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24|回复: 0

不寻常!高福发表出格言论 民众怀念胡温时代

[复制链接]

8767

主题

1万

回帖

1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40848
发表于 2023-6-2 14: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纪元  周晓辉



图为2020年1月26日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于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记者会上发言。(Noel Celis/AFP)

5月30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中共二十大后的首次中共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会上,习近平发出惊人之语,称“现时国家安全问题的复杂和艰巨程度明显加大”,强调“要坚持底线思维和极限思维,准备经受风高浪急甚至惊涛骇浪的重大考验”,突出“实战实用”和国安党委全国覆盖,云云。言辞中透出的信息就是习近平的政治安全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而这些挑战应该不仅仅是国际社会“反共”态势明显,而且亦来自国内政治、经济等多方压力。

受疫情、外资撤离、美欧脱钩制裁等多方面影响,中国经济数字十分难看,多地财政入不敷出,中央财政亦是捉襟见肘。中央和地方矛盾加剧,而北京高层拟通过建立统一大市场来保证中央对地方经济的掌控,只能进一步加剧矛盾。为了自保,地方高官采取消极抵抗也并非不可能,而这也极有可能弱化习的权威。

至于政治上,虽然在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取得第三次连任,获得了貌似至高无上的地位,但众目睽睽之下将胡锦涛架走以及公开打压团派,大量提拔习派高官,却让其在党内外引起广泛不满。加之中共恶行累累,有目共睹,各级官场表面上学习习思想热火朝天,但明显走过场居多,像蔡奇那样“入脑入心入魂”的并不多,更多官员更热衷的是如何为自己攫取巨额利益,如何将家人送往欧美等。中南海无论怎样洗脑,都只能让这些官员学会如何更好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而暂时被压下去的党内反对者也会借机发出不同声音。

近日,网上再度出现“怀念胡温时代”的声音,怀念胡温时代言论的相对宽松、绝大多数人有迁徙自由、不折腾以及让大部分人有了喘息的机会等。事实上,这种声音早在2022年就曾出现,但彼时还是有很多人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胡温时代是“最腐败无能的十年,利益集团瓜分资源洗劫国民财富最可怕的十年,西方洗脑中国人最严重的十年,当然也是公知民逗最活跃的十年”。

当时旅美学者何清涟女士曾撰文分析了几种观点,笔者认同她的“美好时代永远在过去”的判断。正如她所言,连最黑暗的毛时代都曾被毛粉极度美化成一个公平公正没有腐败也没有贫富差距的理想年代,而这种事在胡温末期也发生过,年轻人讨厌胡锦涛的不苟言笑,甚至认为“蟆蛤时代”有点温暖也有点可爱。

无疑,怀念过去言论的出现只能说明当下有多糟糕:没有言论自由,社会空间被严厉打压,“左转”加速,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人民怨声载道。而这样言论的一再被允许出现,背后难道没有某种势力在推动吗?

除了出现怀念胡温声音外,最近中共前疾控中心主任、中共科学家院士和多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高福的言论格外引人关注,据英国广播公司(BBC)5月31日报道,高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应排除新冠病毒(武汉病毒)从实验室泄漏这一可能性。“你总是可以怀疑任何事情。这是科学。不要排除任何可能性。”他还透露,中共政府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正式调查,但中国疾控中心没有参与其中。这是中共官方专家首次承认对中共病毒起源进行了某种形式的调查,“那个实验室经过了该领域专家的双重检查”。

高福之语透露的信息就是:一、新冠病毒也有可能是实验室泄露,而这与之前中共百般否认是武汉实验室泄露,一再强调源于自然,甚至甩锅美国和其他国家是明显不同的。二、中共当局曾对武汉病毒研究所做过调查,中疾控没有参与。潜台词就是高福不了解内情,那么,调查是由谁来主导的?哪个部门?中共军方?是2020年2月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中共军方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吗?

可以说,高福在此时的“改口”是很不寻常的。在过去三年,美国一直有声音要求对新冠病毒进行溯源调查。在今年初美国众议院特设冠状病毒大流行委员会(Select Subcommittee on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成立后,通过3月和4月的两次听证会,得出了非常具有说服力的结论就是病毒乃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所泄漏。根据解密的美国情报显示,武汉疫情大爆发前夕,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罹患了和中共病毒症状相当类似的疾病。

为了让中共“心服口服”,该委员会在4月24日发的推文中晒出了委员会向中共驻美大使馆所发信函,内中除了要求中共停止在病毒溯源问题上的干扰外,还要求以下五人接受当面问询和可转录的采访。名单包含但不限于以下人员,即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武汉病毒所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武汉病毒所研究员胡犇,在疫情爆发后接管武汉病毒所的少将陈薇,以及零号病人黄燕玲(如果存活)。

这显然也是在坚决否认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北京当局一个为自己辩白的机会。然而,迄今为止,中共当局无任何回应,大概是心虚了,因为如果有底气,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让五人接受问询,大大方方让国际病毒学家来到武汉自由调查。但这些都没有。中共的回避和掩盖,也恰恰佐证了中共病毒的源头与武汉病毒所有关,其有意无意的泄露或许才是这次瘟疫大流行的源头。

如今高福不否认病毒来自武汉病毒所,是否是对美国特设冠状病毒大流行委员会的某种回应呢?即自己虽不排除病毒源自实验室的可能,但却不知晓内情,这是高福在为将来出国可能遇到的询问做伏笔?

高福的这番言辞是否值得相信吗?答案是否定的。三年疫情期间,高福曾称,中国在疫情发生后“仅仅花费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把新冠病毒研究得透彻,充分了解其测序、序列、诊断试剂和病毒分离”。这番话无意间恰好证实病毒起源于中国,否则中共当局如何可以在如此短时间获得病毒序列?如何在其他国家政府茫然无知之际将病毒分离,甚至很快研制出疫苗?这种远远高于世界他国的速度,背后焉知隐藏的不是病毒来自武汉病毒实验室这个高度机密?高福真的不知情?

另根据美国媒体曝光的美国白宫前首席医疗顾问福奇的邮件显示,福奇和同事们在2020年早几个月就注意到一种说法,即中共病毒可能是从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泄漏出来,不过福奇一直否认这种说法,虽然福奇与武汉病毒所有着神秘的关联。福奇为何未经调查,就直接否定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的?邮件还显示,福奇与高福存在邮件往来。双方究竟是什么关系?

高福“改口”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代中共内部某种势力给习施压。中疾控成立18年来,高福是第三任主任,2017年在做了6年副主任后,升任主任。而此前高福任职的中科院正是江家地盘。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从1999至2011年担任中科院副院长长达12年时间。在其不当院长后,高福也调到中疾控。外界认为,高福的升迁与江家存在关联。

疫情期间,高福和中疾控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他先是称“儿童不易感”,后来很快被出现儿童新冠肺炎患者的事实推翻,继而他又说,“中国实现了疫苗技术的高水平自立自强”,尤其在新冠疫苗上,“走在世界世界第一方阵”,“这个疫苗,我可以拍着胸脯讲,肯定会成功。”但结果是疫苗起不到任何防范作用。

此外,2021年10月,高福在接受大陆财经总编王波明采访时,坦承中国“未来几个月只能与病毒共存”,“2022年开放国门”,被质疑与当局“清零”政策唱反调。

2022年7月下旬,高福“因年龄原因”卸任,从当时中共国家疾控局书记、局长王贺胜在宣布新的任命后,对疾控中心的改革发展提出的要求看,高福在任时在政治上的站位还不令人满意,言辞与中共想传递给民众的有差距。而政治站位有偏差的高福如今再释让中南海难堪的言论,也就难免让人遐想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2 22:5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