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680|回复: 0

习近平何时扳倒江泽民?

[复制链接]

7298

主题

228

回帖

7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积分
78754
发表于 2022-2-14 13:4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施化

近日网络疯传一篇讨习的长文:《客观评价习近平》,作者“方舟与中国”。有人猜测,这篇反习文章来自江派的文胆。有人披露,执笔人之一可能是薄熙来的公子,旅居加拿大的薄瓜瓜。我也觉得有些可信度。因为这篇文章的姊妹篇《客观评价薄熙来》恰巧就是粉饰薄熙来的。

文章通篇反习不反共。看似揭露了大量的花絮内幕,可是许多关键部位都给遮挡了。比如习是怎样被选拔和扶持上台的。要想“客观”评价,这段历史非常重要,不可不提。内部都知道,这个过程里有江泽民和曾庆红的深度操作。全文对中共的,造成习近平尾大不掉的制度弊端,也只字不提。这里借用博友阿妞不牛的一句精彩点评:“总之,这篇万字长文是中共内部与中国社会体制内一部分人对包子失望的总流露,失望之处聚焦在于他的‘文化水平’与国际表演能力,而并非真正从普通民众生活感受出发,更不是从当代世界国际潮流与基本矛盾出发。”另一位博友少不丁也评论道, 这篇文章聊无新意,流于肤浅。然而,很适合墙内的更广大目标读者。确实很可能是我党反习势力的出口转内销作品。

至于为什么我要讨论这篇聊胜于无的鸡肋文章呢?主要关注不在于文章本身,而在于文章的前后背景。即,面对江派的不断挑战,权势炙手可热的当今圣上习近平,为什么还不对江下重手?

众所周知,江泽民受邓小平和其他党内派系指定,实际执政13年,遥控执政10年,在中国的官场扎下深厚的根基。他的继任胡锦涛并没有形成自己的派系和时代,所谓团派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没什么影响力。胡在位期间,江规胡随。在江派常委的包围下,“政令不出中南海”。委屈地做了10年小媳妇。

习近平可不同。虽然他本人才疏,却志大。他不但要建立一个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代,“习近平新时代”,还要把手伸向全球,建立起属于个人的“全球共同体”。但攘外必先安内,假如满朝文武都姓江,貌合神离,那么要实现自己的宏图大略会大打折扣。

时间到了2022年初,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习近平的十年整肃毕竟还有所斩获。常委里,自己人已占多数。军队和国安系统通过几轮清洗,貌似已经安顿。地方的“新四军”,即闽江新军,之江新军,浦江新军和新西北军,虽然去年以来遭受不少挫折,但地盘仍在。

知情的局中人都知道,其实习二十大能否连任的最大看点在江泽民集团。江派势力最大,假如联手其余几股反习力量,习没有胜算。而其它的几股反习势力,单独对习都构不成威胁。红二代一盘散沙,自顾不暇。胡锦涛温家宝,早已不再恋栈,抱着无所谓心态随你折腾。只有江派,还时不时在海外媒体上冒几个泡,显示自己的真实存在。这篇《客观评论习近平》就是其中代表之一。

作者“方舟与中国”,在网络平台Matters(马特市)自己栏目的标签上,有这样一句谶语:“大厦将倾,尘埃四起。迷雾中,一艘方舟正在成形。这是权贵的船舱,一待风云谲变,它便驶离这片土地,留下满目疮痍。”明眼人一眼就悟出,这句话是对未来中国的预判。尽管悲观到不甚真实,但也代表了中国国内相当一部分高层的苍凉心境。

已经有人意识到,习近平拿不下江泽民,并非没有民意支持和军队帮助,而是没有胆量。江泽民的统治并非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得民心。左派不喜欢江泽民的西化,底层不满意江泽民时代形成的广泛腐败,改革开明派反感江泽民的庸俗,法轮功群体视江泽民为罪人。但别忘了,有人却喜欢他。谁?俄罗斯的普京。

江泽民早年留苏,俄语说的比英语流利。江时代签订过多个中俄协议,其中包括彻底割让10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1999年12月签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承认100多万平方公里的远东土地,面积相当于东北三省的总和,或几十个台湾,划归俄罗斯。一旦江泽民时代被否定,这期间的对外条约都要被重新审视。这一点普京心里门清。2014年,习近平走马上任后的隔年,普京借访华之机,专程赶到上海同江泽民会晤。声称感谢江泽民对俄中关系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强调中国现任领导层继承这一方针。还特意指出,胡锦涛和习近平为发展两国关系付出了很多。

看明白了吧?视普京为崇拜偶像,把俄罗斯当作唯一的国际靠山,高度依赖俄国的能源和军火供应,打算与其联手三分天下的习近平,怎么能不顾及普京的感受,得罪江泽民呢?

别以为中国可以独立于世界,国际变局与中国无关,我早就发现,近代现代中国完全是在“外国势力”影响下演变而成的。别难过,哪怕再有爱国热情和祖国自豪感,这就是现实,你不得不承认。网友巴山人同意我的看法,他补充说:没有苏俄就没有中共的诞生发展。同样只有美国才可能让中共消亡。中国人民只是吃瓜群众,为胜利者庆功而已。其实更早,没有列强各国,就没有大清的维新和洋务运动,以及从晚清到民国的政权变换。更近的,没有美国为首的西方合作,也就没有近四十年的高速发展和崛起。中国的国运,与世界走势紧密不可分。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习近平的文胆设计了这样一句口号,全中国人人熟悉。大意是,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听着逻辑性蛮强的,读起来也挺上口。可惜仔细一推敲就露馅了。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确实不错,但那时的中国难道不强吗?我没有注意到那几十年里,中国遭受到了什么外来势力的侵犯。几乎所有的外国领导人,都对中国的富起来喜闻乐见。各国人民对中国人也很尊重。最具代表性的是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那时世界的几乎所有大国领导人都在北京欢聚一堂,把酒言欢。习近平强起来以后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与其相比,是不是有点落差?前来参礼的唯一大国领袖俄罗斯普京,甚至连吃顿饭的面子都不给,来去匆匆。环顾世界,现时中国好像没有朋友。更有甚者,各国目前对中国正在做的事情,主要是抵制,戒备,惩罚和限制。这种“强”到让人侧目和害怕的习近平当局,到底是促进了中国的发展还是推动了中国的衰落?

仅仅动不了江泽民这一件事,就说明习近平并不强。如果够强,他完全可以不顾普京的脸色,一举拿下江泽民,送交法庭审判,同时发动全国性的大批判,彻底肃清流毒影响。把江的党羽一网打尽,全部换上习家军。只此一举,二十大,二十一大,二十二大……的连任,就都铁定了。有什么可焦虑担心,念兹在兹的?可惜没这个能耐。反过来,对手江泽民呢?同样没有能耐。否则,不会只能发表这些万字长文来出口恶气。

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份上,我知道很多朋友的内心都很纠结。一党专制长期禁锢,终于使中国的政治走进死胡同。除了党内你死我活的派别外,再没有其它在野势力,对立势力,平衡势力,使国家峰迴路转,柳暗花明。中国人没有第二项选择,只有赌习帝连任,一条道走到黑,直到把共产党搞死为止。并只能暗暗期盼,到那时候就会好起来。有根据吗?没有,只有侥幸。

呜呼哀哉。

2022-02-11



参考资料:

两个大的问题



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么一个地步,可以讲两个大的问题上,从根上要刨起。

一个就是我们这个体制,一个就是我们这个理论。

那么从体制这个角度讲,朱学勤老师早就说过一句话:毛泽东用来搞文革的体制,邓小平拿来搞改革。

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作为一种技术性的操作手段,我们拿过来用了,很快的就把经济搞上去了。

但是我们讲市场经济是两层,一层是要素市场,一层是商品市场。

涉及到要素市场的这些改革至今没有真正的往前推进。

所以你那个商品市场就不可能是一个真正商品市场经济,总是被别人操控价格,总是被别人垄断资源。

因为你的那个要素市场不改革,那么为什么,它还是跟权力有关系。

所以我们这个体制这个问题没有解决。那么因此体制走到今天这一步,选上这么个人,或者说高层捏乎出这么个东西来,坐到大位置上去,那是说明什么,这个体制本身已经是没有出路了。改它没有用,改是没有用了。这个体制从根本上讲必须要抛弃掉它。

所以我们讲的改革就不再是一个这个框架体制还要,然后我们再做。这是我第一条。

有人会这么认为啊,我这么一说是不是这个体制抛弃掉它然后我们就要闹革命去吗?不是那么回事。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我们这个理论从根本上出了问题。

且不说当初中国共产党接受的那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不对,这个话都先不说。

实际上这个理论上的很多东西是要刨根的。就说我们那个4000人大会的时候,如果那个时候,就是说,邓小平不阻挡党内来反思文革,不仅从政治上否定而且从理论上根本抛弃那个,那么不至于到现在还在这儿为文革翻案。

因为政治这个东西是时过境迁,它是可以翻过来倒过去的。

但是如果你在理论上把它的根刨掉,把它的思想基础彻底地,或者说是重重地摧垮了,那么它要想来翻回这个文革的东西它就非常难。

因此我就觉得我们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两个最根本的问题没解决,一个就是体制,一个就是理论。

那么所以走到现在怎么办?我个人的看法,怎么说呢,如果要讲情况的话从修宪开始,我们就可以看到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尸体的尸,政治僵尸。

明摆着那个修宪,从党内程序上它就是不合法的。

他绑架了18届三中全会,他在三中全会前的两天,抢着抛出这个取消任期制的这个说法。迫使三中全会跟咽狗屎一样的咽下去。 那么你三中全会那么多中央委员居然都没有一个人敢在三中全会上把这个问题提出来。

所以这个党本身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

而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的这种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就是党内一个就是官员本身的贪腐,第二就是党内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

这两条被捏在手里面,所以这个9000万党员成了奴隶和个人使用的工具。

他需要的时候说党怎么走,不需要的时候,你这个党员干部就不是党员干部了,就是他想把你弄到哪里去你就成为了贪腐分子。

你就看看吧,我们现在什么状况:党内的那些个领导干部被这个国家监察委员会最近处理的人,我不是说这些处理的人本身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没有问题也会弄出点问题来。更何况这个体制本身已经使得很多人不干净了。

但问题是你定的那些个罪名,也得到国家法律上查查,也得到党纪上去看看,那些属于违纪,你只能用违纪去处置他。

那些属于国家法律定了的,就说刑法上有这罪名的你可以捏他,我们现在什么不支持实体经济就成了罪名,然后这个妄议中央就成了个罪名,对党不老实这也叫罪名,哪里还有一点法治的味道,哪里还有一点政党的感觉。

完全成了一个黑帮老大。想怎么处置手底下的奴才,他就怎么处置。所以我说这个党已经是个政治僵尸了。

目前这个状况,谁想出来挽救这个危局都不可能,何况他还一条道要走到黑,谁说话都不行。

其实我想过这个问题,最开始他上来的时候是明里暗里的想弄点个人崇拜,提高自己的威信。提不上来啊。

[马]晓力姐,你可能还记得吧,就是2016年的五月份,人大会堂的那个演出,你带头去抵制了,结果那个事情闹得很大。那场演出就此就罢休了。

接着你看吧,2016年的11月份出了什么呢?把妄议中央放进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的党纪里面。

然后四个意识,什么看齐意识之类的东西,放到了这个政治正确的必须要说的官话,就说现在标配语,我们叫做标准配置。什么四个自信,四个意识,两个维护。

尤其这个两个维护,全党围着一个人转,这还叫政党吗?早就不是政党了。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而已。

所以这个党成了政治僵尸。

你现在谁能出来,谁能改变它都不可能。如果说有可能,换人,这是第一步。我觉得当然最好的是换人。

这当务之急,我觉得换人这是第一条。

但是你可以看到他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手里捏着刀把子,他把军队全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警察全捏在手里,他把所有人都可以用高科技去监视。

谁能够来、出来说我们来解决问题,不可能。你就开个中央常委会,政治局常委会的那个,我们讲少数服从多数嘛,有吗?没有。

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状况,如果有当然好,我先说如果有常委会最后所来个集体决议,少数服从多数,你这个干得不行,不能把一个国家一个党应为个人重大问题而拖到死胡同里面去,让9000万党员14亿人民给你陪葬,这是不可以的。

那么如果说我们的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这些人对党但凡还有点责任心,对这个国家,对民族还有点责任心我觉得这个七个常委是应该开会做决议的,换人吧。

其实只要你换了人,外部的环境就开始松了,因为这就是个标志,告诉外面我们要转向了。

只要这个人在台上,外部的环境只有越来越紧张,是不可能缓的,是不可能与我们缓和的。

而你换了人,外部环境就可以缓和,因为你做了个不说话别人都知道你有可能转向。这是我觉得最好的事。

那么其他的这些常委,有那个对党对人民的责任心吗?没有。

现在这帮人连政客都算不上。我觉得他们就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手下的奴才上来的。那么当然我这么一说的话,可能会把什么汪洋啊之类的都打到里边,李克强。是吧。

其实他们也是很不容易,在各自的位置上很努力的在,就是,来减少损失,努力的在做些工作,缓和危局。这个我们其实都看到了。

那么这个党我觉得老人也好,现在的这个党的常委也好,能不能再有一次为了这个国家,为了人民奋起,做一个少数服从多数的决议,请这个人下去。体面的退居二线去养老去。不要再去干预,然后我们这个党有可能调头。

如果说这个人不下去,我们这个党没有机会。

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就是说换人,外部环境就会变松。

第二,如果说有可能换人,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我们怎么往前做,而是我们先停止什么,哪些东西不要继续。

不是说我们现在再实行什么新政策,就是说你停止就行了。比方说动不动的删微信,以言治罪。这些东西你可以停止吧。我觉得,就是这样。

就是比方说你对民营企业家,动不动就找个罪名就把民营企业家抓进去,抓任志强不算,还把阿拉善的两个主要领导人抓进去了。

董国强进去那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然后前两天钱晓华又被他们弄进去了。

凭什么他这么做?你抓一个人容易,但是你吓跑了一大批的企业家。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啊,中国的民企很少有人说在这还能赚钱了,大家想到的就是安全第一条。身家性命要保住,能跑的全跑了,资金能走的全走了。

有钱的走了,有本事的走了。一大摊子扔下来了。扔下来的是什么,还剩下什么?还能剥夺老百姓利益的高层权贵留在这,喝民血,民脂,民膏。还有就是永远也走不出去的相当大批的贫困的人群。

所以我觉得就这两群人是现在还在这,能走的全跑了。那么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没有希望。

所以说换了人以后,你下来就是停止,你不再做什么,而不是说我们继续要往前再做什么。

拨乱反正嘛,这一步必须要做啊。就像当初文革结束以后,拨乱反正,重新来整理。

而且这次的清理,就必须是根上,理论上抛弃什么新时代,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那叫胡扯。

那个里面逻辑混乱,语言都不通的东西居然拿来当成宗教一样、神一样的东西让全党去学习。我在这说的是很不屑啊。

但是我们不能不看到,一个政党,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政党,拿这么一个东西去欺骗,蒙骗九千万人,还有绑架14亿人。让全世界70多亿人笑话中国人民,笑话我们这些个所谓中国共产党的人。

我觉得这是一个政党已经走到穷途末路的一个面目,呈现在全球面前。我觉得像这些都必须要拨乱反正。

如果说能做到这几步,下面的事情其实是好办的。因为我们还得相信这个体制里面的绝大多数的党员干部心理是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

而现在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都被裹挟着往前走,就是说被他裹挟着,你不能不这么干,对不对。

我现在老在想啊,这个党的政治僵尸,官员为什么现在老在讲规定动作,什么自选动作,谁敢做,没人敢做自选动作,都在做规定动作。

为什么?就是因为那个看齐意识,绝对忠诚。让所有的这些党员干部不敢有自己根据地方实际情况的任何一点实际的做法,谁敢,是吧。找个名目就说你不忠诚,找个名目就说你妄议中央。还敢做吗?这就活活把一个党,一个国家给弄死掉了。

所以我觉得党员干部心里很明白,一旦说请这个人体面下去,我们拨乱反正,党内是没有阻力的。

毛那个时候,我们党内还有好多老同志们要思想拐弯,现在不需要拐弯。

大家心里很明白,关键就是我们现在高层的那些人有没有这样为党为人民负责的政治勇气。敢不敢迈这一步。

我们都是在这说话的人,我们说话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力量去改变它,我们只能自娱自乐吧。说一点,让自己心里痛快点,也就这样啦,是不是。

因为社会你现在也指望不上,他已经把整个中国社会打成原子散沙一盘了,他把所有公民社会,社会的自组织能力全部打散。用警察治国,暴力监控人民。这个社会本身已经不行了。

如果照现在这个状况上来的人一定是个混世魔王,枭雄。

所以我觉得呀,还得要讲,这个党内的这些人有没有这个能力来自我挽救,自我救赎一把呀。我觉得是这样。

所谓要抛弃体制,中国要所谓用改革这个词来讲来往前走的话,那么仍然希望在于我们这个体制内的这个很多中高层的或者讲我们党内的一些人,因为社会的底层你是不能指望的。这就是我想说的,如果说换了人,我们要干什么,停止做什么。

实际上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活力的,不是没有生机的,不是没有人才的。

你现在摧残社会,摧残思想,摧残全党的这些东西。这个威胁如果解除了,我相信大家都会起来。

我们就像在1976年毛去世后的情况,以为中国没路了,是不是。 仍然是走过来了。所以要相信这个民族,它是有韧性有生机的。但问题就是这一个人挡住了全国、全党的道路。

那么现在这个状况,我们如果不解决这个人,我们就看着这个体制自由落地吧。

等着它自由落体、硬着落,社会崩溃,然后从头开始,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这样。

我自己个人认为是到今年的年底,明年的上半年,经济会崩到底,那到那时再看,看整个这个国家是啥样的。

现在要看外部施加压力,他还能抗一阵子,是吧。钱还没有完全糟蹋光,等到钱都糟蹋光了,然后扛不住了,使国内的矛盾四起的时候,那时候再看吧。

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大概在我们活着的时候吧,五年之内,我们还能看到中国还要经历一次大的乱世,这个乱世最后怎么收拾,很难讲。

那就是,乱世出枭雄。然后重新再走一轮当初的那段路。

中国人不幸啊,命该如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2 01:0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