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263|回复: 0

坐牢(四)

[复制链接]

13

主题

6

回帖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195
发表于 2024-3-2 20: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口供当真入牢房    大梦方醒把案翻
黄文彬,站起来。我们是公安局的,奉命对你实施刑事拘留,签字。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黄文彬被两个身着公安服装的警察从地上拖了起来,咯嚓一声戴上手铐。啊?此刻他被彻底吓醒了,稀里湖涂晕头转向的在拘留证上签了字。嘴里不停地嘟哝着,不是说要核对的吗?不是说没大问题的吗?不是说可以回家的吗?老实的,拿好包裹上车。两个警察边喝斥,边一左一右夹着黄文彬走出了囚禁了多天的房间。
大门外,黄文彬一眼就从围观的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多日不见的她正半举手臂轻轻朝他晃动,用迷茫失望的眼神看着他,憔悴的脸庞上写满了泪水。黄文彬心一酸,强忍住激愤,向妻子坚定地点点头,抬脚跨上警车。
登记办手续,交出随身钱物,解下鞋带腰带上交,以防自杀。押送的警察麻利地帮黄文彬办完了入监手续,带他来到看守所监区的大铁门外。蹲下,铁门前持枪的武警向他大声喝道。他乖乖地在地上蹲下,抬头看着押送警察与看守所警察办交接手续,这里的警察又称管教。办好手续后,武警把大铁门上的一个小门打开,让他走了进去。门内四周是高墙电网探头,四角是高高耸立的岗亭,岗亭上是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耀眼的刺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吓人。黄文彬提溜着裤子,趿拉着皮鞋被管教带到男监区,走过一道门又一道门,最后来到3号监室,又称号子。
进去,管教打开铁牢门对他呵斥道。
黄文彬走进空无一人的监室,四周看看,右手是窄长低矮的木板通铺,靠门顶着通铺是一个半嵌入地下的当马桶用的水缸,左手是有着两层楼高的水泥墙壁,墙上写的是黑色粗大字体的监规,两者之间是长条形通道。监室很高,呈南北走向,在南北两面墙的上方,开着大大的窗子,窗外是供武警巡逻用的过道,便于监视室内一切动静。此时,南面的门是开着的,走过去一瞅,原来是用来放风的小院子,院子与院子之间是用混凝土墙隔开的,只是院子上空用粗孔的铁丝网呈穹型罩着,抬头向天空望去,天是碧蓝的,却是破碎的,笼中鸟哟。
哗啦,监室的门又被打开了。 报告,5号进去; 报告,17号进去。随着犯罪嫌疑人的报告声和管教的命令声,号子内陆陆续续走进来5个犯罪嫌疑人,一律的光头,个个一只手夹着被子,另一只手拎着鼓囊囊的编织袋,身披不知什么料子做的印着号码的黄马褂,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黄文彬。
各位听好,黄文彬现在是3号监室的号长,大家要服从他的管理,他的代号是58号,明白吗?管教大声宣布道。明白,犯罪嫌疑人齐声响应。真是天生就是当官的料,都到牢房内了,还捞到个号长的小官。这也难怪,黄文彬本身就生得人高马大,标准的国字脸,两眼炯炯有神。也不知怎么搞的,他此时反而不要睡了,是新鲜兴奋还是悲愤过度,不得而知。
黄主任,你认识我吗?”17号悄悄走近黄文彬问道
不好意思,我眼拙,不认识。黄文彬仔细地打量打量,摇摇头轻轻说。
没关系,我是你朋友的朋友,叫赵强。酒桌上见过一次。你那时是贵人,可谓是众星捧月,对我印象肯定不深的,前几天就听说你要进来,怎么样,犯什么事啦,是不是也与大案有关?我他妈倒霉,说我贪污公款,拘进来了快二个月了。赵强像见到故交似的滔滔不绝地说着。
噢,你就是做期货交易的赵强,研究生毕业,久闻大名。我,我。黄文彬紧紧握住赵强的手,看看号内其他人,欲言又止。
哦,不要怕,这些人都是和我一起从另一个号子提到3号来的,彼此熟悉的。哎,你们去收拾收拾,铺铺床,涮涮马桶。赵强边说边扭头对其他人吆喝道。
噢。我问题不大,就是收点烟酒和一些礼金,查实核对清楚就可出去,与大案没有关系。黄文彬答到。
不会吧,你还是不信我。像你说的这点问题是不会被拘进来的。我原来号子就有一个这个大案里的犯罪嫌疑人,好像是什么行长,据说拿了不少那个姓汪人的钱。而且听那行长讲,这次只追究涉及到姓汪人的事,其它不谈。你没有拿汪的钱,怎么会进来,烟酒礼金算个屌。赵强迷缝着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来,附耳过来。待赵强把头歪着凑了过来,黄文彬把嘴靠在他的耳边,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如何瞎说拿了汪有才钱的事告诉了他。
什么,你说什么,你怎么能瞎说?赵强瞪大双眼,不解的盯着黄文彬叫了起来。
嘘,小声点,不瞎说行吗,他们不是要去核对的吗?对不上不就与我无关了吗?黄文彬用食指掩盖着嘴对他示意道。
你呀,你真是书呆子,是法盲,这下你麻烦了。你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这句话吗,明白它的意思吗?你知道罪都是自己说出来的的格言吗?你知道行贿收贿是一对一的事情,你不承认,能定你的罪吗?你真相信重事实,轻口供呀,你真傻哟。你想想,他们既然有确凿的证据,何必要通过纪委双规,何必要你的口供,检察院直接插手不就结啦,他们只是怀疑你而已,是在两边榨油,是在规避法律的风险。你再想想,他们拿着你的口供再去诱供汪有才,身陷囹圄的汪有才能不承认吧?我听那个行长讲,这次只要收贿人说拿了汪有才多少钱,汪有才照单接受全部承认。赵强好像什么都懂似的一口气说道。
什么,那可怎么办,那我岂不要被冤枉死啦?赵强一席话如雷贯耳,惊得黄文彬目瞪口呆,嘴张得老大,急忙恶梦初醒似地问道。
吱的一声,铁牢门中间的小窗子被打开了,只听有人在外喝道:开饭啦,今天有红烧肉,有钱的开帐哟。这时赵强用手肘碰了碰黄文彬,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帐上有钱吗,给号友们每人来碗红烧肉,会有好处的。哦,明白,明白,黄文彬忙不迭地点头应到。喂,来五碗红烧肉。不知道是久不见荤,还是没钱开荤,刹那间,四碗红烧肉全部被消灭干净。号友们边打着饱嗝,边用眼睛余光瞟着黄文彬面前的那碗红烧肉,望着碗里难以下咽白花花的红烧肉,黄文彬干脆把盛肉的碗推给了号友们,一阵风卷残云,塑料碗见底。
大伙把碗洗洗干净,等会每人一碗的热水,各位就不要喝了,让黄主任,不,让58号洗洗澡。赵强对号友们命令道,并扭头对黄文彬吩咐:号子里是不提供热水的,为防止自杀,也没有热水瓶。每人每天仅早晚各提供一碗吃的热水,待会儿将就洗洗吧。谢谢,黄文彬不禁热泪盈眶,谁说坐牢的人都是坏人,谁说坐牢的人没有人性?是呀,自审查以来,不要说洗澡了,连洗屁股洗脚都不让。虽说现在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天气还是有点寒冷。脱光了衣服洗澡,区区五碗热水根本不管用,此刻虽冷在身上,却暖在心窝,想起经常洗的桑拿浴,真是天壤之别。
待黄文彬哆哆嗦嗦地洗好穿上衣服,赵强一把把他拖到角落里对他说:按程序明天将对你例行公事进行第一次提审,你要翻案,而且今后会有不同的部门来提审,每次都要翻,明白吗?放心,不要怕,这里是看守所,是有规矩的地方,提审的人是不敢乱来的,不会出现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的情况,更不会有人在提审时打你骂你,更不可能再把你提到看守所外面去审讯,这些,法律上是有规定的。但有一点,千万不能说是他赵强教的,明白吗。
好的,好的。黄文彬鸡啄米似连忙点头。
铁牢门又打开了,58号,出来拿被。另一个管教把黄文彬叫到牢门外面,递给他被子并极其低声对他说:黄文彬,在里面定定神,提审时不要乱讲,想想好再说。你单位姜小平托我照顾你,并给你带了200元,上你帐了,买点东西吃吃。好了,进去吧黄文彬喊了声报告,抬脚走了进去,铁牢门又重重关上了。
黄文彬躺在通铺的顶头,这里离马桶最远,这可是号长才能享受的位置。他翻来覆去睡不着,感慨万分浮想联翩:姜小平这个人真不错呀,忠厚老实人。平时只管默默无闻做事,从不拍马溜须。这时能想到他,自觉帮他的忙,更没有落井下石,真朋友哟。这个200元钱应该不算收贿吧。
黄文彬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刚吃好饭,管教就把黄文彬带到预审室。一见到身穿检察服装的吴瘸手和唐军,他的火气腾地就上来,立马质问二人:你们不是纪委的吗?怎么又穿检察院的衣服啦?撒谎,骗人。我告诉你们,我在纪委所说的拿汪有才钱的事,都是在你们违法办案的情况下瞎说的
呵呵,这是办案的需要,我们是检察院反贪局的。什么,你瞎说的?吴瘸手和唐军先是皮笑肉不笑的答道,继而是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只听吴手瘸冷笑地说道:黄文彬,你在里面长能耐啦,是哪个坏蛋教你的?好的,你等着吧。
例行公事,做完笔录签字按好手印后,吴瘸手和唐军气急败坏的滚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9 02: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