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145|回复: 0

坐牢(五)

[复制链接]

13

主题

6

回帖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195
发表于 2024-3-3 19: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心灵扭曲寻安慰 同是天涯渡劫人
半个多月过去了,黄文彬已从刑事拘留升级为逮捕,看来短时间是出不去了,要出去也只有按部就班的走完起诉、判决等繁琐的法律程序才行。这期间,号子里前前后后陆陆续续进出了不少犯罪嫌疑人,但赵强一直没动,也始终没有同案犯和黄文彬关在一起,仅知道左隔壁号子里关的是税务局长,右隔壁号子里关的是他的同行朋友,人称小玩童的农信科长。放风时相邻院落的人是不好说话的,只有等武警和看守巡回走开后的间隙时间,才能压低声音匆匆忙忙说上几句。偶尔也从院子隔墙上方相互扔点吃的食品,最宝贵的当然要算香烟了,整包是没有的,每次仅几根而已。其来源有的是二进宫犯人偷着带进来的;有的是劳动号子已判决犯来收产品时给的;有的是提审时舍不得抽藏着拿进来的。别看这几根再平凡不过的香烟,在牢房可是不可多得的奢侈品,也成为号长显示身份巩固地位的筹码。赵强不愧为老号子,整起新来的犯罪嫌疑人一套一套的,要不是他撑着,始终维护着黄文彬的威信,恐怕号长早就做不下去了。这里的管理跟社会上完全是二码事,社会上争斗是表面和气,底下斗智,而这里统统是放在桌面上,文武行全上,尤其以武斗占多。什么喝神仙汤哟,就是用洗衣粉加水兑成汤,硬逼着嫌疑人喝下去,不喝就开打;什么洗桑拿浴哟,就是强行剥光嫌疑人的衣服用冷水冲,春秋天还挺得住,冬天可就惨了,嫌疑人准得感冒;什么开飞机哟,就是让嫌疑人长时间地半蹲着站在铺上,弯下腰,两手反剪向上平举,呈飞行状态,时间不长嫌疑人就大汗淋漓,脸色苍白。不这样搞,不光没法管理,反过来就要被他人修理了。当然从中取乐,借以慰藉空虚恐惧的心灵也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因素。漫长的判刑等待,一律的光头男人,窄小的生活空间,压抑得这些生龙活虎的男人要爆炸,要发泄。自然,找乐趣的法子也就层出不穷了。
记得一天吃个晚饭后,牢门突然打开,管教送进来一个目清眉秀、两手空空的毛头小伙子。他紧张地看着大家,两手不住地搓着,颤抖地在门边站着,动都不敢动。这时赵强开口了,新来的,犯的何事?说,号友们杀气腾腾齐吼。强奸,小伙子憋了半天才吐出这两个字。什么,强奸?开庭开庭,号友们欢呼地喊道。
新来的,脱鞋站到铺上去。我们号子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对新人要进行开庭演练,好让你增长见识,以应对今后真正的开庭。报上姓名,年龄,职业,犯罪事由。本次开庭由我担任审判长,公诉人、书记员,大家各就各位。赵强一本正经严肃的对小伙子说道。
我叫李文,21岁,厨师。我没有强奸,我们是正常恋爱。李文站到铺上非常不情愿的答到。
什么,正常恋爱,那政府冤枉你啦,究竟怎么回事?赵强追问道。
各位大哥,我和她是在谈朋友,可她家嫌我穷,嫌我工作不好,不许我俩来往,想尽办法要拆散我俩。可她喜欢我,我也喜欢她,我俩就这样偷偷摸摸的相处着,和她家硬耗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几天派出所的警察把我叫去,说有人把我告了,告我强奸她,我就到这儿来了。李文挺乖巧聪明的,嘴甜甜地答道。
哪些屁事我们不管。说,你和你女朋友有没有发生性关系,发生过几次,每次都怎么弄的?公诉人起劲地问道。
对,对。说这个,这个好玩,号友们又是一阵起哄附和。
    “啊,这个也要说?各位大哥,饶饶我吧。李文拱手作揖地说。
你不说也行,来,书记员把我们的游戏规则说给李文听听,是想喝神仙汤呢,还是想开飞机。赵强吓唬道。待书记员介绍完上迷游戏规则后,李文的脸已吓得苍白。
我说,我说。我俩一共就发生过二次关系。第一次是她到我宿舍来看我,正好宿舍里没人。我俩先是聊天亲嘴,后来我就慢慢地剥她的衣服,起先她不肯,但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之后,之后。李文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之后怎么啦?号友们大声追问。
之后我说把她的短裤给硬扒了,做爱啦。李文不好意思害羞地低下了头。
做爱,怎么做的?惬意不惬意,舒服不舒服,快说说细节。号友们对这个最带劲的关键问题是不会轻易放过的,个个满脸兴奋、不依不饶追问。
就是,就是。就是我把小弟弟放进她的洞洞了。不惬意不舒服,太紧张,没感觉。李文的脸涨得通红,轻言细语地回答道。
    哈哈,哈哈。号友们开心得大笑起来。
好小子,你进来得不冤枉呀。老子今年23岁了,连女人的边都没碰过。唉,女人,我恐怕是想都甭想了,老子这辈子最懊恼的事就是杀了人,他妈的倒霉,还杀错了。号子里的杀人嫌疑人忿忿不平地嚷道。
好啦,好啦,不要胡闹了。黄文彬看着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行为,忍不住制止道。
李文,你这个事可大可小,关键在你女朋友。好啦,开庭结束,大家睡觉。赵强最后宣布道。
牢房里的灯是整夜不关的,窗外不时传来武警巡逻的脚步声。看着号友们心满意足、昏昏沉沉地睡去,仿佛好像是他们刚刚做了爱似的。而黄文彬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思绪像脱了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他想到了年迈的父母,特别是身患重病的母亲。当初母亲在人院开刀,为了不耽误工作,为了信用社的兴旺发达,为了尽虚无缥缈的忠,竟然连一天假都没请,全是利用下班时间来服侍的,这是对母不孝呀;他想到为了信用社的顺利发展,整日东奔西走,不顾家,不做家务,不关心儿子的学习,都是妻子一人默默承担的,这是对家庭的不爱呀;他想到为了处事的公正,本着打铁还需自身硬的理念,狠心地拒绝了许多亲朋好友有理无理的要求,这是为世不仁呀;他想到了自己急躁耿直固执的性格,宁做对头,不做滑头的处事风格,这是处世不奸呀。假若当初不是一口回绝诸生泉局长想把他儿子弄进本社的要求,而是敷衍一下,也不至于有今天这样的下场,真是性格决定命运噢。
哎呀,哎呀。阵阵呻吟声把黄文彬从回忆中拖了出来,扭头一看,只见杀人嫌疑人的被子滑到一边,双手紧紧地按着下体,不住地在扭动着,抽搐着,突然痉挛般两腿一伸,两手一摊,一动不动了,只见红色的裤头前面明显湿了一大块。呵呵,他做梦遗精了,这都是刚才开庭审判强奸犯,扯到女人惹的祸哟。
牢房里还有更恶作剧更有趣的事呢。那是小玩童农信科长的女儿过二十岁生日,他老婆不知道想了什么办法,打通了看守所什么关节,竟然送进来许多熟的荤菜,这在平时是绝对不允许的,怕有毒呀,更离奇的是居然还有一瓶用娃哈哈塑料瓶改装的酒。承他的情,也分了点酒菜,隔着院墙扔给了黄文彬。好香呀,久违的酒菜,黄文彬深深地闻了闻。由于天天在牢房吃得是清水煮卷心菜,吃得口没味、人反胃、浑身没劲,想起过去三天二头吃不完就扔掉的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内心不由得一阵感激,一阵懊悔。黄文彬决不吃独食,按号友们的表现好坏共同分享了。听话的有酒有菜,不听话的,啃啃鸡骨头,甚至有的只有闻的份。大概是多日不沾酒了,黄文彬和赵强竟有了醉意,要知道黄文彬可是一个手榴弹的量呀。
小黄,小黄,那来的酒味,好像是从你们那边飘过来的。下午放风的时候,只听见左隔壁号子里的税务局长压低声音在喊。
嗯,嗯。是的,是的,中午喝了点酒。黄文彬待巡逻武警转开后才轻轻答道。
还有吗,酒虫子给钩上来了,扔点过来,好吗?税务局长恳切地求道。
没?黄文彬的没字刚出口,就见赵强一把捂住他的嘴,朝他调皮的眨眨眼,示意他不要讲话。
没有多少了,就几口,要不要扔过来?赵强替黄文彬答道。
要的,要的。税务局长焦急地说。
那有酒呀,中午不都是喝下去了吗。当黄文彬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赵强时,只见他拿着装酒的空塑料瓶,走到自来水龙头旁,滴入少许的自来水,扭紧盖子,扔了过去。
啊,香呀,香。好酒,好酒呵。税务局长的赞叹声不时传来。
呵呵,呵呵,号友们忍俊不禁地笑了。而黄文彬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心中充满了苦涩。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9 00: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