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917|回复: 0

2023是中共内乱频生的一年

[复制链接]

8769

主题

1万

回帖

1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40870
发表于 2023-12-21 05: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纪元
作者: 钟原

2023年初,外界已经看到中共在迅速走下坡路,但2023年中共内部频频生乱,仍然超出了人们的想像。中共两会后,习派人马全面掌权、再无台面上的对手,看似权力又进一步集中;然而,乱局却从中共内部爆发,与历史上诸多改朝换代时的内部分崩离析并无二致。

中共党魁的特殊专列

内部政局不稳,最担惊受怕的自然是中共党魁,习近平每月尽量安排两次乘坐专列离京,似乎尽量要避开中南海,严防暗杀、政变。中共党魁今年四次出访,其中至少两次回国时,专机降落在边境省份,转乘专列回京。中共党魁专机担心被自己人的防空导弹击中,是2023年中共政局的一大看点。

3月20日,习近平出访俄罗斯。3月22日,新华社报导,习近平启程回国,但视频只有离开莫斯科机场的画面;报导没有称习近平乘专机回到北京。

5月16日,习近平前往西安途中,考察了山西运城,但党媒报导没有明确说乘坐专列。

7月25日至27日,习近平在四川省广元市、德阳市考察。新华社报导,7月29日返京途中,习近平走下列车,到陕西汉中市考察。

8月21日,习近平出访南非、参加金砖峰会;8月26日从南非返回,先到乌鲁木齐听新疆官员汇报,然后应转乘专列回京。陈文清、王小洪都到了乌鲁木齐,全程负责安保。

9月9日至9月10日,G20峰会在印度举行,习近平放弃参加;但9月6日至8日到黑龙江考察。

9月21日至23日,习近平后到浙江省金华、绍兴、杭州考察,参加杭州亚运会开幕式;返京途中到山东省枣庄市考察。

10月10日至13日,习近平到江西省九江、景德镇、上饶、南昌考察。前后不到20天,习近平先后离京、返京,不远千里考察了相邻的浙江和江西两省,其中浙江金华距离江西上饶约200公里。

12月12日至13日,习近平访问越南,王小洪随行;12月13日回国时,专机降落在广西南宁。12月14日至15日,习近平在广西南宁、来宾等地考察;之后应再次乘专列回京。

朝鲜的金正日外出都乘坐专列,各国首脑访问战争中的乌克兰时,为了安全,大多从波兰边境转乘火车前往基辅。中共党魁开始了第三个任期,亲自挑选了新任中央委员和省部级以上官员,却不敢在国内坐飞机旅行,还要尽量避开中南海,看来对暗杀、政变预言深信不疑,并一再强调安全。中共党魁是对中共内乱最为恐惧的人。

二号人物被猜忌

3月份的中共两会上,中共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二的李强接任中共国务院总理,是名义上的政府最高级别官员,但他随后大幅删改《国务院工作规则》,把主要决策权力上交给中共中央。李强出访不能坐专机,只能坐包机。

5月10日,习近平考察河北省雄安新区、主持雄安新区建设座谈会,蔡奇照例陪同,李强、丁薛祥也被召到跟前。5月11日至12日,习近平继续在河北考察,并主持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李强、丁薛祥再次被召参加。李强的地位被严重降格。

9月28日的“十一”招待会,习近平代替李强致辞,李强也只能举杯强作欢颜。

11月28日至12月2日,习近平到上海考察;11月30日主持长三角发展座谈会,李强又被召到上海参加会议。

12月15日,中共《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在二十届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文章称:重要体制机制调整、机构编制重大事项,都要由中央编委来把关……坚持党中央对机构编制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要严格请示报告制度,重大改革事项必须报党中央同意。改革要服从党中央决定,必须令行禁止。

这意味着,国务院部分关键机构职能转到中共中央后,其余的机构改革、编制也不能自行决定。

习近平出访时,李强作为党内二号人物,本应坐镇北京看家,但屡屡被安排离京考察。

8月21日,习近平出访南非、参加金砖峰会。8月22日至24日,李强也离开北京,到广东调研。

11月14日至17日,习近平到美国旧金山参加APEC峰会、与拜登见面。11月14日至16日,李强也离开北京,到黑龙江、吉林调研。

12月11日至12日,中共举行经济工作会议,众高官齐聚北京。12月12日,习近平出访越南,只参加了第一天的经济工作会议并讲话;12月13日回到广西南宁考察。无独有偶,李强12月13日至15日在四川、重庆调研。

习近平离京出访,往往带着真有实权的二号人物蔡奇,名义上的二号人物李强却不能待在北京,也被安排离京到外地调研,这恐怕不是巧合。

原来的二号人物李克强猝死,被外界质疑;现任的二号人物李强也被严防。传闻新疆书记马兴瑞可能接替中办主任一职,如果属实,实权二号人物蔡奇估计被有意分权;如果有人故意放风,则表明蔡奇可能成为内斗的下一个目标,至少有人十分妒忌。

中共上下都很顾忌二号人物,无论是名义上的、还是掌握更多实权的;但私下里,恐怕有多人想争夺二号人物或潜在二号人物之位,再图谋一号位。

关键部门出大事至今悬而未决

前中共外长秦刚据传已经死亡。中共外交部是核心部门,王毅回炉只是权宜之计,不可能一直兼任下去,但下一个外交部部长人选仍然难产。

现任的中共外交部常务副部长马朝旭、党委书记齐玉都是正部级,也都是中央委员,但应该都没有被中共高层认可。另外两名副部长孙卫东、邓励和四名部长助理恐怕更难有机会;但他们可能仍在跃跃欲试,包括曾任副部长、现任中共驻美大使的谢峰。

外交部无法产生部长接替人选,实属不正常。中共高层应该担忧再出现秦刚式的人物,除了秦刚之外,竟然没人能再得到高层信任。王毅兼任时间越长,中共外交部的争夺也就会越激烈,无论谁最后上位,都可能是更大的乱局。

中共国防部只是名义上的,并无实权,但李尚福被免职后,国防部长一职空缺成了中共军队内乱的一大标志。中共军队的整肃经过了十年,竟然仍未结束。2023年,先曝出火箭军出事,然后是军委装备部,之后海军潜艇失事也牵涉其中,最新的传闻已经蔓延到空军。

中共高层真正恐惧的不是对外开战的可能胜败,而是军队可能倒戈、政变,军委主席变成了高危职务。防空导弹都在军队手中,中共党魁不敢坐专机,怕的是自己手下的军人们。

中共军队一年来都在新一轮整肃中,国防部长仍然空缺,意味着整肃还没有结束,对党内、军内始终难有一个公开的说法。

中共其它部门虽然没有象外交部和国防部那样出大事,但人事更迭尚未最终完成。因为严峻的经济和政治形势所迫,新上任的部委负责人们,有些可能临时改变了原来的安排,但同样没人真能展现出扭转局势的本领。2024年,他们当中很可能还会有人出事或被出事,成为各派势力相互倾轧的牺牲品,带来更多的乱局。

经济问题背后的政治危机

近四年的疫情,导致中国人口剧减,消费迅速萎缩,中国经济规模严重缩水,实际已经至少倒退数年。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三年“清零”防疫效果在全世界最差,而且进一步严重损害了经济,危及了全球供应链,西方各国都提出要对中共“去风险”。

中共高层曾严重误判“东昇西降”,2023年不敢再提,但仍然坚持经济“内循环”,作为应对外部压力的一种办法。中共明知外部压力加大,但不肯真正放下身段、改善对外关系;相反,中共高层不肯认错,又担忧安全,相继抛出间谍法、情报法,还动辄使用人质外交,加速了外资和供应链的撤离。

中共各级高官虽然都是党魁亲自提拔的,但也看到了“党中央”的策略严重错误,不但私下议论纷纷,恐怕也变相提出了一些建议。这应该令中共党魁深感权威丧失,更要高喊“中国式现代化”的口号,还要“加快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共一心要走入死胡同。

中共党魁不愿待在北京中南海,一年来更多时间在各地视察,与地方官员的接触明显增多,并亲自主管经济。但各级官员越来越发现,中共党魁除了念秘书写的稿,治理经济并无具体良策,反而催促下级官员去摸索新路。

中共官员们暗地里都知道,再这样喊口号下去是不行的,中共高层也深感被质疑。于是,12月11日的中共经济会议上,中共高层讲话称,“必须把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作为最大的政治”。会议要求“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但又要“增强信心和底气”。

“党中央”统筹的“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都陷入困境;统筹的“疫情防控和经济”都失败了;统筹的“发展和安全”都出现了更大的问题。这些明显的败绩,令党内的矛头正指向“党中央”。

于是,中共高层要求“加强经济宣传和舆论引导,唱响中国经济光明论”。中共国安部也被要求“筑牢经济安全屏障”,实际就是靠特务监视各级官员,堵住他们的嘴。

中国的严重经济危机只是一个表象,真实反映的是更严重的中共内部政治危机、权力危机。

结语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2023年中共的频繁内乱,凸显了红朝大厦早已千疮百孔,任何口号、宣传都无法掩盖接踵而至的窘境。

中共党魁为了破解末代党魁的种种预言,不敢坐飞机、不敢长时间待在中南海,行踪飘忽不定。他亲自挑选的一众手下接连出事,其余的也难以被信任。反过来,各级官员们对“党中央”的权威也很快失去了信心。

2023年,外界齐声唱衰中共之际,中共内部也正在出现新的路线之争、权力之争。2024年,中共更多的内乱将不可避免,大厦将倾随时可能到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7-23 20:0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