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522|回复: 0

西方左派思想的共产基因

[复制链接]

83

主题

0

回帖

926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926
发表于 2024-3-11 15:30: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代西方政治生态中左右抗争愈演愈烈,在美国尤其严重。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人士思想看起来更加进步,胸襟也似乎更为宽广。他们追求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普世价值已经成为西方人士的共识,但左派人士采用的做法更为激进和绝对。而且民主党人还热衷于把自己的价值观普及应用到全世界,尤其坚持保障各类少数群体的权益。相比之下,以共和党为代表的保守派在思想上就更加偏右。尽管同样认同普世价值,保守派们更加致力于维护多数群体的权益,且以本国本地民众的利益为优先考量,看起来更加自私自利。

左右并没有绝对好坏的区分,它们各有其长处和短处,互相扶持制约以维护事物的平衡。但是凡事走向极端就会突显其弊病。西方中世纪就是极端保守思想占主导,其对技术和文化发展的抑制和破坏,尤其是对古希腊古罗马璀璨艺术文化的破坏给那长达千年的历史染上了令人窒息的黑暗色彩。文艺复兴带来的思想解放把人们的观念从极右向左猛拉了一把,从新回到了平衡的位置,也带来了文学、艺术、科技的迅猛发展。然而向左飞跃的趋势并没有在通过平衡点后停滞或放缓,自认为获得了身心解放的人类继续高歌猛进,追求更加先进的思想以获得更大的自由、富裕和平等。

近百年极端左倾思想泛滥,首当其冲的就是马克思建立的共产主义思想。说它左,是因为共产主义在经济关系和物质分配上要求绝对的平等,并追求最终实现充分的物质富足以满足全人类的欲求。共产制度在近半个地球上相继建立,在实践中充分暴露其思想的幼稚和行为的邪恶后纷纷以失败告终。仅存的中共、朝鲜、古巴等少数政权虽然还挂着共产主义的名号,但从其统治者到被统治者都早已摒弃共产思想,仅仅是凭借遗留下来的极权暴政等工具维持着统治者的利益而已。

在与共产阵营冷战对抗的年代,西方的思想无论左右都还算是温和的。随着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阵营分崩离析,失去了竞争压力的西方社会左倾思想开始迅速抬头,并在近几十年出现了极端化的趋势。西方的极端左倾思想表现在将各类政治正确强加给社会民众。比如强调性别平等和性少数者权利,表面听起来很正确,但左派们在实际制定政策时却搞出类似允许个人按照心理性别认定选择厕所的权利(一个生理上的男性只要心理认为自己是女性就可以使用女厕所),在学校向未成年人灌输并鼓励自由性别选择(通过医学干预)的权利,等等。这未免就自由地过了头。

在极左派政客当政的国家和地区(在现代西方是大多数),他们追求自由和平等的政策带来了各类社会问题甚至灾难,恰恰制造出了更多的不自由和不平等。美国的众多大学为了保障各种族平等获得教育的权利,在招生时强制设定种族配额,肤色重要性多过个人能力,制造出了对其他族裔的不公。当某些国家遭受侵略或恐怖袭击时,这些左派们又跳出来对侵略者国家和窝藏培养恐怖分子地区的平民在战争中遭受的损失表现出无限的同情和无比的人道关怀,对被侵略和被袭击者的反击行为加以各种掣肘。不顾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基本反恐理念,罔顾侵略者和恐怖分子无恶不作无所不用其极的事实,要求反击者这不能做,那不能用,要保护双方平民,绝不能误伤一人,即使时机不成熟也强制要求停火提供人道走廊,不然就以断绝支援为威胁,结果导致反击方平白贻误战机,承受更大损失,侵略者和恐怖分子借此获得喘息并给未来世界和平埋下更大隐患。他们维护的是谁的自由和权利,又有谁因此而丧失了自由和权利?

经济领域也是如此。环保议题在近几十年成为了极热门的政治话题,并已严重影响到经济政策的制定。环保当然很重要,特别是科技的缺陷和人类的贪婪已经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包括垃圾问题、水污染、原始森林破坏、野生物种消失等等,这些问题都需要解决。但西方政策却单单对碳排放加以特别的关注,似乎这是决定人类命运的唯一最重要因素。制定碳排放标准、收取碳排放税也就罢了,这些还算是用经济手段干涉市场。可近年来他们更多的使用行政命令和制定法律的方式来干涉市场,例如强令限制火电站数量比例,强令在某某年停止燃油车销售,这就过于粗暴并违反市场规律了。为了限制碳排放而不准百姓在家生火做饭(禁止装燃气炉),这在美国某些州居然真的发生了。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限制国内页岩油气开采,结果俄乌战争爆发后因为进口天然气价格飞涨而蒙受巨大损失,这就是不尊重市场规律的恶果。

政治正确为什么会导致灾难,极左派的错误根本在哪里?普世价值,对人权和自由的坚持不对吗?

先贤们在提出人权和平等的思想时是以对神的信仰为出发点的。天赋人权,明确的告诉世人人权源自神明。美国的国父们在制定美国宪法时,也是本着对神的信仰而规定人所拥有的各项自由。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就包含了人人都有选择对神的信仰,按照神的教诲规范自己的言行,从而最终能够进入天国的内涵。这是不受种族、肤色、性别等差异影响的与生俱来的权利。为什么要有信仰、思想、言论、人身财产等一系列自由?因为只有拥有这些自由每个人才能够自由的表现出他对神的态度并为他自己生命的未来做出选择。

既然普世价值源自对神的信仰,那么其内涵就有一定的规范,而不能够随意解读甚至创造发挥。但是随着科学发展人们却逐渐摒弃了对神的信仰,特别是知识分子和大量社会精英人士的头脑被无神论占据,他们开始以人类和地球命运的主导者自居,依照自己的观点发展对普世价值的解读,而没有意识到其中参杂了人的私欲和科学局限所带来的谬误。这就是极左派思想的成因。共产主义思想和现代西方极左思想都是如此,它们都片面过分强调和“发展”了对某方面自由和平等的认识和解读。

极左派思想的危害在于当它们强行推广自己对自由平等的认知时,实际上是采取了强制的手法,从而实质上剥夺了他人的自由。共产主义者就明目张胆的搞极权专制来实现所谓生产关系上的阶级平等,结果在所有共产国家的国民(包括统治阶层)都丧失了信仰、言论、迁徙等一系列自由权利和对人身、财产安全的保障。当今的西方社会虽然不如共产国家那么极端,但左派掌权时也是推行大政府模式,并通过媒体和教育来间接控制国民的思想,搞出一系列政治正确用道德大棒打压传统派民众的思想和言论自由。比如如今美国社会在舆论上对待种族、性少数者、气候和新能源等问题上都出现了言论禁区,这就是极左思想导致的危险信号。

极左思想在民间是媒体舆论和教育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看到大媒体和大学校园常常是左派思想集中泛滥之地。对于这些年轻人和自认为对人类社会有使命感的精英们来说,他们个人有限的学识造成了幼稚的左倾思想,这一点极易被狡黠的政客所利用。那些政客是真心认为动用社会资源立法通过允许个人按照心理性别选择厕所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有益于社会的么?他们真的看不到这种挑战传统道德观的行为会加剧社会的摩擦和割裂么?他们当然知道,但他们有着更大的利益驱动——左派民众手中的选票。这就造成了一个问题,那些大家认为维护政治正确守护人类未来的极左派政治家们恰恰是一些逢迎主流舆论的立场不坚定者,甚至不少还私德有亏。

西方极左派政客的政治观点和私德瑕疵极易被敌人利用,比如中共这样的邪恶专制极权政权。尽管西方民众无论左右都意识到了中共政权在经济和军事上对西方的威胁,可是中共和西方左派政府总是能够在“环保”和“碳排放”等关系人类和地球“未来”的重要议题上达成共识。对于中共这样的流氓政权撒谎太家常便饭了,它们所谓对于几十年后碳排放的承诺真的可以相信?但西方左派政府就是选择相信,从而逃避与中共邪恶政权的全面对抗,同时赢得国内的选票支持。中共也乐得以此虚幻的承诺换得西方政府的软弱,为自己争取苟延残喘的时间,同时设法在新能源、电动车这些“环保”领域实现弯道超车,抢夺西方的市场和财富。而且中共还吃透了极左派政客的自私本质,私下里与他们暗通款曲,诱之以金钱美色,输出操纵舆论的武器帮助他们继续赢得选举,从而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左派到了极点,都是自认为有凌驾于全人类的优越感:我就是人类的未来,指路的明灯,为了大局着想为了所有人的最终利益你们都应该听我的,最终发展成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共产主义者是如此,西方极左派也已经体现出该趋势的端倪。这本质上是无知人类自大傲慢的极端表现,失去对神的信仰和敬畏是极左派们的共同基因。

也许有人要问:你如此批判左派,你是不是右派极端保守分子?其实在当今的西方社会,哪里还存在极右派生存的土壤?真正的极右派是把持着对宗教教义的解释权(仍然是人的傲慢行为)对社会实施思想和行为禁锢,如同中世纪欧洲和现今中东某些宗教国家那种表现。今天的西方国家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极右派。可是如今西方的个人和媒体只要坚持传统观念,保持着对神的信仰就会被贴上极右的标签,这恰恰是整个社会极端左倾的表现。大家都走在左侧悬崖边缘,你站在大道正中也会被他们看作极右了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5-22 22:1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