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1520|回复: 0

颜纯钩:要改变命运,先从拒绝为奴做起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回帖

15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积分
155127
发表于 2024-2-6 04:5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前看到一个视频,贵州山区一个苗族村落,因为村民不服政府关于殡葬问题的硬性规定奋起抗争,政府派武警入村镇压,村民集体抗暴与武警搏斗,把武警困在一间大屋里。

武警最终选择投降,经过谈判接受村民的条件,这才被村民释放。村民站在村道两旁,众口一声指骂武警,目送他们离村。有的武警瘸腿,有的头上包扎,如丧家之犬鱼贯退场。

这是我看过的警民冲突中,第一次以民众占上风结束的事件。事后有消息,政府并没有兑现承诺,反而对苗族村子实行“三停”,即停水停电停网,再往后,就没有消息了。

结果不问可知,当然是苗族村民的反抗被镇压下去了。政府会派武警与工作组入村,找出事件组织者与主要参与者,把他们擒拿归案,判以重刑,然后在村民中作政治排队,以左中右分化瓦解,人人过关,最终村民仍无法摆脱政府的控制。

一个村子的反抗,最终很难真正占上风,即使短时间占上风,很快也会被镇压,因为力量对比太悬殊。当大部份村子都没有动作,武警可以轻松对付任何一个村子,这是中共政权今日依然存在的原因。

近日又看到一个视频,某城市政府机关外,武警公安的车子正在离开,道路两旁有大量市民集结,镜头前有不少市民指骂公安,市民高呼口号:“打击非法势力”﹑“打倒土匪”﹑“打倒公安”﹑“打倒走狗”等等。指骂公安的人数众多,声色俱厉,反而被骂的公安偃旗息鼓,坐在车里离开。

我不知道当地发生了什么事件,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城市中的民众公然集体指骂公安武警。城市中警民冲突当然时常发生,但多数都是双方因故发生肢体冲突,一时场面失控,并没有提升到政治对立的高度。也就是说,警民冲突只是个别事件,直到公然指骂公安,性质就发生变化了。

以中共维稳无远勿届的力量,一个人稍微发表不满情绪,已经有公安上门找麻烦,约你喝茶﹑入室搔扰﹑威胁亲属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般人根本无法抵抗。但现在,不但民间耳语中对中共的不满已经形成风气,而且这些不满更公开化,集体当面发泄,这证明中国民间的不满已经明朗化,并蔚为风气。

中国官方的网站上,政府发布施政信息,甚至只是一般的社会评论,底下大量的跟帖,都是与官方言论唱反调,嘻笑怒骂,指东打西,极尽恶搅之能事。在之前,所有不容于当道的留言都会被迅即删除,但奇怪的是,现在很多留言都保留着,任人浏览,任不满情绪扩散。是政府删之不尽,还是有意保留作为一种民情发泄渠道,这就要问政府才知道了。

有报道称,中共大陆现在每天有超过五百宗群体事件,大多数我们都无从知晓。据我所知,民间对政府的不满情绪,现在已非常普遍和平常,很多对现实不满的文章公然流传,民众之间分享各种政治隐喻和讥讽,也已经没有顾忌。民间不满成常态,政府就顾不过来了。

官民之间的强弱对比正在发生变化,民众不再那么怕政府,政府开始害怕民众;民众反抗情绪正在抬头,政府维稳权威正在滑落;民众胆子大起来,政府胆子正在小下去。

政府不是不想扑灭反抗火苗,只是对残暴手段激起更大规模的民变产生了顾忌,生怕一个不小心,乾柴烈火一点就燃,而后政府需要动用更多武装来镇压,可能造成更大规模的流血事件,而更大规模的流血,可能引起更广泛的连锁反应,酿成大灾祸,动摇中共的根基。

贵州苗村的反抗,虽然被镇压下去,但苗族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他们会把仇恨压在心底,等待下一次机会发泄。若这种情况普遍发生,同一个县市中,如有相当多的基层民众吃过共产党的亏,都积了满腔怒火在心底,都在等一次总爆发的机会,终有一日,一只黑天鹅飞来,不同时期埋在地下的雷同时引爆,那时中共的维稳力量就不足应付。

苗族村民反抗中,村长村干部站在哪一边?站在中共立场,做中共奴才,他们在村里就混不下去;站在村民立场,他们就拿不到政府的俸禄。经一事长一智,村干部慢慢学会对上级阳奉阴违﹑对村民虚与委蛇的狡猾立场,这种立场必然消解中共对基层的控制,中共政令不行,瓦解便从底层开始。

改变命运说易不易,说难不难。一人不愿为奴,则一人死;人人不愿为奴,则人人活。一人挺身则中共活,人人挺身则中共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8 18:4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