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296|回复: 0

程晓农:澳洲的海上国防新计划引发关注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回帖

1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55192
发表于 2023-3-24 04:2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月13日,澳大利亚总理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ony Albanese)与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在美国加州圣迭戈海军基地,公布了美英联手向澳大利亚提供核动力攻击潜艇的计划。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中国官方则表示抗议。这个计划的关键方是澳大利亚,只有当澳大利亚决定加强自己的海上国防之后,美英两个盟国才可能着手帮助澳洲来逐步推进这个计划。

澳大利亚的这个加强海上国防的计划,其国际背景究竟如何?是澳大利亚无事生非,还是外国蓄谋威胁?关于这方面,过去3年来我在SBS发表的多篇文章都谈过这个问题。值此澳大利亚作出强化海上国防重大决定之际,我以自己过去三年对相关国际局势的观察为基础,分析一下澳大利亚加强潜艇舰队计划的相关要点。

一、法新社:壮观的潜艇项目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3月14日法新社报道澳大利亚强化海军的计划时,使用了“壮观的潜艇项目”这样的标题。法国曾经希望澳大利亚采购法国的核潜艇,但澳大利亚最后经过反复考虑,决定采购美国的技术更成熟的核潜艇。虽然法国当时深感遗憾,但是,现在美、英、澳的核潜艇计划即将付诸实施的时候,法新社发出的相关报道展现出宽阔的胸怀,它高调赞扬了这个项目。

法国很清楚,澳大利亚的这个决定符合印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国际战略需要。法新社在报道中说,美英澳三国在加利福尼亚灿烂的阳光下,对外宣布了“前所未有的”合作。法新社还引用了拜登在该海军基地宣布这个项目时所说的话:“我们让自己处于极可能的最佳位置,共同面对现今和明日的挑战。”

就在同一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中表示,美英澳建立所谓的“三方安全伙伴关系”,推进核潜艇及其他尖端军事技术合作,是典型的冷战思维,只会刺激军备竞赛,破坏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损害地区和平稳定。

而据《美国之音》报道,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在接受英国《卫报》(澳大利亚版)的采访时表示,任何理性的观察家都会得出结论,澳大利亚并不是地区军备竞赛的源头。民主国家的外交官向来用语委婉,黄英贤外长指出,目前印太地区军备竞赛的源头,并不在南半球。虽然她没有直接说出,哪个国家才是破坏印太地区和平稳定的肇事者,但她间接地指出,“任何理性的观察家”其实都知道,拥有“冷战思维、努力扩军备战”的国家是谁。其中的要点是,一个大国给别国扣“冷战思维和军备竞赛”的帽子,并不代表着这个大国在追求和平;一切都要根据对事实的“理性观察”。

中国宋代的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讲了个故事,即“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后来成了典故,指权势者胡作非为,却不许民众有正当权利。新华社在2013年的一则时评当中,把这个典故搬到了国际关系的层面,“州官”寓意美国这样的大国,“百姓”则指中小国家。沿用新华社的这个比喻,如今,中国外交部对澳大利亚新国防计划的评论,其意味与这句民谚十分相似;只是,如今“放火”的“州官”变成了中国。

二、印太海区不太平 澳大利亚面临来自北方的夹击

中国自称“崛起”之后,周边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发出过军事上的威胁;相反,倒是中国对太平洋上的周边国家不断摆出军事威胁的意图和姿态。虽然中国政府不肯承认,它试图威胁自己周边的和远离中国的其他国家,但当中国派遣其舰队到远洋从事进攻型演练和作战准备的时候,它扩军备战的真正意图就明显暴露出来了。既然动摇印太和平的“放火者”不断制造威胁,别的国家采取“防火”措施,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吗?

中国过去多年来一直在扩军备战,重点是组建海军大舰队的增加洲际核导弹。这样的扩军备战,是沿海的国防需要,还是对外扩张的需要?其实一目了然。观察中国过去几年目标清晰的军事活动,就不难判断,中国对外军事扩张的真正意图究竟是防止所谓的“外国威胁”,还是有目的地“威胁外国”?进一步来看,假如中国扩军备战的意图是“威胁外国”,那么,它只是威胁靠近中国的周边国家,还是也威胁到远离中国的其他国家,比如美国和澳大利亚?如果是后者,那就说明,中国的扩军备战并非“和平崛起”;而中国一旦摆出了对美国领土和澳大利亚的军事威胁姿态,那就是一种点燃冷战的战斗姿态。

澳大利亚远在南半球,本来与中国毫无历史纠葛,是完全可以与中国和平相处的。但如今澳大利亚却感受到了来自中国远洋海军的军事威胁,从地理上看,这一威胁来自南海的中国核潜艇舰队和来自中太平洋的中国航母编队。澳大利亚面临的这种来自北方的军事威胁,与大日本帝国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对澳洲的东西夹攻十分相似。

当年,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的巡洋舰群在澳大利亚西面的印度尼西亚沿海,进攻包括澳大利亚海军在内的盟军舰队,盟军舰队战败后,澳大利亚的海上“西大门”洞开;而联合舰队的航母编队又在澳洲东北的珊瑚海区,与美军航母编队激战,试图夺取澳大利亚“北大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要地莫里斯比港。此后,澳军与美军在所罗门群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与日军鏖战,最终战胜了日军。

由于澳大利亚独特的地理位置,它今天遇到的军事威胁,仍然来自北方;而这种威胁有点类似八十年前大日本帝国对澳大利亚“西大门”和“北大门”的那种夹击态势。因为,中国海军现在针对南半球的军事活动,部分照抄了大日本帝国联合舰队当年的“南进”战略。要对付可能的外国海军的压力,澳大利亚不得不增强其潜艇舰队。目前澳洲只有六艘柯林斯級柴油动力潜艇,续航能力有限,潜航时间也比较短,因此,建造续航能力和潜航时间都很长的核动力潜艇,就成了必然的选择。

三、中国海军在中太平洋的“战斗姿态”

2020年4月10日我给SBS写过一篇文章《中美对阵中途岛》,介绍过中国海军直接威胁美国太平洋防务的一次行动。2020年2月22日中国的一个外宣媒体《多维新闻》刊登了一篇文章,标题是《中国舰队挺进敏感海域》。文中指出,“本周中国军方媒体集中报道了南部战区海军一支新锐舰队在距离本土七千公里外的太平洋深处,以战斗姿态示人的军事行动,被称为‘南部战区海军远海编队’……从地图上可以看出,中国海军5艘新锐战舰目前正处于夏威夷、中途岛、关岛三点之间的太平洋上,这是美国在二战中击退日本海军后掌控的核心海域,而夏威夷又作为第三岛链的关键节点,是通向美国本土的最后屏障。迄今为止,很少有国家以战斗姿态涉足于此”。

当时中国的电视台还播放了这次演习的部分视频,今年3月15日台湾的《政经最前线》节目采访我时,我谈到了这次演习,节目中播放了中国电视台关于此次演习的视频。但是,世界各国媒体、包括美国媒体,都没报道过中国海军威胁美军的这次挑战,可能我给SBS的文章就是唯一的海外评析了。《多维新闻》的办公室在北京,但它的网站在中国国内看不到。这家媒体后来因为刊登了中共内部反习近平势力的文章,被习近平下令关闭了。

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深入美国的中太平洋防区,展开对美军的威胁态势,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中国海军到达的位置是美军防区的腹部,除了太平洋战争时期大日本帝国的联合舰队在那个海区与美军作战以外,世界上二战后还没有哪个国家的海军故意到那个海域对美军挑衅,美苏冷战时期苏联海军也没有这样做过。第二,中国海军在那个海域,虽然名义上是演习,但用中国媒体那篇报道的话来讲,中国海军是以“战斗姿态”在那里示威。为什么中国海军要这样挑战美军?还是引用这个中国媒体的那篇新闻报道,其中特别提到了中国海军这次挑衅的动机:“要阻止(美军)从海上驰援台湾……与其在‘内线’(第一岛链)疲于奔命,不如在‘外线’(第二岛链)主动进攻,以攻为守”。这句话清楚无误地说明,当时中国海军就是特地去挑衅美军的。

这其实是可以引起澳大利亚警惕的一个警号。因为,那次中国海军的具体演习区域是在马歇尔群岛附近,这个演习区恰好处于夏威夷到澳大利亚东北部航线的中点。也就是说,这样的演习同时威胁到美军防区和美国到澳大利亚的航线;只要这样的演习再往西南移动一些距离,就接近澳大利亚东北的所罗门群岛,抵近澳大利亚国防的警戒线了。再考虑到中国前两年曾试图渗透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控制当地的港口,其从澳大利亚的东北方包抄澳大利亚的战略意图就展现出来了(参见我2021年6月4日在SBS发表的文章《中国的南太平洋战略布局》)。

四、中国军事占领南海 侦察澳大利亚西部的海底航道

除了澳大利亚的东北方向遇到了外国海军的紧逼,澳大利亚的西北方向也面临同样的压力。其关键是,中国事实上正在控制和占领南海的大部分国际海域,在它建造的一系列人造岛上建立了许多军事基地。《华尔街日报》今年3月14日刊登了一篇报道《中国是如何将美国挤出南中国海的?》,文中披露,美国国防部发言人Martin Meiners表示,中国决定“在南中国海争议地区进行大规模填海造地、建造前哨站以及军事化操作,这大大破坏了稳定,并且让中国多年来越来越多地采用胁迫和欺骗手段改变现实的做法,更加一目了然”。

此报道披露,中国刚开始在南海国际水域占礁建岛时,2014年9月,当时的美国海军总司令Jonathan Greenert向时任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提出质疑。Greenert问吴胜利,中国打算拿这些岛屿做什么?吴胜利表示,这些岛屿将用来给中国的船只和船员提供后勤支持。事后证明,这些人造岛的大部分都变成了军事基地,等于是中国强占了公海。

中国为何要这样做?我在上文提到的《中美对阵中途岛》中,引用过中国的《多维新闻》2020年3月4日发表的文章,《解码中国战略核潜艇南海“堡垒海区”,中美水下较量无声》。中国外宣媒体的这篇文章解答了南海造岛之起因:中国过去把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部署在北海舰队,而该舰队辖区的渤海和黄海水浅,上万吨的弹道导弹核潜艇藏不住身;因此,又在三亚军港建立了第二潜艇基地,以便核潜艇能从该基地悄悄潜入面积达350万平方公里、水深三千多米的南海。该官媒强调,南海的填海造陆,使海军对南海海盆的控制大大加强,可以把这一大片水域变成中国弹道导弹核潜艇的发射阵地。

为了让核潜艇从南海潜入澳大利亚西部海域,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海军又从南海的南出口向南,进入印度尼西亚的爪哇海,使用水下无人航行器,测量海底航道,为中国的核潜艇进入澳洲西部和北部海域活动做军事准备。这种测量活动逐步由印度尼西亚沿海,向东延伸到了澳洲的北部近海(参见我2021年3月30日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文章《从东海到印度洋,中美加紧攻防》)。这就是我本文提出的澳大利亚“西大门”面临压力的实况。

五、澳大利亚的核潜艇计划“破坏国际核不扩散体系”?

此节小标题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批评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艇计划的借口之一,但是,中国的指控有理有据吗?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今年3月15日发表了一篇解惑文章,《事实查核:澳大利亚发展核动力潜艇,违反了国际条约吗?》。这篇文章指出,中国指责AUKUS核动力潜艇计划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没有根据的假设。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防止的是核武器的扩散,而不是防止核动力的使用。尽管拜登已经说明,AUKUS计划建造的只是核动力潜艇,这些潜艇不携带任何类型的核武器,中国却仍然批评AUKUS核潜艇计划“构成严重核武扩散风险,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1968年7月1日美国、苏联和英国缔结的一项国际条约,中华民国是初始协定缔约成员国。这个条约允许1967年1月1日前已制造并进行过核武器爆炸或其它核爆炸装置的国家,即美国、苏联(俄罗斯)、英国、法国和中国,保留核武器。中华人民共和国1984年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后,于1991年12月29日批准了该《条约》。

核动力潜艇与传统的使用柴油动力的潜艇不同,它使用核燃料。但是,核动力潜艇如果不携带有核弹头的洲际导弹,这样的潜艇不属于受上述条约约束的核武器。尽管美国的白宫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3月13日的电话简报会上表示,过去18个月以来,美国已经就AUKUS协定与中国方面有所沟通。然而,中国却对此计划的实情佯作不知,故意把核动力潜艇与核武器混为一谈。

澳大利亚完全有权把核技术与核材料用于“非违禁的军事活动”。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3月14日在《卫报》专访时已经说明,澳大利亚非常明确地表过态,“不会寻求拥有核武器”;她还表示,“有一些其他国家拥有核动力潜艇”,而这是《条约》允许的。国际原子能机构回复亚洲事实查核实验室的询问时也声明如下:其机构已分别收到澳洲、英国与美国关于澳大利亚建造“常规武装核动力潜艇”(conventionally armed,nuclear-powered submarines)的通知。国际原子能机构将持续与三国洽谈,“最终确保这项计划不会导致核扩散风险。”

中国对澳大利亚核动力潜艇计划的指控,其实是无端的“有罪推定”。中国真正担心的是,此前澳大利亚海军的潜艇舰队实力较弱,中国海军在南半球的扩张活动可以肆无忌惮,而澳大利亚开始引进技术、制造核动力潜艇之后,中国海军在南半球澳大利亚周边海域的活动就受到制约了。

2023-3-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23 10:2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