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119|回复: 0

论阶级

[复制链接]

85

主题

0

回帖

949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949
发表于 2022-12-24 15:3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共产党的话语体系中特别喜欢创造一些故作高深的名词,普通民众多少不了解其内涵实质,但在宣传影响下却形成了党灌输的刻板观念。“阶级”这个词语就是一个典型。说到阶级,普通中国人立刻会联想到对立和斗争。阶级具体指的是什么?按照什么标准划分?不同的阶级之间为何要对立?为何非要斗争不能合作?今天我就试着分析一下“阶级”这一概念的本质。

在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中,它认为是生产力的发展决定了生产关系的改变。所谓生产关系就是人和人之间在生产活动中的关系,本质上是对生产工具的占有。它认为在原始社会生产力落后,必须所有人共同劳动平均分配成果,所以不存在生产关系上的差异,没有阶级差别;生产力提高后一部分人可以剥削另一部分人,产生了奴隶主阶级和奴隶阶级;再后来农耕出现,人群分化为有田的地主阶级和无地的农民阶级;工业革命后主要是拥有工厂的资本家阶级和提供体力劳动的工人阶级。马克思主义认为拥有生产资料的阶级总是剥削无产阶级不劳而获,所以是不公平的,是对立的。无产阶级必须和有产阶级做斗争并最终消灭阶级,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

总结其观点:(1)阶级的区分是基于对生产资料的拥有权,(2)拥有生产资料的阶级必定会压迫和剥削使用其生产资料劳动的无产阶级。这真的符合实际历史吗?

我们结合中国的历史来分析。首先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马克思主义中那种奴隶制社会。传说中的三皇五帝,尧舜禹都是亲自参与生产劳动,自食其力。开始有信史的商周时期国王诸侯确实不参与劳动,但他们是做为政府机关依靠税收生活,百姓也不是失去人身自由没有私产可以随意杀戮的奴隶。自秦统一中国直至大清皇朝覆灭,所谓的封建社会时期耕耘在田间地头的农民也并不都是租赁地主土地的佃农,许多出租土地的地主实际上自己也参与农业劳动。

历史上中国的底层百姓确实常常很贫穷,他们的生活也充满着不公和剥削压迫。可是具体是谁给他们带来不公和剥削?是苛捐杂税,兵荒马乱,天灾人祸。苛捐杂税是朝廷(政府)收的,兵荒马乱是政府无能和外部环境所致,天灾非人力可抗。这里哪一项是地主造成的?

中共宣传地主的邪恶,来来去去不过黄世仁、周扒皮这么几个例子。且不说这些例子的真实性,就算是真的他们也不能代表整个地主阶级的行为和道德水准。事实上,历史上真实的地主乡绅多是有品行有能力的读书人。他们的能力和勤劳帮助他们积累了财富和土地,而土地集中在他们手中常常可以得到更好的管理和规划,包括水利建设等等。佃农为这样的地主服务往往也得到很好的照顾,特别是在灾荒年间得到地主的救济。在这样的社会结构下,地主和农民的关系是健康的,是互利共赢的,阶级对立并不是必然存在的。

当然也存在某些不良地主欺负佃农。像黄世仁、周扒皮这样的人欺压佃农的根本原因是他们的地主身份么?不是,根本原因是他们自身人品和道德的低下。不是人当上地主就变坏,而是坏人当上了地主才是这些悲剧的本质。

坏人成为地主会欺负农民与坏人进入政府会欺压百姓的道理是一样的:坏的不是政府形式和地主阶级,坏的是坏人的本性。政府和地主身份让坏人有了作恶的能力,本质上是给了坏人权力。所谓的阶级对立实际上是权力对立。从对立和压迫的角度来说,阶级的划分不应该依据对生产资料的所有,而应该依据对权力的掌控。

阶级的出现是权力在人群中分离的结果,阶级矛盾的本质是掌权阶级中某些人利用权力对下层阶级作恶。

从权力的角度出发,有人群存在的地方总是存在阶级。最基本的家庭中,父母对子女就形成上下层阶级关系。学校中,老师对学生是上下阶级。工作单位,领导对员工是上下阶级。社会上,政府对平民是上下阶级。即使在原始部落,也有首领对其他成员的上下阶级。即便共产主义社会真的能够实现,也不可能人人绝对平等,照样需要政府或其他形式的组织者,也就同样有着阶级的存在。

阶级的存在是天然的,是社会组织的必然。阶级间虽然有权力上的不同,但他们本身并不是天然对立的。父母对子女天然的应该是养育关爱,老师对学生天然的应该是授业解惑,这些难道不是正常且必须的社会关系?但是人的本性善恶并存。当人以善念处世,阶级关系自然和谐。一旦带入恶念,上层阶级就会凭借对下层阶级的控制权对其行恶。父母虐待子女,教师凌霸学生,这样的事情也并不罕见。

既然是恶人借助上层阶级的权力行恶,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就绝对不是消灭阶级,而是设计机制防止恶人进入上层阶级和防止上层阶级中的人做出恶行。打个比方,人从屋顶上摔落会受伤,解决方案据对不应该是把屋子拆掉,而是如何防止让人爬上屋顶和建造围栏让必须上屋顶的人不会摔落。那么具体怎么解决阶级间的恶行呢?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百姓是历史上常有的事情。美国独立之初,其建国先父们就专门设计了最大程度防止政府作恶的制度。首先是法制建设,特别是以宪法规定了人的自由和权利。在政府形式上,设计了三权分立拆散权力互相制衡的形式。限制每届政府的执政时间,以民主方式定期换届选举使得政府即使作恶也不会长久。配以言论自由民间媒体监督政府,持枪自由以备在极端状态下推翻政府。美国没有消灭任何阶级,但是凭借法制和对政府权力的重重限制和制衡实现了较为和谐的社会关系。

中共执政以来,通过土地改革消灭了地主阶级,公有化经济又消灭了资产阶级。无产阶级执政的中共政权是否让底层百姓摆脱了前朝的苦难?苛捐杂税减少了?社会地位提高了?社会不公消失了?再也不受官员欺压了?哪一项发生了实质的变化?皇帝在朝廷也好,共产党当政也罢,握持着同样的权力,同样拒绝法制,同样拒绝监督,最终结果毫不意外是对底层同样的践踏、剥削、压迫、乃至残杀!

另一个例子是对工人权益的保护。工业革命后出现了大量机器化生产的工厂,在早期许多工厂工人的境遇确实堪忧。马克思主义说这是资产阶级对工人阶级的剥削和压迫。首先在概念上这是有问题的。不合理的工作时长和工作强度,那是工厂管理者对工人的压迫。工厂管理者可不一定是资本家(工厂资产拥有者)。有的管理者是董事会(资本家)聘请的职业经理人,本质上也是(高级)工人,经理人为了自己的业绩压榨普通工人严格来说是不是工人阶级的内部矛盾?又比如说国有制企业一样存在对工人的压迫,这又怎么说?说到剥削,我曾在另一篇文章中详细讨论过。除非工人失去人身自由被强迫奴工,自由市场中依据供需关系确定的工资收入算不上剥削。否则老板亏损但员工拿到了工资算什么?老板被员工剥削?

现代西方社会工人权益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具体原因包括:法制建设,特别是对平等自由等天赋人权的认可;公会组织,对抗管理层;贸易组织和行业组织对工人权益的保护。比如说在电子行业,产业链中许多落后国家的工厂工人面临恶劣工作环境、超长工作时间等不人道待遇。在一系列恶性事件(如富士康血汗工厂多起员工跳楼)之后,备受社会谴责的苹果等公司牵头成立电子行业公民联盟(EICC),以确保电子行业或以电子产品为关键要素的行业及其供应链的工作环境安全,员工受到尊重并享有尊严,且经营活动符合环保和道德要求。如今它已进化为责任商业联盟(RBA),参与者必须将该准则应用于整个供应链。从此中国的电子厂员工得以享受严格遵守(甚至高于)劳动法的权益。

反观中国,中共执政名义上是工人阶级当家作主,可是它有真正改善工人们的权益吗?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中国之所以实行五天八小时工作制是为了满足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条件。时至今日,在中国能够严格遵守劳动法的还是那些外资企业及其产业链上的供应商。国内的很多私营企业以及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到现在都不能够严格遵守劳动法给予员工法律赋予的权益。甚至像华为这样公然鼓励996和狼性文化侵犯人权的公司居然是中共宣传中的民族企业典范。

马克思主义错误的阶级观和斗争理论在历史上迷惑了大量世人。无数中国先辈是真心的接受了共产主义理想并为之流血牺牲,将中国共产党推上了政权宝座。地主和资本家等有产阶级被消灭了,全国的土地和生产资料集中到了国家,也即中共手中。他们没有想到此举非但没有消灭阶级,却恰恰将中共自身打造成为中国最大的特权阶级。不受监督没有制约绝对的权力造就了绝对的腐败。正是我们的制度确保了中共特权阶级对普通百姓的压迫和剥削,培养了这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8 09: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