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993|回复: 0

当你的身体成为他人的零部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5 16: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余少镭

哲学上有个著名的悖论:忒修斯之船。

忒修斯是希腊神话中的雅典国王。他还是王子的时候,曾经乘坐一艘船航行到克里特岛,杀了专吃童男童女的牛头人米诺陶洛斯。得胜归来后,他把那艘船献给了太阳神阿波罗。雅典人为了纪念忒修斯,设法保全那艘船,不断地更换船上腐朽的木头。

公元1世纪,希腊哲学家普鲁塔克根据忒修斯的传说提出了一个假设:如果忒修斯船上的木头被逐渐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它在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是的?

这个悖论一提出,立即受到所有哲学家的关注,争论纷纷,谁也说服不了谁。一千多年后,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还对此进行了延伸:如果用忒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重新建造一艘新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之船?

之所以会聊起这个,是这几天突然想到,如果一个人“身上的脏器换了好多”,“许多零部件都不是自己的了”,那么这个人还是原来的那个人吗?如果不是,他是从换哪一个“零部件”开始不是的?

其实,这问题在中国古代也有人提出过,而且,早就有了参考答案。

最早记载此类事的,是南朝刘义庆的《幽明录》。

说晋元帝时期,某地有某甲暴病而亡,被带上天见司命帝君。帝君一查生死簿后台,说不好意思搞错了,你死期未到,我叫鬼差送你回去吧。可这时候某甲脚巨痛,走不了路,那些鬼差就发愁了,商量说,他要是回不去,咱就得论以勾错人之罪,怎么办。想来想去,还是跟帝君如实相告。

帝君想了又想,查了又查,说有了,刚刚不是来了一个叫康乙的胡人吗,他的死期是到了的,但他脚力雄健,把他的脚换给甲,两全其美。

鬼差领旨,带了甲出来,准备给他换脚。可是,甲看到那胡人长相丑陋,双脚也疙疙瘩瘩很难看,不肯换。鬼差吓他说,你想好了,不换就回不去,长期滞留在这里,半死不活。甲没辙,只好答应换。

鬼差让甲乙都闭上眼,很快便说好了,甲睁眼一看,果然脚已换过来,整个过程没任何感觉。

脚换好,鬼差便把甲送回人间。甲死而复生,跟家人说了,褪下裤子一看,果然已换了一双胡脚,脚毛丰茂,胡臭阵阵。甲本是门阀世家,风雅人士,极注意手足保养,忽然换了这么一双令人作呕的脚,真有生不如死之感。

巧的是,亲朋中有人说认识那个叫康乙的胡人,家住茄子浦(南京西南长江中)附近,刚死,还没出殡。甲赶往茄子浦,找到康家,果然见到康乙的尸体上,接的是他的脚。见到自己保养得雍荣华贵的美脚,就要跟着这丑陋不堪的胡人一起葬身污泥之中,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更怪的是,胡人康乙的小儿子有灵性,认得他爹的那双脚,知道它们就长在某甲的身体上,每逢时年八节,他就会上某甲家,抱着某甲双脚号啕大哭。有时候在路上遇到,也会不顾一切抱着某甲的大腿,把眼泪蹭在他裤子上。某甲不胜其烦,进出都让人守门,以防那小胡儿前来骚扰。而他终身都憎恶那双脚,从不正眼看它,就算是三伏天,也都得内裤+秋裤+外裤+厚袜,不让那脚露一丁点出来(只是不知道他洗澡怎么办)。

因为鬼差的工作失误,不该死的和该死的换了脚,但甲还是甲,乙还是乙。

《搜神记》(敦煌本)中,也有一个被换了胡人器官的故事。

说陈留人李信,是个孝子。三十八岁那年,他梦见索命鬼来勾他,将他带到阎王跟前,李信向阎王哭诉,说自己从小丧父,家里贫穷,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现在他命里该绝无话可说,只是他死后母亲无人奉养,惨不堪言,求阎王开恩,放他回去给母亲养老送终。

阎王被李信感动,让鬼使查一下李母寿数。鬼使说,李母享年九十,但今年才六十三。阎王说那还有二十七年,确实会很难过,就让李信回去吧。

这时候鬼使表示反对,说像李信这种情况的,阳间多的是,这先例一开,所有人有样学样,那我们还怎么开展工作。阎王一听,觉得也有道理,就对李信说算了,死生有命,该死就死吧。

鬼使把李信带到油锅边,因为生气他居然越级向阎王上诉,便将他的头、手砍下,扔进锅里煮。刚扔进去,突然又有一个鬼跑来,说阎王想了想,还是决定放李信回去奉养老母。鬼使对李信说,来不及了,你的头和手都煮烂了,无法再生,要回去的话,这里只有胡人的头和手,将就吧。

李信一听说能回去,喜出望外,管他是什么头,安上就走。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还躺在床上,妻子就在身边,他摸摸自己的头和手,果然都是胡人的,心想这下麻烦了,被妻子发现怎么办。黑暗中对妻子说,你听我的声音有变化吗?妻子说没有啊,怎么这么问。李信说我刚做了一个噩梦,吓到了,你起床后,把被子盖住我的脸,等会儿送餐进来,放在床边你就出去,关上门,我自己吃就好。

李妻答应了,一切照做。等到做好早饭送进来,忍不住好奇心大发,掀开被子一看,只见一个“婆罗门胡”(古印度人)躺在床上,吓了一跳,捂着脸跑去找家婆,哭诉床上变故。李母一听,操着一根擀面杖冲进来,不容分辩,朝李信劈头盖脸就打。这时邻里闻讯赶来,劝住了李母,李信这才有机会,将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被换了胡人头手的事说出来。又质问他家中秘事,每一件都说对,听声音也是李信的,这才相信,母子抱头痛哭。

这事甚至心动了皇帝,皇帝说这是旷古奇闻,看来是李信孝感动天,才会有如此奇遇。为了表彰他的孝道,即封他为大官。

两个故事,换的都是胡人的器官,不仅脚手,连头都换了,结果,人还是那个人,并没有变成胡人。这只有一个原因:心没换。

在最经典也是大家最熟悉的《聊斋志异》之《陆判》中,陆判为朱尔旦的妻子换了头,朱妻已面目全非,引镜自照时,“错愕不能自解”,就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明她的心还在,所以她还是原来的她。

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来自宋代志怪集《稽神录》及《太平广记》记载的同一个故事。

福建泉州晋江,有一巫师叫陈寨,擅长念咒作法为人治病,啥病都能治。漳州人苏猛的儿子突然疯了,当地医生束手无策,苏猛便到晋江请陈寨出马。

陈寨到了漳州苏家,疯了的苏氏子一见,指着他破口大骂。陈寨说,这病已入心,很严重了,我得在贵府上设坛作法,任何人不得围观。

当天晚上,陈寨念咒将苏氏子催眠,一刀劈成两半,挂在大厅东边的墙上,又把他的心掏出来,悬在北边屋檐下,然后便开始作法。没想到,突然一条狗溜进来,一跃而上,把苏氏子的心给吃了。陈寨猝不及防,慌了神,持刀夺门而出。苏家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进去看,还以为这也是法术的一部分。

大概一顿饭工夫,陈寨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颗心,鲜血淋漓,一下子就把它塞进苏氏子的胸腔里,接着披头散发叱咤连声,很快奇迹出现,苏氏子两边身体无缝愈合。

没过多久,陈寨喊家属可以进来了。但见苏氏子悠悠醒转,嘴里突然连呼道:“递铺递铺!”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当天,离苏家十里处,有一个手持文书的驿吏(官府邮差)倒毙在路边,腹腔大开。书中暗表,当时漳州一带二十里设有一递铺(传递公文的机构),由驿吏接力传送文书。驿吏跑得急,每接近一个站点,嘴里就会大喊:“递铺递铺!”让闲杂人等闪开。原来,陈寨因为患者的心被狗吃了,无奈之下,跑出去杀了一个传递文书的驿吏,把他的心移植给苏氏子。而苏氏子醒来,还记挂着未完成的文书投递工作。

可见,心变了,人也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因为古人以为心脏是人的灵魂栖居之所,器官再怎么换,只要心没变,人就还是那个人。

前两个故事,都还是用死人的器官来移植,不会引起活人太大的恐慌。在《聊斋志异·陆判》中,陆判给朱尔旦换心后,对朱说:“适在冥间,于千万心中,拣得佳者一枚,为君易之,留此以补阙数。”我刚才在阴间,从千万颗心中挑了最好的一颗给你换上,你这颗,我要带回去补数。

人死了,身体便不再属于自己,所以阴间是名副其实的“人矿”,头、脚、手、心等,人体所有器官,在陆判们眼中不过是随手可得的“零部件”,可任意挪用,过后随便找一颗顶数就行了。

最恐怖的,还是最后一个故事,掌握换心术的巫医,完全不把人的生命当回事,为了赚取有钱患者的暴利,随意摘取他人的器官,没有任何心理障碍,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在那样的时代生活,说不定你哪天在路上送着快递,突然就成为他人的器官来源。所以,那样的“人间”,其实比阴间更像阴间。

2023-01-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4 22:5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