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264|回复: 0

防范中国安全威胁 达尔文港与中企99年租约遭审查

[复制链接]

8490

主题

1万

回帖

1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33875
发表于 2022-9-29 20: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之音




在澳中关系持续紧张之际,澳大利亚政府正在审查中国山东岚桥集团租借达尔文港的99年租约,并承诺将审查情况公诸于众。国防专家认为,达尔文港在潜在的印太冲突中将扮演重要的前线枢纽, 他们呼吁堪培拉从长远角度审查该租约构成的国安风险,并联合盟友采取相应行动。

澳大利亚北部城市达尔文的商业港口于2015年被当地政府租给中国企业岚桥集团(Landbridge Group)澳大利亚分部。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胜选后就该租约是否带来安全隐患启动了一项审查。

《华尔街日报》9月22日报道,一些前国防官员以及分析人士称,这份租约为中国在一个战略要地提供了极具潜在价值的立足点。

该报道称,达尔文将在台海危机等地区性冲突中成为一个重要军事补给点。此外,达尔文港的租约会弱化澳大利亚向太平洋国家发出的抵制中国的信息。

在美国之音向岚桥集团发出采访询问以及该公司如何回应中国政府索要港口数据的要求后,岚桥集团对美国之音回应表示,“我们按照(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港口安全要求工作,国土安全部门会定期审查。美国海军陆战队轮流通过达尔文港,但作为港口运营商的岚桥对这些船只没有特殊的访问权限或可见性。”

达尔文港有多重要?

达尔文港位于澳大利亚北部,是距离亚洲和中国最近的澳大利亚港口。二战时期, 达尔文军港是南太平洋战区的重要战略枢纽, 日本空袭达尔文(Bombing of Darwin)是历史上外国军队对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袭击。

如今, 北领地首府达尔文是澳大利亚重要的军事基地和北部海岸巡逻艇的基地,也是美军驻澳大利亚轮调部队的基地。美国和澳大利亚正斥资上亿美元升级达尔文的防务基础设施。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北澳战略政策中心”负责人约翰·科恩(John Coyne)对美国之音表示, 达尔文港虽然是一个民用港口,但它确实停泊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巡逻艇,而且是提供加油、重新装备和后勤补充的理想场所。

“我认为达尔文港是一个入口(gateway)。这里是美军,例如陆军,可以向前部署到印太地区的地方,以准备应对中国在台湾海峡发动的入侵。它确实可以作为向前部署的一种关键地理位置。在军事意义上,有些人可能会将达尔文港描述为睡莲叶(Lily-Pad),一个降落后可以跳到下一个地方的据点。”

他认为,达尔文港在为后勤供应和弹性供应链提供坚实的基础方面也很重要,“我们已经看到后勤在目前的乌克兰战争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我认为达尔文将成为后勤和美军预先部署的关键枢纽。”

澳大利亚查尔斯·达尔文大学(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的商法学者约翰·加里克(John Garrick)告诉美国之音,美国和日本都认为达尔文港对印太战略意义重大。

“两国都在北领地投入巨资。港口本身是澳大利亚主要的远北港口设施,靠近印度尼西亚等亚洲邻国以及东帝汶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发展中国家。”

美日在达尔文港附近有强大存在

不过,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华盛顿办公室主任马克·沃森(Mark Wats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达尔文港不太可能在台湾冲突中发挥具有战略意义的作用,至少在中短期内是这样。

“如果未来的澳大利亚政府确实决定支持美国在此类冲突中的任何未来军事行动,那么澳大利亚的主要贡献可能是情报共享,特别是北领地松树峡的共同防御设施 (JDFPG)获得和处理的卫星图像和通信情报。 另外,对中国导弹发射的监测也可能至关重要。”

加里克补充说, 北领地政府和岚桥之间的租约仅适用于达尔文港的商业港口,该港口还为库纳瓦拉基地(HMAS Coonawarra)的一些海军舰艇提供单独的停靠设施, 但岚桥进入海军基地则受到严格限制。

“外国海军舰艇需要澳大利亚政府批准才能停靠(而不是持有港口租约的私人公司)。解放军海军目前尚未寻求使用该港口为其船只提供服务的许可。在过去的几周里,有许多盟军海军舰艇停靠在达尔文港进行“卡卡杜军演”(Exercise Kakadu),但中国没有参加。”他说。

加里克表示, 达尔文港所在的北领地是否会在未来十年直接受益于“澳英美联盟”(AUKUS)潜艇项目还不确定,但美国飞机以及包括航空母舰在内的大型海军舰艇更有可能被派往北领地,以便快速部署到亚太地区。

此外,他指出, 日本在达尔文港的运营具有重大经济利益,日本是北领地最大的海外市场,其次才是中国。比如,日本国际石油开发株式会社(Inpex)在达尔文港的液化天然气生产基地是日本最大的海外投资之一。

99年租约难以推翻?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8月28日报道,岚桥港口业务部董事会成员特里·奥康纳(Terry O'Connor)指出,岚桥公司位于中国山东的所有人对达尔文港的日常运营“没有任何投入和参与”,港口的运营由澳大利亚雇员管理。北领地政府在租约中保留了20%的股份。

奥康纳说, “(该公司)不是由中国政府拥有”, “达尔文港为北领地政府所有。”

加里克对此表示, 目前尚不清楚如果中国政府“要求”提供港口动向的详细数据以及如何获取这些数据,岚桥集团会有哪些义务和行动。

“如果北京要求岚桥集团提供有关通过达尔文港口的军事行动信息,他们将别无选择,只能遵守。”

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2021年委托对达尔文港租约进行独立的国家安全审查,但国防部拒绝了信息公开化的请求。审查结果显示,没有找到“国家安全理由”建议联邦政府推翻这份租约。

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对美国之音表示, 上届澳大利亚政府围绕关键基础设施制定了新的立法,为联邦政府提供了在未来阻止类似投资的选择。但达尔文港的交易是否构成真正的安全风险,还没有定论。

“当然,澳大利亚政府可以提出以商业条款收购岚桥。如果澳大利亚政府确实想结束中国公司持有租约的情形,这是最有可能的途径。但现在取消租约将是对于国防和安全机构多年来提出的建议构成一个非同寻常的倒退,这些建议认为该交易不会带来任何明显风险。”

澳大利亚战略研究所的科恩批评说,莫里森政府最初的审查没有对国家安全采取足够广泛的视角,没有考虑到岚桥集团的在场将会制约达尔文港的长远投资和发展规划。

“第一次审查对其进行审视和定义的角度是,比如中国共产党或其他任何人是否有机会收集原本不会拥有或影响澳大利亚能力的情报?”

他说,“但他们并没有真正关注的是,我们将澳大利亚北部最重要的战略资产之一的长期发展交给了一家受中共影响和与之联系的私人公司,而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并不总是与澳大利亚的愿望相匹配。”

此外,科恩指出,自上次审查以来,中澳之间的地缘政治局势持续发生巨大变化,“战略环境的层次发生了变化,就美中之间的竞争而言,就中国共产党的一些非常激进和自信的行为而言,比如使用经济胁迫。”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9月22日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中国外长王毅。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在两位外长40分钟的会晤中,从人权到贸易等分歧议题都没有取得进展。

阿尔巴尼斯政府当前的审查范围尚未披露,但达尔文选区的工党议员卢克·高斯林(Luke Gosling)8月表示,它将审查潜在的 “不当行为"。

加里克指出,如果发现不当行为,租约可能会因先前的渎职行为而终止, 比如金钱或其他形式的影响力是否被用来破坏或腐蚀将重要国家基础设施长期租赁给外国公司的官方程序。

他表示,一旦这届政府认为将港口出租给中国公司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政府就有权终止租约, 例如租约被证明对澳大利亚国防规划和涉及美日等盟国的军事扩张计划构成障碍。

“上届政府没有公布其审查结果令人好奇。对此有多种可能的解释,包括前任国防部长达顿可能对报告草案中得出的所有结论都不满意,但随着(今年初)选举临近,当时可能认为把这个包袱丢给下届政府是一种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加里克说。

科恩认为,如果阿尔巴尼斯政府在达尔文港保持现状,这将严重抑制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军事方面的运输合作,可能会需要在西澳大利亚的斯特灵、昆士兰州北部的凯恩斯和汤斯维尔等地考虑替代选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4 08:4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