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435|回复: 0

明太祖宝训.论治道 三

[复制链接]

86

主题

2

回帖

992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992
发表于 2023-3-28 20: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太祖宝训.论治道 三

    论治道 三  

    洪武十七年三月甲辰,太祖对侍臣们说:“天下没有什么艰难的事情不能治理好的,其道惟在于君臣同心一德,那么天下各种事务就会得到很好的治理而天下百姓就能够得以生活安宁。唐尧、虞舜、夏、商、周三代之时,君臣同心一德,所以能达到和乐升平、太平盛世。后世那些平庸的君主,治国不师法往古圣贤,君臣之间动则互相猜疑、互不相信,以致于使君臣上下相隔、情意不合。君王有所作为,而臣下违逆之,臣下有所谏议,而君王废弃之。如此想要达到天下大治,怎么可能得到呢?朕当今精选重用贤明智能之士,以天下之政事委任于你们。朕正思考着与爱卿等同心一德,协力于政事治理,以安抚救助天下百姓。爱卿等当勤勉行之,以达到朕的期望。”群臣皆顿首称谢。
    七月戊戌,太祖御临东阁,翰林待诏朱善等侍从左右。太祖说:“人君能以天下百姓之好恶为好恶,则公;以天下贤明之智识为智识,则明。”又说:“人之常情,多自夸以表现自己的能力,而多言别人的过失。君子则不然,君子扬人之善、赞人之美,而不夸耀自己的长处;君子宽容别人的过失,而不宽恕自己的过错。”又说:“天下万事不可以仅仅以耳目审察之,其道惟在以虚心而应对之,四海内外不可以仅仅以智力去征服他们,其道惟在于以诚信去对待他们。”朱善等顿首称善。
    八月丙寅朔,太祖对朝廷众臣们说:“君臣治理天下,不要竭尽人民的财物,使人民要有多余的财物;不要竭尽人民的力量,使人民要有多余的体力。此二者,人们都能明白其道理。至于不要竭尽人民的人情需求,使人民的人情需求得以满足,人们或许未必都知道。要想使人民的人情需求能够得以满足,就不要以自己的欲求去妨碍人民的需求。想要完全满足自己贪欲的君王,其所贪求就想一定要得到,那么禁止人民之人情需求的法令就会施行。如此这般,人民就会不堪忍受。于是君王之欲求就会有所得不到满足,禁令就会有所不能禁止,那么人民敬奉君上的情意就会失去,而君上对待人民的情意就会疏远。君民上下情意背离,而想使国家能够得以安定治理的,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啊。”
    十一月乙丑,太祖御临东阁,从容对侍臣们说:“指责犯难之辞,为人们所难以接受,而明君能够接受之,是为忠谏不难;谄媚阿谀之语,为人们所容易顺从,昏庸的君主信任而受用之,是为容易入耳。朕观尧舜之时,君臣歌功劝诫之际,宽怀大气,仪态温文,雍容有礼,不失节义,实在是令人敬佩啊。而后世却以谄媚阿谀之语相劝谏,如陈后主、江总之辈污秽竹简书策,为千古所讥笑指责,这些一定要引以为戒啊。”右春坊右赞善董伦应对说:“诚如陛下所言,惟有明主才能够谨慎的选择啊。”太祖说:“责难之辞不入昏君之耳,而谄谀之语难动明主之心。人臣以遵循道义而事奉君王,惟在于守之以正直无私之道啊。如果因为自私而患得患失,那么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啊。”
    洪武十八年九月庚午,太祖御临华盖殿,命文渊阁大学士朱善讲《周易》,至《家人》时,太祖说:“齐家治国之道,其理无二。如果一家之内长幼内外各尽其分,事事遵循道理,则一家治理;一家治理之道,用之于一国,以至于天下,也会举措得当而天下治理。朕观其机要在于真诚信实而有威严,真诚则能厚实其亲爱之恩惠,威严则无闺门失其贞节之祸患。”朱善说:“诚如圣上所言。”
    洪武十九年正月己巳,太祖与侍臣论治道。太祖说:“治民犹如治水,治水之道在于顺其水性,治民之道在于顺其人情。人情莫不好生而恶死,所以应当省刑罚、息干戈以保全人民百姓之身家性命;人情莫不厌恶贫穷而喜欢富贵,所以应当重农时、薄赋敛以丰厚人民之财富;人情莫不好佚而恶劳,所以应当简兴作、节徭役以安民勿扰。如果使民不按农时,用民不以道义,只是抑之以刑罚,胁迫之以武力,强其所不欲,而想要其心甘情愿的服从,这就好比是面临湍急的水流而想要平稳顺利的渡过去一样,这不符合其本性的啊。”
    洪武二十二年三月壬辰,太祖御临谨身殿,观《大学》之书,对侍臣说:“治国之道以教化为本,所以安民必先行教化,民间风俗之善恶,即是道德教化之得失啊。《大学》一书,其要在于修身。修身是教化之根本。人君自身修正,而人民容易教化归正,其好仁德者以不仁为耻辱,尚道义者以不义为耻辱。如此这般,那么民间的风俗习惯怎么会不盛和美好呢?如果不明白教化之根本,盛和美好的风俗日渐衰微而被邪恶所代替,人民不知向善而流于恶习,如此国家想要长治久安,是不可以得到的啊。”        
    洪武二十五年七月庚辰朔,太祖御临右顺门,与侍臣论治道,说到治理乱世时。太祖说:“为政治国之道有缓有急,治理乱世之民则不可以操之过急,过急则会更乱;安抚良民则不可以侵扰他们,侵扰之则不能治理。”侍臣应对说:“诚如圣上所言。”
    洪武二十七年正月辛酉,太祖退朝,顾视翰林学士刘三吾说:“朕身居天位之年岁越久长而内心愈加诫惧的原因,是因为恐怕为政治国之心有所懈怠啊。懈怠心一生,则百事之治理就会荒废,这关系天下生民的祸福忧乐啊。所以朕为政治理日慎一日,惟恐有所不及,既是这样而治理效果犹未达到太平安乐之完美佳境。不容易啊,为政治国之艰难。自从前先王之治理天下,必本于仁德爱民。然而爱民而无实行之心,则天下人民必然不能蒙受其恩泽德惠,那么民众之心就会渐渐远离于下,日久怨恨之心就会积聚于上,这时国家想要不危亡,就难了。朕每每想到这些,常常为之警惕肃然。”
    三月辛丑,太祖对侍臣说:“人主之聪明睿智,不可以使之有所隔绝蒙蔽。一有所隔绝蒙蔽,则耳聋目盲,天下之政事,就会无所通达于上下。”翰林学士刘三吾应对说:“人君惟有博采众人之议论,任用贤明智能之士,则视听广泛而聪明无所隔绝蒙蔽。如果信任奸邪小人,隔绝圣贤之路,则视听偏颇狭窄而聪明睿智就会被隔绝蒙蔽。”太祖说:“人主以天下之耳目为视听,则是非曲直无所隐藏,而贤明与否自然显现。从前唐玄宗在内迷惑于声乐酒色,在外蒙蔽于权臣奸佞,以致养成安史之乱。直到京师失守,仓皇出逃,既是田夫野老也都能说出其必有今日之祸患的缘由。唐玄宗虽然恍然悔悟,然而也为时已晚啊。既使田夫野老也都明白的事情,而唐玄宗却不知道,可见其聪明被隔绝蒙蔽之深之重啊。如果其能广采视听、任用贤能,不为邪佞所迷惑,则祸乱将从何处萌生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4 19:2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