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0364|回复: 0

徐光:1989年母校杭州大学的爱情故事(二)

[复制链接]

4

主题

0

回帖

48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48
发表于 2022-5-23 14: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小波同学大学三年级了,却从来没有交往过女朋友。李小波长得很英俊,也很文艺,足球很棒!这样的男生,在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校园里,十分受欢迎的。在那个年代,姑娘们不像现在这样,除了男生本人优秀以外,还得考虑房子,车子,票子,跟老子。那时候,没有这么俗,所以像小波这样的男生,是十分枪手的。可是小波对女生好像不太感兴趣,也许是因为他的胆小,腼腆,不成熟。

他一见到女生就说不出话来,甚至近距离看着她们说话就会慢慢地开始脸红,红到整个脸,红到整个脖子,特别是在年龄相仿的女生面前。当然,小波见了女生显得尴尬,时间长了,女生们也就知道他的尴尬了。                              

小波出生在东海边的一个历史名城,那里有一个全世界都知名的藏书楼。他的爷爷在乡下,是个大地主,解放以后,被斗死了,奶奶也斗死了,他的大伯伯,跟一个姑妈去了国外。他的父母在城市,所以虽然躲开了乡下的批斗,可是小波的父母却也因为家庭的缘故变的非常胆小怕事,行事十分地低调。                  

小波的成分不好,所以在小学,初中的时候,他一直是比较受压抑的,虽然后来大气候改变了,地主也摘了帽了,在他上了大学以后,大伯伯从海外回来,还受到了当地政府部门的接待,可是小波的性格依旧有些孤僻,没有改变。

小波是一个敏感的人,他在老家的朋友不多,但是他们家的书很多很多,所以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读那些也许大人都不读,大人都不懂的书。               

那一年的暑假,小波回农村老家,在那一百多年的老房子里,在一个布满厚厚的灰尘的阁楼里,他找到了一本上面覆盖了足足有一寸厚灰尘的线装书,书的名字叫做《全真子》。在那本书里,小波第一次看到了对女人的描写。                                

在这以前他看到的所有书里对女人的描写,其实都只是对女英雄,女特务,地主婆的描写,而不是真正对女人的描写。                                               

小波那个时候马上就要上高中了,刚刚开始有了对女人的好奇。可是,那本书却告诉他说,女人,其实是世间最最肮脏的物体:婉转峨眉,盈盈秋水,透着眼屎;鼻若悬胆,内容鼻涕;唇红齿白,樱桃小口,浓痰难免;最销魂处,更是有肮脏的脓血,这已经够可怕了。可是那本书里还继续这样写:别看今日是青春美貌,不久就是白发苍苍,无论女子多美,终究过眼云烟,只是一时的美妙、瞬间的艳丽而已。花容月貌,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假以时日,都将是骸骨一具,人世万物,莫不如此,天地悠悠,修行为妙。小波不知道修行为何物,不过那个对女人的描写,着实让他记忆深刻。   

小波喜欢看《三国演义》,喜欢看《水浒传》,《西游记》,唯独对《红楼梦》不感兴趣。后来,他进入了大学,小波看了一本《西厢记》(未删减),小波深深地记住了一句话,那就是:“暖玉温香,抱个满怀。”关于这段话前后的那一段描写,也深深地让他产生了共鸣,他开始感到,男女之间的事情,可能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大学的男生宿舍,永远也少不了的话题就是女生,小波所在的寝室也不例外。                                

他们寝室有五个男生,只有一个有女朋友,于是那小子就整天吹牛:“兄弟们,你们接过吻吗?知道啥滋味吗?”“不知道,你真的吻过她?”“那当然?”“啥味道?”“嘿嘿……”“到底啥味道,不说算了,你就是吹的!”“……跟啃个猪头差不多。”“啊………!”。沉默一会儿。“那女生的身体是什么味道呢?”“嗯……”回味了好久:“有点像鱼片干的味道。”。这时候,睡在小波上铺的兄弟外号“老夫子”发话了:“有这种味道的女生肯定不是处女!”           

老夫子是个复读生,比大家大两岁,人很矮,不到165,皮肤很黑,络腮胡,眼睛小小,头尖尖。就他这个样子,在当时的校园里是无论如何也泡不到女生的,不像小波,小波是不敢泡。老夫子其实荷尔蒙旺盛,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于是,老夫子就整天没事看一些稀奇古怪的书,好像研究得成为了“了解女生的学术权威”,“书中自有黄金屋”,这好像还没有感觉,但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却是可以通过想象体会得到。                              

老夫子自己没有女朋友,所以他比较反感有女朋友的同学,他跟小波上下铺,关系很好。  

他教会了小波抽烟,教会了小波喝酒,整天给他讲一些深奥的哲学道理,小波似懂非懂,也不想懂。只是小波却一直想不通,他到后来也一直想不通,女生,或者女人的味道怎么可能跟鱼片干联系在一起了?   

老夫子不仅仅教会了小波跟同寝室的同学们抽烟喝酒,还教会了大家搓麻将赌博,总之一句话,被他带坏了,带坏的可不止小波一个。      

老夫子喜欢看西方书籍,小波本来不喜欢,特别是长篇的西方读物。老夫子告诉大家,西方的一个有名的哲学家叫叔本华的说,人生是痛苦的,就有人会跟着说:“人生是痛苦的!”老夫子还说:“女人其实就是一种短腿,短手,身材矮小,智力低下的低等生物”当然这其实也是叔本华老先生说的。大家听了这样的哲学道理,就感觉好极了,因为自己是男人。   

老夫子十分不屑于女人,好像天生就跟女生有仇。有一天,在寝室里只剩小波跟他两个人的时候,他拿出来一本《茶花女》,让小波好好学习学习。这小子让小波别的不看,就给他看男主人公开棺看到那已经开始腐烂的曾经是如此美丽的女主人公的那一段描写,看的小波整整一天没有吃得下饭,这小子真的是坏透了。  

小波那个时候精力真的真的太旺盛了,读书又不感兴趣,于是他的大学生活就变成这样了:晚上基本不睡觉,睡觉基本要到天亮;中午有时候让同学在食堂带点饭回来,吃了再睡,有时候干脆就不吃;早饭中饭都不吃,睡醒了,随便吃点方便面,奶粉,饼干什么的,就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了;然后就去踢球,一直要踢到天黑了,看不到球跟人为止;然后吃晚饭,也是让别人带的,因为那时候食堂早就关门了;快速吃饭,然后快速洗澡,洗了就开始麻将,麻将打到天亮,中间又随便吃点,就这样日复一日。  

老夫子不踢球,他那体格太渺小,所以他没那个爱好,可是麻将桌上少不了他。这小子自控能力比较强,别人白天多睡觉了,他居然还会去上课,所以,打饭的事情就归了他。  

大多数考试基本是60分万岁,可老夫子不同,他基本每次拿最高等的奖学金,成绩数一数二,还积极准备着考研出国呢,狂言要做科学家,拿诺贝尔奖。   

这小子把周围的人多带坏了,自己却没坏,可真够坏的,坏到家了。  

就这样到了那一年的春天,平静的校园生活被打破了,外面吹来的风首先感觉到的是老夫子,因为其他人白天都要睡觉的,还没醒呢。  

那段时间,老夫子像打了鸡血一样着了魔,他白天不再为室友买饭了,麻将也不打了,好像也不是因为上课,他一跑出去就是一整天,熄灯以后才回来。  

开始的几天,大家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不知道他干什么这么反常,只是有人肚子饿的时候才想起他老人家来。

可是有一天,老夫子回来得比较早,还没有熄灯。当然就算熄灯了,也还是有办法偷偷搓麻将的。同学们自己想出来的办法有很多,比如拉根电线出来装个插头,或者点上蜡烛,或者手电筒吊起来什么的,宿舍值班的大爷根本就不会管,也管不了。

那天老夫子没有熄灯就回来了,像往常一样,寝室里还在搓麻将呢。突然有人想起来这小子已经很久没有搓麻将了,就想起身让他也过过瘾,可这小子突然把脸一沉,甩出一句“国家民族都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了,你们还醉生梦死?”大家一阵愕然,哦,有这么严重?

可是麻将还没有结束,于是继续,那小子也没再说什么,熄灯了,就去睡了。

再后来,校园里的大字报越来越多,老夫子越来越见不到他的人了,大家的兴趣好像也在改变,对那些事情开始关心起来了。后来开始游行了,每次游行的时候,老夫子就出现了,他一呼,大家就出发了。  

老夫子还会写大字报,跟大家说自由民主,可其实没有几个人听得懂他说的那些话,因为对很多人来说,这些跟自己的关系太远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事情好像越来越大,课不上了,足球也不踢了,麻将最后也停了,学校的学生会好像也支持罢课游行示威了。小波因为是校园歌手,曾经得过大奖,所以学生会组织的文艺宣传活动就经常来叫他。那段时间,小波在寝室待的时间也比较少。  

后来有一天,听别人说,老夫子失踪了,彻底失踪了。有的说他响应空校罢课,回了老家,有的说是去了北京,甚至有人说他去北京,是为了一个女生。

小波有点纳闷的,这小子不是很讨厌女生吗,他这是怎么了?                        

再后来,小波的一个高中同班同学托人从天安门广场给小波带回了一张纸条,是这样写的:“小波你好!现在,我在天安门广场的杭州大学帐篷内向你问好!作为一名革命小将,衷心祝愿你也奋进不息。另外,我还看到你寝室的任不远跟他女朋友了,那次我来杭州的时候,我们一起喝过酒,所以认得。你的好友:……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三十分。”  

任不远,是老夫子的名字,可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了老夫子的任何消息,这个人就真的这样彻彻底底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一年的暑假以后,小波回到了学校,老夫子所有的东西已经全没有了,不知道是不是他家里人来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系里给统统处理了。

他的床空了,箱子般走了,鞋子也一双都没有了,课本,脸盆,牙杯,碗,调羹都没有了,所有他的一切都不见了,除了他的有几本书,还放在寝室的架上。因为那个书架是公用的,而且他也没有写名字,所以还在。可是,这几本书,肯定是他的,因为别人看不懂这样的书,也没兴趣去看。

有人说,他是在那天挡坦克被碾成肉酱了;也有人说他是为了救一个女生死了,那个女生是他的同乡,不是他女朋友,人家早就另外有男朋友;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他的神经出了问题,去流浪世界追寻人生的真谛去了。  

反正从此以后,老夫子就不见了,谁也没有再见过他,谁也没有提到过他,因为提到他,在学校里是犯忌的事情。

这个学校其实从来就没有这么一个人,这个学校在那场风波中也没有失去过任何一个学生,这也许只是一个小波幻想出来的一个人。  

现在,这个学校已经不在了,而小波也已经死去好多年了,所以就真的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存在过这么一个人,外号“老夫子”的人,一个本来可以成为科学家,并且立志拿诺贝尔奖的老夫子。

可是那时候,小波还活着呀,那个睡在小波上铺的兄弟,在小波的记忆里还活生生的呀。

小波就是感到困惑,像老夫子这样,这么一个讨厌女生的人,最后居然跟着一个女生去了北京,最后居然把命也丢了。

小波那个时候其实对于自由,民主仍旧似懂非懂,对于爱国、反官倒稍微懂点,可是对于国家应该怎么爱如何爱也还不太懂。所以小波觉得老夫子丢了性命,多半就是为了那个同去的女生,那个老夫子从来也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女生。

小波在心里说:“女人啊,女人!你的名字就是罪恶!”这好像是老夫子说过的,是哪本西方名著上说的,“女人,你的魔力真的有这么大吗?”小波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个所有男人都有可能去想的问题。

但是,小波还是特别的胆小,特别是在漂亮的女生面前,他连看也不敢看,因为他害怕想起了老夫子给他看的那个美丽的“茶花女”。他也没有喜欢的人,没有追女的冲动,因为《全真子》那本书里说了,所有年轻貌美的女生,最后都变成一个面容可憎的老太太,最后都会变成一堆阴森恐怖的骸骨。

女人们却不断地进入了他的梦里面,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他睡着了,总有各式各样的女人来找他。小波梦到了血淋淋的老夫子与那个女生,是那样的清晰,也是那样的奇怪。浑身血淋淋的老夫子居然没有一点点悲伤,没有一点点痛苦,他居然是狂喜的!而那个小波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女生,居然是裸体的!

这样的梦境,小波经历了无数次,每次都在他精疲力尽中醒来,每次醒来都有眼泪流出来,小波每次都会说一句:“老夫子,你傻呀,人家可是有男朋友的!”  

那个裸体女人像个妖精一样,不断地侵入小波的梦里,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她,可是就是摆脱不了她,小波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只知道老夫子是没有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女子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没有任何人跟他说过这个女子,老夫子跟自己上下铺,却从来没有漏过一丝口风。

小波晕了,除了那个裸体,小波真切地感到还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不知道那双眼睛到底跟那个裸体有没有关系,但是小波能够感受到,那是一双女生的眼睛。那是一双温柔的眼睛,温润的眼睛,温顺的眼睛,是天真的,无邪的,善良的,也是一双美丽得心动的有着吸引力的眼睛。同时却也透着神秘,让人觉得深邃无比,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漫漫不见尽头的黑洞。

小波有的时候,睡到半夜就会醒来,那时候,老夫子跟裸体女孩都消失了,可是那眼睛还没有,仿佛就在眼前,仿佛就在注视着自己。

小波知道,自己的生命中,肯定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这是躲不开的宿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开,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王胖子也不是王二麻子,请不要对号入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0 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