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9613|回复: 0

【百年真相】武装走私毒品 中共早年续命秘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5 00: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百年真相》。


中国近代史是以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的。此前,英国向中国倾销鸦片,严重危害中国人的身心健康,造成白银大量外流,引发清王朝统治危机。
表面上,中国共产党也称鸦片有“亡国灭种”的危害,但是,令许多中国人想不到的是,中共的产生、发展、壮大,都与鸦片有重大关系。
本期节目,我们就根据《延安时期的“特产”贸易》等资料,说说1940年代初,毛泽东是怎么利用鸦片救中共的。


不打日军打国军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苏共中央总书记斯大林,为防止日军进攻苏联,竭力促成中共与国民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中共军队被改编成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接受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的统一指挥。
从抗战初期到1941年初,蒋介石持续给中共发放军饷、枪支弹药和军需物资等,中共的大本营——陕甘宁边区的财政,年年有结余。
但是,中共名义上接受蒋介石统一指挥,实际上并不服从,也不真心抗日,而是不忘颠覆中华民国的初心。中共一边一门心思要钱要物,扩充实力,另一边却勾结侵华日军,不打日军打国军。1941年“皖南事变”后,蒋介石认定新四军是“叛军”,从1941年1月起,停止给中共发放军饷。
从1941年起,陕甘宁边区的财政陷入极端困境,当年亏空567.2万余元。
统一领导 用鸦片生财
1941年2月,毛泽东召见陕甘宁边区财政厅长南汉宸,谈解决财政危机的问题。
毛说,摆在面前的路有三条:一是想法子弄钱,二是散伙,三是饿死。第二条路、第三条路大家不愿走,那就只能走第一条路了。
但是,怎么弄钱呢?毛分析来分析去,认为来钱最多最快的办法,就是经营“土产”了。
所谓“土产”就是鸦片。当时,中共也知道经营鸦片生意不好听,于是,给鸦片取了各种代名词,如土货、特货、土产等。
为什么说做鸦片生意来钱最多最快呢?
据《陕甘宁边区财政经济史》讲,按延安市主要物品价格比较,1942年12月,小米1斗是陕甘宁边币125元,而鸦片一两就卖到1400元。以此换算,鸦片一两值小米11.2斗,鸦片一斤值小米5376斤。按当时的粮食供给标准“每人每天吃粮一斤四两,只军队多些,每人每天一斤八两”来计算,1000斤鸦片,就可以解决一支万人军队一年的口粮问题。
毛泽东拍板后,南汉宸立即着手实施一条不同以往的生财之道:在中共统一领导下,种植、加工、收购、销售鸦片。
主产地——晋西北
台湾历史学者陈永发在《红太阳下的罂粟花:鸦片贸易与延安模式》一书中记载:1942年,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开始大量种植鸦片。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不知被谁捅出去了,西安各大报纸、杂志纷纷报导,并且联合致电毛泽东说:
“陕北各地遍种罂粟,不胜惊骇。禁烟一政历年来我政府竭力以赴,虽在抗战期中未尝稍弛……而陕北各地遍放罂(粟)花,是不啻欲置国家民族于万劫不复之地。”这是令亲者痛、仇者快的大坏事。中共被要求“改过从速,除恶务尽”。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1943年后,陕甘宁边区的鸦片种植大为减少,主产地转移到晋西北地区。
当时,晋西北属于中共的晋绥边区,贺龙率领的八路军120师驻扎在那里。晋西北的河曲、保德、偏关、神池、宁武、五寨、平鲁、朔县、岢岚等九个县都种植鸦片。
不仅广种鸦片,中共还加工鸦片,统一收购鸦片。
1943年初,为统一陕甘宁、晋绥两边区的财经领导,中共成立西北财经办事处,由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贺龙领导。
从1943年起,陕甘宁边区的财政支出,主要依靠晋绥边区的鸦片生意支援。
张思德烧制鸦片被砸死
当时,毛泽东与南汉宸商定,解决陕甘宁边区财政危机的大计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明修栈道”,就是对外公开宣称开展“大生产运动”;“暗渡陈仓”,就是悄悄经营鸦片生意。
1944年,担任过毛泽东警卫的张思德参加“大生产运动”,在延安安塞县烧木炭,9月5日,因窑洞塌方被砸死。
张思德死后,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为他举办追悼会,毛亲自出席并讲话,称赞张思德是“为人民利益而死”,他的死“比泰山还要重”。这篇讲话后来被冠以“为人民服务”的标题,在中国大陆广传。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张耀杰,曾亲自到南泥湾考察。他说:“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359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为人民服务》中的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武装走私毒品
中共大肆做鸦片生意,国统区当然也是目标销售地。
当年,受陕甘宁边区财政厅委派、专门在陇东做鸦片生意的梁爱民回忆说:“我接受任务后,第一件事就是改扮为商人。组织交待任务时说,如果被敌人发现,只能说自己是私商,说出真实身份,就被视为叛变。”
鸦片非常值钱,在运输过程中,如果没有保护,可能被抢劫。
梁爱民到达陇东后,立即找驻军385旅旅长王维舟、政委甘渭汉,说:“现在我以私商的身份经营‘土货’,路上的安全问题不好解决。”甘政委答道:“这好办,我们派人护送,随叫随到。”
梁爱民回忆说:“385旅对我们的工作全力支持。从驿马关到西峰镇有二三十里路,匪情严重,路途极不安全,货物往返非有部队护送不可。只要我事先给王旅长打个招呼,他马上就派一个班护送。”
由此可见,当时中共向国民党统治区贩卖鸦片,是动用军队武装护卫的。从中华民国角度说,这是武装走私毒品。
靠鸦片生意续命
那么,1941年以后的数年间,中共每年卖了多少“特货”呢?
据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财经史料》记载,1941年8月15日—11月30日,三个半月,卖了9260.5斤,平均每月约3000斤。1942年,卖了3.12万斤。1943年,卖了3.6万斤;1944年的销量更多,约6万斤。
鸦片生意,给中共赚了多少钱呢?
1948年2月18日,西北财经办事处(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财经工作领导机构)公布了《抗战以来的陕甘宁边区财政概况》,其中特别谈到特货(鸦片)对财政的重要贡献。
1942年,陕甘宁边区财政收支盈余10,873万元,其中特货收入就占40%,边区财政靠特货扭亏为盈。特货不但解决了1942年的财政收入,结余部分还支持了1943年春季的财政支出。
据《晋绥边区财政经济史》披露:特货在晋绥边区对外贸易中占有绝对地位。1943年起,“特货七八年来成为西北支持财政、稳定金融、周转贸易之杠杆”,“解决了财政经费的百分之七十上下”。
晋绥边区数年来直接上缴中央部分,占财政总收入的50%~60%,甚至达80%。
这些鸦片换来了陕甘宁边区衣、食、住、行、用等各种物资。所以,完全可以说,是鸦片生意挽救了中共。


祸国殃民
中华民国政府从1912年成立起就开始禁绝鸦片。此后,接连不断发布法律法规禁绝鸦片,包括禁种、禁运、禁售、禁吸。
但是1940年代初,在国难当头、国军将士在抗日前线浴血奋战时,中共不仅大量种植、烧制鸦片,而且持续不断向国民党统治区运输、销售鸦片。
中共的鸦片生意,严重腐蚀了国统区的党政军官员,败坏了那里军民的抗日士气,祸乱了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
靠着这些鸦片,一方面,中共从国统区换来了大笔资金和物资,渡过财政危机;另一方面,为中共在抗战胜利后颠覆中华民国储备了物资。
1942年2月6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由南汉宸报告财经状况的会议。从国统区投奔延安的作家萧军应邀旁听。得知中共为了钱,“制作鸦片烟膏”,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萧军在日记中写道,原来,“革命的花是从最卑污的粪壤里开出来的”。
好了,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了,谢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见。
百年真相》节目组制作
责任编辑:李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9 00:1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