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944|回复: 0

【新闻大家谈】“龙袍”青年:我的反共历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25 12: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纪元2023年11月2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
今日焦点:功夫皇帝还击粉红爆火!一战成名;疫情间生二胎,遭中共铁拳爆击;犹豫六年,终于辗转走线31天入美国!旧金山冲突,最大规模抗议中共党魁!


这次中共党魁出访美国旧金山也带来了红色血腥暴力,中共使领馆雇了不少粉红前来所谓的欢迎党魁。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也随之而来,不少华人从外地飞到美国旧金山,有民运团体,逃离中国的各类访民,支持自由西藏、自由香港的朋友、还有部分法轮功学员等,纷纷在中共党魁出访行程附近,拉开打倒共产党的横幅、打着抗议中共的标语。
期间,不少中共粉红对民运人士进行挑衅、殴打、喷辣椒水等等。有一位身穿皇帝服饰的王中伟还击闹事的粉红,当时的画面被网友上传X(前推特)平台,网友的反应是一片叫好,觉得王中伟给大家出气了。
王中伟也在推特上说,我们不能再沉默,在中国被你欺压了会养成思维定势,认为中共政府无论在哪都可以压迫你,请试着改变您的思想吧。
今天,我们很高兴邀请到这位身穿“龙袍”的王中伟先生,请他来和大家说说自己的故事。王中伟先生您好,欢迎!
【反击中共粉红 “龙袍”青年王中伟走红】
扶摇:这次中共党魁出访,抗议人群和前来表演迎接的中共粉红发生了几次激烈的冲突,您身穿皇帝服饰也参与了回击,能和大家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王中伟:大家对我的认识可能是来自于推特上的视频,关于那条视频,原因的话就是当天15号的上午,我们在就是习近平来旧金山访问的那个酒店那,我们在那个酒店附近抗议,但是当时正好我们的一个抗议的成员落了单,被其他的小粉红给攻击了、围殴,几十个人打一个人,你说这不是围殴嘛,被打得很惨。
然后我们到那以后,看到参与围殴的他们那些人还是在那。我们抗议虽然是和平抗议,但如果真的有人被挨了打,我们肯定是要反击回去,要让这些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绝不可能这样随便欺负我们。以前抗议经常有抗议者被中共的那些黑手给打了,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太多了,这次我们就是要反击回去。
大家所看到的那条视频也就是正好我们在反击那些粉红,实际我们当时就两三个人,敢面对二三十个人打回去。
扶摇:所以,当时您是看到哥哥被打,然后就冲上去了?
王中伟:对。就是我们在抗议的那个地方,(权利运动义工)王维是一个人落了单,然后这些人很多的粉红、五毛他是被中共花了钱请过来的。当时,可能是我们说的一些话,会刺痛了他们,说来这、来这维护习近平的、维护共产党的,你们是不是拿了钱的?
他们不承认。那我们就说,这个可能有些言语里面,这个让他感觉受伤了。既然不承认,我们说(有些话里面说到),如果谁说没拿钱,那当然可以,如果谁拿了钱、拿了共产党的钱过来到这儿的,那这个话可能不太好听啊,正好就是这个话是戳痛了他的痛处,摆明就是拿钱来的。
所以,这些人上来就开始推搡王维,几个人就围着上来、就开始推搡他,然后大概四五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冲上去就开始推搡,然后从那开始动手的。
当时,我们在另一边进行抗议,实际上王维跟他们发生肢体冲突的那一刻,我们是不知道的,只有他被打了以后,有一个人跑到这边来叫我,说我们的人好像在前面被人打了、被人群殴了,能不能过去支援一下。我就赶紧带人过去以后才发现,王维那个时候已经被他们打得是满脸是血。
幸亏当场有两个白人女性在那里阻拦。那白人女性当时说的话,说你们是要干嘛?你们是要杀了他吗?就是看这么多人去打一个人,才就是把他们拉开。到最后,王维是在满脸流血的情况下,才得以从被打的那个地上,才得以爬起来、站起来。
扶摇:您嘴上的伤疤是这次抗争中留下来的吗?
王中伟:对,落下的伤疤那个肯定太多了,因为我们是以少敌多,左手、手掌、手腕,右手的手肘、眼睛、嘴巴、下巴,然后后边那个后脑勺,还有两条腿、膝盖、大腿等等位置,全部都有伤痕。
扶摇:您哥哥王维现在的情况如何?
王中伟:王维是浑身上下到处都受伤,应该说不下三四十处这个伤。我们在发生肢体冲突的那个时候是没有警察的,当时他们敢动手打人也是因为趁着那里没有媒体,然后也没有警察,开始动手打人。我们过去的时候也没有警察。只是到冲突的过程过半以后,警察才赶过来。
赶过来以后,他们做的事情就只是把我们分开。我们说去当场有指认那个行凶者,包括陈闯创被袭击的时候,那个去指认行凶者,包括在后来的冲突过程当中,很多很多的人被抓了。但是被抓的人都是抗议一方的人,没有粉红这边的人被抓。
所以,后来根据多起事件去总结以后,我们有理由相信、也有理由去怀疑,旧金山警方的所作所为是有所偏向。
【收到“问候”威胁 担心但不会退缩】
扶摇:参与这次抗争,很多人认识了您、支持您,也是有一些名气了,但是在海外也是有很多的中共的特务。曝光率增加了之后,您是不是也会考虑一些安全性的问题?
王中伟:呵呵,这是一把双刃剑。你说我有名气这是一句并不是事实的,只是那么一个瞬间而已,我不是一个有名的人、我还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是一个要做一个勇敢的普通人这样子而已。
那对于所带来的这种双刃剑的,有好的、有很多人来鼓励我,夸赞我是个勇士,你说出来我们心里不敢说的话、或者说你做出一些我们不敢做的行动,从这方面来说,我觉得我的所作所为,能让一些人得到鼓舞,能够让一些海外民运人士以及在墙内的很多人也发信息过来给我,翻墙发信息给我,那我的所作所为让他们能够受到一些鼓动,那是值得的,那我觉得就是值得的。
然后受到这些攻击谩骂什么之类,你问我会不会害怕,有些人还会问我说,你的家人怎么样?我们会照顾他的。这样的一些话发给我,我会不会害怕?说实在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会害怕,我会担心。
但是害怕归害怕、担心归担心,但这个事情不会让我退缩。就像我之前有说过的那句话,就我们在中国已经被它欺压了这么多年,在海外我们还会被它吓倒吗?不会。
习近平这次来访问旧金山,可以说是灰头土脸地来,拜登也没给他好脸色,他也灰头土脸地回去。再加上这次我们大规模的这种抗议,包括引起的各方冲突,也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多方关注。
我相信,这对我们以后双方都会产生一个深远的影响。从我自己个人来说,我目前已经收到了大量的私信来辱骂我,在推特上来辱骂我,“问候”我的家人等等等等,太多了。然后还有今天早上,我还收到了来自民主党他们的一些党员的提醒,说有人已经指名要去“关照”你了,所以你要小心。
有些人给我提了建议说,你要带上胡椒水等等之类的防身的一些东西,在自己家、或者车上,准备好这些监控、或者反正一些防卫性的东西,自己做好准备。
我想说的是这些事情,可能是不可避免,当你被历史选中,可能这个话说得稍微有点大了。但是那天这个事情、我的那一段视频也在网上爆火,这个事情也是突然我自己完全没有想到。但也从一方面说,可能是被历史选中的那一个瞬间。
所以,我有那么一点点就是在网上传播的这种流量,那也要承担这种流量所带来的谩骂、攻击、以及以后可能遭遇的这种黑手。我们回过头以后,现在民主党内部以及各方抗议的人士,我们现在也在总结。这次我们行动当中,确实还有很多的不足。
因为之前完全没有考虑到、想到还会有这种肢体上的冲突,没想到中共敢这么样地猖狂。我们在组织活动方面,确实也存在一些不足,我们也要去总结。
然后现在做的工作还有包括一部分是对于这次抗议过程当中一些受伤的党员、抗议人士,他们受伤的情况我们要做一些汇总,甚至我们要起诉旧金山警方、还有一些中共代理人,我们在这次活动当中有拍摄的一些视频、照片等等这些人,我们会提交给FBI以及美国国会。
扶摇:关于这次抗议活动,大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
王中伟:我是大概从习近平到访美国的前一个月收到这种通知,说我们会在习近平到访旧金山的时候有所行动。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报名说我一定要去,也包括我身边了解的一些朋友、包括是民主党内部的、也包括是外部的没有加入民主党的一些异见人士,他们都是踊跃报名,也跟我一起约好一起出发去旧金山。
所以,这一次到旧金山来,其实我觉得大家更多的是不约而同。我们跟很多的其它团体之间的互动并不多,如果说有互动,也不至于这次我们被殴打、被袭击的行为会有那么多。因为人多他就不敢。
所以,各个团体之间的联系我觉得还不是很多,大家更多的是不约而同自发地就前往这里,因为这是一个、可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世界的焦点在旧金山,而我们正好就在美国,可以非常方便到达旧金山。我们还是距离比较近的,还有一些从欧洲、从加拿大等等其它地方赶过来的抗议的人群。所以我觉得他们会是更加可钦佩的。
【中共黑手伸向美国 顾凶行凶被记录】
扶摇:听您之前介绍说,中共那边是在雇人打仗、打人,您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呢?
王中伟:对,我说这个话那很多人会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去证明这些?那目前的话我们还在积极地各方去搜集相关证据,但这个话我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而且在过程当中,一直在用那个耳机在对谈交流,这些的画面、视频都被我们给拍摄下来。
包括我在推特上发的有一个人的那个照片,那个人是其中一个商会的会长,我们在多个冲突的场合下面都有看到他。包括后来打伤我们抗议人群的一些黑人保安,这些人都是听命于他的。他在和一些人去密谋、去交流的那个时刻,我们都有拍摄、都有记录到。
在第一天,我们同样的抗议地点,这些黑人保安没有出现。在之后,这些人就一直在,而且每一次我们过去的时候、去冲突的时候,他们貌似扮演着一个中立的角色,实际上你去翻看照片也好、视频也好,他所推搡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抗议一方的人,在偏袒、在护向他们那些小粉红。
然后这些人他们所戴的那些耳机基本上也是同一个型号,而且这几个头目你在各个场合都能够看到他们。
扶摇:我们说回这次抗议,中共党魁露面的地方,基本上都被严厉地监控和封锁着,您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王中伟:我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就觉得,首先我是觉得非常可笑的,非常可笑的。这种事情如果放在中国,你觉得屡见不鲜,所有老百姓也都觉得这很正常啊,那这个大官、头目过来,这个封城封路很自然。
但在一个自由世界,所有人都是文明的,而且有理的、有秩序的这样的一个地方,你还把中(共)国的那套搬到这儿来。其实我觉得这个非常暴露一个点,就是习近平知道他自己内外树敌太多,没有办法,这是一个自保的行为。
就这个事情就透露了中共它自己内部也好、外部也好,都是非常非常紧张。他这个围栏是防外人也防自己人,谁知道中间有没有内鬼呢。所以,他就叫所有人不管是谁,就跟他们保持距离,他这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安全感。
但现在就是典型的顾头不顾腚了,就好像是面前那个打击这些抗议的人群也是一样,他只能把他面前的这些搞定,眼不见心不烦,实际上外面太多太多对他们攻击、然后西方世界对中国(中共)的这个整个评价、然后整个舆论走向,已经摆在眼前了。
拜登在跟他会晤之后,他刚刚离开,拜登马上就回答记者问题,记者问他:你现在还称他为独裁者吗?拜登说,是,他当然是。是吧?拜登的这一句话,其实就是差不多能代表整个社会对于中共这样的一个看法。
所以,他们现在就是对拜登这句话他们能不能听到?当然能听到,不可能听不到,但他就选择性不听。然后这些安保措施之类就这些东西,也是他:我只保眼前的安全吧,我只保这72小时的安全吧,以后怎么样也不知道。他们其实现在内部已经非常慌乱了。
【王中伟:反抗极权压迫 不能再沉默】
扶摇:您刚才提到自己的一段推特,我看到您说:我们不能再沉默,在中国被你欺压了会养成思维定势,认为中共政府无论在哪都可以压迫你,请试着改变您的思想吧。这段话您是在跟谁说?
王中伟:其实向我自己,这句话是写给我自己,当然也不止写给我自己。因为所有的人,你只要你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几乎你只要有一点点你自己的想法的人,都会受到过打压。所以在那种强权之下,你会害怕。
我在稍微年轻一些的时候,我也是一个异见人士,经常会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发表一些对社会时事的一些看法等等,但是在我成家以后、有了孩子以后,我不再发表这些言论了,为什么?我不敢。就是因为我不敢、怕。有软肋你就不敢随便说话。
所以这句话是写给曾经的自己,写给曾经的我自己。现在我不再沉默了。然后在推特上也有非常多的人告诉我,来自墙内的、来自墙外的、还有很多走线来到美国的、还有一些已经加入(中国)民主党的、或者其它党派的一些人,仍然告诉我说:兄弟我真的很佩服你的所作所为,但是我因为什么什么原因,我不敢。
那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每个人都有碰到自己的生活困局等等之类的。但我想说的是,你只有自己去打破你自己的思想的禁锢,不要认为中共是无所不能的。你在海外、你人在这里、在美国这样的一个自由之地,拜登都直接地、是毫不遮掩地表达了他对习近平的这种看法,难道你去表达这种看法,就是还不被允许吗?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所以,我这句话说给自己,也说给所有像我曾经一样的人,我希望大家能够勇敢一点。如果这次的行动有更多人起来,那我相信,中共离它垮台的时间必定会更快一点,虽然现在他们也时日无多。
但我希望所有人一起行动起来,就像当年推倒柏林墙那个时刻、或者像当年苏联解体的那个时刻,越多人一起来,那个时刻会越快到来。
扶摇:能听出来,在您心中是有一个信念,就是中共很快就会倒是吗?
王中伟:很多人问我说:你不害怕吗?你也不还想回到中国吗?你还会想念你的家乡吗?我说,首先我不害怕;第二我还想回中国吗?我想回;你还想自己家乡吗?我想,但我不想念中共的这个中国,我想念的也只是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我会回去,但是是在中共倒台以后,我相信那天很快会到来。
他们别人每当问我的时候,我都说我会回中国,但是等我回去的那天,我一定是要中共倒台的那一天。


【曾对中共抱幻想 被残酷疫情封控“打醒”】
扶摇:好,我们来聊聊你以前的故事。您是在哪一片土地上生长的?然后做过什么、在中国的生活情况怎么样?
王中伟:我是安徽人,生活在浙江温州,我在浙江住了十几年,包括出国之前一直在那,然后在浙江自己又开了一个服装加工厂,算是一个小企业主。然后在疫情开始以后,就因为我们做的订单全部都是外贸订单,外贸订单锐减就70%左右。所以在当下,我就把那个工厂关闭了。
再到出国之前,最后做的一份工作是直播带货,就在抖音平台上做抖音直播带货。之后,就是在今年的四月份出发前往美国。我想来美国的这个想法,其实不是一朝一夕了,很多年(前)就想到这来,也是受我哥哥王维的影响,他鼓励我们都往这里来。
我纠结了很久,其实当时在想:中国也不错啊,这里有我熟悉的人和事啊,然后还有这些乡亲父老等等这些事情。你一旦离开了以后,你就可能跟你人生前几十年所有的这些东西,都一下子就好像是决裂了。因为身处地球的两端,你再有这些联系就不太可能了。
等于一下子要斩断所有的亲情、友情,等等这一切的事情,所以有一些难以割舍。所以我从第一次萌生出国的想法到我后来真的到达美国,差不多经历了六年。
扶摇:为什么就萌生了出国的想法呢?
王中伟:真正让我下定决心要离开中国的那个时刻,其实就在疫情爆发那个时候、封控的时候。在那之前,我正好去欧洲,去旅游了好几个国家,然后回到中国。等于我们刚刚回到中国没几天,就宣布疫情封控了。
但在那封控之前的一个多月,就有王维我哥,他多次提醒我说:中国在武汉有一个感染性、传播力非常强的一种新型肺炎,说你要小心。我当时极力反驳他,我说你就是典型的心理阴暗。
我说:我知道你以前就对中共有看法,但是中共不至于像你想的那么坏,要真的是这么大的事情、影响力这么大、传播力这么强,中共不可能不会去关切这个东西。即使它这些小事情上做隐瞒,这么大事它不会隐瞒的。
但到封控那天宣布的时候,等于说我是被打脸了,也是被打醒了,那一刻就醒悟了。觉得,就这样一个疫情、这么大的影响力,可以改变整个人类命运走向的这么一个事情,可以让无数人丧失自己生命、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的这么一个事情,中共毫不在意,他们只是隐瞒,他们不在乎隐瞒的是什么,他只在乎自己的政权是否稳固。
所以,在那刻,我觉得这个政权太邪恶了,我终于真正认识到。所以从那一刻,我就说:无论如何我要离开这个国家,即使到不了美国,去任何的国家、去任何地方我也愿意,只要逃离那个地方。
扶摇:疫情当中,您有经历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王中伟:被封控了非常长的时间,我从疫情爆发,因为我正好身处浙江温州,它是除了武汉之外疫情传播最快的一个城市。所以被封控得非常严密啊,整个三年里面,我们没出过温州市。
当时有一次,就是各处报病例、病情等等之类的这些事情。在我们小区附近就有这种病例发现,整个单元楼、整个小区被封闭。但是,中共的统计数据里面没有它。
每一天就在公布国外的,英国感染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美国怎么样怎么样、法国怎么怎么样,但是,对我们身边、我们老百姓亲眼能够看见的那些病例,它一个都不往上报。
然后实际上在2022年,就疫情封控的第三年,我们迎来了自己家的第二个孩子的出生。当时我们在医院,整个生产的过程当中,好多好多好多的这些步骤,就搞得我已经看不懂他们的操作流程了。你进去医院,进去就好像是一个监房。
你进去以后,要办理核酸检测结果,你在门口他给你一把椅子,一道空气阻隔着,但是你不允许到那儿,因为他有核酸证明你没有,但是实际上你们已经在密切接触,可以谈话、可以来往、可以握手、可以怎么怎么样,一切的互动都可以。
但是,他可以在那个地方你不可以,这事情就很……就形同虚设的这些事情,在中国进行了三年,一直要做这个核酸检测。然后我们后来去生孩子,我老婆生孩子很艰难,肚子很疼,都已经很疼很疼的情况下了,他仍然不让你去进到产房,你就必须要等这个核酸检测的结果。
包括到后来去医院产房里,我老婆她刚生产完,人比较虚弱,好不容易有胃口想吃一些自己想吃的东西,但你买不到,没办法,不让你出去也不让你进来。
扶摇:在那样被极端封控的日子里,您和家人的生活状况怎么样?
王中伟:在来美国成行之前的、两个月之前,我们都是觉得没有多大希望,不太能出得来了。然后我也就一度抑郁了,当时对生活很绝望、对自己也很绝望、对人生也很绝望。首先是我抑郁了,然后传染到我的太太都很抑郁。
当时我们脑海里就是完全那种消极的念头,我和我太太每个人就是都经历了差不多有一年多的那样的时间,就每天脑袋里就想着、会想着怎么样去结束吧,不再去希望了、不再去盼望了,非常痛苦。
等到后来,我们知道说可以出来了、可以出国了,有这么走线的这一条办法,那我们觉得好像生活的希望又被重新点燃了。对,直到真正的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个时刻,才觉得:哇!呼吸都是甜的。
【冲破阻拦 逃离共产中国】
扶摇:后来您也是走线来到美国,出国前后还算顺利吗?
王中伟:我的故事里,我哥这个影响太重要了。这个事情还得说到我哥哥王维。在这几年里面,其实一直就是他在鼓励我,他在鼓励我,包括我出国能够到这来,也是他告诉我们说可以通过走线这种方法。
原来我们对这个偷渡的理解,可能是说集装箱、货船底层等等之类的这种极端的方式,所以不敢、也不能,又不能带自己家人、带孩子去冒这种险。后来知道,原来还有这种走线的方式,紧接着又在抖音、快手等等这些视频平台上,发现了一些走线的这种视频。当时在这种国内的短视频平台上,这些视频的传播度还是非常非常广的。
只要你对这些方面是有感兴趣,那平台大数据会推送给你。所以我们也越来越多了解这些关于走线的事情之后,就决定出发。当然出发之前还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小儿子因为在22年出生的,他没有护照,不给办护照。国内当时的出入境大厅他们实行的政策是,非必要不出国。
你去办,但是他就是在那,不管怎么说就是不给你办。后来也是想方设法,试了好几次办法以后,终于从淘宝上,花了3800块钱托人帮我做的这种资料,去办的这个护照。办的资料是什么呢?就是淘宝这个中介,它帮我办了一份关于我们全家人要去希腊移民投资买房的这个事情。
然后在办理这个手续之前,它需要买家(就是我当时所虚构出来的这个买家),它需要这个买家全家人所有人的身份资料,当然这个一定是要护照,所以通过这个理由,我们花了3800块钱,然后才到出入境大厅帮我们去办了这个护照。
其实路上肯定有困难,但困难最大的是:你当初下定要出发的这个决心,那个时刻是最难的。后面都不难。
我们是当时采用的路线,是从大陆出关到香港,从香港起飞到土耳其,然后中转到巴拿马,再到基多;从基多以后就开始大巴、轮船、步行、骑马等等各种各样的交通方式。
整个我们从出发到抵达美国用了31天;经过了从中国大陆开始算,经过了10个国家、地区,走了3万5千公里到达美国。
扶摇:现在在往外“润”的人特别多,但是也是有一些朋友对这个还是很犹豫的,您对大家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王中伟:人是非常(有)差异的,有些人反应快一点,有些人反应慢一点,有些人聪明一点,有些人就那个一点。我自己作为这种曾经这种心态过来者,我是觉得别人的劝说对他来说可能实际用处不大,但是当你经过(万一)有一记共产主义的铁拳打到你的头上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就会一下子下定决心。
我到这边来了以后,还有很多人向我去询问一些、请教一些事情,因为毕竟我们作为先行者。包括我到这边来了以后,还有很多人也受我的影响来到美国,已经在美国的、或者在路上的都有。
还有很多是这样的,他们在出境的过程当中,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了。已经在上个月,我不能说他们的名字了,大概就是有三个人,四个人一起出发,一个人顺利通关,再其他三个人从中国内陆就是深圳到香港,先是要一个出中国海关,然后再紧接着入香港海关,这样的一个手续。
他们在出中国海关的时候,就碰上麻烦了,那个海关的工作人员就告诉他们说,你们有走线嫌疑,所以我们不能让你过去,就直接这四个字就摆出来了:走线嫌疑。
所以,以前是对你的阻拦说,你可能有这个前往参与电诈集团这种嫌疑,还有就是共产党可能给你安排罗列的一些罪名,我们之前也有碰到这种情况。
和我一起出发的人里面,当时就有两个人,就因为共产党给他们安排了罪名“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不让他们出关。这次这几个朋友碰到是:有走线嫌疑,不让你出关。所以这个理由——走线嫌疑这个理由,是我第一次听说。那既然有第一次听说,那后面就会有无数次。
扶摇:谢谢,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王中伟:在这次抗议活动之后,有很多人给我发来评论或者发私信说,解气等等之类的,然后也想跟你们一起去行动等等之类的这种言论,谢谢大家,我有收到。然后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也想为民主进程做一些什么、或者说愿意去学习一些、了解一些什么东西都可以,那我欢迎。
你不要去单独行动,而是去找到一个团体、找到你身边可以加入的一些团体也好,或者说加入我所在的中国民主党也好,那都可以。如果你想加入其它什么团体、加入我们,都可以。那我也欢迎你与我联系,可以在推特上给我发私信。
扶摇:非常感谢王中伟先生和我们分享您的故事,希望您之后一切顺利,也感谢大家的收看。那我们更多的热点话题之后接着聊,再会。
新唐人《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3-1 05:3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