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533|回复: 0

中共的榜样,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身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9-8 17: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zhu2689 于 2023-9-8 19:25 编辑

1989年12月25日,当欧洲的千万个家庭正端坐在圣诞树旁欢聚时,时任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1918—1989)和夫人埃列娜却出现在了一个临时军事法庭的刑场上。
71岁的齐奥塞斯库身着黑色西装,与夫人紧紧站在一起。他们的背后是一堵砖墙,上面布满弹孔。伴随着一阵局促的枪响, 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身亡。至此,连续执政长达25年的齐奥塞斯库政权彻底土崩瓦解,罗马尼亚共产党也不复存在。

齐奥塞斯库的跌落神坛

1918年,齐奥塞斯库生于罗马尼亚的一个农民家庭,早在15岁时就曾因参加罢工被捕。同年,他先后加入罗马尼亚共产主义青年团与罗马尼亚共产党,并作为民主青年的代表参加了全国反法西斯委员会。
从这以后,他先后在布加勒斯特、克拉约瓦、肯普隆格和勒姆尼库沃尔恰等地执行任务并多次被捕,一度被关押在有着“罗马尼亚巴士底”之称的多夫塔纳监狱长达五年之久。在被关押期间,他先后结识了包括格乔治乌·德治、埃米尔·波德纳拉希、基伏·斯托伊卡、亚历山德鲁·莫吉奥罗什等一批杰出的革命活动家。伴随着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经历过生死考验的齐奥塞斯库,先后当选为罗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等。
齐奥塞斯库的崛起之路
1965年3月19日,最高领导人乔治乌·德治因病去世。罗马尼亚工人党召开中央全会,47岁的齐奥塞斯库当选为党中央第一书记。同年8月,罗马尼亚大国民议会通过新宪法,“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更名为“罗马尼亚社会主义共和国”。与此同时,“罗马尼亚工人党”恢复了“罗马尼亚共产党”的旧称并通过了新的党章。12月9日,齐奥塞斯库就任国务委员会主席,成为罗马尼亚的国家元首。次年4月,他出任国防委员会主席并兼任武装部队总司令和爱国卫队总司令。至此,齐奥塞斯库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最高领袖。

需要指出的是,在齐奥塞斯库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初,行事是颇为谨慎和稳妥的。比如在召开于1965年12月的罗共九大会议上,他不仅一再强调集体领导和集体工作的原则,还极力反对兼职,并通过党章规定,“一个党员在党或国家机关中只能担任一项需要经常工作的政治领导职务”。与此同时,他开始重新审视罗共历史上的冤假错案,通过拨乱反正与批判乔治乌·德治个人迷信、为“大清洗”受害者平反昭雪等举措,很大程度上凝聚了党心和民心,迅速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和声望。奥塞斯库1968年,苏联联合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与民主德国等国出兵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旨在镇压“布拉格之春”改革运动(拓展阅读:一文概述:“东欧剧变”的前世今生)。对于苏联入侵的行径,同为华约成员国的罗马尼亚不仅在官方层面予以强烈谴责,齐奥塞斯库本人更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10万人群众大会上言辞激烈地指出,“苏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的行为,是国际共运的最大耻辱”。会议结束后,他不仅加强了军事准备,还在全国成立了大规模的民兵组织——“爱国卫队”。得益于坚持独立、反对外来干涉的立场,齐奥塞斯库不仅受到全国民众的广泛拥护,在国际上也得到了赞许和支持.
猖獗的政治与经济腐败

进入70年代以后,集党政军权力于一身的齐奥塞斯库,变得愈发飞扬跋扈了起来。1971年,时任中央书记伊利埃斯库(1930—)因反对旨在加强思政工作的“17条措施”,遭到了齐奥塞斯库的公开报复。次年3月,他被调任至蒂米什县党委担任宣传书记。资料显示,伊利埃斯库遭受到了长期的监视、监听与跟踪,甚至一度被“发配”到了罗马尼亚技术书籍出版社担任社长一职。1974年3月29日,齐奥塞斯库当选为罗马尼亚总统,并先后兼任罗共中央总书记、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最高统帅、爱国卫队总司令、经济和社会发展最高委员会主席等党政军最高职务,拥有着直接颁布法律与任免政府成员的权力,成为了主宰罗马尼亚一切的绝对权威。拥有了不受约束和监督的权力之后,
原本出身贫寒的齐奥塞斯库,逐渐过起了帝王般的奢侈生活。

为了享受,他在原罗马尼亚国王的夏宫旁边修建了自己的别墅。至此,原本是国家级文物的夏宫停止对外开放。他的住处不仅四周戒备森严,外出时乘车经过的路段也都实行戒严并禁止其他车辆通行。与此同时,齐奥塞斯库在全国各地修建了大批别墅和招待所。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位于黑海海滨的海王星疗养院。每年夏季,他都会在海王星疗养院办公并接待外宾。因此,这里一度有了“夏都”之称。另外,因为齐奥塞斯库酷爱打猎,因此他在罗马尼亚境内修建了大量的“狩猎木屋”。考虑到他把冬季狩猎视为接待外宾的一个重要项目,于是,一些狩猎木屋也成为了他接待贵宾的重要场所。“罗马尼亚人民宫“议事厅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齐奥塞斯库家属们的奢侈程度,更是令人发指。资料显示,他们每年要花数十万美元从国外购买高档奢侈品与各种日常用品,甚至连宠物狗的食物和疫苗都使用进口货。齐奥塞斯库的子女过生日时,通常都会从新加坡或泰国订购特种兰花并用专机空运回来,这些兰花每束价值高达180美元。需要指出的是,上述费用都从内务部开设的驻外公司特别基金支付的。
肆无忌惮的任人唯亲

与勃列日涅夫时期的苏联一样,任人唯亲、以权谋私等政治腐败现象,在罗马尼亚境内极为“疯狂”(拓展阅读:官僚主义、个人崇拜和任人唯亲,是如何摧毁社会主义东欧的?)。罗马尼亚解放前,齐奥塞斯库的夫人埃列娜本是一名普通的纺织工人。国家解放后,她上了大学并在毕业后成为了化学研究所的工程师。不过,伴随着齐奥塞斯库的上位,她迅速成为罗马尼亚的“政治新星”。资料显示,她在1972年成为中央委员,并在次年被擢升为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开始插手国家事务。1980年,她兼任政府第一副总理。1986年,再兼任全国科学和教育委员会主席。一言概之,埃列娜在政坛上的地位仅次于齐奥塞斯库,是国家最高决策机构的核心成员之一。因此,罗马尼亚各级官员们,都会约定俗成地将齐奥塞斯库的办公室为“一号办”,埃列娜的办公室为“二号办”。齐奥塞斯库主题绘作齐奥塞斯库的小儿子尼古,是他重点培养的“接班人”。资料显示,尼古在大学毕业后就出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并很快成为了党的中央委员,后来又被擢升为政治局候补委员。齐奥塞斯库曾在公开场合毫不掩饰对外国记者表示,“如果大家拥护,尼古可以接班”。除了妻儿之外,齐奥塞斯库没有忘记自己的同胞兄弟。他的哥哥马林·齐奥塞斯库被任命为罗马尼亚驻奥地利使馆商务参赞,三个弟弟分别担任国防部副部长兼军队最高政治委员会书记、国家计委副主席、内务部高级警官学校校长。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在党政军界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对于这种“家天下”的现状,当时的罗马尼亚人颇为无奈地表示,“罗共中央开会,本质上就是齐奥塞斯库的家庭会议。”

登峰造极的个人崇拜

伴随着地位的巩固,齐奥塞斯库不仅大搞“一言堂”,更愈发热衷于所有罗马尼亚人为自己歌功颂德。比如国内每次举行大会时,包括总理与部长在内的所有发言者们,都会先“约定俗成”地赞扬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功绩。为了增加“节目效果”,官方会特意派遣专人坐在会场的前几排,充当“拉拉队员”。齐奥塞斯库讲话时,这些“拉拉队员”每隔几分钟就会主动站起来鼓掌和叫好。面对这样的情形,出席大会的其他代表们也不得不跟着起立和鼓掌,并共同欢呼“齐奥塞斯库—罗共”,“齐奥塞斯库和人民”等口号。演讲中的齐奥塞斯库齐奥塞斯库每到一处视察,当地群众都会倾城出动,以最高礼节来欢迎他。展开来说,他们通常必须提前几个小时到场,即使风吹雨淋、烈日暴晒也要参加,有时还要当着他的面高呼“万岁”。

到了齐奥塞斯库执政后期,连他和夫人的生日都成为了全国性的纪念日。具体而言,各种形式的祝寿活动往往要持续一个月左右,组织的贺电、贺信、诗歌、文章等作品,都会汇集成厚厚的一册,在罗马尼亚出版发行,至于二人的照片更是几乎天天见诸报端。在个人崇拜的狂热气氛下,齐奥塞斯库得到的赞誉也越来越多。诸如“英明的伟大领袖”、“杰出的民族英雄”、“罗马尼亚当代历史的缔造者”、“罗马尼亚社会主义运动的天才舵手”、“杰出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当代的杰出人物”等称号,充斥在罗马尼亚的大街小巷。罗共十大(1969)结束后,他被誉为“贯彻党的马列主义政策的化身”,“杰出的马列主义领袖、热忱的爱国者和国际主义者”;罗共十二大(1979)后,他更成为了“举世尊敬的伟大领袖和政治活动家”,“民族英雄中的伟大英雄”、“人道主义精神的共产主义者”和“当代世界的杰出人物和光辉战士”。夹道欢迎的齐奥塞斯库夫妇在罗共十四大(1989)通过的官方文件中,“罗共九大开创的黄金时代”被誉为“齐奥塞斯库时代”,同时也是“罗马尼亚人民全部历史上硕果累累的时代”。与此同时,齐奥塞斯库本人成为了“罗马尼亚全国人民最爱戴的儿子、现代社会主义罗马尼亚的天才缔造者、带领全民族走上进步和福利道路的高瞻远瞩的领袖,共产主义运动和国际政治生活的卓越人物,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世界和平和合作胜利的坚定不渝的战士”。夫人埃列娜,也同时得到了“党和国家的卓越战士”,“杰出的科学家、政治家”,“光辉的国务活动家”的美誉,俨然成为了“罗马尼亚的第一母亲”。

全方位的作假与浮夸之风


与个人崇拜遥相呼应的,无疑是愈演愈烈的浮夸之风。简言之,“放卫星”与“浮夸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了“官场主流”,一些心术不正的撒谎者通常会受到官方的表扬和重用;倘若有人如实反映情况,轻则会遭到批评和排挤。位于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八月二十三日”机电厂,是齐奥塞斯库经常去的地方之一。他曾要求该厂“为了实现发展生产的高速度,将电机的年产量提高到1万台”。但实际情况是,这是当时所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合计年产量,完成这一目标就是天方夜谭。齐奥塞斯库与军官们为了拿出更多的农副产品出口,借以还清“大跃进”式经济发展欠下的100多亿美元外债。进入80年代以后,罗马尼亚颁布《实行粮食配给制的法令》,规定城市居民每人每年的粮食定量折合150公斤小麦和30公斤玉米,农村每人每天只有300克面包。于是,鸡蛋奶制品与鸡蛋的供应量出现了显著下滑,人们一度只能排队购买,至于肉制品在市场上近乎绝迹。至于以冰箱、彩电、小汽车等工业耐用品,有的只能预约登记购买,有的根本在国内市场上买不到。罗马尼亚冬季严寒,民用煤气和电力供应不足,给民众生活带来了很大麻烦。
   医院病房、产房、手术室因得不到适当温度,一度无法进行正常的医疗手术。燃料短缺使得公共交通受到了极大影响,老人、孩子遭遇冻伤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1980年,布加勒斯特的Calea Victoriei大街讽刺的是,在罗马尼亚经济困难、市场供应十分紧张、民众生活质量严重下降的情况下,齐奥塞斯库依然大言不惭,谎话连篇。1989年,他宣布罗马尼亚全国粮食产量达到了6000多万吨,但实际总量却只有1823万吨。具体而言,官方宣称小麦产量是每公顷8160 公斤,但是实际产量只有3170 公斤;玉米产量更是高达每公顷公斤,但是实际产量只有1913 公斤。同样在1989年“为庆祝还清全部外债”的群众大会上,齐奥塞斯库不仅声称“罗马尼亚在确保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情况下,还清了外债”,还放出豪言,“截至2000年,罗马尼亚将成为一个“在各个方面都十分发达的国家”。听了这些,罗马尼亚人无可奈何、哭笑不得。1966年华约布加勒斯特峰会合影


巨变在1989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东欧各国再度陷入了严重的经济衰退期。民众的生活品质出现断崖式下降,工业生产下降了25%—50%,东西欧之间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大。进入1989年以后,东欧形势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其中,罗马尼亚的政权更迭是一连串令人眼花隙乱的事变中最出人意料且最激烈的。

星火之源:蒂米什瓦拉流血事件

罗马尼亚巨变的源头,无疑是政府驱逐居住于边境城市蒂米什瓦拉的匈牙利族神父特凯什·拉斯洛一事。在当时的罗马尼亚,匈牙利族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6.5%,是境内的最大少数民族。至于特凯什·拉斯洛神父本人,是一位极力主张维护少数民族权益的知名持不同政见者。资料显示,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过批评罗马尼亚政府与齐奥塞斯库的言论。匈牙利族神父特凯什·拉斯洛在齐奥塞斯库的授意下,蒂米什瓦拉地方法院于11月18日做出判决,即特凯什·拉斯洛神父被开除神职,并要求尽快从教堂的公产房中搬离出去。

11月20日起,他不仅被剥夺了与教徒和家属接触的权利,还受到了秘密警察的24小时监视。可即便如此,特凯什·拉斯洛神父不仅毫无惧色,并且宣称会一直在原住处生活下去。12月5日,匈牙利议会主席絮勒什亲自致函齐奥塞斯库,要求罗马尼亚当局恢复特凯什的工作并取消对他及其家属所做出的各种限制,但并未得到罗马尼亚方面的理睬。12月13日,罗马尼亚当局再度要求特凯什·拉斯洛神父离开住所并主动辞去神职,否则将采取暴力。12月15日下午,约200人聚集在特凯什·拉斯洛神父家的门口,围成一圈,组成警戒线,反对当局将他强行搬家。截至次日,神父家门口已经聚拢了千余人。与此同时,以匈牙利族人为首的数百名市民,在教堂完成祷告后前往市政府门口请愿,要求当局恢复特凯什·拉斯洛神父的神职并不许强迫他搬家。需要指出的是,很多罗马尼亚族人也加入游行队伍

资料显示,游行人数最多一度增加到近万人。老照片中的蒂米什瓦拉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抗议游行演变为了政治示威。当晚,示威群众们占据了县政府大楼。一些参与示威的年轻人撕毁了齐奥塞斯库的画像,挖掉了国旗上的国徽,捣毁了政府大楼内的家具。还有一些年轻人一边高呼“罗马尼亚人,觉醒吧”和“打倒齐奥塞斯库”的口号,将书店中的齐奥塞斯库的著作扔到了街上。为了平息事端,当局派出了大批警察和消防队员使用高压水枪试图驱离,但并未奏效。见情况紧急,当局不仅出动了直升飞机和装甲车,试图武装驱赶,甚至直接向游行群众鸣枪射击。相传,“向示威者开枪”是齐奥塞斯库本人亲自下达的命令。

不久,蒂米什瓦拉市被军队重围,城市与外界的运输和电讯联系被全面中断,许多参与游行的群众被逮捕。老照片中的蒂米什瓦拉事件为了防止大学生聚众闹事,蒂米什瓦拉市的各大学决定提前放假。与此同时,市内所有预备军官从17日起重返部队,军队和警察进入战备状态。另外,当局宣布蒂米什瓦拉市进入紧急状态,职工不得集会,不得随便离开工作岗位,下班后不准串连。可即便如此,截至12月18日,市内依然存在小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见事态日趋严重,罗马尼亚当局不仅封锁了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的边界,并阻止苏联和东欧游客入境。蒂米什瓦拉流血事件发生后,南斯拉夫、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东德、波兰以及芬兰、丹麦、挪威、瑞典与欧共体12个成员国陆续向罗马尼亚政府提出抗议,英国外交部常务次官甚至喊出了“罗马尼亚人民应该团结起来,推翻齐奥塞斯库政府”的口号12月20日,五万多名蒂米什瓦拉市市民走上了街头。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民众不仅搞到了武器,还与维持治安的警察发生了交火。微妙的是,同样负责维持治安的军队并未进行什么像样的干预。


  星星之火,迅速燎原

按原计划,齐奥塞斯库将对伊朗进行为期3天的访问。鉴于国内形势紧张,他的妻子埃列娜并未陪他一起出访,而是留在国内维持秩序。与此同时,《火花报》、《自由罗马尼亚》等报纸也纷纷发表文章,强调“民众示威,必须守法”。匆匆结束访问的齐奥塞斯库回国后,就蒂米什瓦拉发生的流血事件,于20日晚7时在国家电台和电视台发表了一场盛气凌人的讲话:“在12月16日和17日,几个流氓团伙以不让执行法庭判决为幌子,寻衅闹事,攻击了一些国家机关,捣毁和抢劫了一些建筑物、商店和公共设施。这些反民族的恐怖主义行动,是由外国煽动的。军队表现了极大的克制,官兵们做到了打不回手,只是当国家机关和军事单位受到恐怖集团攻击,处于危险以后,才进行了回击。”演讲中的齐奥塞斯库讲话结束后,他再度宣布蒂米什瓦拉市进入紧急状态,即严禁任何集会,禁止五人以上同行,除上夜班者外任何人不得在23点后外出。但讽刺的是,戒严毫无效果。12月21日,蒂米什瓦拉市与临近的阿拉德市先后爆发了大规模的工人罢工。愤怒的工人们不仅占领了工厂,还要求追究造成蒂米什瓦拉市示威人员伤亡的相关领导人的责任,并提出军队撤离城市。迫于压力,军队很快便撤了出去。实际上,从12月20日开始,首都布加勒斯特已经呈现出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

比如在当日凌晨,就有人在市中心散发着写有“觉醒吧,罗马尼亚人,让我们在12月30日(国庆日)在统一广场集合”的传单。参与游行的罗马尼亚群众可即便如此,傲慢的齐奥塞斯库依然认为“局势尽在掌握之中”。他不仅没有按照原定的“禁止群众集会”的方针去做,甚至决定在21日召开群众大会,寄希望于对引起蒂米什瓦拉市骚乱的民众的谴责,号召国内的所有民众“坚定支持党的政治路线”。21日,在布加勒斯特的广场上,超过10万名民众参加了集会。与往常一样,齐奥塞斯库在中央大厦阳台上慷慨陈词:“蒂米什瓦拉发生的骚乱是流氓、暴徒煽动的,是以破坏国家机关和公共财产为目的的,这是恐怖行动,与反动势力、帝国主义、沙文主义势力相勾结,试图搞乱罗马尼亚的秩序与稳定”。“我们要坚决打退外国的干涉和蒂米什瓦拉流氓集团的动乱!”演讲中的齐奥塞斯库在演讲的高潮处,他极力挥舞着手臂。不过,他并未迎来预料中的欢呼声和掌声。与此同时,广场的某个角落,突然传来一声大喊——“打倒齐奥塞斯库!”


这一声断喝,如同划过寂静夜空的一道闪电,迅速引燃了民众的愤怒。于是,诸如“蒂米什瓦拉!蒂米什瓦拉!”、“打倒杀人犯!”的呐喊,响彻在了整个广场之上。因为嘲骂与嘘声,电台的实况转播一度中断了3分钟。25分钟后,几百名青年人高呼“打倒齐奥塞斯库的口号,沿马盖鲁大街举行了示威。很快,数以千计的民众加入进了他们的行列。惊慌失措的齐奥塞斯库全副武装、负责维持秩序的军警们一开始发射催泪弹,试图驱散抗议群众,但没有成功。见情况不妙,齐奥塞斯库命令国防部长瓦西里·米列亚向群众开枪。不过,米列亚下达了一道与之相反的命令,即“禁止向罗马尼亚人民开枪”。原因很简单,他认为“罗马尼亚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是人民养活了这支军队,军队绝对禁止向人民开枪。”很快,布加勒斯特市委第一书记彼特列斯库匆匆赶来。据说,他一度使用党性、立场、忠诚、官位甚至是家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威胁米列亚立即执行齐奥塞斯库的命令。被逼无奈的米列亚终于开枪了,但枪口对准的是自己。一直忠诚于齐奥塞斯库的他宁愿一死,也不肯下“向人民开枪”的命令。

齐奥塞斯库与瓦西里·米列亚(右)在得知米列亚自杀的消息后,齐奥塞斯库立即通过广播向广场上的十多万示威群众公布了他“畏罪自杀”的消息,宣称他是“国家叛徒”。米列亚的挚友,时任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上将接替了他的职责。不过,斯登古雷斯库不仅拒绝了“向民众开枪”的命令,并且直接下令军队撤回军营。手持冲锋枪,一直效忠于齐奥塞斯库的安全部队率先向示威群众开了枪。受惊的群众纷纷躲入门洞或院内予以还击。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老年人呼吁军人们不要向示威者开枪。其结果就是,部分军人干脆掉转枪口,与忠于齐奥塞斯库的安全部队交火。截至下午3点左右,交火终于告一段落。据报道,这场冲突造成了至少20余人死伤,但也有信源认为“当时放的是空枪,没有人伤亡”。

在交火结束的同时,大学生们派出代表抵达各布加勒斯特的各大工厂,号召工人们夜间走上街头和广场并进行总罢工。愤怒的罗马尼亚群众3齐奥塞斯库的末路晚上9点,布加勒斯特广场已经汇聚了数万名游行群众。这里人声鼎沸,很多年轻人点起火炬,一个接一个地发表演说,与此同时,一些人主动走到士兵面前呼吁“反对暴力”。22日上午,示威者占领了党中央大厦。齐奥塞斯库本打算再度向民众发表讲话,可面对“打死齐奥塞斯库”的声浪,他最终选择一走了之。22日中午,他与夫人乘坐直升飞机逃离了中央大厦。遗憾的是,二人在当日晚上便被逮捕了。罗马尼亚电视台官宣齐奥塞斯库被捕齐奥塞斯库夫妇被捕后,罗马尼亚救国阵线委员会委员长尤里·罗马尼亚、伊利埃斯库、罗曼和前第一副总理伏依坎等人希望尽快终止冲突。根据伏依坎的建议,伊利耶斯库授权斯登古雷斯库上将成立特别军事法庭,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特别紧急程序,对齐奥塞斯库夫妇进行审判。




12月25日中午,罗马尼亚一个军营餐厅里,出现了一个负责对齐奥塞斯库夫妇进行审判的秘密军事法庭。大约2点左右,二人走上了被告席。齐奥塞斯库穿着一件黑色外套,面色苍白,神情疲惫;包着头巾的埃列娜表情木然地坐在他身边。医生在为二人量完血压之后,审判正式开始了。准备量血压的齐奥塞斯库面对法庭的指控,齐奥塞斯库认为,“自己不承认任何法庭,只承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对此,审判长以一句“我们根据本国宪法来审判你,这不是你给我们上课的时候,我们了解法律”给硬生生地怼了回去。很快,检察官当众大声宣读了指控齐奥塞斯库夫妇的起诉书:

今天审判被告尼古拉·齐奥塞斯库和埃列娜·齐奥塞斯库,是因为他们犯有对抗罗马尼亚人民的罪行。具体而言,主要有以下几点:一、大量屠杀人民,栖牲者超过6万名:二、利用秘密警察来对付人民和国家,损害了国家的力量:三、在各个城市制造爆炸事件,破坏建筑物和公共财产:四、把国家经济搞得一团糟:五、在国外银行存款超过10亿美元,并企图利用这笔款外逃。参与审判的罗马尼亚军官在宣读完起诉书后,检察官发出了这样的质询:

大家都知道,到今年12月22日为止整个国内发生的事情。缺少医药,缺少许多人民所必需的东西。是你,让许多小孩不治而死,而且让军事医院中没有医药,没有暖气,没有吃的。另外,蒂米什瓦拉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蒂米什瓦拉的种族灭绝吗?”齐奥塞斯库一脸惊愕:“种族灭绝?”检察官并未予以理睬,继续问道:“是谁下令用刀杀人的?你知道不知道,在布加勒斯特的广场上,有人居然向群众开枪!甚至现在还有人向无辜的群众开枪!”对此,齐奥塞斯库一脸愤怒地表示:“我不回答任何问题。”

检察官继续问道:“到今天为止,到处都有抗争,已经有超过6万4千人牺牲了。是你,把人民弄穷了。为了逃过你的迫害,有知识的人、真正的学者,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开枪的那些外国雇佣兵究竟是什么人?被告,回答!”对此,齐奥塞斯库愤怒地指出:“这是另外一个捏造的罪名,我不回答。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面前,我将回答任何问题,我不承认这个法庭。”接受审判的齐奥塞斯库检察官又问:“为什么你将所有农产品输出,而使人民忍饥挨饿?你毁掉了罗马尼亚人民,毁掉了经济。这类事在文明世界里是闻所未闻的。”齐奥塞斯库答道:“事实上,这是第一次,农民可以分配到200公斤小麦。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们还有权利再分配到好几公斤小麦。在历史上,罗马尼亚的农村从来没有像这样的重大发展。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有像我国如此快速的进步。”

检察官转而问向埃列娜:“被告!回答你在瑞士存款的事情!”埃列娜一脸愤怒地说:“证据!证据!证据!”齐奥塞斯库也愤怒地指出:“没有任何存款。你们是在找茬!”检察官又问二人:“你们愿在这项声明上签字吗?”齐奥塞斯库拒绝道:“我不会在任何声明上签字!这个法庭是非法的。你们发动了政变。有一天你们将在人民面前回答问题!”愤怒的齐奥塞斯库检察官第二次转向埃列娜:“你是副总理,你有没有向蒂米什瓦拉下令开枪的”。埃列娜回复道:“你们也是官员,你们应当知道,政府是不会在蒂米什瓦拉下令开枪的。”

检察官又问齐奥塞斯库:“那么是谁下令开枪的?外面谣传,这些恐怖分子是国家安全局的人。你!齐奥塞斯库,米列亚将军是在什么情况下死的?”齐奥塞斯库说:“米列亚是叛徒,是他自己单独离去并决定自杀的。他未能执行重建秩序的命令。”

检察官第三次转向埃列娜:“你哪儿来的钱支付所有你在上面署名的出版物的费用?以及向全球发行的科学书籍?”埃列娜一脸的不耐烦:“不要烦我,不要再拿这样的问题找茬!”检察官说道:“我问这话,只是因为想知道你是否可以对自己的行为不负责任。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答问题。”埃列娜旋即转向自己的丈夫:“什么都不要说了。”接受审判的埃列娜齐奥塞斯库最后总结道:“我不承认自己是失败,也不承认任何事情。我从14岁开始就为人民奋斗,人民仍是我们的。”法庭在休庭片刻后,当即宣布了判决结果:“根据刑法第162条、第163条、第165条和第375条,我们认为两名被告有罪。现在特别军事法庭宣布判决如下:没收被告的所有财产,并处以死刑。”

参加审判的齐奥塞斯库夫妇审判结束后,齐奥塞斯库夫妇马上被带到了刑场。一个名叫卢博伊的上尉后来回忆道,“埃列娜对他们说:我们希望死在一起,我们用不着怜悯。齐奥塞斯库也说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想枪毙我们的话,尽可枪毙。但是,我们不承认你们这个法庭。”
  当地时间下午4点,一支由3人组成的行刑队执行枪决。据外媒报道,行刑前,埃列娜曾向行刑士兵喊道:“你们怎能向我们开枪,我曾经那么关怀你们,我是你们的母亲”。此时,一个士兵回答说:“不,你不是我们的母亲,你是杀死我们母亲的凶手”。于是,齐奥塞斯库拉了拉埃列娜的胳膊说:“不要再说了”。


12月26日,罗马尼亚电视台播放了审判齐奥塞斯库与他被枪决后的录像。罗马尼亚电视台报道齐奥塞斯库之死4尾声12月30日,即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的5天以后,二人的尸体被秘密埋葬在了位于布加勒斯特西部的根恰公墓。值得玩味的是,对于“齐奥塞斯库夫妇究竟埋葬在何处”这一问题,罗马尼亚民间一直存在各种争议。2008年,布加勒斯特上诉法院终审决定,要求国防部出示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埋在根恰公墓的证据。2010年7月21日,罗马尼亚国家法医学院开启了墓穴并进行开棺验尸。11月3日,国家法医学院DNA检测结果显示,根恰公墓两处墓穴里埋葬的尸骨,就是齐奥塞斯库夫妇二人。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遗憾的是中共邪党自以为是,以为自己了不起,实际上已经危在旦夕了!中共邪党被历史彻底淘汰的最后的大日子就要来了!







被处决前的齐奥塞斯库夫妇

被处决前的齐奥塞斯库夫妇

被捕的抗议者

被捕的抗议者

电视报道

电视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15 05: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