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900|回复: 0

“必须停止这种野蛮做法” 美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就中...

[复制链接]

7764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125998
发表于 2022-5-14 17: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必须停止这种野蛮做法” 美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就中国强摘器官举行听证



美国之音



资料图: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谈中国人权问题(2016年4月14日)

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星期四(5月12日)就中国强制摘取人体器官的做法举办线上听证会,听取专家学者和亲历者的证词。主持听证会的共和党联邦众议员史密斯说,必须停止中国的这种“野蛮做法”。

作为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共同主席史密斯(Rep. Chris Smith,R-NJ)在听证会的开场中说,中国政府宣称中国共产党坚持人民至上,但是包括上海在清零政策下的例子告诉我们,“中共百年来始终把人民放在最后,颠倒人权普遍性原则,无所顾忌并残忍地把人民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

他说,这种完全无视人的尊严的做法没有比强摘人体器官更显而易见了。他说:“让良心更加震惊的不仅仅是似乎为了满足器官移植所需的器官而处决被宣称为国家敌人的人,而且这也是一种明显的惩罚形式,实际上更是一种种族灭绝工具,旨在剔除被国家视为‘不受欢迎’的少数群体。”

此次听证会召开的一个月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马修·罗伯逊(Matthew Robertson)与以色列医生雅各布·拉维(Jacob Lavee)合作,在美国医学期刊《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发表的一篇经同行审议的研究报告,通过考察与器官移植相关的中国医学论文后认为,中国医护人员在未遵守医学标准程序,也就是在未确认脑死亡的情况下就摘取器官。

罗伯逊在星期四的听证会上说:“这些结论显示中国的医疗机构与公安系统之间特别密切的长期合作。而且,这些移植中很多可能是来自政治犯。这也让中国的外科医生参与了医学法外处决(medicalized extrajudicial killing)。”

罗伯逊共同撰写的这份研究报告考察的中国医学论文都是在1980年到2015年间发表的。罗伯逊表示,中国在2015年之后是否还存在这样的做法,目前尚不清楚,查不到相关论文有可能是因为中国停止刊登相关论文,也有可能是中国进行了改革。中国宣布2015年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用于移植,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唯一合法器官来源。

但是罗伯逊在听证会上指出,中国当局表示到2023年将进行5万例来自自愿捐献者的器官移植,但是鉴于中国过去没有自愿捐赠系统,出现过器官登记数据造假以及移植医生参与摘取死刑犯器官,这些器官的真正来源仍然让人产生疑问。

他说:“鉴于近几年来在新疆对新的政治犯进行大规模拘押、系统性血液检测和生物监控,这些问题现在尤为迫切,他们明显容易受到这种形式的伤害。”

维吾尔人、曾经在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担任外科医生的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a)在听证会上讲述了他在1995年的时候,依照领导命令,参与摘取一名被行刑死囚的器官的经历。他说,当他开始摘取手术的时候,死囚的身体抽搐,表明“他还活着。”

他说,他和同去的其他人被告诫当天什么事也没发生,此后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但是安华托帝说,当2016年开始有报道说中共当局在新疆提供免费的健康检查,“没有办法找到进一步的解释,我们怀疑中共正在为器官买卖建立全国的数据库,”而大规模集中营的建设“使之变得更为便利。”

曾对中共强摘器官进行调查并著有《屠杀》一书的美国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说,他通过对新疆集中营幸存者和证人的走访调查后认为,28岁左右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族裔会被要求接受全面的血液检测,为了与器官移植的接受者配对,因为28岁被中国医学机构认为是器官成熟的理想年龄。他说,据一些证人说,一些人在血液检测后会被带上有颜色的手环,然后大约一周之后会在半夜被带走,就不知所踪了。

他在听证会上说:“来自大约20个集中营的证人证词惊人的一致:营地中每年消失的比例中的2.5%到5%是28岁这个年龄群。”他说,如果被关押的人数是100万,那么被摘取器官的人数预计为2.5到5万。

2019年,在英国伦敦设立的一家独立法庭做出裁决说,中国强制摘取器官的做法在中国持续多年,规模显著,法轮功学员可能是这类器官的主要来源。这个名为“中国强制摘取良心犯器官问题独立法庭”还说,对维吾尔人的系统迫害和医学实验是更为近期出现的情况,有关这个群体被强摘器官的证据可能以后会出现。

这个法庭的主席、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也出席了星期四的听证会。尼斯爵士曾参与前南斯拉夫战争罪问题国际法庭的起诉工作,也是目前另一个独立法庭“维吾尔特别法庭”的主席。

他说,独立法庭由第三方非政府组织活动团体委托设立,但是法庭本身是非活动性质的(non-activist),法庭成员提供的都是公益服务,法庭得出的结论不受任何可能引起偏见的外部因素影响。

中国方面在2019年的独立裁决之后曾表示,中国政府一直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关于人体器官移植的指导原则,近年来加强了对器官移植的管理。

但是史密斯议员说,尽管中国共产党声称开始对移植系统进行了改革并且减少移植旅游(transplant tourism),但是正如听证会上的证人和专家所言,令人不安的故事仍在继续被曝光出来。

他表示,西方,尤其是医学界的人士,必须审视自身,以避免成为这种在“最令人发指的罪行的道德同谋。”

史密斯此前和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科顿(Sen. Tom Cotton, R-AR)民主党众议员苏奥奇(Rep. Thomas Suozzi,D-NY)共同发起了一项法案,以打击强摘器官,阻止中国共产党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

这项名为《停止强摘器官法案》(Stop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ct)将对强摘器官负有责任的外国官员和实体进行制裁,禁止向这些实体出口器官移植所需的某些外科仪器,并要求国务院就外国强摘器官问题提供年度报告。

“我们需要齐心协力制止这种野蛮的做法——不仅在中国,而且对于全球的推动者也是如此,”史密斯议员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2-5-27 01:44

Copyright © 2001-2021,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