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998|回复: 0

中國歷史鐵三角核心文明隨想: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七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

回帖

315

积分

中级会员

积分
315
发表于 2023-1-17 12: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个人的公知 于 2023-1-17 12:14 编辑

中國歷史鐵三角核心文明隨想: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七


兩千多年來在秦制-長期專政政制庇護下,一直是隨遇而安的中國人,自從一百多年前,知道這世界上有科學革命這個怪物,和自由民主人權異端邪說之後,中國人的煩心事就越來沉重,甚至到了憂心國破家亡的境地。對於中國人來說,千方百計的推動秦政-長期專政政制兼容科學革命這個怪物還好說,因為沒有科學革命篤定也就不會有大一統中國的重新崛起和偉大的複興。因此,中國人一直嘗試在毫不動搖的堅持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前提下,以不傷筋動骨的方式(例如實業救國,中體西用)去兼容科學革命這個怪物。但是,其同出一門,孿生的自由民主人權異端邪說,卻讓中國子民愛恨交加,心口堵得慌。畢竟,理直氣壯的提倡槍桿子打天下和槍桿子坐天下的核心文明價值觀,毫不動搖的堅持秦政-長期專政政制,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與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不止格格不合,甚至是不共戴天。


什麼時候,中國的槍桿子只是用來對外保家衛國,而不是用來在內戰中打天下和坐天下,“槍決”民心向背中改朝換代,才是大一統的文明型中國最有希望的時候。中國人有這樣的命嗎?中國人不但要有高能智慧擁抱科學革命和信息革命,還要有大智慧革除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核心文明價值觀,革除“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出政權的文明惡習,擺脫(不是強力壓制)惡性循環的噩夢。這是最大的智慧。幸虧現代中國人有了新文化運動,有了極具邏輯思維能力的現代白話文,有了高能思維的能力。因此,中國人彼此應該可以有效的理解和溝通,不管以什麼政治形式達成諒解和共識,共同抵制、拒絕、革除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核心文明價值觀,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文明惡習,擺脫“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惡性循環,擺脫糾纏了中國兩千多年的毫不動搖,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但最終依然失守的噩夢。這需要比載人登月和移民火星更大的智慧。我寄希望於具嚴格邏輯思維潛力的現代白話文語言文字表達和理解系統,那是中國人達成共識的理性武器。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重大事情再說一遍,近現代中國最偉大的革命,是以新文化運動為標誌的現代白話文革命。


附註:
(1)我想強調的是,在鐵三角歷史核心文明之下,勝利者及其被勝利者霸凌的御用公知分子在編寫瞞天過海,取長補短,藏污納垢的極端勝利者歷史時,也許他們自認為不是在刻意糊弄自己或者糊弄任何人,而是在兢兢業業,認認真真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專政府長期專政,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百年盛世,拯救天下遠離核爆般天價的改朝換代。因此在他們眼裡,諸如焚書坑儒,文字獄,勝利者歷史,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等等價值取向和維穩措施,都是救國救民的剛需,既彆扭,又合情合理。


(2)紐約時報中文網刊2021年7月2日登載了一篇著名練乙錚的(中共100歲了,它還會活得更久)文章,聲稱“(2021年)7月1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紀念日。西方那些指望它滅亡的人可謂大錯特錯了。因為儘管該黨在整個執政期間可能犯了一些重大錯誤,它仍然是一股強大的力量”。但是,我認為練乙錚說出了一般的歷史事實,卻沒有明了其中的來龍去脈。中國共產黨的強大,源於根深蒂固的中國歷史的鐵三角核心文明:大一統心結,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秦政-長期專政政制。三百年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是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最高理想。長期專政了兩百多年的唐朝和清朝,也是因為秦政-長期專政政製而足夠強大。而中國共產黨只是實行人民民主專政72年,理論上還有228年的執政期。換句話說,只有中國特色的秦政-長期專政政制,才能賦予中國共產黨長期專政的底氣,才能救中國共產黨。


(3)一個朝代政府能夠實施長期專政,長期霸凌天下,只有在專政的狀態才有可能。因此,長期執政其本質就是長期專政。因此,將長期一詞與專政連在一起,更能表達長期執政政制的本質。這是我將長期執政政制改成長期專政政制的理由。


(4)安史之亂是唐代於755年所發生的一場政治叛亂。安史之亂是中國歷史上一次重要的事件。安史之亂結束了盛唐的神話,是唐由盛而衰的轉折點。百年帝國從此走上下坡路,一去不回頭。安史之亂在763年結束,唐朝在公元907年滅亡。司馬光《資治通鑑》:“(安史之亂爆發之後)由是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換句話說,大唐盛世凡289年(618年—907年),是中國盛世經典中的經典。但其實質上的盛世上升期137年,安史之亂之後下降期為152年,再加上唐朝和宋朝隔了53年“五代十國”的過渡期,“禍亂繼起,兵革不息,民墜塗炭,無所控訴,凡二百餘年。”可見秦政-長期專政政制下的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代價很多時候是喧賓奪主,漫長而又沉重。其功過見仁見智,褒貶不一,難以一概而論。


(5)人類社會的文明,也就是我們(大復數的我們,例如我們中國人)有如此這般的價值觀。例如,我們的文明,我們的價值取向認為,只有槍桿子才能坐天下和打天下,只有成王敗寇,贏者通吃才能長治久安,只有槍桿子裡面才能出政權,然後為了勝利,允許無底線的坑卒滅城,那都是必要的文明惡習。這就是我們的文明。例如我們的文明,我們的價值取向認為,為了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必須實行三拜九叩,焚書坑儒,極端的勝利者歷史,文字之獄,抄家誅九族,那都是必要的文明惡習。這就是我們的文明。例如,我們的文明,我們的價值取向認為,只有秦政-長期專政政制才能救中國,只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一黨長期專政才能救中國,其他不行。這就是我們的文明。如果你認定文明有惡性,良性之別,那也無妨。但這並不意味著惡性文明不是文明,良性的文明才是文明。我們視之惡性的文明,更文明的說法是必要的文明惡習。


(6)中國特色的不惜代價的嚴防死守新冠肺炎的防疫政策,可以視為中國特色的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的翻版和預演,也只有在秦政-長期專政政制庇護下的長期專政府,才有如此強大的底氣、意志和能量,一聲令下,就可以大興文字之獄,可以抄家誅九族,可以全方位封城封屋。這就是秦政-長期專政政制嘆為觀止的常態-极权和紧急状态常态化。


(7)自從看了前蘇聯曝光的國家秘密檔案(例如波蘭的卡廷慘案檔案)之後,我堅信秦政-長期專政政制下的極端勝利者歷史是最善於隱惡揚善,取長補短,藏垢納污的勝利者歷史。因為前蘇聯的政制也是長期專政政制。不過那是沙俄-長期專政政制。
(8)在中國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文明歷史上,有一個如雷貫耳的詞組,叫作稱霸天下。但我以為,在中國的意境中,稱霸天下這個詞組有點詞不達意,並沒有完整的闡明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中國特色的核心文明價值觀。因為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後就是成王敗寇,贏者通吃,兩者價值觀相輔相成。成王敗寇,贏者通吃也就意味著勝者有稱霸和欺凌天下的極端特權。在勝利者稱霸的天下,任何個人,群體,團體,無論是順服的子民,還是現行的,潛在的挑戰者,都在可欺凌之列。其欺凌的手段千花八門,從三跪九叩,自稱奴才,皇家避違,文字獄,獨尊儒家,抄家滅九族,凌遲處死等等,不一而足。而稱霸天下只有稱霸,沒有欺凌的意思。因此,我以為詞組霸凌天下能夠全面精準的闡述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核心文明價值觀的核心力量。這是我以霸凌天下取代稱霸天下的原因。
按照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核心價值觀。秦始皇在稱霸天下的同時,他也可以欺凌天下,其實他也是那樣做了。因此,秦始皇不僅僅只是在稱霸天下,而是雙管齊下,霸凌天下。我們知道,秦朝的陳勝起義導致秦朝滅亡。但是,陳勝不是因為秦朝稱霸天下而起義,而是不堪秦朝專政府的欺凌而起義。在中國歷史上,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是根深蒂固,深入人心的核心價值觀,但是,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一個朝代專政府因為稱霸天下而被改朝換代。它們只是因為欺凌天下而被改朝換代。按照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核心價值觀,其實從一個王朝稱霸天下開始,欺凌天下也同時開始(例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所有人不得妄議朝政,覲見皇帝要下跪磕頭等等),因為一個稱霸天下的朝代專政府只稱霸天下,不欺凌天下,它無法毫不動搖,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這就涉及到欺凌程度和欺凌手段的問題。如此,欺凌天下是否導致改朝換代,也與朝代專政府欺凌程度和欺凌手段烈度堪與不堪有關。焚書坑儒霸凌天下的大秦和獨尊儒家霸凌天下的大漢,其欺凌天下的手段就不一樣,堪輿不堪的烈度就不一樣,朝代的專政壽命期也不一樣。
欺凌天下的烈度堪輿不堪也涉及到文明價值觀(標準)的問題。例如,同樣的霸凌手段,在沒有人權價值觀作為衡量標準的古代中國社會,和在有人權價值觀作為衡量標準的現代中國社會,堪輿不堪又有不同社會心理感受和評價結果。在沒有人權價值觀作為衡量標準的古代中國社會,由於評價欺凌的標準極低,社會承受霸凌的能力相對就極高,不堪的反應也就沒有那麼強烈。在有人權價值觀作為衡量標準的現代中國社會,由於評價欺凌的標準極高,社會承受霸凌的能力相對就極低,不堪的反應也就相對強烈。這也是高標準的人權價值觀受到專政府仇視的原因。因此,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價值觀(標準)認為堪以承受的欺凌,人權價值觀(標準)也許認為不堪以承受。低 人權價值觀(標準)認為堪以承受的欺凌,高人權價值觀(標準)也許認為不堪以承受。這也是古代秦政-長期專政政制自身沒有,也不可能產生人權價值觀的根本原因。因為按照人權價值觀的評價標準,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霸凌天下的方式,其欺凌烈度顯得不可理喻,就會也就失去任何的正當性,成為不堪忍受的欺凌。那就會天天都有陳勝起義了。國家怎麼活?怎麼長治久安?這也是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價值觀之下,必須實行無人權價值觀,或低人權價值觀的來由。當然,中國的歷史證明,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成王敗寇贏者通吃的核心文明價值觀,雖然其欺凌天下的手段很強烈,也可以成為一種維繫中國社會生存和延續的有意義的核心文明價值觀。但是,那一定是一個無人權價值觀的社會(例如古代中國),或者是一個低人權價值觀的社會(例如現代中國)。無人權價值觀和低人權價值觀可以大幅度的降低評價欺凌烈度的標準,令社會可以接受被高人權標準認為是高烈度的欺凌。例如在高人權價值觀的標準看來,我們可以將奴隸買賣,人口買賣,文字獄,不得妄議朝政,三跪九叩,凌遲處死,誅殺九族,坑卒屠城等等欺凌視為高烈度的欺凌,不堪承受。但是在無人權和低人權價值觀(標準)的社會,那不但是可以接受,還可以成為一種熟視無睹的文明文化。因此沒有不堪,也沒有譴責,也不構成陳勝們起義 的理由。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可期。這也是長期專政府總會極力壓低高人權標準的理由。這是一種生存的法則。
(9)我一直強調勝王敗寇價值觀一定是贏者通吃,然後是勝而為者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執政,霸凌天下。因為戰爭就是一個贏者通吃的遊戲,槍桿子出政權就是一場勝者通吃的大規模戰爭。因此,出生入死的勝者霸凌天下不但理所當然,而且是理直氣壯。這也是槍桿子坐天下和打天下的核心價值。


(10)2022年5月27日,基辛格剛剛度過自己的99歲生日。 《星期日泰晤士報》專訪“99歲的基辛格。在談及中美關係話題時基辛格表示,中美兩國是由兩種互不兼容的國內體制治理。對於美國來說,那種“等待中國變成西方(體制)”的策略已經不可取。(引自中國觀察網)在我看來,中美兩國的國內治理體制,是兩種互不兼容的核心文明價值觀,其最顯著的地方就是對人權價值觀兼容性的極大差異。但這卻是各自生存的剛需。這互不兼容的國內體制治理,構成了兩國互不兼容的核心利益,成為兩國之間的核心价值的衝突,也就是文明的衝突。
(共七集完)

试图翻过理解世界的笨蛋之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3 09:0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