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7215|回复: 0

坐牢(九)

[复制链接]

13

主题

6

回帖

195

积分

注册会员

积分
195
发表于 2024-3-14 22: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市检重审辩真伪    一块巨石落了地
报告,我要请狱医。从不主动喊管教的拆迁户,抬头立正向上面巡逻的武警战士请求道。
什么事?
我难受,不舒服。
等下。看着武警离去的背影,拆迁户不停的挠着档部满意地笑了。
不一会儿,年纪轻轻的管教狱医走进了号子。他长着惹人喜爱的娃娃脸,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整个看守所就他一个管教不打人,偶尔急了顶多训斥几句,把警棍在空中舞几下,但从不落到人犯们身上。
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狱医对拆迁户询问道。
我,我,我这儿奇痒。拆迁户扭扭捏捏,又是抓头又是挠下面,不好意思地说。
噢,脱下裤子我看看。这有什么,大家都是男人嘛,快点。狱医催促道。
医生,你看这里,就是这一片痒。拆迁户脱下裤子,指着大腿根部被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说。
哦,这是烂档,没事的,待会我拿点药给你擦擦。记住,放风时把裤子脱下来,把档部晒晒,这是潮湿和少见阳光引起的,知道吗。狱医边拿药给他,边转到偷盗贼旁边。
唉,伤得不轻呀。对的,就这样爬着,不要乱动,慢慢会好起来的。你呀,就是嘴硬,如果当时求饶一下,也不至于打成这样。狱医叹叹气,摇摇头。
“58号,你过来一下。狱医朝黄文彬招招手喊道。
哎,来了,你有何吩咐?黄文彬屁颠屁颠地走到他身傍。
是这样,驻所检察院的干警,在你的帐上开了一条烟和一箱方便面,你们经济犯有钱,你的明白?他眨巴眨巴眼睛轻声对黄文彬说道。
啊?好的,好的。黄文彬忙点头说。
待狱医一走,黄文彬就骂开了:妈的,检察院敲竹杠都敲到人犯头上了,什么玩意。
好老哥,你进步不小呵,懂得掩饰自己啦,真应了列宁说过的一句话: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老哥,在社会上混就不能喜怒哀乐全放在脸上,开你的帐,这是人家看得起你。赵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已到秋天。自上次提审后,检察院又不理黄文彬了。这段时间经过号友们的不断开导,黄文彬的心情渐渐平息下来,繁重的劳动累得他一入夜就要睡觉,再也不胡思乱想了,想也没有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随他们怎么办吧。
   “58号,提审。铁牢门打开了,第二杀手拿着铐子朝黄文彬喊到。
   “报告。黄文彬大声嚷道。
   “出来。第二杀手答到。
咔嚓,第二杀手给黄文彬带上手铐,押着他向审讯室走去。
当黄文彬走进审讯室,钻进室中专门用来囚禁人犯的笼子,坐定后抬眼望去,只见审讯的位置上,坐着两个不曾见过的,身着检察院服装的男女。
   “黄文彬,我们是市检察院起诉科的,今天来提审你,你要如实回答下列三个问题,不许瞎说。那个戴着眼镜的女检察官开口说道。
    “好的,好的。黄文彬的心猛得一揪:完了,怎么市检察院提我呀,难道我的案子升级了吗?
黄文彬,我问你第一个问题:兴旺城市信用社是什么时候成立的,法人代表是谁,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当上法人代表的?女检察官不紧不慢地问道。
兴旺城市信用社是1992年下半年成立的,法人代表是我,我是19937月份才知道自已当上法人代表的。
不对,这里有时间差呀。女检察官的眉头皱了起来。
是这样,91年下半年我就去江西带薪脱产上学了,学制是二年。所以92年成立兴旺成市信用社,包括让我当这个法人代表,我都毫不知情。我是937月份毕业后,单位领导才正式向我宣布的。黄文彬有条不紊地回答着。
噢。那第二个问题是:92年下半年至93年上半年,兴旺成市信用社放给汪有才的贷款,你知不知道?你作为法人代表,下面的人放款不请示你吗?女检察官疑惑地问道。
我是全脱产上学的,这个你们可去会计处查我的工资汇款单;我远在江西,下面的人怎么可能跑去请示,这段时间是由临时负责人全权负责的。
临时负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女检察官急切地问。
当黄文彬把谁是临时负责人、新老帐、信用社与主管部门的关系等问题简明扼要地说清楚后,女检察官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低头和负责记录的男检察官商量着什么。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那你在双规期间为什么说拿了汪有才的钱,这不符合逻辑呀,为什么你当时不把这些情况说清楚呢?女检察官的眉头又拢在了一起。
我说过没有拿汪有才的钱,可他们就是不承认,非逼我说拿了。不说就让我站壁、蹲马步、不让睡觉,还说要找我老婆孩子麻烦。说到这里黄文彬气不打一处来,声音渐渐大了起来。
那你也不能瞎说呀,瞎说也要负法律责任的。女检察官威严地说。
我不瞎说能过关吗。他们说我肯定是拿了钱的,至于多少他们也不清楚,说那是组织上掌握的事。并且还说我们行长拿了汪有才七万元,我应该在5万元左右,叫我就按这个数字交待,然后他们拿去核对,对不上就没我事了。至于什么新老帐,还有你们刚才问的这些问题,他们根本就不让我说,不让解释,只是一个劲地追问我拿了汪有才多少钱?黄文彬激动的辩解道。
哪个跟你这样说的,是谁?女检察官追问道。
是徐鸡松、吴瘸手和唐军。黄文彬毫不犹豫地答道。
好了,今天就提审到这里,你把其它问题再好好想想。来,把审讯纪录看下,没有疑误就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女检察官把记录递给黄文彬不耐烦地说。
当第二杀手押着黄文彬走到监室门外时,并没有急于打开牢门,反而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着后顺手递给黄文彬,轻声说:你究竟咋回事,市检察院怎么来了?
谢谢。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黄文彬接过香烟,叨着嘴里,深吸一口后说道。不知为何,自黄文彬坐牢以来,第二杀手一直对他比较好,打是绝对没有,偶尔斥责几句也是极其温柔的。有时还会把他提出号子,让他蹲在牢门外的过道上过过烟瘾。虽然第二杀手打人很凶,但黄文彬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
你也别害怕,实事求是嘛。好了,进去吧。第二杀手打开牢门对他说道。
黄文彬一进号子,赵强就迎了上来,焦虑不安的神情写满了他的脸庞。他急切地问:谁提审的,什么内容?
当心事重重的黄文彬一五一十地把提审的情况告诉他后,他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突然一拍黄文彬的肩膀高兴地说:恭喜你,老兄,你解脱啦。
此话怎讲?黄文彬疑惑看着他。
你细细琢磨琢磨女检察官的问话内容,特别是最后你把其它问题再好好想想这句话,你难道没有悟出点什么。赵强得意地看着他说。
真的想不到,快别卖关子啦,好老弟,说来听听。黄文彬着急了。
你想呀。女检察官其它问题不问,为何单问你这三个问题?这说明县级检察院对你交待的问题产生了怀疑,并且他们内部的意见分歧较大,这才有上级检察院来提审你。通过这三个问题的提问,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已基本搞清你与汪有才的关系及瞎说的缘由了,所以女检察官才强调你要把其它问题想想清楚,这不等于告诉你,汪有才与你没关系啦。赵强摇头晃脑分析到。
真的吗?不过,经你这么牵强附会一说,也有几份道理。黄文彬似信非信答道。
经过赵强一顿分析和开导,黄文彬的心情好了许多,仿佛一块巨石落了地。晚饭第一次感到不够吃,睡觉第一次不打呼。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24-4-19 01:1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