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913|回复: 0

王友群:周恩来干女儿孙维世惨死之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16 13:57: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纪元2023年04月14日讯】1968年10月的一天,时任中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办公室看到公安部送来的“孙维世死亡报告书”,上面写着:


“在押犯孙维世于10月12日晚11时送公安部医院,诊断系蜘蛛膜下腔出血,经治疗无效,于14日下午3时30分死亡。特此报告。王明苏修特务专案组。”
周恩来在报告上批示并告诉秘书:“马上送公安部,叮嘱他们要保护好孙维世的遗体,准备检验。”
不久,秘书回来向周恩来汇报说,孙维世的尸体已按“现行反革命”火化,连骨灰也没有留下来。
周恩来的干女儿
孙维世是中共著名的戏剧艺术家,生于1921年,其父孙炳文是周恩来的好友,1927年因被民国政府处死,当时,孙维世只有6岁。
后来,周恩来认孙维世为干女儿。1937年,孙维世16岁那年,周恩来把她从武汉带到延安。1939年,周恩来去苏联养病,孙维世也跟了去。
此后,孙维世与周恩来的关系一直非常亲密。
但是到了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孙维世见不到周恩来了。
1967年10月6日,孙维世的哥哥,曾担任过中共元老朱德的秘书、时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的孙泱,被迫害致死。
中共官方称孙泱“畏罪自杀”,孙维世不相信。她给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林彪等写信,要求查明孙泱的死因。
孙维世写给毛、林的信,分别被毛、林的夫人江青叶群截获。江、叶早就想整孙维世,于是,找个借口把孙给抓起来了。
据曾担任中共党魁胡耀邦智囊的阮铭发表的《旋转舞台上的周恩来》一文披露,孙维世是以“通敌叛国”的罪名被逮捕的,在逮捕书上亲笔签字同意的,就是周恩来。
孙维世的惨死
据林彪与叶群之女林立衡回忆,1967年,江青对叶群说:“孙维世是苏修特务。现在趁乱的时候,你给我去抓这个人。你有什么仇人,我也替你去抓。”
1968年3月1日夜,孙维世被以“苏修特务”的罪名抓捕。抓捕她的不是公安机关,而是空军的现役军人,他们是依照叶群的指示办的,叶群则是依照江青的指示行事。
孙维世先是被关在北京市公安局所属的功德林监狱,后被换押到半步桥街的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
孙维世的侄女孙冰在《一路走来——记大姑孙维世》中写道:
“一位曾参与过审讯的人说,对孙的每次审讯都是一场蹂躏。王××说:‘孙维世那个案子不能提,一提就做恶梦,好几年都缓不过来那个劲。孙维世在里面不到半年就给弄死了,那是早就有人关照过了,根本活不过整年去(指1968年)。”
“一开始审她,我还去了,可去一次我就不去了,不是不让我去,而是我不敢去了,那不叫审,那就叫整,说得具体点,那就是侮辱人,用书面上的话说就是蹂躏。”
“我有次还问我们的头头说怎么这么整这女的,头头给我一份材料看。我一看,这案子来头太大了,上面都点名了。那几个专案的人整累了,回来喝水聊天时还说,那女的(指孙维世)性子真××的烈,还以为这是中南海呢?”
“孙维世死的那天,我不值班,回来取东西时,听他们说她死了,要我们立刻赶去,我就去了,正赶上往外抬人,死的太惨了,身上就盖着一条白布单,脸上还有血。”
孙维世惨死的原因
在文革后期,孙维世的丈夫金山等四人到一个地方看“中央文革专案组”认定孙维世是“现行反革命”的结论。结论只有几行字,孙维世的“罪证”只有一条,即“在50年代曾给李立三的夫人李莎送过青年艺术剧院的戏票”。
李立三是中共早期领导人,李立三夫人李莎是苏联人,后加入中国籍。给曾经是苏联公民的李莎“送戏票”,只是整孙维世的一个借口。
孙维世惨死的真正原因可能有以下五点:
第一,孙与毛泽东的关系令江青嫉恨。
据江青的护士周淑英回忆,她曾亲耳听见江青在卧室的卫生间恶狠狠地念叨:“孙维世这个人绝对不能放,一定得把她关死在里面!”
这句话表明:江青对孙维世恨之入骨。
江青为什么对孙维世恨之入骨?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她怀疑孙维世与毛泽东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毛泽东好色,现在已有不少材料说明这一点。毛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曾斥责毛是“政治流氓”、“生活流氓”。给毛当了20多年保健医生的李志绥写的《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讲了很多这方面的事。
孙维世年轻、活泼、开朗,不仅俄文好,而且是搞艺术的,才情并茂,激情四射,走到哪里都招人喜爱。不少已婚、未婚的中共高官被她搞得神魂颠倒。
1949年底,毛泽东访问苏联时,作为毛的夫人,江青很想跟着去,但毛不同意。孙维世是毛的俄文翻译,不仅在中苏领导人会谈时给毛当翻译,而且还是陪同毛到苏联各地参观时的翻译兼向导。
毛此次访苏,呆了两个多月。毛与孙朝夕相处,很是亲近。据孙的侄女孙冰说,孙有几张在莫斯科红场拍的照片,毛与孙非常开心地相互打雪球。孙的丈夫金山也曾回忆说,在苏联期间,孙与毛有过大量合影。
1950年,孙维世,作为第三者插足,跟已婚的、有“花花公子”之称的著名演员金山打得火热,且不顾周恩来等许多人的反对,非要跟金山结婚不可。金山不得不跟也是著名演员的张瑞芳离婚,娶了孙。
孙维世的这一出格举动,令很多人对她的生活作风有看法。
孙维世从苏联回国后,江青曾多次追问她与毛在苏联的事。
比如,孙维世的丈夫金山的回忆文章《莫将血恨付秋风》中讲,他和孙维世结婚那天,也就是1950年10月14日,江青问孙维世:“你为什么不上我那去?”孙维世问:“什么事?”江青说:“还不就是讲讲你和(毛)主席出国的事情吗?”
据参与审讯孙维世的一个人讲:“后来八十年代(指1980年代)让我们这些人交待时,我就把头头给我看的那个材料也给交待了,材料上有一句话我记得最清楚,这是江青说的。那时候江青是什么人啊,她说的话跟圣旨也差不多,我怎么能记不得呢?”
“材料上说,孙维世从大庆回来(应该是1964年)还去见过毛主席,江青就指这件事,说孙维世是狐狸精,是美女蛇,还说她是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后来上级组织把我交待的这段话给删了,也没给我解释为什么。”
第二,孙与周恩来的关系令江青嫉恨。
孙维世作为周恩来的干女儿,很得周恩来的宠爱。
1968年3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江青曾当着周恩来和众人的面骂道:“成元功(周的秘书)是总理的一条狗,孙维世是总理身边的一条狼!”
孙的六姨任均回忆说,文革期间,孙维世曾三次悄悄跑到她的家。“一个寒冷的冬夜,维世敲开了我的家门。她带着帽子,帽檐压得很低……她把帽子掀开一点儿让我看。我大吃一惊:她的头发已经被剃光了。给女人剃光头,是‘文革’初期一种革命暴力方式。看到她的样子,我心疼极了……维世愤愤地说:‘他们让我说总理的情况,想从我这儿搞总理。总理(的事儿)我有什么可说的?我能说什么?我又不会胡编乱咬……搞总理,就是想把(毛)主席身边的人都打倒,她们好为所欲为!”
任均还说:“我了解维世的脾气,她倔强得很,肯定是越打她,她越不屈服,打死她,她也决不低头,也不会乱咬一句。”
第三,孙“知道江青的事儿太多了”。
上世纪30年代,江青在上海当演员时,孙维世、孙的丈夫金山都是上海演艺圈人士。当时,江青不仅有很多轰动上海滩的风流韵事,而且被国民政府抓捕过。有人讲,她曾叛变自首过。
到了十年文革时期,因担心她30年代在上海的丑事会影响她的中共第一夫人身份、影响她的政治前途,江青将与她有关的上海演艺界名人,都抓起来了,有的被迫害致死。
据孙维世的六姨任均回忆,文革爆发后,“196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维世带头巾,穿大衣,急匆匆来到。她跟我说她成了反动艺术权威了,每天都在刷碗、刷盘子、洗厕所。主要的,她跟我说:‘六姨呀,江青怎么能出来参政了呢?她出来对大家非常不利,我知道她在上海的事儿太多了,而且她知道我讨厌她。她非整我不行,我知道她的事儿太多了。”
“她问我:‘六姨你还保存着江青在上海的照片吗?’我说:‘就是在东方话剧社,她一块儿送给咱们一人一张的那个?签着蓝萍的?还在呀。’维世说:‘就是那个。六姨,你赶快烧了吧。要不万一查出来,恐怕就是反革命了,闹不好有杀身之祸呢。现在她们一手遮天,说什么是什么,咱们不能让她们抓着把柄。”
1967年12月,江青以“特嫌”的罪名,把孙维世的丈夫金山投入监狱,一关就是7年。上海演艺界的名人,如赵丹、郑君里、王莹、章泯、顾而已、童芷苓、陈鲤庭等都遭到江青迫害。
第四,孙的才华与傲气令江青嫉恨。
孙维世在苏联呆了7年,先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后进入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和导演系学习。孙是中共高官子女中留学苏联在艺术方面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1949年中共建政后,孙维世被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剧协理事,多次出国访问,翻译并导演了一批欧洲古典名著,如果戈理的名剧《钦差大臣》,契诃夫的名剧《万尼亚舅舅》等。
从 1950年起,她参与筹建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历任总导演、艺委会主任、副院长。同年9月,参与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建院工作,翻译并导演苏联童话剧《小白兔》。1953年,在苏联专家开办的中央戏剧学院导演训练班上担任班主任。1956年,任中央实验话剧院总导演、副院长,将苏联作家柯切托夫的长篇小说《叶尔绍夫兄弟》改编成话剧,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连演三个月。
演员出身的江青,在中共建政后,很想在戏剧领域搞出一点名堂来,曾多次找孙维世合作,但都被孙拒绝。
比如,1963年话剧《杜鹃山》上演后,江青曾找过孙维世,希望她能参与此剧的改编。孙维世说,这个剧是青年剧院写的,我现在是实验话剧院的工作人员了,让我来做这件事情不合适。
又比如,1966年初,孙维世创作的话剧《初升的太阳》在北京公演。江青看过后,找孙维世商量,能否将这部话剧改编成现代京剧,孙认为不合适,又拒绝了。
第五,孙与林彪的关系也埋下祸根。
孙维世在莫斯科期间,遇到了她在抗大的校长,正在苏联养病的林彪。
林彪的夫人张梅是陕北米脂人,在延安时跟孙维世也是朋友。林彪不高兴时,张梅就打电话请孙维世来玩。只要活泼、开朗的孙维世一来,林彪心情就会好。留苏学生知道孙维世认识林彪,常让她去请林彪给大家做报告。只要孙维世出面,林彪有请必到。
一来二往,林彪对孙维世很是着迷,甚至跟她表白,希望孙维世能够嫁给他。
孙维世的六姨任均回忆说,还有林彪,在苏联追求孙维世追得厉害,临回国时还说要等她,回来以后就跟叶群结婚了。结果叶群吃醋也吃得厉害,这些都是促成孙维世在“文革”期间惨死的原因。
结语
三个女人一台戏。毛泽东的妻子江青、林彪的妻子叶群、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在文革中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宫斗戏”。
江、叶合谋迫害死孙;之后,叶随林彪出逃,在蒙古坠机身亡;江被打成“反革命集团”首犯,被判死缓,最后上吊自杀。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0 05:5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