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265|回复: 0

中國歷史文明隨想:文言文與現代白話文革命之三

[复制链接]

24

主题

4

回帖

315

积分

中级会员

积分
315
发表于 2023-1-20 02: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國歷史文明隨想:文言文與現代白話文革命之三
論論歸議論。回到“李約瑟之問”-為什麼科學革命出現在歐洲而不是中國?我曾經做出論斷,關鍵的問題出在文言文文字語言理解和表達系統上面,因為文言文缺乏嚴格的邏輯思維的功能。但是做出了論斷,總得拿出有說服力的證據。我前面也信誓旦旦的聲稱,可以拿出能反複測試和實驗,有說服力的證據。按照歷史經驗,這在文科領域似乎是不可能的,比登天還難。那好,現在我就嘗試提出我的證據,及其可反複測試和證實的理由。首先聲明,我提出事實證據和理由的時候,我沒法辨識我自己有沒有在無意識中,將自身的價值觀參乎其中,因為無意識行為本身之所以是無意識,就是很難自我辨識。但是我沒有刻意對證據和理由去作價值判斷,我以為我是在做事實的陳述。最少我是這麼想的。
我提出的證據標的物,就是在中國歷史上延續數千年,聲稱歷史文獻浩如煙海的古代文言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古代文言文的說法是相對於現代白話文而來。文言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是主導秦始皇后到清朝,兩千多年中國古代歷史時期的一種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主要包括以先秦時期的口語表達為基礎而形成的書面語。 在兩千多年的歷史中,文言文幾乎保持相似的表達格式,最具特色的就是沒有通用的正式標點符號,閱讀主要靠自行斷句閱讀。例如一部《論語》一輩子都讀不完,每次讀都有每次的體會,句讀一變,整個文意都大變,常常鬧笑話、出歧義。這和文言文不具備嚴格的邏輯思維功能有關。例如《論語》裡面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既可以斷句閱讀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也可以斷句閱讀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結果莫衷一是。再例如古代常用的“妖言惑眾“和”蠱惑人心”的說法,按照現代白話文的定義方式,還真不知”蠱惑人心” ,“妖言”和“惑眾“,如何準確定義?如此的表達方式,不知所云。但是可以方便專政者,隨意發揮,甚至指鹿為馬。根據不同的價值標準,宣揚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專政獨裁,自由人權都可以蠱惑人心,因此都可以視為蠱言和妖言,提出任何問題,發起科學革命和政治革命,都可以引發疑問,蠱惑人心都可以視為妖言惑眾。如此的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能力,別說什麼科學革命,就是日常簡單的溝通也有困難。不過,極度缺乏嚴格邏輯思維能力的文言文思維方式,有利於獨尊儒家,有利於專政府強化思想言論管制,最高指示治國。
但是,也有很多中國人認為沒有標點符號,斷句式的古文言的文章,一氣呵成,極具精氣神,是偉大的發明。精氣神一詞本身來自丹田學說,是缺乏極嚴格邏輯思維能力的文言文典型的說辭,連概念都不是。精氣神一詞意歧義百出,難以定義。我至今也搞不清楚什麼是精氣神。我也看不出一氣呵成,極具精氣神的文言文文章,與嚴格的邏輯思維有什麼關係。
現代中國在現代白話文革命之後,具極嚴格的邏輯思維能力的現代白話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幾乎是獨霸中國天下,幾乎所有價值的現代中國的中文文獻,都是以現代白話文的方式呈獻,不管是翻譯的文獻,還是本土自產的文獻。因此我提議,有興趣證明古文言文一氣呵成,極具精氣神的人,可以嘗試倒行逆施,將當今世界浩如煙海的文理科文獻任何一部名著,不管是外語的文獻,還是現代白話文的文獻,翻譯成沒有標點符號的,一氣呵成的,極具精氣神的,可清晰理解的文言文。例如喬治·薩頓 的【科學史導論】,達爾文的【物種起源】,馬克思的【資本論】,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科恩的【科學中的革命】等等。當然,也可以是【毛澤東選集】中國法制出版社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條文要義】,文一教授的【科學革命的邏輯】,甚至是本文等等。這是每一個有正常智力的人都可以嘗試的,絕對可重複的測試和實驗。我以為,這是一個有趣的,但似乎不可能成功的挑戰。
我在網上看到一種網民說法,大意是之前看不同版本的《道德經》和其他的古典名著,都存在不同的斷句問題,一開始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現在終於明白了——古文都是一文到底,不用標點符號,注意不是沒有,而是不用,“沒有”和“不用”是兩回事。為什麼不用?因為文章一經圈點,文氣就斷了。文章是有生命的,有眼有氣,文氣一斷文意就僵了,文章就死了。
我說說我的看法。我認同文言文不是沒有標點符號可用,而是有而不用。但是我的理由卻有點傷心:拒絕標點符號,恰恰是文言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缺乏嚴格邏輯思維的標配。因為沒有標點符號,文言文就不可能具有嚴格的邏輯思維功能,使用者當然也就不具備嚴格的邏輯思維能力,沒有高能智慧的水平,你再怎麼有眼有氣,有精氣神,也推不出科學革命,推不出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缺乏嚴格邏輯思維的文言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能夠主導中國兩千多年,證明它不是偶然的中國歷史事件,而是一個系統性的歷史問題,維護的是一種文明生存的超穩定狀態。在知識追求上自我畫地為牢(例如獨尊儒家,三跪九叩,八股科舉,文字獄),在思維能力上自我限制,只求知其然,不求知其所以然(例如中醫)。因此,在理解和表達上雖然矛盾百出,但依然能夠強詞奪理,自圓其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指鹿為馬,何患無罪?)。結果是大一統中國的任何事情只能是如此這般,淺嚐即止,卻沒有嚴格的邏輯思維能力追問,深思為什麼如此這般。大一統中國數千年的歷史,因此成了個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歷史,無法演變出具嚴格邏輯思維的科學理論體系,何來自然科學理論體系,科學革命的源頭和起點?何來科學革命成果? (當然也沒有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和政治革命理論,題外話)換句話說,對於科學革命而言,文言文語言文字理解和表達系統的缺陷,不是嚴格邏輯思維功能高低的問題,而是有沒有嚴格邏輯思維功能的問題。數千年來,文言文在為大一統中國的生存和延續保駕護航的同時,也磨滅中國人的嚴格邏輯思維能力,大大的降低了中國人的高能智慧水平,到了極其危險的地步。因此,一旦八股文言文與西方的科學革命相遇,肯定是一腦子的漿糊,一肚子的奇技淫巧,妖言惑眾,蠱惑人心的想法,也就自信滿滿的,理所當然攪糊了腦子。套句國歌的話,文言文中國到了最危險的時候。幸虧新文化運動的現代白話文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具嚴格邏輯思維潛力的現代白話文文字語言表達和理解系統,引領全體中國人進入嚴格的邏輯思維能力急速上升的通道,(終於知道什麼是自然科學,什麼是相對論,什麼是雙重標準),極大的提升了全體中國人高能智慧水平(終於知道了 什麼是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政黨政治和社會主義革命,什麼是認知戰爭),提升了全體中國人學習、複製、創新科學革命,進入科學革命時代的超級大國能力。也許,在現代白話文革命之後,大一統中國的運氣又來了。
所以,在我看來,近代中國最最偉大的革命,不是變法維新,不是辛亥革命,不是新舊民主主義運動,不是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不是馬克思主義,不是毛澤東思想,而是以新文化運動為標誌的現代白話文革命。具嚴格邏輯思維潛力的現代白話文是現代中國文明的最佳載體,也是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最佳載體,現代中國幾乎所有歷史文獻,都出之其名下。重要的話再說一遍。中國的現代白話文革命的結果,以嚴格邏輯思維潛力的現代白話文語言文字表達系統,取代了缺乏嚴格邏輯思維能力的文言文語言文字表達系統的主導地位。這極大地提升了中國人的嚴格邏輯思維能力,極大的提升了中國人的高能智慧水平,使得學習,複製,創新科學革命與民主革命成為可能。只是因為有了現代白話文革命,大一統中國才有可能理解、詮釋之前一無所知的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德國古典哲學、空想社會主義、古典政治經濟學,自然科學理論,工業系統建設,金融體系。只是因為有了現代白話文革命,大一統中國才有可能推行之前一無所知的民主革命,社會主義革命,思想解放,改革開放,科學革命,工業革命,信息革命。中國人已經無法想像沒有現代白話文的日子。不信?你可以去查查現代中國呈爆炸式的,浩如煙海的歷史文獻,有多少是以現代白話文方式呈現的?就算是文言文的歷史文獻,也不得不以現代白話文的形式來表達,闡述,理解。現代中國社會所有方方面面都與現代白話文息息相關。可以說,以新文化運動為標誌的現代白話文革命之後的百年中國歷史,是全體中國人邏輯思維能力大漲,高能智慧急速上升的狂飆期。首先得到提升的是對包括科學革命,和政治革命在內的全球信息的學習,複製和創新的能力。中國人開始喜歡知其所以然,天涯海角的刨根問底。白話文革命是推動中國人高能智慧繼續向好的,最強大的文明突變。科學革命在不在中國發生已經沒那麼重要,因為歷史沒有如果,它已經不能改變。但是,現代中國人有了具嚴格邏輯思維能力的現代白話文,這才是最重要的。現代中國人不必為學習、複製和創新科學革命和政治革命而感到羞恥(儘管它們不是國產文明),也不必用虛構,虛高的歷史來提升虛高的自信。中國人的自信,應該來自於知其所以然的,刨根問底的,具嚴格邏輯思維能力的,越來越高智的全體中國人。
備註。
(1)首先聲明,由於本人文言文的理解和表達能力有限,本文只能以現代白話文撰寫。但讀者中如有人有興趣以文言文翻譯之(當然也包括我撰寫的其他文字),我樂觀其成,以佐證自己所言是否成立。
(2)以愛恩斯坦質能方程E=mc^2為代表的科學革命,是具嚴格邏輯思維語言文字表達和理解系統下,數千年高能智慧累積演化出來的結果。但是,同樣具有數千年曆史的文言文語言文字表達和理解系統,因為缺乏嚴格的邏輯思維能力,其智慧無論如何累積演化,都看不出一絲一毫演變出愛恩斯坦質能方程E=mc^2跡象。當然,這是我的理解。
(3)新文化運動是由陳獨秀、李大釗、魯迅、胡適、蔡元培、錢玄同等一些受過西方教育(當時稱為新式教育)的人發起的一次“反傳統、反孔教、反文言”的新文化運動。
1915年,陳獨秀在其主編的《新青年》(原名《青年雜誌》)刊載文章,提倡民主與科學,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的新文化運動。揭開了現代白話文革命的序幕。



试图翻过理解世界的笨蛋之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7 23:1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