反改革
  迫于国内外政治压力,清王朝于光绪三十四年八月初一(1908年8月27日)颁布了中国历史上首部具有宪法意义的法律文件,《钦定宪法大纲》。
  《钦定宪法大纲》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君上大权”,此部分通篇均是“议院不得干预”、“不付议院议决”、“皆非议院所得干预”,皇权甚至于比立宪之前还要强大,立宪之本意是限制皇权,如此搞法,这还算立宪吗?第二部分是臣民的权利义务,其中第二条貌似给予了民众言论、着作、出版及集会、结社的自由,但其前缀是“于法律范围以内”,而那些法律是什么样子,前文已经有详细叙述:民众有言论自由,但禁止学生、绅商“干预国家政治”;民众有着作、出版的自由,但《大清保律》有“内容事先检查制度”;民众有“集会、结社的自由”,但《集会结社律》可以取缔任何让朝廷不爽的社团和集会——越改越专制,这才是清王朝改革的真面目。
  作者最后总结说,在四大加速举措的助推下,大清王朝最后十年的宪政改革玩不下去了,终于在1908年明目张胆地登上了专制的马车,一路绝尘而去,清廷也因此在三年之后灰飞烟灭。
  我们谈清末加速覆灭的事,目的是说今天的中国。因为历史是一面镜子,透过它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红朝的兴衰。今天,习近平政权政治倒行逆施,严禁人民妄议中央,钳制自由言论,拒绝听取民意表达,以改革的名义反对改革,其酷烈程度远超过清末。强大而不可一世的大清王朝在反对改革的加速中轰然坍塌,百年中共又何尝能摆脱覆灭的命运。看看今天怒骂曾帮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美国,镇压为中国改革开放招商引资的香港,打压为中国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90%以上的新增就业的民营经济。习总加速师虽治国无方,但加速有道,且招招见血,直击命门要害。
  任何一个朝代的终结总会出现一个“卓越”的加速师,他的使命就是终结这个时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5 19:5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