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98|回复: 0

“塔西佗陷阱”,解释了当下第五次通告的问题

[复制链接]

9871

主题

1万

回帖

1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50876
发表于 2022-2-28 15:5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牛皮明明


  一石激起千层浪!

  据第四份通告过去5天后,江苏省委省政府调查组的通告结果终于来了。现在这个案件也从调查阶段,进入刑事诉讼阶段。真相浮出之后,将是法治的降临!

  然而通告发布后,依然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

  为什么还是有很多人不信?相比质疑的内容,我想这些质疑是如何产生的,更加值得我们探讨。

  关于这个探讨,我想先从苏联的一个笑话讲起。笑话是这样的:

  一个男的在报亭买了一份《真理报》。摊主好奇地问道:“同志,每天早上你都在我这儿买《真理报》,可连翻都不翻开就扔掉,为什么?”

  男人答道:“看一眼头版就行。因为只有讣告是真实的。”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笑话。这个笑话的背后,隐藏的是政治学上着名的“塔西佗陷阱”。


塔西佗

  塔西佗是古罗马的历史学家,他曾告诉高高在上的罗马皇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

  后来这个理论,被引申为一种现象。指当政府部门或某一组织,一旦失去公信力,无论再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这就是政治上的“塔西佗陷阱”,它的核心其实就一句话:

  民众的信任是有积分的。

  假设信任的满分是100分,那么民众每失望一次就要减20分,不断减分之后,最后就成了负分,整个信任机制也就彻底崩盘,再怎么补救都补救不回来。即便再做的是对的事,说的是真话,也已经无法再获得民众的信任。

  前苏联之所以会诞生我刚才讲的那个笑话,就是因为在20世纪下半叶开始,它就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1957年的9月29日,轰隆一声巨响,苏联的马雅克地区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第二严重的核泄漏事件。它的严重程度仅次于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其威力相当于一个中型核弹爆炸。

  当那场惊天爆炸发生时,周围地区的居民看到了天空中出现奇异的光芒。

  人们隐约感到了不对劲,迫切地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然而事后苏联当局,给予的通告是,夜空中的奇异光芒,别担心,那只是一种美丽而罕见的极光。

  没错,政府把那场惊天的核爆,形容为浪漫的“极光”。

  一份前苏联报纸,报道标题的就叫《乌拉尔山脉南部的极光》,一本正经地向人们解释远处的乌拉尔山脉出现极光的原因。


  但是,居民还是充满了怀疑。因为村中数百人突然暴毙死亡,还有人患上浑身肿胀,或出现伤口溃烂难愈的怪病。难不成这是被极光诅咒了?

  此后苏联当局对此并没有做任何解释,二十多万人不明就里地生活在核尘污染之中。这个事件,也成为引发苏联民众对政府产生信任危机的重要导火索。到了戈尔巴乔夫执政时,这个危机已经积重难返,他的“公开化”与改革,再也不能凝聚民心,因为人们已经彻底不相信了。

  曾有有一项调查,21%的被调查者认为,政府已经不具有任何政治威信;67%的人认为它残存的一点威信也正在丧失。

  当民众不再信任政府之后,于是诞生了上述我讲的那个“塔西佗陷阱”笑话。

  其实在今天看,古罗马的“塔西佗陷阱”依然不过时。不但不过时,反而一次又一次地照进现实。

  2008年,中国爆发了“三鹿奶粉事件”,在三鹿及众多国产奶粉中,发现大量三聚氰胺。事故发生后,所有父母都闻国产奶粉而色变。

  一位从事国产奶粉的销售,去给用户推荐一款国产奶粉时,说道“您可以试一试。”然而父母苦笑地说,“自己的孩子,试不起呀!”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卖国产奶粉比卖毒药都难。

  2011年,爆发“郭美美事件”,人们发现炫富网红郭美美,背后认证身份是“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随着人们的关注,揭开了更多红十字会的丑闻。

  比如挪用慈善资金、天价采购、希望工程假信骗款、公布的灾区捐款数据明显缩水、明明统计的是玉树地震的捐款,可打开网页发现有的捐款时间早于地震。

  然而,当这些纰漏出现后,红十字的说辞是“工作量大”、“成本太高”。这让民众对于逐渐失去信任,双方陷入到回应,质疑,再回应,再质疑,还回应,还质疑的死循环里。一系列操作下来,人们再提起红十字会,只有呵呵。

  国产奶粉也好,红十字会也好,都是掉入过“塔西佗陷阱”。信任的积分一旦变成负分,整个信任的机制就非常难以被修复。

  回看这次“丰县八孩母亲”事件,为什么政府第五次通告,还是有人不信?

  其实就是因为陷入了“塔西佗陷阱”。

  这次政府之所以一次次失去公信力,其实很大一个原因在于没有放开媒体。在这个案件中,媒体始终是缺席的,没有被放开的。整个案件里,甚至连一篇合理、深入的媒体报道都没有。最后我们只能等待通告,然而前四次的通告,一而再再而三地透支民众的信任,一步步把所有人带进了“塔西佗陷阱”。

  我担心的是,以后媒体还会进一步萎缩。现在有多少的媒体陷入沉默,多少的记者失业。今后他们是否还会一直缺席?如果事件后,媒体还是被严管。一旦有舆情,大家还是只能等着通报就是了。一份不行,就换一个更高级别。

  那问题又出来了,这次事件后只要不放开媒体,政府将更深地陷入“塔西佗陷阱”,说啥都没人信。整个社会的信任机制,将一路朝着负分下跌。

  那有没有解决“塔西佗陷阱”的办法呢?

  我觉得是有的,那就是放开媒体,让那些记者重新履行他们的天职,拿起相机和笔,去挖掘、去呈现社会的真相。通过重新构建媒体深度报道的公信力,重新把民众的信任积分,一分一分加上去。

  只有重新修复、建立社会的信任机制,让我们以后遇见这样的事件时,不再只是靠猜,不再把网友逼成福尔摩斯一样去“破案”,不再担心事件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共同从“塔西佗陷阱”摆脱出来。

  这个事件之后,这个世界是不是就没有了买卖妇女儿童,当然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已经激起了人们心中的善良和正义,激起了人们对于真相的渴求,让恶的东西可以走到光里来,而无处遁形。

  一个社会真正的文明,不是让光明照进黑暗,而是让黑暗照进光明。

  愿更多的黑暗被拖到光明里赴刑,愿我们的法治如期降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3-9-30 17: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