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002|回复: 0

规则的遵守与破坏

[复制链接]

85

主题

0

回帖

949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949
发表于 2023-8-2 21:22: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段时间去了一趟日本,有一件事情让我印象十分深刻。那是日本北方的一个小镇,傍晚路上已经基本上没有行人和车辆了,一个穿着校服的中学生骑着自行车在人行道(没有自行车道)上赶路。在接近一个小路口(没有交通灯,就是两个相邻建筑之间的小公路)时,只见她麻利地溜下车,推着车子从斑马线通过后才从新上车骑行。骑车通过人行横道需要下车推行,这是几乎所有国家交通法规的规定,但在我的生活经验中却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严格遵守的实例。这件事情很小,但我想通过它来探讨一个问题:对于规则的态度及其对社会的影响。

对于规则我们可以采取三种态度:严格执行,灵活执行或不执行。以过马路下车推行这条规则举例,严格执行就是像日本这个青年学生一样,即使完全没有其他行人车辆和监控设施,也自觉下车推行。很多人觉得日本人做事情过于死板不知变通,交通规则中不允许骑车过马路是出于安全考虑,在没有其他行人车辆可以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直接骑车通过其实也并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而且节约时间提高了效率,何乐而不为?这就是属于灵活执行,也是大部分地区和个人的做法。至于拒不执行,在任何情况下都放飞自我,置自己与他人安危于不顾,这样的人是比较少见的。

个人对待规则的态度会对社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妨先问自己两个问题:如果我是骑车的人,我是否会严格遵守过马路下车推行这条规则?如果让我选择,我是愿意生活在他人对规则严格执行的社会还是灵活执行的社会?对于第一个问题,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灵活执行规则,因为大家都相信自己有着良好的判断力,可以在维护好自己和他人安全的基础上提高自己的通行效率。对于第二个问题,大家的选择可能就不会太过统一了。我个人对第二个问题的选择是情愿生活在所有人都严格执行规则的社会。为什么呢?因为我不相信所有人都能够做出灵活执行规则的正确判断。

还是举个交通的例子,开车的朋友可能不少都有类似的经验。在驾车通过人行道斑马线之前,先停车观察确保线上没有行人,然后左后检查两边道路上是否有行人有过马路意向且可能在短时间内踏上人行横道。一切检查完毕确保安全无误之后,下一步就是快速驾车通过路口了。就在把脚放上油门踏板的那一刹那,忽然不知从何处疾驶而来一辆自行车(例如外卖骑手)从你面前横冲而过,惊得你一身冷汗。作为骑手来说,他灵活地判断出以他的速度和技巧可以在你汽车起步之前安全通过路口,所以决定不遵守下车推行的规则。可是作为汽车司机,你是希望社会上所有人严格遵守规则还是灵活判断执行呢?

规则有着严格的边界,生活在严格执行规则的社会好处是很容易对他人的行为做出预判。灵活执行规则的话每个人对边界的判断不同,就可能导致他人配合的困难,甚至造成失误。比如上面的例子,同样有汽车等待的路口,有的自行车骑手会判断不能通过,而有的骑手判断可以加速通过,那么汽车司机是不是得检查更大的范围内有没有自行车,又如何判断那些骑手会做出怎样的判断呢?一个简单的通行变成了司机与骑手之间的博弈和赌博(司机有视觉盲区可能看不到远处的自行车),增加了双方的心理压力并提高了事故的机率。

大家选择对规则灵活执行的原因是为了提高效率,但一旦出现意外事故的话却可能造成更大的损失。路口的一次交通事故不但会带来肇事双方财产和健康的损失,也会造成道路堵塞,浪费大量行人车辆的时间。灵活带来的好处伴随着意外机率的增加,是否得不偿失?还有一个问题是规则执行者可能并不理解规则制定者的意图,他们“灵活”的判断往往是错误的。有一个工厂进口了一套精密设备,组装说明上对外壳上的螺丝锁紧给出了复杂的步骤(例如A、B、C螺丝按顺序转两圈,再按顺序各转一圈,最后A螺丝反转半圈之类)。当地的组装工人认为完全不需要这么麻烦,只要把所有螺丝锁紧不会松动即可。但他不知道如此复杂的步骤是为了让外壳受力均匀不会产生应力积累导致微量形变。在他的灵活处置之下仪器外壳报废,工厂损失巨大。在现代化的工业生产中,标准化操作流程早已经是生产管理的国际规范了。说白了就是对生产的每一个环节设计标准规则,并要求操作员一丝不苟地执行。实践证明这是让大规模生产效率最大化的必要条件。社会生活也是如此,如果人人都能严格遵守执行各种规则,就能够实现规则制定者所期望的理想社会状态。

当然社会和企业还是有所不同。要讨论社会中人们应当对遵守规则采取何种态度,我们要看到这里有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个是个人的道德水准或曰私德,具体来说就是优先满足个人利益还是社会整体利益。如果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是自私自利之辈,自然不用指望他们守规矩。那如果社会成员都能够以公利为重是不是就肯定会严守规则呢?也不一定,因为这受到第二个因素的影响,也即规则本身及其制定者。制定合理的规则以及建设与之相匹配的完善基础建设是一项庞大的社会工程。如果规则的制定者和社会的管理者能够将其做到完美,那么社会参与者严守规则就是最有利的状态。但如果规则本身不够完善或不具备严格执行规则的条件,那么一定的灵活性也是必须的。还是拿交通举例,交通法规要求行人只能在划定的人行横道过马路。如果道路规划充分考虑到了行人的需求,有足够的斑马线或天桥等设施,那么行人严守规则当然是最安全的。但如果一条很长的道路上缺乏人行横道但行人又确有过马路的需求怎么办呢?那就只能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横穿马路了。

现代国家普遍采用民主法制的体制,立法修法一般都是冗长缓慢的过程,有的时候跟不上时代变迁的步伐。有些国家的地区间差异也很大,统一的规则也许不符合各地实际的需求。这种情况下墨守成规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不少国家和地区都是鼓励灵活创新的精神,将现有规则作为指导,敢于突破创新并以此推动规则的修改和进步。当然也有的国家社会高层管理者有能力不断完善更新法律法规,制定出符合实际的规划建设方案,那么就需要社会大众更多的严格执行和配合。现实中这两种情况都是存在的,差异来自于社会组织形式和价值观取向,无所谓孰优孰劣。从社会道德观的角度来说,只要社会参与者的主流都是以社会公利为重,那也不能说机械的严守规则比灵活执行规则更加高尚。

小结一下,如果社会规则是合理完备的,那就应当严格遵守;如果规则尚有瑕疵,那就灵活执行并寻求修改和完善。这是正常社会应有的状态:尊重规则并教育社会成员遵守规则,在规则的框架内行事,修补和完善规则以适应现实的发展。相反的情况就是:没有完善的规则,不尊重规则,甚至鼓励寻找漏洞破坏规则的行为。这是社会高层统治者缺乏以社会公共利益为重的基本道德观才会出现的现象,当今中国社会就是一个实例。

与很多日本人遵守规则近乎死板的态度正相反,中国社会中对待规则的态度更多是轻视甚至蔑视,不少人甚至抱有能不遵守就不遵守的心态。景区禁止涂鸦,可很多人就故意要在古迹上刻上“xx到此一游”;斑马线前车辆需要礼让行人,这样一条最基本的交通法规至今依然难以在国内大多数地区执行。为何如此?与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的学校也教育学生要成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为什么结果却如此失败?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的执政者中共政府:作为中国社会规则的制定者,其政策规则充满矛盾且缺乏可行性;作为全世界这个大社会的参与成员,缺乏以公利为重遵守规则的私德。更糟糕的是其言行不符的身教破坏了学校教育的预期成果,把大量中国社会的成员同化成为和它一样的利己主义规则破坏者。

首先社会规则的制定需要有最基本的合理性和可执行性,但在中国却充满了矛盾和漏洞,让人无法适从。从宪法就可以看出,中共制定的法律法规分为两套:一套是拿来作秀的,华而不实;另一套才是它真正想要贯彻执行的。但问题是为了面子好看它还把这两套规则全写在了一块,充满矛盾却又不能明确指出哪些条目是不作数的。这样不严肃的立法态度带来的结果是全国上下都不会严肃对待任何法规条款。作为独裁集权统治者,中共并不认真对待历史上自己制定的规则,因为它可以随时把自己当下的想法写成新规则强制推行。作为底层的执行者,他们无法辨别那些成文的规则是否符合领导人目前的心意,所以目前中国基本上还是依靠人治没有法治的状态。举个例子,疫情期间严格的封控把城市居民圈在家中甚至封门堵塞小区道路,这样的政策完全和消防安全法规相抵触,哪条需要遵守哪条又不用遵守还不是领导说了算?这不就是人治而非法治的明证?在这样的社会中你即使想做一个严格遵守规则的好公民都不可能,因为你压根不可能同时遵守所有的法规。

作为世界大社会中的一个成员参与国际事务时,执掌中国的中共政权凸显了极端自私自利,拼命寻找漏洞破坏国际规则的流氓本色。比如在联合国利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的否决权屡屡为恐怖分子和流氓政权站台。利用联合国成员国无论体量大小一律一国一票的漏洞用金钱收买大量非洲小国阻挠联合国通过不利于中共自身但有利推动国际民主自由发展的议案。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享受低关税福利在国际贸易中大量获益,但拒不履行先前做出的在金融电信等领域开放市场、尊重知识产权等承诺。流氓行径还引以为傲,宣称双赢就是自己赢了一次又一次。殊不知它这样对待国际规则不但失去了他国信赖终将被排挤出国际游戏圈,而且它自己治下的中国人也会有样学样用同样的态度来对待它自己在国内制定的规则。上梁不正下梁歪。

中国掌权者对规则的漠视和道德感的缺失对整个中国社会都起到了严重的腐蚀作用。言传不如身教,严酷的社会现实让中国学校的一切品德教育都成了空话。教师们在课堂上教育学生要遵纪守法,同时又要求他们配合自己弄虚作假应付检查,孩子们最终学会了什么可想而知。这个畸形的社会让你无法遵守所有规则,人人都必须学会“灵活”地选择一些规则加以无视或破坏。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做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莲都十分困难,很多人甚至都很难理解那些可以严守所有规则的社会中人的思想了。

有一位中国男士娶了日本太太,他有时在网上观看盗版影片,他太太发现后斥责他:“你怎么能看没有版权的影片?”他表示难以理解。是啊,难以理解,网上盗版影片网站一大把,看看似乎也无妨,不会被抓,严格来说也不违法(违法的是提高影片的网站,用户理论上无法判断网站是否拥有版权),为什么不能看呢?但同时大多数中国人也能够认识到盗版对影视行业的危害,而且现在大家收入提高了网上正版资源价格也很低,基本不存在经济上无法承担的问题,那又为什么还要去看盗版呢?其实问题的根源不是中国人不具有版权意识也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在国内养成了看盗版的习惯,到了海外也由于惯性而没有改掉。为什么在国内要看盗版?因为大量优质的海外影片在国内压根就没有获取正版或原版(未删减版)的渠道啊。在国内你只有不看或看盗版两种选择,而不能堂堂正正地付费获取正版,这就使得在国内看盗版反而成为了正当之举。久而久之成为习惯,到了海外也难以接受曾经的正当行为在当地却是不义之举。中共的媒体审查和网络防火墙的存在才是这矛盾的根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6 21: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