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134|回复: 0

纵横大历史 韩战系列 冰雪长津湖

[复制链接]

7410

主题

232

回帖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79991
发表于 2021-10-6 11:5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0年12月24日,一艘驶离正被爆破的兴南港的美国运输舰。


一、兴南大撤退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纵横大历史》,我是主持人孙诚。今天,我们将继续进行韩战系列节目。

在此前的九讲中,我们回顾了韩战的起源、韩战初期的战况、仁川登陆、中国出兵的情况以及随后发生的清川江战役,也讲述了长津湖战役的背景与前期战况。今天,我们将进行第十讲《冰雪长津湖·下》,讲述长津湖战役的结局。

我们还是从一个历史时刻说起。1950年12月24日,北韩东海岸中部的港口城市兴南一片忙碌。在这里,美国第10军的撤退已经进入尾声。美军工兵对港口和带不走的物资进行了彻底的破坏,以免它们落入中共、北韩联军手中。在一座铁路桥上,美国工兵将兴南港的火车头与车厢集中起来,浇上汽油进行焚烧。在高温之下,火车烧得通红,失灵的汽笛发出凄厉的尖啸。在港口,工兵们引爆了400吨高爆炸药和500枚1000磅炸弹。在震天动地的爆炸声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将港口设施抛向数百米高的天空。下午2时36分,美军的最后一艘舰船驶离兴南港,向韩国南部驶去。在这次大撤退中,联合国军共撤出了10.5万兵员、1.75万台车辆、35万吨货物及9.1万名不愿意做共产极权奴隶的北韩难民,其中包括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父母。在这次大撤退中,美国第10军保存住了绝大部分有生力量,为此后保卫韩国的战斗留下了宝贵的兵力。(光亭:《冰血长津湖》,《突击》杂志第三期;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三卷第三章)

美国第10军为什么能在敌前进行这次堪比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海上撤出行动?本来拥有绝对优势兵力的中共第9兵团,为什么无法阻止美第10军的撤离?要明白这些问题,我们还是要从美陆战1师在长津湖畔的突围战开始说起。


二、从天而降的水门桥

如上一讲所述,1950年12月4日,美陆战1师主力聚集在长津湖南岸的村庄下碣隅里,做好了向南突围的准备。此前,中共第20、第27军主力对陆战队进行了连续多日的围攻,却付出了数以万计的伤亡,无法得手。这一天,美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将军在下碣隅里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自信地宣布陆战队即将进行的、向海边的兴南突围的作战“不是退却,只是要对不同的方向实施进攻”。12月6日,陆战队的突围行动正式开始。就在同一天晚上,中共第9兵团的生力军第26军抵达战场,对撤退中的陆战队展开了一夜猛攻,却也没有得手,损失惨重。到12月7日白天,虽然陆战队员们打退了中共生力军的进攻,但他们仍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在他们前方,中共军仍然控制着数十公里长的险峻山间公路。在这段路上,虽然有陆战1师1团的第2营和第1营分别驻扎在下碣隅里以南的古土里和真兴里,但这两个营之间的联系已被中共军切断。中共军在公路上设置了大量路障,并控制着公路两侧的高地。其中,最为危险的路段,是古土里以南约5.6公里处的水门桥。这座长8.8米的桥梁位于悬崖上,是一处无法绕道的要冲,也是陆战1师主力突围的必经之地。为了阻止陆战队的突围,中共军早在12月1日就首次炸毁了水门桥。此后几天里,美军工兵先后两次修复了水门桥,又被中共军接连炸毁两次。12月7日下午,美陆战1师主力经过一路拼杀,有时甚至需要与中共军进行白刃格斗,终于进入了古土里。此时,狭小的古土里云集着1.4万名军人和1400多台车辆。如果中共军发动炮击,这里的美军将蒙受惨重的伤亡。因此,史密斯师长在当天黄昏时分下令部队不得久留,要在8日早上开始继续向南突围。这样规模的部队如果要继续南撤,就必须修复水门桥。(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三章第三卷)



1950年12月9日,美陆战1师通过被修复的水门桥。(美国海军陆战队官方网站)

危难时刻,史密斯师长命令陆战1师工兵参谋兼第1工兵营营长约翰·帕特里奇中校立刻修复水门桥。临危受命的帕特里奇中校搭乘直升机视察了水门桥一带后,认为需要四套各重达1.1吨的M2车辙桥部件才能修复这座桥,而获取这种部件的唯一方法就是空投。为了保险,他认为需要空投八套部件。然而,当时的美军从来没有过空投这么沉重的器材的经验。12月6日,在一处北韩机场,美军进行了一次空投实验,发现降落伞根本无法负载沉重的部件,部件在落地时严重损毁。面对危局,空运专家进行了紧急研究,认为需要更大的降落伞才能确保空投成功。当天晚上,一个美国陆军技术维修小组从日本携带大型降落伞抵达北韩,随后进行了第二次空投实验,取得了成功。接着,上百名作业人员经过通宵忙碌,将八套部件分别装在了八架C-119运输机上。12月7日白天,运输机飞临古土里上空进行了空投。除一套落入中共军阵地、一套在落地时损毁外,有六套部件被陆战队成功回收。这样,陆战队手中的架桥器材已经超出了所需的四套,修复水门桥的前提已经具备了。(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三卷第三章;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七章《突围》)这次紧急空投行动,无疑是美国强大军工实力的一次豪华展示。

12月8日白天,美陆战1师主力从古土里的突围正式开始。在飞机和炮火的掩护下,陆战队员们向南一个个夺取了中共军在公路两侧占据的险峻高地。9日,陆战队到达水门桥断桥北侧。随后,经过工兵三个小时的紧急作业,陆战队在当天下午3点30分运用空投部件修复了水门桥。从当天黄昏起,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军人通过了水门桥,人流和车流通行了整夜。跟随陆战队行动的,还有4000多名北韩难民。对于当时的情景,一名陆战队中校在事后回忆说:“没有照明,但觉得好像看得很清楚。炮弹的爆炸声、大炮的发射声,很多人的脚步声和车辆的声音。道路的一侧走着海军陆战队员,另一侧走着难民。经常听到婴儿的哭声。”(日本陆战史普及会:《朝鲜战争》第三卷第三章)


三、美陆战1师突出重围

12月10日一整天,车流与人流继续涌过水门桥,突围部队的主力抵达了真兴里。在古土里和真兴里之间承担阻击任务的,是中共第20军的第58师和第60师。经过连场战斗,这两个师还能战斗的人员已经只剩下100多人,却仍然于12月11日子夜在水门桥北侧对陆战队殿后的侦察排和9辆坦克发动了最后一次疯狂的袭击。在这次袭击中,两个中共师的残兵首先用英语诈降,随后接近陆战队,用火箭筒、炸药包和手雷大肆攻击,在转瞬间摧毁、俘获了7辆坦克,并使28人的侦察排负伤了12人。侦察排尽力击退了中共军的袭击,掩护着两辆坦克,在凌晨1时许通过了水门桥。这就是长津湖战役最后的一场战斗。12月11日凌晨2时,美军工兵爆破了水门桥。当天中午,陆战队的后卫部队抵达真兴里。在真兴里到兴南之间,不再是险峻的山路,而是广阔的平原。(光亭:《冰血长津湖》,《突击》杂志第三期;日本陆战史普及会编:《朝鲜战争》第三卷第三章;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七章《突围》)这样,陆战队经历种种艰辛,终于突出了中共第9兵团的重围。

此时,中共第9兵团由于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只能以残破的部队对陆战队进行有气无力的尾随。从12月11日起,东线战场上的美第10军各部云集兴南,开始登船撤离。为了将该军及大量北韩平民撤往韩国南部,联合国军集中了一支拥有193艘舰艇的庞大舰队。在兴南港附近,中共军和部分北韩军残部只敢向港口进行象征性的零星射击,没有能力发动大规模地面进攻。12月15日,美陆战1师的22215名官兵乘船驶离兴南港,前往韩国东南端的釜山。12月24日,美军对兴南港进行了地动山摇的大爆破,运载着美第10军最后一支撤离部队的舰船也在当天下午离开了兴南。这就是我们在本讲开头所说的,联合国军在北韩东北部作战的最后一幕。(贝文·亚历山大:《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第四十七章《突围》)



长津湖战役战场地图。(网络图片)

四、长津湖战役是谁的骄傲?

惨烈的长津湖之战,就这样结束了。在这次战役中,美国海军陆战队面对中共军绝对优势兵力的狂攻,以顽强的战斗意志突围而出,保存着建制的完整登船离去。根据美军公布的伤亡数据,自1950年10月下旬陆战队在北韩东北部登陆到12月15日陆战队乘船撤离,美陆战1师付出的伤亡是:阵亡718人、失踪192人、战斗负伤3504人,合计战斗减员4418人。此外,在北韩东北部的高寒气候下,该师还有7313人的非战斗减员,大部分都是轻度冻伤及肠胃病患。而在这7313人中,还有三分之二在作战期间归队。除此之外,美第7师伤亡约2200人,其中大部分为长津湖东岸被击溃的三个营的成员。这三个营中,有约1700人阵亡、失踪或被俘。总体而言,联合国军在长津湖战役中的战斗损失为6000余人、非战斗损失为7000余人。(光亭:《冰血长津湖》,《突击》杂志第三期)不过,由于非战斗损失者中有三分之二仍保持着战斗能力,联合国军在此战中的实际战斗、非战斗减员总数应为8000—9000余人。

中共第9兵团在此战中的伤亡,则是极其惊人的。仅仅根据中共在2004年披露的数字,第9兵团的损失就有“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减员28954人,冻死1000人,冻伤严重而不治3000人”,合计52156人。(双石:《开国第一战:抗美援朝战争全景纪实》上册,中共党史出版社,2004年)然而,若从目前已公开的部分中共参战部队伤亡数字来看,这一5.2万多人的伤亡数字依然是严重缩水的:在战役的最后阶段,中共第27军还能投入战斗的人员仅有2000人,而该军在战前至少有5万人。中共第20军的第58、第60师仅剩不足200人还能战斗,而这两个师的满编兵力也至少能达到2.2万人。(相关数据,见光亭:《冰血长津湖》,《突击》杂志第三期)这意味着,仅仅一个中共军和两个中共师,在长津湖战役中的减员就很可能接近7万人。要知道,中共第9兵团共有三个军共十二个师。尽管作为生力军的第26军由于参战较晚,伤亡相对较小。但中共军在此次战役中的伤亡,依然极有可能大大超过了7万人。

在中共军巨大的伤亡数字中,极大一部分都是因为缺乏防寒衣物和补给而造成的非战斗减员。与联合国军中非战斗减员中的三分之二还能保持战斗力不同,中共军的非战斗减员中的冻死者比例非常高,甚至出现过成建制冻死的情况。根据中共官方战史记载,在长津湖东岸的战斗中,“第27军第80师第240团第5连冲锋时受到敌火压制,全连呈战斗队形卧倒在雪地,最后全部冻死”。(中国“军事科学院”编:《抗美援朝战争史》第二卷第六章)这一现象并非个例。在长津湖战役中,中共军至少还有第20军的两个连出现了全员冻死的情况。(光亭:《长津湖冰雕连:志愿军三个连队冻死阵地上》,网易军事,2016年6月6日)



图为1950年10月24日至1951年1月8日的韩战战线,展示了中国出兵后,共产极权阵营军队接连发动攻势造成的战线变化。(维基百科)

根据韩战亲历者法学家程干远回忆,中共第9兵团司令宋时轮曾在韩战结束后对他亲口表示:“我到朝鲜去打这个仗,无面目见江东父老!”可见,就连直接指挥这场战役的中共军将领也认为伤亡惨重的长津湖战役是极不光彩的。但极为荒诞的是,今天的中国当局却在高调宣传这次战役,并开拍了主旋律电视剧。根据旅美学者刘仲敬的分析,中国当局这样做的用意,是为了在美中对抗的情况下宣传所谓的“艰苦奋斗”精神。(《中国韩战新片〈长津湖〉开拍 战争亲历者及学者分析中共用意》,自由亚洲电台,2020年11月4日)

事实上,美陆战1师在此次战役中的后撤,仅是服从了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对美国第10军的撤退指令。陆战队在将中共第9兵团打得丧失了战斗力之后,保持建制、掩护民众安然登船撤出,谱写了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长津湖战役是中共军的耻辱,彰显了其漠视人命的残暴本质;长津湖战役亦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骄傲,展现了陆战队员们捍卫自由的光荣与勇气。在评价联合国军在这一时期的撤退战时,不久后继麦克阿瑟担任联合国军总司令的马修·李奇微将军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当时的新闻报道或者至少是要闻简报,给人的印象是联合国军吃了大败仗,而实际上,他们是在绝对优势之敌的不断进攻之下实施了一次了不起的撤退。”(李奇微:《朝鲜战争》第四章)而美陆战1师在长津湖战役中的优秀表现,在其中无疑属于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RFA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5 03:4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